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 能者无所不能(二更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为自己找到了借口,心态就调整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甚至在考虑,手机位面的那些修仙者里,应该有不少美貌的女修吧?

    也是哦,没准女修的修为深厚之后,还可以微调面容和身材——科技位面都有整容术了,修仙位面你好意思差很多吗?

    他心里在乱七糟想这些,就有点走神,哪曾想女孩儿竟然突然插嘴,还指责他!

    你用得着这么夸张吗?冯君觉得自己有点冤枉,却也懒得理她,只是侧头看向高强,等他主持公道——她这么做,对你可是不够礼貌。

    不过他眼看过去,就知道这个特种兵是指望不上了——心神被夺了!

    于是他又看向袁化鹏。

    袁老三在那么瞬间,也有点目光迷离,不过想到正在包间里的夫人,他很快就回过神来,低头去端茶水喝,眼皮也不抬,以掩饰自己可能的失神。

    见到两人都指望不上,冯君也只能自己出声了,否则的话,对方的气场会更难控制。

    他微微笑,“美女,我这点小本事,当然看不在你的眼里。”

    现在“美女”这称呼,是泛指性别的,就像已经被玩坏了的名词“小姐”般。

    可是听他这么说,高强和袁化鹏齐齐地看他眼——这样的倾国倾城的美丽,你居然用“美女”来称呼,有点太……失之轻佻了吧?

    喻轻竹闻言,对这厮的观感愈发地差了,总算是还有外人在场,她不能像上次在地下车库里样,言谈无忌。

    所以她也只是冷冷地看他眼,“本事小无所谓,能脚踏实地,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忍不住又刺她句,“你不觉得,咱俩的插话很不礼貌吗?”

    麻烦你清醒下,咱俩打断了别人的谈话。

    喻轻竹似笑非笑地看他眼,“你觉得,你我之间……合适用‘咱俩’这个词吗?”

    女神美则美矣,但实在是太高高在上了,竟然不屑跟冯君并列。

    当然,她这么说,也有她的想法:这姓冯的是晓雨的菜,我是为好姐妹打抱不平来的,那么,我就要跟他保持距离,省得这家伙生出不该有的念头,对不住好姐妹。

    其实说到底,她还是……太自信了,深信自己的美貌无人能挡,哪怕是发小的男友。

    冯君却是被她的话弄得有点不开心,于是冷笑声,“那好,你个人没礼貌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毫无负担,本来嘛,最先插嘴的不就是你喻轻竹?

    喻轻竹的智商也高,哪里听不出他的话来?柳眉竖就要出声反驳。

    “好了轻竹,”夏晓雨轻轻拽她下,“这是我哥的战友,小时候经常带我玩。”

    喻轻竹的气势为之顿,然后缓缓泄去,不过她还是淡淡地看了冯君眼,轻声嘀咕句,“晓雨,我忽然有点理解你了。”

    在她眼,这个几个月前还是会所服务员的家伙,虽然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,猛地发达了起来,但是本质上,还是脱离不了小市民的习气。

    哪怕对上女生,也是团俗气,牙尖嘴利不肯让人,真的是没什么素质。

    所以喻轻竹认为,晓雨和此人不管是谁不待见谁,相互之间没什么瓜葛的话……似乎也不错。

    时间,她觉得自己费力撮合两人,真的是吃饱了撑的。

    姓冯的原本,是有可能得到夏家的臂助的,既然你冒犯我这个撮合人,那你回头慢慢后悔吧,这可是你自己找的,也算求仁得仁。

    “好了轻竹,”夏晓雨又轻轻推推她,“你和喵喵先回去吧,我跟强哥再聊两句。”

    喻轻竹冲高强点点头,“强哥你好,我不是针对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道歉,在她看来,自己能问声好并做出解释,就已经是道歉了,没必要专门说,也省得对方打蛇随棍上——她的多次经历告诉她,不能对男人太客气。

    那你也犯不着针对我吧?冯君很无奈地撇撇嘴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至于喻轻竹的冒犯,他也懒得去介意,没错,这就是个看脸的社会,虽然不能说颜值即正义,但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,又何必当真?

    他冲高强也点点头,“你们聊,我回包厢了。”

    喻轻竹脸沉,扭过头去不看此人,她最讨厌的,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目无人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冯君!”夏晓雨出声了,“竹子心里,其实也挺感激你的,大家都是朋友,何必闹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呦,冯老板?”就在此刻,个女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,然后,个冷艳的少妇,从柱子后面绕了出来,她原本是在角落的桌吃饭的。

    女人个头极高,跟喻轻竹相差仿佛,头上挽了高高的发髻,看来比喻轻竹还要高点。

    这是个成熟的女人,论青春靓丽,也许无法跟喻轻竹相比,不过少妇特有的雍容大气,再加上那丝冷傲,倒也构成了另种无限的风情。

    她冲冯君点了点头,又看向夏晓雨,露出丝笑容来,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晓雨……怎么最近没去我那儿玩?”

    夏晓雨见来人,脸上顿时泛起丝红晕,“红姐也在?”

    她当初关心冯君的安危,特意跑到鸿捷会所几次,去找对方麻烦,甚至威胁要停电拉闸,结果还是被张卫红玩得团团转,真切地体会了把社会如何教学生做人。

    不过她并没有怨恨红姐,现在的脸红则是因为……张卫红最清楚,她是真的关心冯君。

    原本她遮掩得很好,甚至她自己都认为,大约当时是魔障了,冯君并不是她的真命天子。

    可是见到红姐,她忍不住又生出了点羞恼——女孩儿家的心思,谁说得清呢?

    “我跟他不是起来的,”红姐摊双手,侧头看向冯君,“只是看到你俩在争吵什么……本来挺好的对儿嘛,这是怎么啦?”

    冯君怔怔地看着她,良久,才呲牙笑,“红姐,你喝多了……需要人送你回家吗?”

    在现场的是三名美女——其实那个叫喵喵的也不丑,他非常明确地选择亲近张卫红。

    对夏晓雨,他没什么感觉,喻轻竹……美则美矣,但是年纪小,也实在太难伺候了。

    习惯了快餐节奏的他,已经不愿意去投入全身的精力,再去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。

    而红姐,虽然是跟他有了肌肤之亲,但是他从未真正征服这个曾经的美艳、女上司。

    那天的事儿,红姐不听他解释,这个无所谓,他早晚会亲口告诉她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也很注意措辞,没有说“需要我送你吗”,而是问“需要人送你吗”?

    全世界有七十亿人口,冯某人只是其的员。

    然而,他虽然说得隐秘,高强和袁化鹏却忍不住对视眼:这厮的桃花运也太逆天了吧?

    两人都是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,哪里看不出这点小心思?

    夏晓雨也就算了,那个黄衫女孩,真的是漂亮到祸国殃民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红姐,以她的相貌、身材和气质,也足以称得起是代尤物。

    而这三人,显然跟冯大师都有定的瓜葛——看起来还不是很浅的瓜葛。

    随便吃个饭,都能遇到三名这种档次的美女,袁化鹏和高强心里也要忍不住感叹:大师不愧是大师,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红姐却是轻笑声,微微摇头婉拒,“不用了,我陪客户来的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边说,她边抬手指指方向。

    冯君顺着她的手指看去,果不其然,那张靠近角落的桌子,周边坐着三男女,全都是他不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间坐着的,是名三十出头的男人,相貌英俊衣冠楚楚,只看气势就相当不含糊。

    见到冯君看过来,他直接无视了,反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喻轻竹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的心思很大!冯君瞬间就判断了出来,说实话,以喻轻竹的相貌和气场,敢肆无忌惮打量她的,真的不多见。

    撇开那些不懂事的毛孩子和小混混,在社会精英,敢这么做的人更少,起码要有颗足够大的胆子,或者足够高的地位,才会如此行事。

    想到红姐跟这么个人出来吃饭,还是客户,冯君时间觉得,有点意兴索然。

    我约了你多少次,你说没时间,跟这么个男人出来吃饭,你就有时间了?

    算了,本来就是天亮之后就分手的关系,谁对谁都没有承诺,他却是非要求得对方的原谅,想想这事儿,真的是很可笑。

    那就桥归桥路归路吧!冯君做出了决定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是心里有点郁结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,只是微微颔首,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不多事了,老袁老高,我回包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根本没有理会别人的反应,拔脚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哎,”红姐看着他的背影,似乎想喊声的,但最终没有喊他,而是侧头看向袁高二人,笑着发话,“这家伙做事,我行我素习惯了,真够没礼貌的。”

    高强有点扛不住她的笑容,相较喻轻竹,红姐这样的女性,才是他最意的类型,不过她既然跟冯大师有关,打死他也不敢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倒是袁化鹏对她这款比较免疫,他沉声发问,“原来你就是鸿捷的张总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