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内情(二更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,就穿好了衣服鞋袜,拎起手包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门之后,他也懒得再开个房间洗漱了,反正他正值年少风华,身体强健,没有那些体味和口气,不会影响他人。

    他走进电梯之后,才想起件事,忙不迭点了负层。

    来到帕萨特车旁,他趴在车窗户上看,果不其然,那年轻的胖司机蜷缩在后座上,睡得正香,他的脚上套着两个塑料袋,既能防止脏了座位,也能阻止脚臭传播。

    冯君敲敲窗户,那司机睁开眼爬了起来,边打哈欠,边推开了车门,“下来了……去哪儿?”

    你小子有口气!冯君后退步,讶然地发话,“我说,你就这么睡了晚上?”

    司机看他眼,很认真地纠正他,“我是等了晚上,睡就睡了小会儿,这个等待时间,可是算钱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无奈地拍额头,“这儿能睡舒服了吗?见我不下来,你可以给我打个电话嘛……等待时间能有多少钱,万着凉了,不够那点医药费开销。”

    “地下停车场,没多冷,”胖司机憨憨地笑笑,然后面容整,紧张地发问,“您可答应了,是双倍费用。”

    “双倍费用能值几个钱?”冯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不过下刻,他就想到了前阵自己困顿的时候——当时的他,真的是想方设法地多挣每块钱。

    所以他没理由小看对方,于是从手包里摸出十来张百元大钞,往对方的手上拍,“好了,多的不用找了,不过我要说点……以后不能这么等人,亏得是我这人讲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冯老板,”司机喜眉笑眼地收起钱来,他在车里等了七个小时多,就算个小时,等待的费用也才三百二,双倍六百四,再加上前期驾驶的路程,这钱也富富有余。

    不过他对冯君的指责,还是有点不服气,既然钱到手了,他就要解释下,“我不知道您上去待多久呀,早打电话,怕影响你办事,晚点儿打又怕影响您二位休息。”

    冯君也懒得跟他叫真,摆手,“反正你是坐着把钱挣了,好了,车钥匙留下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看代驾离开,他也上了车,先给总台打个电话,让他们给自己定的豪华套里送份早餐,然后才拨电话给常经理。

    常经理不接电话,他想给吴利民打电话,却没有记那厮的电话号码——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,都有资格被冯总加进通讯录的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昨天的通话记录还在,他按照印象,找出了吴利民的手机号,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吴少也不接电话,不知道是不是睡得太晚。

    事实上,吴利民此刻被电话吵醒了,看着手机上大大的“冯君”两字,他不敢接电话。

    这大早打过来电话,肯定没好事嘛。

    不过,已经是这样了,他只能站起身来,硬着头皮走到楼的大餐厅。

    吴建国已经起来了,正在餐厅里吃早饭,看到儿子脸上的表情,他眉头皱,筷子往桌子上拍,“玛德……你这是又惹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昨天才死了人,我会儿要往东麟赶呢,少爷你给我消停点成不?

    吴利民哆里哆嗦地将昨晚的事儿说了遍。

    吴建国听,勃然大怒,“玛德,你居然给张卫红下药?算了,劳资今天要大义灭亲,省得你活着继续祸害我!”

    他实在没办法不生气,在他的计划里,张卫红是可以争取的对象,甚至有可能通过她影响冯君——你将如此可怕的个人,推到了对立面?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想让小常喝的,让她缠住冯君,”吴利民战战兢兢地解释,“是张卫红不请自来,小常给她递的那瓶酒,不是我递的。”

    吴建国气得直哆嗦,有心痛打儿子顿,可是打他顿也不管用呀,他怒吼声,“你就不会拦住张卫红吗?”

    吴利民很无助地看着自己的老爹,“我也非常想拦啊,但是用什么理由呢?”

    吴建国气得站起身来,在餐厅里团团乱转,脑子却是在不住地分析利弊。

    儿子给姓常的下药,这是打过预防针的,不算大事,但是当着张卫红说破,这就是大事了——张卫红和冯君之间,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,旦得知真相,吃醋的可能性极高。

    我尼玛怎么生了这么个儿子,瞧瞧你办的这点事儿吧。

    不过下刻,他停住了脚步,“冯君和张卫红……你看他俩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若是两人早就好上了,这件事的性质就没那么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他俩、他俩……”吴利民“他俩”了半天,就是不敢继续往下说:他俩好像没啥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吴少的手机响,来了条短信。

    他划开手机看,小心翼翼地将手机放在餐桌上,“您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吴建国个箭步冲过去,拿起手机看,是冯君发来的短信——“吴少有长进,居然学会下药了,咱们这梁子是解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尼玛,”吴总扔手机,就抄起了凳子,想打儿子,抬眼却意外地发现,儿子已经跑到了楼梯口,声嘶力竭地大喊,“妈,我爸抄家伙打我……”

    冯君发了短信之后,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——估计得到午,常经理才会醒。

    碎片时间神马的,最讨厌了!他叹口气,开车驶向桃花谷。

    晚上没充电,他居然有点不习惯,回了别墅充上电,再睡个回笼觉。

    这觉也没睡踏实,属于那种浅睡眠,总能回味起那双**紧箍的**——难道这才是腿玩年的正确姿势吗?

    他睡觉的时候,红姐身着睡衣,懒洋洋地斜靠在大床上,四星级酒店的温度极为适宜,她那两条可以玩年的长腿,大半截暴露在空气。

    平日里她的事情比较多,今天正好也累了,索性给自己放个假,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    红姐拿着手机刷了阵农场,开始翻看本叫做《寻情仙使》的,时不时地嘴角微翘,目光有些游离,显然注意力不在书上。

    床头柜上,服务员送来的早餐已经凉了,包装是打开的,但是基本上没动。

    猛然间手机响起,上面是“田老三”三个大字,她愣了愣,接了起来,“田总你好,好久不见,请问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“红姐面前,我哪儿敢说什么指示?”电话那边,响起了阵爽朗的笑声,“听说我那个小会所,昨天出了点情况?”

    张卫红觉得脸上有点发热,“哦,是吗?可能吧……我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田总在电话那边又笑,然后关心地发问,“你不会吃亏吧?我可是记得,红姐你本人……对很多药物比较敏感,嗯,过敏性体质。”

    “啧,”张卫红抬手摸摸额头,苦恼地发话,“老田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老田又是阵笑,“你敢把酒喝下去,肯定有你的想法……不能怪我老田招待不周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是有想法,我喜欢冯君,但是我怂,”红姐猛然间就爆发了,她旦社会起来,那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,“所以就借酒浪把了……怎么,老田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敢?”老田听她连这话都说了,出来反倒是软了,“红姐你对我有恩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有恩没恩,多大点事,值得你直说?”张卫红大喇喇地发话,“不过老田啊,不是我说你,你这人太软了,有人在你场子里玩这套……你好像还知情,这都能忍?”

    她真不知道是谁下的药,不过就像田老三说的那样,她对类似的药非常敏感,第口酒下肚,她就知道这玩意儿不地道,于是她开始琢磨——这尼玛……谁干的?

    张卫红记得很清楚,她进入卡座的时候,那瓶酒就已经打开了,不知道放了多久,不过毫无疑问,她是临时兴起过去的,所以那药应该不是针对她去的。

    而在她进入这个卡座之前,那个位置是常经理坐着的,也就是说……她最有可能喝这酒。

    红姐照此推算下,认为十有九是吴利民干的,那个常经理虽然看起来有点狐媚,但是总归不可能自己给自己下药不是?

    所以,她有理由鄙视田老三:你是知情的,还跟我这么说话,真是软蛋!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田总嘴角抽动下:其实我比你想的还软。

    不过了解了全部过程的他,也没办法强硬,小常自己都没表示反对,那我能做啥?

    所以他干笑声,“我肯定要跟老吴说道下,不过现在……红姐你没生太大气吧?”

    张卫红冷冷地发话,“老田你这么问,就不合适了,你是定要替他求情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把这件事情捋顺下,咱俩先通个气儿,”田总笑着回答,“当然,我肯定不会告诉老吴,说你能察觉那些药物……这么说吧,你想从老吴那儿弄点啥?”

    这话比较上道,张卫红想生气也没理由,她沉吟下,很不甘心地发话,“他那儿子到底是不是幕后指使者,这还两说呢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