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 偏向虎山行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李强正躺在病床上,无聊地听着歌,病床边是电视台的临时工小贾,正斜靠在墙上,抱着部手机在划拉。

    李公子平日里做事,很是有点二代风范,让人诟病的地方也不少,但是昨天他挨打,并没有告诉家里双亲——这大半夜的,两老年纪也大了,受了惊吓不好。

    所以他选择的是,先向组织汇报,说我被人报复了,台里得给我做主呀。

    这么来,工伤什么的暂且不说,起码歇几个月病假,那是有目共睹的。

    台里领导来看过他,留了个临时工在这里看护,至于其他人,李强也不想去骚扰……大家都有事忙呢,这丢人败兴的事儿,回头再说吧。

    几个要好的朋友,也来看过他了,王海峰那厮,他是联系不上,至于张伟,他打算等今天股市停盘之后,再联系下。

    哪曾想,张伟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时间,李强心里的怒火也被勾了起来:倒是要看看,谁敢算计劳资。

    他正咬牙切齿呢,猛地看到病房门被推开,于是摘耳机就坐了起来,“呦,冯总来了……咦?你这是?”

    他有点发呆,冯君不是个人来的,身后还跟了三个女人,而且……个顶个地漂亮。

    其个女人是红姐,这个不用说,他认识的,但是那两个女人真的没见过。

    个女人提着两个礼盒,毫无疑问跟冯君关系不浅,另个则是带了明显的异域风情,青春靓丽却又落落大方。

    冯君也没办法解释跟三女的关系,这种探望病人的场合,有些话题不是很合适。

    他过问了下李强的伤势,凶手出手还真的比较重,他的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,肋骨有轻微的骨裂,左臂骨折,下颌骨脱臼,右大臂脱臼,以及右手两根指头骨折。

    当李强听说,下手的是刘洪的人,忍不住大怒,“麻痹的,他做得,我们就报导不得?”

    冯君很光棍地表示,“老李,这事儿怨我,是我连累了你,肯定要给你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儿,”李强摆手,疼得呻吟了声,却是非常干脆地表态,“他是冲我们栏目来的,今日郑阳遇这种事儿,也不是第次了,说来说去,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赞成他把话题升到这样的高度,“在我看来,这就是个人恩怨,你也别拿栏目组之类的话开解我……至于你的损失,我也会弥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!”李强面色整,然后不知道碰到了哪里,又倒吸口凉气。

    接着,他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你那事儿还跟小伟有关呢,也不见你抱怨他,咱们兄弟起的,说这些话都是见外……撇开个人的事儿不说,公家的事情,就是我说的这些因果。”

    别看他也是副浪荡子的模样,有些事情,心里明白着呢,混社会的,谁还没点眼力价?因为这个而抱怨冯君,那真是没意思——当初他帮忙,冯君也是按规矩给了劳务费的。

    说得更实际点,就算冯君给的赔偿再多,也不过是锤子买卖。

    若是能借此交好冯君,可以说是受用无穷,那么,李强该如何选择,还用得着说吗?

    事实上,他打心眼里讲,也相当痛恨刘洪:麻痹的,有本事你直接找冯君算账呀,先收拾我顿,这算是……杀鸡儆猴吗?

    尼玛,凭啥劳资就只能是只鸡,而不是猴,咱不带这么小看人的!

    因为心里有了这些怨念,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我也不要什么弥补,冯君你能狠狠地弄他下,就算对得起兄弟了……我把话搁这儿,万出了事,我帮你扛着。”

    李强真的太生气了,就是想找刘洪报复,要不说社会上有“路怒症”之类的事情发生,那就是口气儿不顺,热血上头,说成啥都要出气。

    然而,他虽然家里有点办法,自己也混得还算将就,但是对上刘洪这种道上人物,也没什么好招数,只能仰仗冯君,不过此事若是引发了什么后果,他是真的能扛不少。

    “肯定要给你个交代,”冯君再次明确表态,他呲牙笑,“你现在的任务,就是安心养伤,我还等着你伤好了,起喝酒呢。”

    李强看眼张采歆,又看眼李晓滨,笑着发话,“我就是怕你们趁着我养伤,把郑阳的美女搜刮空……冯总你手下留情啊。”

    张卫红闻言,心里没的涌上股酸意,“李强你还是专心养伤,少祸害两个女孩吧。”

    李强不敢招惹她,只能双眼望天,心里忍不住哀嚎:尼玛,我这是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行人从医院走出来,就是午了,冯君自然要招呼声,大家找个地方吃饭。

    吃饭的过程,李强居然打来了电话,他告诉冯君,刘洪在“王朝迪吧”附近。

    聊了阵之后,冯君挂了电话,抬头看向红姐,“李强说了,刘洪有准备,你真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红姐奇怪地看他眼,“我还没打听到人呢,他倒知道了?还知道人家有准备?”

    冯君脑子里出现个奇丑的女人,还有那个ID——“那时花开”,他笑笑,“李强可也是郑阳人,凭啥消息就要落后?”

    红姐沉默了下,然后发问,“他怎么就能确定,刘洪有准备?”

    冯君沉声回答,“最近段时间,他直在喜来多看场子,生意很兴隆,眼下跑到王朝迪吧,没这个道理,而且……他弄得动静有点大。”

    喜来多是个娱乐会所,洗浴、KTV、餐饮、棋牌什么的都有,但是事实上,那里有几个大场面的赌场,里面还有来自濠江甚至欧洲的赌盘。

    刘洪在这里看场子,能赚些,最关键的是,他也参与放贷,这个赚得更多。

    至于说王朝迪吧,那就差远了,在这里收保护费的,就是洪哥手下帮马仔,遇上不开眼的,亮出洪哥的名头就够用了。

    用李强的话来说——也可能是“那时花开”的分析,眼下喜来多买卖这么好,刘洪吃傻逼了,跑到王朝?还那么大张旗鼓?

    冯君听懂这些因果,需要李强解释下,不过红姐听,顿时秒懂。

    她沉着脸缓缓点头,“原来是这样,他想直接开片?”

    冯君摸出手机,直接地图上搜索“王朝迪吧”,果不其然,“在红旗公社?”

    红旗公社是城乡结合部,上次他跟郭黑脸交易黄金,就是在那片。

    那里最近开发得不错,地价噌噌地上涨,也有些豪华酒店和上规模的娱乐场所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对那数百亩拆迁之后的废墟,也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红姐思索了下,还是有点迟疑,“不需要先礼后兵吗?师出有名总要好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没必要,”张采歆再次跟她的姐姐唱反调,“卫红姐,你这都是上个世纪的思维方式了,他敢下黑手,就要做好接受报复的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”红姐摇摇头,正色发话,“规矩这东西,别人可以不在乎,咱们不能……不能让人笑话咱们不讲究。”

    “讲究能当饭吃吗?”张采歆不屑地撇撇嘴,她觉得姐姐实在有点古板。

    不过下刻,她找到了更好的理由,“逢尧舜讲礼仪,遇桀纣动干戈……你跟讲究人对上,我也赞同讲究点,但是现在人心不古,讲究是讲究者的墓志铭,你真的奥特啦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还斜睥冯君眼,“我说得对吧,冯总?”

    冯君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没错,他偷袭李强在先……不讲究的人,没资格抱怨别人不讲究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之后,他才又苦笑声,“其实这年头,讲的乱拳打死老师傅,谁还跟你讲规矩?我和红姐,都属于不合时宜的人。”

    红姐闻言,白了他眼,“你也好意思自夸讲究?”

    冯君很有点愕然,“我怎么就不讲究了?红姐,咱俩熟归熟,你不能败坏我名声呀。”

    红姐施施然地回答,“某人领的整月薪水,好像没做满吧?”

    “哦,”冯君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然后笑眯眯地发话,“确实我不对,还差几日?”

    红姐不假思索地回答,“差两日。”

    “两日……”冯君沉默了起来,不过下刻,他就笑出了声,“噗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过分!”红姐也猜到了这厮在笑什么,碍着妹子在,只能狠狠地瞪他眼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扯了,”冯君正色发话,“我要收拾这厮去了,红姐你还有别的建议吗?”

    张卫红沉默阵,知道阻止不了他,只能闷声闷气地回答,“你先别急着走,我帮你了解下情况,确定刘洪的位置,争取再弄份地图。”

    七个小时之后,王朝迪吧的门口,停下了辆出租车,车上下来男女。

    两人都戴了太阳镜,在点多的夜里,这种装束实在有点碍眼,不过门口的保安倒是见怪不怪——对方的身上,传来了浓浓的酒味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用眼角的余光扫了那女人两眼:这妹子实在是太正了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