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 真皮(一更贺盟主lott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闻言,很意外地看了红姐眼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是喝了不少,不过还是敏锐地发现,她有些异常。

    张卫红晃下手机,淡淡地发话,“今天不会有结果了,警方在连夜调查……不好介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啊,”吴利民听到这话,顿时喜出望外,“看来很快能出结果。”

    张卫红闻言,冷冷地看他眼,嘴角泛起丝冷笑,“你觉得你找了黑毛,在东麟市就可以为所欲为,左右警方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吴利民张口结舌好阵,才苦笑声,“红姐果然厉害,不过我的人找黑毛,是托他办事,没想左右警方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说过了,你没必要跟我解释,”红姐淡淡地发话,“不过你的人封锁了银苑小区半个小时,居然没看到谁撒黄豆……办事不太得力呀。”

    她的“社会”属性旦发挥出来,真的是气场十足。

    吴利民见状,也只能个劲儿地赔笑脸,“当时天已经黑了,不过红姐您说得对……今后我定注意,办事定找可靠的。”

    常经理闻言,忍不住扑哧声笑了,“今后……吴少您可真幽默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看似嘲笑,其实却是在缓和气氛,有变相保护吴少的意思。

    冯君却是没好气地看他眼,“你的人不是第次不着调了,要我怎么说你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他冲着红姐举酒瓶,“好不容易来了,喝点再走吧?”

    红姐迟疑下,缓缓点头,“再喝瓶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两瓶吧,”常经理笑眯眯地凑趣,“您刚才没来的时候,吴少想跟冯总喝通宵呢。”

    冯君大手伸,“五瓶……再喝五瓶就走。”

    红姐看他眼,“那就五瓶,口气喝完走人……来之前就喝了不少,有点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红姐够豪爽,”吴利民很夸张地伸出两个大拇指来,笑眯眯地恭维她。

    他也希望她快点走——她喝下去的那玩意儿,万在这儿发作起来,他老爸能拿刀砍了他。

    红姐不是开车来的,喝完五瓶啤酒之后,常经理已经找好了代驾,为冯君开车。

    好死不死的是,代驾还是上次那个年轻人,个非常灵活的胖子,他看眼面前的帕萨特,又看眼依旧停在那里的辉腾,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“哥,俩车都是你的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冯君点点头,然后笑眯眯地发问,“俩车长得差不多,是吧?”

    年轻胖子竖起根大拇指来,非常钦佩地表示,“哥,还是你们城里人会玩……贫穷遏制了我的想象力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少贫了,”冯君笑着呵斥他句,心里却是有点淡淡的得意,“代驾的钱翻倍,开稳点,我这姐姐喝得有点多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”胖子点点头,他看得出来,这俩绝对不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弟,对于这样慷慨的客户,他也愿意成人之美,“那您二位都坐后座吧,好照应下。”

    上车之后,胖司机问去哪儿,冯君想想回答,“那个……先去粮食局大院?”

    “不去,”红姐靠在后座上,懒洋洋地发话,“鸿捷……鸿捷会所知道吗?”

    冯君担心地看她眼,“会所的办公室里,没卫生间啊,方便吗?”

    对大部分人来说,啤酒喝多了要起夜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去哪儿?”红姐白他眼,如果车里的光线不是那么暗的话,能看到她的眼里,满是红丝,“去桃花谷吗?”

    冯君干咳声,轻声嘟囔句,“要不是你喝这么多,去就去呗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红姐侧头看他眼,大着舌头发问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还是找个宾馆吧,”冯君摸出根烟来点着,“走吧……蓬莱大酒店。”

    司机打着了火,心说我就知道是这样。

    红姐的身子靠向冯君,伸手从他嘴里夺下香烟,自己美美地吸了口,慵懒地发话,“你小子不怀好意,想带我开房间?省省吧……我没带身份证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蓬莱,刷脸就行了,要啥身份证?”冯君用肩膀扛下她,让她坐直点,“真要开房间,还不如把你领回家呢。”

    红姐侧过头来看着他,挑衅地发问,“那去桃花谷?”

    冯君伸手挠挠下巴,最终颓然发话,“算了,有种你清醒的时候说这话。”

    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人,但是哪怕去酒吧逮货,他也要讲个你情我愿,双方都追求愉悦的体验,现在这种情况下拿下红姐,未免有点美不足。

    司机驾车驶向蓬莱大酒店,心里却是有点好奇,不住地通过后视镜往后看。

    走了没多久,女人就解开了风衣扣子,个劲儿地说热,果然,都是套路吖……

    他忍不住心生感叹,可惜,好白菜都被猪拱了。

    再然后,车到了蓬莱大酒店,小伙子说你等我下,我送了人,马上就下来。

    胖司机就想结账走人了,不过后来想,双倍费用……得了,我等着你。

    他的智慧果然如海,小伙子再下来的时候,天都亮了。

    其实冯君觉醒来的时候,也是有点懵,他翻身,觉得怀里有个软乎乎的大抱枕,下意识地上下摩挲两下……咦,真皮的?

    再摩挲两下,不对呀,这个……细节就不能描写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醒了,发现自己的手肘上,搁着段洁白的玉颈,枕上鬓发凌乱,怀有软玉温香,就连大腿上,都搁着截光滑的**。

    再然后,他的记忆开始复苏了,昨天晚上,我跟红姐……那啥了?

    他抬手撩起对方凌乱的长发,露出张美艳的面孔,果然……

    他这么又摸又撩的,对方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开始,红姐的目光有点茫然,双眼没有焦距,不过慢慢的,点点的,她的眼有了神采,再然后,她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也不说话,身体都没有任何的动作,只不过目光越来越冷冽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冯君干笑声,和颜悦色地发话,“早上好,想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红姐也不说话,默默地从他身上收回了腿,双手也缓缓捂住**的胸膛,沉默好半天之后,才冷冷发话,“你这么做,对得起我吗?”

    你昨晚明明很热情的呀,冯君眨巴下眼睛,怎么就成我的锅了?

    当然,他不能这么说,这种事儿,女性主动的话,总是会觉得有点没面子,也有轻浮的嫌疑,容易被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所以他又干笑声,努力找出段梗来,尝试开个玩笑,“欠你的两日,总算还清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,红姐脸上半点笑意皆无,良久,才咬牙切齿地低声发话,“你给我下药了!”

    “没有,绝对没有,”冯君毫不含糊地摇摇头,然后整个人就呆住了,“昨晚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全部想起来了,昨天与其说是他推倒了红姐,倒不如说他是被推倒的。

    当时红姐的状态很不正常,并不仅仅是酒醉的模样,还个劲儿地喊热,将身上脱得只剩下了三点,主动抱住他**和亲吻。

    冯君虽然不想乘人之危,可也断断不能容忍别人如此撩拨自己,所以他愣了愣之后,果断地主动出击(ji),严厉地镇压了她的骚乱……

    没错,就是骚乱,既骚且乱,她在整个被镇压的过程,都显得相当狂乱和不甘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印象最深的,还是她的火热,怪不得她说热,很多地方都是滚烫的。

    就这么想着,不知不觉间,他发现自己又有了些反应。

    红姐的目光,却是越来越冷冽——两人盖着同床被子,她感受得到他的相关变化。

    冯君被这冷厉的眼神打败了,只能无奈地举双手,“我真的没有下药……你看我是那种人吗?”

    红姐默默地个翻身,露出了光滑的背脊,她冷冷地发话,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,”冯君很坚决地表态,“现在要走的话,我就没脸再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的事情,真的不怪我……起码不能全怪我,是你说自己热的,在那种情况下,我要是还能控制得住,那就是我有毛病了,没有男人能抵挡你的魅力。”

    红姐沉默阵,再次出声,却是听不出她的情绪,“重申遍,我被下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去查,”冯君掀被子,就坐了起来,恶狠狠地发话,“敢对红姐你下药,真是找死……我都舍不得给你下药!”

    “别说那么无聊的话,”红姐的声音里,多了丝幽怨,“既然是不该发生的事情,那……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冯君顿时嚷嚷了起来,他跟红姐在起的感觉……真的是超级棒。

    他非常喜欢那种感觉,至于说逆推曾经的美女上司之类的小情结,不过是点缀罢了。

    红姐的声音,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现在请你出去,马上……否则我不会再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这就走,”冯君眼珠转,“不过……我得先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“去别的房间洗,”红姐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在克制怒火,很辛苦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冯君沉默了差不多三四秒钟,终于重重地叹口气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(第更,贺盟主lott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