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病危(一更贺盟主紫嫣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有关系可以帮助在安检通关吗?说句实话,真的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,他本来的意思,也不是要送对方上飞机。

    刘洪在买了票之后,才猛然间意识到,哪里有什么不妥当——买了这样的票,那就意味着,他在这周之内消失,都不会引起别人的警觉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的汗刷地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下刻,他抬起头来,强自镇定地发话,“冯哥,我真的知道错了,要不您开个价码出来,千百个的……我小洪定给您筹到。”

    冯君的左手捏着手机,右手本来持枪的,闻言将五六冲往旁边放,笑嘻嘻地探出手,抓向对方的肩头,“唉,你要是早这么想,该有多好?走你!”

    下刻,他就带着刘洪的尸身,出现在了那间玉石修建的卧室里。

    他已经试验过了,不能将活物带进异位面——起码蚂蚁和蚯蚓是必死的,至于病毒和细菌什么的,他还没有观察过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刘洪现身在这个空间的时候,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,尸身尚温。

    冯君完成了毁尸灭迹的行为之后,悄然地离开了小楼的房顶。

    等他再次回到迪吧的时候,却愕然地发现,两个男人正坐在张采歆面前,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——正是送香槟的那拨人。

    张采歆没有看对方,她心不在焉地用吸管戳着果汁,副生人勿近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这俩并不气馁,还是兴高采烈地说着——要是连这点脸皮都没有,还泡什么的妞?

    猛然间,两人看到美女脸上露出丝笑意,心喜,才待加紧攻势,却见她冲着个方向微微笑,大声抱怨,“怎么半天才回来?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俩刚才见过的那个男人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冯君也懒得理会这二位,冲着张采歆微微颔首,“我吃坏肚子了,咱们走吧?”

    张采歆闻言愣了愣,心说啥收获也没有,就这么离开?

    不过,她虽然私下里古怪精灵,但是在场面上还是没问题的,二话不说就站起身,边去拿风衣,还边抱怨,“让你少吃点,你也不听。”

    她和冯君的关系,肯定没到这步,她只是想借此暗示那两位:姑奶奶有主儿了,你俩收起那点小心思吧。

    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这两位也许是喝得有点大,根本就没在意冯君,其个大着舌头发话,“美女,相见就是有缘……你二位,加个微信成不?”

    张采歆闻言,心里有点恼怒:见过脸皮厚的,真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。

    可是直接呵斥对方吧,似乎也有点不合适,而且他俩都要走了,低调了晚上,没必要这时候被人记住。

    她正纠结的时候,猛然间,冯君出声发话,“严主任,适当控制下自己成吗?”

    名男子闻言就是惊,愕然地看着他,“你竟然认识我……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”冯君淡淡地发话,“重要的是,我们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严主任愣了愣,才笑着点点头,“那好……回头见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市政局的时候不多,”冯君微微笑,“不过,还是多谢你的香槟。”

    他俩就这么扬长而去,剩下两个人面面相觑——来这种地方泡妞,还被人认出来,这尼玛……还真是够尴尬的,更要命的是,他们不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良久,另位男子出声安慰他,“还好,你啥也没做,没事。”

    严主任苦着脸叹口气,“唉,都是这四封闹的……”

    走出迪吧之后,马路对面就有出租车停靠,两人直接上了车,走不多远又换了辆车,最后来到个小巷子口下车,冯君从巷子里推出辆摩托。

    两人脱下身上原来的风衣,又换了身,才启动摩托车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张采歆新换的长羽绒服非常抗风,坐在摩托车上点都不冷,不过遗憾的是衣服太长了,她只能侧坐在后座上,两条长腿翘在侧,伸手搂着冯君的腰。

    被个美女这样搂着,冯君心不由自主地生出丝涟漪,只可惜两人穿得都不少,这份体感就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张采歆才坐上摩托车,就忍不住出声发问,刚才她在出租车上,已经憋得太久了,“送我香槟的人,你好像不认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类似的人,”冯君的脑,有三个头像依次闪动,当然,他不认为自己是第四个。

    张采歆的智商可是不低,闻言又出声发问,“那你怎么知道他姓严,还是主任?”

    冯君默然,过了阵之后,才出声回答,“今天咱们到王朝的事情,不要跟别人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种地方,有什么好说的?”张采歆对王朝的印象,还真是不怎么样,不过下刻,她又将话题扯了回来,“说嘛,你怎么知道他姓严?”

    “我会算命,”冯君毫无诚意地回答,“现在搞四封建设,做为国家干部,他去娱乐场所是不应该的,要是争风吃醋打起来,造成严重影响,丢了工作也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他是在努力转移话题,可是他忽视了女性对占卜的兴趣,张采歆轻声地“啊”了下,然后欣喜地发话,“那你给我也算算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命不用算,生存技能已经满点了,”冯君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我说,你不觉得凉风往嘴里灌的感觉……很难受吗?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背后,”张采歆根本没有为对方考虑的打算,她的两臂稍微紧紧,把脸贴在冯君的脊背上,“你可以开得慢点……我的生存技能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冯君将摩托车稍微减些速,“投胎啊,掌握了这个技能,你的命还用算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觉得我会投胎,”张采歆有点不高兴,她的父亲虽然有钱,但是家庭很不和睦,而且,有钱又怎么样,总赶不上有权吧?

    下刻,她又将注意力转移了回来,“你啥时候能帮我算下?”

    “算命哪儿能那么随便?”冯君本正经地胡说道,“看破天机太多,会变成瞎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切,很稀罕吗?”张采歆轻哼声,“回头让我姐跟你说,不怕你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冯君懒得理她,这种傲娇小女生,还是让社会你红姐去教她做人吧。

    沉默阵之后,张采歆见他不做声,才又出声发问,“王朝那边的事情,算是办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姑奶奶你终于想到正事儿了?冯君心里轻哼声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打算正面回答,“这事儿不用你操心,今天带你去,就是做个配合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摩托车就来到了粮食局大院门口,这里不让摩托进出,他将车子随便锁在门口的空地上,跟着张采歆起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红姐还在这里等消息,见到他俩回来,才着急地发问,“怎么样,顺利吗?”

    冯君左右看眼,客厅里的两男女见状,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才呲牙笑,“还算顺利……我送了刘洪张飞机票。”

    “飞机票?”红姐不解地盯着他,翘着的二郎腿抖抖,她的腿上,是下垂感极强的深褐色正装筒裤,这刻,竟然让她抖出了些性感的味道。

    下刻,她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你这是……打算栽在我头上?”

    “时兴起,”冯君笑着摊双手,关于这点,他觉得有必要解释清楚,“反正你也送了别人好几次机票了……红姐你这好久不发威,总不能让别人以为你病危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病危!”红姐白了他眼,心里却是有点受用,总算你小子知情识趣,还知道帮着红姐我叫叫字号。

    不过,涉及到名声的事情,她总是要重点关心下,“哪天的机票,去哪里?航班号多少?”

    冯君很干脆地回答,“周后,羊城,航班号……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航班号不知道?”红姐倒也不是很以为然,“这个可以查,你确定他能去吗?”

    冯君默然。

    红姐等了半天,见他不回答,眼睛就慢慢地眯了起来,然后放下二郎腿,探手去茶几上拿烟,欠身之际,露出了胸前的片雪白,以及深邃的事业……

    她抽出根烟来点着,抽了两口,又笑了起来,“没事,去不了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再出现了,我保证,”冯君也摸出根烟来,“他自己用微信买的机票,然后……跟有去无回差不了多少吧。”

    红姐侧头看着他,呆了有十秒钟,才探手过来,揿动手上的打火机,替冯君把烟点着。

    冯君的手滑,食二指轻敲两下她的手背——女人肯为你点烟,那这就不算占便宜。

    红姐瞥了眼他的手指,才表情怪异地发问,“还是你们开私矿的手段?”

    在她的想像,大概是冯君已经将此人抛尸群山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”冯君摇摇头,非常肯定地发话,“任何人都找不到他了……我是说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他将最后三个字,咬得格外响亮。

    红姐的表情,越发地怪异了起来,“这世界上,有那么绝对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非常确定……有!”冯君点点头,然后站起身,向房门走去,“我会算命,已经算到不会有人找到他,不信的话,你可以问你妹妹。”

    说完最后个字,他拉开房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(加更,贺盟主紫嫣蓝天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