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章 海底针(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袁化鹏对冯君的事情知道得不少,尤其是鸿捷的张卫红,还跟徐雷刚起吃过饭,他从他的嘴里,听说过此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知道,这冷艳女人不但曾经是冯君的老板,现在还是冯大师的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至于这两人之间,到底是什么关系,袁化鹏不想去费脑筋,他只需要知道,自己有必要对对方客气点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红姐听了他的话,却是侧过头来看他眼,略带点讶然发问,“京城的?”

    京城话好学,也难学,想学个像模像样不难,但是想学出老帝都那种地道的京腔,油而不腻、痞气带着傲气的味儿,还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按说高强和袁化鹏说的都是京腔,但张卫红却是有这种本事,能识别出袁老三才是正宗的帝都人。

    “是的,”袁化鹏晃晃悠悠站起来,伸出了手,笑着发话,“我姓袁,叫我袁三好了,很高兴能认识冯大师曾经的老板、现在的合作伙伴……张总,久仰大名了。”

    张卫红愣了愣,才伸出手去,跟对方轻轻握,“你们这是喝了多少啊?”

    “没喝多少,正喝茶醒酒呢,”袁化鹏笑着发话,“张总该都关心下冯大师,他喝的可是比我们多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可是我的大主顾,”红姐轻描淡写地说句,然后转头看向夏晓雨,笑着发话,“晓雨你这是,跟冯总闹意见了?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本来就不熟的,”夏晓雨摊双手,无可奈何地发话。

    见到自己的闺蜜为难,喻轻竹眨巴下眼睛,用不轻不重的声音嘟囔句,“这个鸿捷会所……我怎么听得这么耳熟?”

    其实她听“鸿捷会所红姐”的名字,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,此刻只是假装不知道。

    红姐也早就认出,黄衫女孩儿是上次那拨人的个,而且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是姓喻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是好演技,不会刻意去接触对方,听到这话,才上下打量对方眼,接着眼睛亮,泛起脸的惊喜,“原来是你呀,上次的事儿,真是不好意思……我当时不在。”

    喻轻竹眨巴下眼睛,狐疑地发问,“你不在,怎么会认出我来?”

    你不会是认出了我的身份,想要巴结我吧?

    红姐刚要说话,却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快速接近。

    大家扭头看,发现冯君披着件风衣,拎着个手包快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到大家都看着自己,他抬手打个招呼,笑着发话,“喝得有点多,要回家休息了……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步履匆匆地离去,根本没有再看任何人眼。

    “哎,”袁化鹏本来还想叫住他,最终还是颓然放下了手,“怎么就走了呢?”

    红姐却是没在意,而是笑吟吟地回答喻轻竹,“我们会所有录像啊。”

    喻轻竹被弄得脸色微微红,她对自己的智商很有自信,没想到栽在了小小的常识上。

    所以她索性扯开了话题,“这个冯君……在鸿捷也这样吗?”

    几个人七嘴舌聊了阵,当红姐听说,徐雷刚也在包厢,马上表示,既然都不是外人,我会儿去敬诸位杯。

    袁化鹏没想那么多,身为京城人,还是二代,他到下面省市,经常受到别人如此巴结,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若是在场,肯定会感到奇怪,红姐虽然号称社会,为人也四海得很,但是以她的傲气,还真不至于对徐雷刚这么客气。

    然后大家就离开了,各自回各自的团体。

    红姐也走了回去,坐在年精英男人的旁边,不过两人的座椅,隔着起码有尺半。

    男人见她回来了,笑着发话,“红姐认识的,都是美女啊,果然美女都是扎堆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红姐心不在焉地哼声,拿起酒杯来轻啜,目光有些游离不定。

    其实她早就知道了那天的真相,不过为了不让冯君发现,自己是装作被迷倒,她肯定要假巴意思地表示下气愤。

    可是有些事情旦开始,就很难停下来,拒绝了冯君两次的邀约,她猛然间发现,自己居然喜欢上了这种感觉——不是为了拒绝而拒绝,而是期待下次的邀约。

    当然,下次,她还会拒绝的,然后再期待下下次的邀约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她仿佛回到了那个青葱年少的岁月——很矫情地拒绝自己心仪的人,那真是满满的甜蜜,可以回味很多很多天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冯君坚持了段时间之后,就放弃了邀约。

    红姐能理解他,真的非常理解,在这个快餐流行的年代里,他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,很多人的解释,只限于次——我尝试解释了,听不听那是你的事,我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反正是已经上过的女人了,提起裤子走人,也没啥遗憾了。

    所以红姐真的没有恨过冯君,她非常清楚,自己和他不可能有什么结果,有那么晚酣畅淋漓的放纵,她已经可以满足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晚根本就是她主动的。

    接连几天两人没有联系,她原本以为,自己可以慢慢地放下此事了。

    直到在不经意间,她在餐厅偶然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若仅仅是他也罢了,她还看到了个小女孩——那个夏晓雨,对冯君是有些情愫的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点。

    很难讲她是出于什么目的,反正就是上前打招呼了,打的还是撮合那两位的幌子。

    冯君希望送她回家,但是她偏偏要拒绝,还要告诉他,自己在陪客户。

    至于冯君为何要匆匆回去,她也能想得到原因,吃醋了呗。

    然而,两人之间没有任何承诺,冯君没有资格管她,以他的骄傲,肯定也不屑于表达醋意,那他只能选择匆匆离开,图个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真的很享受这种感觉,太令人迷醉了。

    不过下刻,另个问题就摆在了她的面前:这种美好的感觉,还能持续多久?

    红姐向是非常自信的,但是今天喻家的那个女孩儿,真的有点令她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以前在录像里,她已经注意到了,那个女孩儿非常漂亮,但是直到见到真人,她才知道对方拥有的,是种怎样惊心动魄的美丽。

    若是再年轻十岁,她也敢跟对方拼下,纵然是败率较高,但是她有信心争个“春兰秋菊,各擅胜场”的评价。

    以前她直觉得,自己现在,才是女人最好的时光,既褪去了青涩,又有仪态万方的气质,可是跟这个喻家的女孩儿比,她才真正意识到,什么叫青春无敌。

    她幽幽的叹口气:不羡你花容月貌,只慕你青春年少。

    那小家伙若是直在社会上浪,这样档次的女孩儿,想必也会结识不少吧?

    再过个三年五年,在花丛彻底迷醉之后,他是否还会想起,个被他称作“红姐”的女人,曾经跟他有过个疯狂的夜晚?

    真是有点不甘心啊,她抬手揉揉太阳穴,却蓦地发现,年精英男人伸出手掌,在自己眼前摇晃着,“红姐……红姐?”

    她侧头看他眼,淡淡地发话,“你说就是了,我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年男人腆着脸笑笑,“刚才那个黄衣服女孩儿,您能帮我介绍下吗?”

    “你?”红姐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小牛你省省吧……你会被人拆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吗?”唤作小牛的精英男人微微笑,看得出来,他有些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相貌气质,真的是很棒,比冯君少了些精悍之气,却又多了丝儒雅,而且正是三十出头,处于男人最有魅力的年纪。

    他非常自信,所以退而求其次,“那您告诉我,她的名字和来历,可以吗?”

    红姐愣了愣,然后笑了起来,那是异常美艳的笑容,“小牛你胆子很大嘛,这样吧,你回去收拾下,明天我送你去濠江玩玩,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小牛的脸,在瞬间就变得刷白,“红姐,您别吓唬我,我胆小。”

    红姐还是开心地笑着,“你胆小?我看你胆子很大,可以去濠江赚大钱。”

    “得,我不问了还不行吗?”小牛举双手,表示投降,“看在我帮您撮合生意的份儿上,饶我这遭成不?”

    红姐收起笑容,冷冷地看他眼,“别以为仗着张小白脸,就能走遍天下骗吃骗喝,你惹不起的人多了……我算是讲道理的了。”

    小牛见她生气了,反倒是松了口气,红姐就是这习惯,她跟你生气,表明是没事了,了不得挨顿训斥罢了。

    江湖传言,笑嘻嘻的红姐,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红姐也没兴趣理他,反而是摸出了手机,打开了微信,选择音频聊天。

    很快地,那边接了起来,个男人大着舌头发话,“红姐你好,等下啊……我马上就出去敬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多了,不想喝了,”红姐淡淡地发话,“雷刚你送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徐雷刚的郁闷,隔着电话都听得清二楚,“红姐,我也喝了不少,这儿还有亲戚呢。”

    红姐理直气壮地反问,“那这大半夜的,你让我个女人家,单独回家?”

    (三更到,预祝大家新春快乐,狗年大吉,来年旺旺,好事成双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