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交出微信号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要不说冥冥之自有天意,这话点都不假,冯君费尽心机想找到刘洪,没想到那厮就这么直接暴露在他的面前——果然是无巧不成书啊。

    于是冯君再次起身,冲张采歆点点头,“我再去趟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这人,”张采歆无奈地叹口气,“年纪轻轻就这样……不会是肾亏吧?”

    冯君只当没听到了,转身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有了红点的指引,想找到刘洪,真的太轻松了。

    王朝迪吧的后面,是个半开放式的小院,小院里有栋简易的二层单面小楼,看样子是施工时临时修建的建筑。

    冯君借着夜色,贴着墙根走了过去,楼是仓库,这个他是知道的,于是直接上了二楼,那里有两个房间亮着灯。

    两个房间里,共六个人,冯君再次探查下,可以确定这六个人都不是刘洪。

    此刻刘洪距离他,也就十来米,可是……这厮到底在哪里呢?

    就在他紧张分析的时候,不远处传来了高跟鞋敲打水泥地的声音,冯君的反应很快,轻轻纵就从二楼跳了出去,落地悄然无声,轻盈得有若片羽毛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开门声,个女人响起,她跟其他人抱怨,说洪哥心情不好,想要个人静静,你们也别偷懒,四处多看看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这么紧张,”有人大喇喇地发话,那是个粗壮的嗓门,他很不屑地表示,“就怕那小子不来,身手再好,还强过喷子去?只要他敢来,咱就敢埋!”

    冯君听得暗暗咬牙:你小子再这么嚣张,信不信我顺手收了你?

    他已经判断出来了,那女人是从楼梯上走下来的,也就是说……刘洪在二楼的楼顶。

    既然判断出了位置,冯君根本连楼梯都懒得走,身子向上就是跃。

    在经过二楼的时候,他的脚尖点二楼的栏杆扶手,紧接着,在抵达二楼楼顶的时候,他抬手轻轻搭,整个人就轻飘飘地落到了房顶上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他不想惊动别人,否则的话,以他高阶武师的修为,可以直接跳上来的。

    上了楼顶看,果不其然,他猜得点都没有错,刘洪坐在把圈椅上,正盯着王朝迪吧后院的院门方向。

    刘洪的左手边,是张小茶几,上面摆着些吃食和酒水,右手边则是张矮凳,凳子上横担着支猎枪。

    他不愧是久走江湖的,直觉感非常强,虽然冯君的动作极为轻盈,但他还是感觉到了些不妥,于是欠身子,伸出右手就去抓猎枪,同时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然而下刻,个冰冷而坚硬的东西,顶上了他的额头,身为道上人物,他非常明白那是什么东西——枪口!

    他的身子僵了下,果断地放弃了负隅顽抗的念头,若是搁在年轻的时候,他真的敢稍微避让下,以伤换伤——对方也未必见得敢开枪吧?

    但是现在,不行了……他的年纪大了,哪怕他偶尔也会去健身,却是不得不承认,反应真的不如当年了。

    刘洪缓缓地松开了抓住猎枪的右手,示意自己无意反抗,不过看到对方脸上架着的太阳镜,他心忍不住又生出了些许的不屑。

    于是他呲牙笑,“好身手……想必你也知道,楼下有几把喷子吧?”

    冯君手动,枪口离开了对方的额头,然后枪托狠狠地砸到了对方的脸上。

    刘洪的几颗大牙顿时被打飞了出来,整个人都被打得转了个圈,跌出了圈椅,右边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枪口再次顶上了他的额头,冯君才慢条斯理地发话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刘洪也当真了得,吃了这么重重击,竟然只是闷哼了声,没有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当然,他非常清楚大声喊叫的后果,所以他愣了愣,缓缓神,才再次出声,“好吧,算你狠,这次算你赢了,我以后也不会找你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手抖,又是枪托砸了过去,然后才呲牙笑,“那我得多谢你手下留情喽?”

    说句实话,他就最烦的就是这种嚣张,上次在派出所,就威胁自己,有种不要出警察局,现在又是“以后不会找麻烦”——尼玛,你以为你是谁?

    刘洪从他的气机里,敏锐地感觉到了杀意,心猛地抽,马上做出了选择,“不是我要为难你,是吴建国的儿子,要找人弄你。”

    冯君冷冷笑,“那你直接找我就是了,迁怒其他人……算什么好汉?”

    刘洪的脸逐渐地肿胀起来,说话也开始变得含糊不清,“我……我是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有点不尽不实,冯君虽然不太好找到,但是如果他真想找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刘洪之所以选择李强下手,还是想把冯君勾出来,他并没有小看这个家伙,所以才在打人之后又放出风声,她打算将战场设在自己熟悉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然,眼下看来,他还是小看了对方,时间,他有点后悔了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没事了,我为什么又要去招惹这个家伙?

    就在他悔恨交加之际,耳边又传来了对方的问话,“你微信号多少?”

    瓦特?刘洪好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咱俩现在都这样了……你要加我微信好友?

    不过想是这么想,他的脸上不敢露出任何的异样,形势比人强啊,所以他只能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就是我的手机号。”

    冯君抬手,枪口用力地戳戳对方额头,“微信钱包里有多少零钱?”

    “三五万吧,具体我也不记得,”刘洪是真不记得了,这点小钱不在他眼里。

    只要能躲过这劫,这些钱全部给了对方,他也无所谓,当然,对方若是所求的比这多很多,他会考虑要求换个微信号来支付,那样的话,事态也就有了转机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不幸的是,冯君说的下句话是,“订张去羊城的飞机票……别告诉我说你不会。”

    刘洪愕然地张大了嘴巴——虽然因为充血,他的嘴真的不能张得太大,“飞……机票?”

    “用你的身份证!”冯君没兴趣解释更多,随手又是枪托砸了过去——说实话,他觉得用枪托说话,比用嘴巴管用多了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红姐的飞机票?刘洪人在地上打滚,脑子却忍不住胡思乱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传说,在郑阳的道上很有点市场,还有被继续神秘化的趋势。

    刘洪以前也听说过,但不是完全相信,只是心存敬畏罢了,直到从冯君嘴里听到这些,才醍醐灌顶般醒悟了过来:若是此人都是她的打手,那么,她的飞机票真的是很危险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想坐这种单程飞机,但是人在枪口下,他也没胆子拒绝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他能找到别的理由,“这个……我是上了黑名单的,不能坐飞机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冯君听得皱眉,“逗我玩是吧?航空黑名单是公司行为,你换家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这真不是,”刘洪忙不迭地辩解,“是过安检的时候就卡住了,过不了安检……具体原因,我也不太清楚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?冯君大致能想到,过不了安检,跟航空公司没多大关系,应该是身份信息上出了问题,否则的话,人家连票都不会卖给你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兴趣琢磨,只是冷哼声,“我让你通过安检就行了……快买票,周后的!”

    刘洪还是不想买票,他总觉得,自己买了票之后,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苦苦哀求,声音还不敢太高,“冯总、冯哥,山水有相逢,做人留线,日后好相见,小弟知道错了,还请您饶我这遭。”

    洪哥在道上,向是以凶悍著称,能说出如此求饶的话来,真的是非常难得。

    事实上,刘洪心里,直都很鄙视类似的软蛋。

    每当他听说那些罪大恶极的黑道老大,在被警察抓住之后,苦苦地哀求,心都十分地不屑:你求饶也是个死,不求饶也是个死,何必做出这种丑态,让人看了笑话去?

    然而,当他面对这种情况时,他才真切地意识到:如果有可能不死,哪怕只是那么丝丝的可能,谁又能坦然地面对死亡?

    当然,他不认为,对方定会置自己于死地,杀人也存在成本的,但是想到“红姐的飞机票”的可怕传说,他还是忍不住出声哀求。

    山水有相逢?冯君听到这话,心反而越发地愤怒了,既然你知道“做人留线,日后好相见”,那当初你在警察局里穷追不舍的威胁,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昨天派人偷袭李强,又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过他懒得跟对方多说,只是用枪口重重戳,然后冷冷地发话,“不买机票是吧?也好……省得我找人帮你过安检了。”

    听说“过安检”三个字,刘洪个激灵,顿时清醒了过来,也是啊,对方若是肯帮他过安检,那就说明,在下飞机之前,他不会面临太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事实上,既然买的是下周的票,在此期间,他都有可能寻觅到逃跑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就是买张机票吗?有啥呢?于是他咬牙点点头,“好,我买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