第179章 不同的精彩(三更求月票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坐在车上,冯君侧头看眼身边的李晓滨,“把你送到哪儿?”

    “别介啊,”张伟坐在前排副驾驶上,嬉皮笑脸地发话,“没准有人跟踪呢,让人认住小冰的住处怎么办?要我说啊,就送你家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”王海峰坐在冯君的另边,不住地点头,笑得非常地猥琐,“冯总,要我说啊,这也是天意……他乡遇故知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有意无意,这家伙把“故知”两字,念得有点像“咕滋”——真是臭流氓。

    冯君也懒得理会这俩低级趣味的家伙,“班长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李晓滨沉默阵,终于出声,缓缓吐出四个字来,“过夜两千。”

    三个大男人闻言,都不出声了,倒是代驾闻言,通过后视镜好奇地看了眼。

    “算了,”良久,冯君出声发话了,“前面过了红灯……我俩下车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斜睥李晓滨眼,“老冯,值当吗?你这班长……有点不领情啊。”

    冯君笑笑,“怎么,我带她去开房间,终于圆梦了……不行呀?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她,可配不上你,”张伟心气儿不太顺,毫不犹豫地发话了,“算了,打算去哪儿,拉你俩过去……蓬莱吗?”

    蓬莱大酒店上次出了老大个幺蛾子,冯君遭到监视,最终差点被人抢劫,是很糟糕的回忆,不过后来,他还是用三折的价格,办了张两万的贵宾卡。

    这不是纯粹贪图便宜,跟蓬莱热情的态度也没太大关系,最关键的是,他认为自己在这里已经闯出了名气,相关的人见他住店,只会更加小心地伺候。

    所以张伟问他,要不要去那里开房间。

    “不用,”冯君很干脆地回答,“我俩自己选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用了?”张伟回头看他俩眼,发现冯君没有说话的意思,于是吩咐代驾声,“前面找个地方停车。”

    冯君带着李晓滨下车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拦了辆出租之后,冯君简单地说句,“去桃花谷。”

    他俩不说话,车里的气氛有点诡异,司机见状,也是默默地开车。

    车行了段时间之后,冯君问句,“师傅,后面有车跟着没有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个可是不知道,”司机很老实地回答,“这大晚上的,车灯晃眼,看不清楚,要不我绕圈,帮你留意下?”

    “算了,就去桃花谷,”冯君很无所谓地回答,然后侧头看眼李晓滨,“那里有门岗。”

    李晓滨幽幽地叹口气,“看来是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以为意地笑笑,“我的麻烦从来就没有断过,不差多这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又陷入了沉默里,倒是李晓滨在片刻之后,低声缓缓发问,“是不是……有点失望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有点吧,”冯君迟疑下,还是实话实说,“觉得有些什么东西,破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晓滨冷冷笑,“男人最喜欢做的两件事,就是拉良家下水和劝小姐从良,感情胖子你也不能免俗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冯君并不介意她的冷嘲热讽,而是摸出根烟来点着,自顾自地抽着,“我说的,只是对初年代的种感觉,段回忆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走上社会了,咱们当然知道,情怀这玩意儿就是个屁,不过话说回来,屁对身体也是有好处的,起码能上下通气……如果可以的话,稍微保留点又何妨?”

    李晓滨沉默阵,猛地爆发了起来,她大声发话,“你现在有钱了,当然可以讲情怀,两百万的辉腾说买就买……你知道这些年,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还年轻,我有需要我照顾的老妈,我也想跟其他女孩子样,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在自己最美好的年纪,尽情地享受生活……我不够漂亮吗?我的想法有错吗?”

    冯君默默地抽烟,并不回答。

    “能通过正当途径挣钱,谁不想?”李晓滨的声音低了点,但是情绪却越发地激动,“我也有去努力,但是辛苦半个月,甚至买不起支像样的口红……你能体会到我的悲哀吗?”

    还不是爱慕虚荣!冯君摸下下巴,却也懒得指责对方。

    然而,李晓滨就像看穿了他的内心样,“我知道,你会觉得我爱慕虚荣,可现在是我最美好的年纪,我想要活得今生无憾,不行吗?你回答我,别装哑巴!”

    冯君很无奈地看她眼,“你的选择,我并没有打算指责,只是有点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指责了!”李晓滨针锋相对地回答,“你说的,有什么东西破碎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让我怎么说?”冯君也恼了,眼睛瞪,“说你做得对,做得好?这种夸奖我说不出来,不怕告诉你,你现在看到的,是我有点钱了……我辛苦拼搏的时候,你见过吗?”

    冯君并不认为,自己现在的切,都来源于奇遇。

    他要感谢奇遇,这个不假,但是他自己也做出了相当的努力——孤身个人,顶着大太阳,在戈壁滩晃就是两个多月,连澡都不能洗,

    没有人陪他说话,还要提防各种可能发生的意外,那两个月的时间,真的是很煎熬人,种种困难倒还再其次,关键是那无以言表的孤单和寂寞。

    当然,有奇遇在手,他就算不这么逼迫自己,早晚也会达到这个目的,可是,他现在提前达到了,不是吗?

    被冯君这么吼,李晓滨稍微恢复了点正常,她悻悻地回答,“我知道,你看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冯君也不惯她毛病,同学嘛,没啥不能说的,“我要是因为你做的这个,而看得起你,那就是我疯了!”

    重申遍,他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,他的生活偶尔也会糜烂,但他认为,那是各取所需,是人的天性,对于那些职业选手,他向是敬而远之的。

    “我做什么了,就让你看不起?”李晓滨再次叫真,“我凭才艺吃饭,挣我该挣的钱,非分之财我也不想,有错吗?”

    冯君的嘴角扯动下,却是懒得跟她叫真了,心说你要是点错都没有,那个吴少至于怒火烧,去找你的麻烦?

    李晓滨又看懂了他的眼神,她冷笑声,“你觉得我忽悠吴少是吧?但是你有没有站在我的角度想想,他送我礼物,我能拒绝吗,我敢拒绝吗?”

    这个理由,似乎是从另个角度,解释了她的不得已——她只是个欢场的弱女子。

    但冯君是什么人?他的逻辑能力比别人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李晓滨走到这步,还是因为贪婪,以她勾人花钱的能力,暗示别人不要花冤枉钱,真的很难吗?要知道,那吴少看就是不缺女人的人。

    正经是,你已经勾人家花了万多,在郑阳,那是能找野模又又飞的价格了,你若是不想跟他那啥,就该考虑如何跑路了,结果你不知道死活,还要往上撞。

    把别人当成傻瓜的主儿,自己才是真正的傻瓜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话,冯君也懒得说,同学场,留点情面的好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说了有用吗?莫不成还真的要“劝小姐从良”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司机停下了车,却是桃花谷的门岗到了,此处是禁止出租车入内的。

    冯君探出头去,冲门卫摆下手,他进出了这里几次,门卫已经知道,他是新的住户。

    很快地,出租车就到了别墅,两人下车。

    走进房间,李晓滨就被别墅的气派眩晕了,“胖子……这是你买的还是租的?”

    “半买半租吧,”冯君很随意地回答,然后领着她到了楼的吧台,“想喝什么,这里有,小零食在那里……会儿喝好了,去那个房间休息,别乱走。”

    看着琳琅满目的物品,李晓滨傻眼了,好半天才感慨句,“胖子,你真的是发了……女主人晚上回来不?”

    冯君深深地看她眼,缓缓摇头,“这儿没有女主人,你放心休息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女主人?”李晓滨先是怔,然后斜睥他眼,“你这……是连开房间的钱都省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开房间?别闹了,”冯君随手打开罐啤酒,边喝,边不以为然地发话,“我是嫌那俩家伙话多,就是随口那么说。”

    李晓滨怔怔地看着他,好半天之后,才幽幽地叹口气,“原来,你果然看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毛病吧你?”冯君瞪她眼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咱是同学啊,你求助了,我就伸手帮忙,别想那么多成不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嫌弃我,”李晓滨叹口气,走到他身边,伸手就揽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她是夜场的“艺人”,身上衣服本来就不多,两团长在胸口的驼峰,轻轻地抵住了他的背脊,能让人清楚地感受到丰腴和弹性,“我很干净的,真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身上,喷洒着些香水,散发出淡雅又诱人的香味,闻就知道,不是普通货色。

    这就是你所说的“时尚而精彩的青春”了吧?冯君的嗅觉细胞,被香味熏得有点醉了。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2月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