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3章 惊闻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吴利民虽然还不到二十,但是开车的时间不短了,真正是年轻的老司机。

    他看冯君和美女导购的神情,就能断定,这两人之间,肯定是发生过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丫……也太好色了点吧?他忍不住心里腹诽:是个母的就行吗?

    然而他心里这么想,却是脸和气地发话,“哦,保险啊,这些都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美女导购听到这话,看了他眼,又冲着冯君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“多谢冯总。”

    吴利民轻轻抿下嘴巴,心里难免生出些悻悻:我出钱的好不好?

    有了这场遭遇,冯君对吴少的印象,多少就扭转了点,他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——你既然上杆子巴结我,我也可以适当地态度好点。

    或者有人对他这种心态不太了解,既然是打过友谊赛的伙伴,他现在也不差钱,那他自己出点钱就完了,何必定要让别人买单,反而多少受些人情呢?

    然而冯君并不这么看,他向认为,事情是事情,人情是人情,两者的界限定要分明。

    他若是无缘无故给对方钱,很容易让对方生出什么误会,万由此引发些事端,就没意思了——对方可是说过,想跟他处朋友的。

    所以,当吴少发出邀请,晚上起去演艺吧喝酒的时候,他勉为其难地点点头,“嗯……希望晚上你能给我带来点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他又去拉了两车银元,然后整理下监控和红外报警的安装指南。

    冯君在手机位面,请了郎震和邓家兄弟搞安装,不过这三位对于地球界的高科技产品,接受能力真的有点感人,拼命解释都没太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找人,把说明书翻译成了小篆,然后再检查遍,确认无误才打印了出来,那些不宜被他人知道的部分,还得先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说郎震不识字?那无所谓,邓家兄弟识字,正好让独狼学学化——想要修仙,不识字怎么能行呢?

    忙完这些之后,就又接近晚饭了,此刻的李晓滨也将全部包装都拆除了,正在费力地打磨掉设备上的各种字符。

    冯君招呼了她声,说今天不早了,先这样吧,咱们去吃点饭,明天继续。

    美女助理却是表示,她今天不是很舒服,既然可以下班了,那我就先回出租屋了。

    尤为罕见的是,她知道冯君今晚会出去,竟然拒绝了他开车送自己——以往的时候,她可是会想方设法地蹭老板的车。

    冯君琢磨下,回过味儿来了:班长这是对演艺吧有怨念,所以情绪有点失常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事,他也没什么好的办法解决,甚至有点哭笑不得——当初是你自己决定要去演艺吧,又不是我逼着你去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索性不着急吃饭了,又跑了趟医院看望李强,然后告诉对方,据说刘洪已经失踪了——不管是不是我给你的交待,反正这人是不见了。

    出乎他意料的是,李强对这个消息并没有感到惊讶,反而比较古怪地看着他,“不知道这个刘洪,以后会不会再出现?”

    冯君的脑,再次浮现出“那时花开”的容貌,不过最终,他还是本正经地表示,“你要是有了他的消息,第时间告诉我……我保证他不会有再次露面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等冯君离开之后,李强隔壁的病房门被打开,个粗壮的女人走了出来,身后还跟着个壮硕女人,不是那时花开又是谁?

    她冲着李强微微笑,那笑容还真是有点恐怖,“看来真是小冯干的……他很厉害呀。”

    李强赔着笑脸发话,“花姐,也未必就是他……他那些话,跟没说样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跟没说样,才肯定是他,”那时花开笑得很爽朗,“都说刘洪那货,可能是接了张卫红的机票……小冯跟张卫红走得那近,怎么不见他辩解句?”

    李强闻言叹口气,“花姐,这话可不能乱说,莫非你还记恨着冯君?”

    那时花开哼声,“记恨他?张卫红的飞机票,我也不想接……还不是担心你个小混蛋被人害了?”

    冯君出了医院,发现距离夜场开始还有段时间,左右是闲着没事,索性买了瓶酒,去街道工厂找老头喝酒,也算是稳固下交情。

    老头喜欢喝酒,更喜欢占小便宜,两人闲扯到点半,冯君才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吴利民已经在演艺吧等着了,听说冯总驾到,还专门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次他们所在的卡座,视野非常好,同时还极为隐秘,里面亮着灯,光线却泄露不出去多少,而且空间也比般的卡座要宽敞。

    吴少是带了跟班的,不过那些人都在外面坐着,卡座里除了艺人和服务生,就只有吴少和冯君两人,看气场就知道是大人物。

    落座之后,吴少也相当殷勤,开口就是上最贵的酒。

    冯君表示我只喝啤酒,结果吴利民说了,咱先倒上些洋酒,大不了不喝就是——我有这个心,你也别拦着我,万咱想喝点,可不就比较方便?

    这种不差钱的做派,冯君不喜欢,在他的坚持下,吴少也只能悻悻地点了几打啤酒。

    然后就又有艺人坐了过来,冯君扔了叠钱在桌上,吩咐服务员,“只要上场表演的,每人个花环,不过就别往我旁边坐了,我现在有邪火儿呢。”

    这叠钱差不多有七千,人百的话,连看门的保安都能有份。

    吴利民不会把这点钱看在眼里,不过听他这么说,倒是笑着挤挤眼,“冯总有火气?这个好说,前两天有人要给我介绍妹子,正儿经传媒大学的……刚入学的新生。”

    “免了,”冯君摇摇头,拿起啤酒来喝,“喝点酒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就要尽情享受嘛,”吴利民笑了起来,“人不风流枉少年,这样……保证新鲜,我先让他们把人喊来?”

    冯君斜睥他眼,淡淡地发话,“我来不是等妹子的,是等消息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太不给面子了,吴少勉力笑笑,悄悄地划拉下手机,干笑着举起了啤酒,“来,冯总,我先敬您个……您放心好了,消息不到,我陪您直喝下去。”

    冯总共给了三天时间,现在已经过去两天了,吴少心里也发狠了,大不了从现在喝到明天晚上,能有啥?

    “不用,”冯君摆摆手,“明天我还有事儿,耗不起这闲工夫,反正你抓紧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了几句之后,常经理走进了卡座,毫不见外地坐到了冯君身边,端起杯啤酒笑着发话,“冯总好大手笔,我替那些小姑娘们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,她坐得离冯君特别近,很罕见地没有穿职业装,而是穿了身浅紫色旗袍,虽然也符合大堂经理的身份,但是紧窄的旗袍,将曼妙的曲线勾勒得览无遗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服装暴露得比较多,白生生的胳膊,几乎全部都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常经理的旗袍,开叉不算高,可就那样,也露出了多半截大腿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,还喷洒了带着茶味的香水,无声无息之间,就可以勾魂夺魄。

    冯君对常经理没啥提防,跟她喝了两杯,就觉得今天的大堂有点勾人。

    又喝了阵,他随口发问,“平时你都四处走的,今天不忙啊?”

    “冯总来了,就是最大的贵客,”常经理笑着发话,反正这种惠而不费的话,她张嘴就来,“而且吴少的那件事情,您这么给我面子,我当然要感激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她是得了吴利民的叮嘱,希望她招呼好冯君,等过了这关,吴少自有心意。

    吴少甚至暗示,希望她能将他收为裙下之臣,他不会让她白忙。

    常经理身为大堂经理,早就上岸了,她没打算出卖色相,不过竭诚招待,也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场子里其他的艺人,偶尔也过来敬杯,但是看到大堂在旁边,都不会多坐。

    三人喝了个多小时,其间常经理也起身出去两次,适当招呼下别的客人,以免显得自己太过刻意。

    她第三次出去的时候,吴利民接了个电话,放下电话之后,情绪有明显的剧烈波动。

    冯君正喝到微醺之际,但是他的感觉异常敏锐,见状就出声发问,“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吴利民很想说没有,可他从来就不是个胆大的,也缺乏决断能力,他嘴巴张了张,动了两动,个字儿都没说出来,浑身却忍不住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冯君见状,将手里的啤酒慢慢放下,抽出根烟来点燃,也不说话,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对方,眼神没有任何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没有逼迫对方的意思,但也绝对不会出声开解。

    吴林民哆嗦了好阵,才咽口唾沫,艰涩地发话,“小罗……小罗他……死了!”

    冯君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,沉默片刻之后才说话,“他不会自杀的。”

    他跟矮个子接触不多,但是那厮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,那人厚颜无耻恃强凌弱唯利是图,没有任何的道德底线,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自杀?

    吴少的嘴角又抽动下,“但是……他确实是自杀的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