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章 所谓缘分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王海峰的记忆确实没错,他没甩脸子给过冯君。

    但是必须要指出的是,那是冯君没有仗着是对方的朋友,提什么过分的要求。

    打个比方说,若是他无缘无故地跟王海峰要钱花,王教练别说甩脸子了,还可能甩耳光:我确实不差钱,但那是我的钱,凭啥给你?

    而且直以来,王海峰确实也是这么做的,他不在乎花钱,但首先得是他乐意。

    所以冯君并不认为,因为是朋友,自己就有教授对方功法的义务——我得乐意才行。

    看到王海峰不说话,他笑笑,“好了你去吧,以后大家吃喝玩乐,我还会跟你搭档,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,至于学功夫的事情,就不要提了……没必要伤感情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,“你现在,连玩笑都开不起了?”

    “我最后解释遍,”冯君摇摇头,很无奈地发话,“我没有义务定要教你,就像当初在鸿捷,咱俩关系也不错,但你没有也义务平白无故给我钱,明白不?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王海峰叹口气,站起身来,“你有你的道理,但是我确实无法接受你的转变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走出了别墅的房门。

    见大门关上了,徐雷刚才苦笑声摇摇头,“这家伙真是……点也不成熟,随便什么人,借钱都得有个好态度,更别说学这种花钱都学不到的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以为然地笑笑,“要我说,他可不比般人傻,早晚会想通的。”

    “想通?”徐雷刚的眼珠转转,试探着发问,“到时候你还会继续教他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冯君又笑笑,“他要是今天能想通,回来道歉的话,我还会考虑,过了今天,那就不用指望了……不过我感觉,都不用过了今天,他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之后,他又大有深意地看徐雷刚眼,“人会选择功法,同样的,功法也会选择人……缘分不到的话,也就只能错过了,你说呢?”

    王海峰是带着腔怒气离开的,因为在桃花谷小区里打不上车,他边向小区外缓缓走去,边暗暗生气,这人呐,果然就是不能发达,旦发达了,就不认识老朋友了。

    他是这么想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脑子里总会冒出那句话来——“但你没有也义务平白无故给我钱”。

    开始,他还会表示出些不屑:我是平白学你的功夫吗?我要帮你看门呢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理由,他自己都觉得别扭,看门的活儿,是个人就干得了,冯君要求的是,看门人必须可靠,不过就算加上这个要求,双方也不是对等交换。

    王海峰走得很慢,但是脚踝和胯骨处,还是有些隐约的胀痛,提示他今天受伤了。

    小冯这身手,跟往常真的是判若两人,而且这治疗手段——不吹不黑的话,真的很了得。

    距离门禁还有小半路的时候,他停了下来,来是他要歇息下,二来就是,他打算打个电话给红姐,问问货款的事儿——小冯你可以不讲交情,我可是讲究人。

    红姐很快接起了电话,“你小子下午又没来,我说……你上班能用心点吗?”

    “身体受了点伤,得歇两天,”王海峰苦笑声,“下午我在桃花谷这边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去找冯大师了啊,”红姐的声音有点冷了,“你给我打这个电话,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咦?”王海峰听到这话,真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,“你怎么也管他叫大师?我还以为是别人起的绰号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被称作大师,”红姐对这个话题,没有多少谈兴,“就是听到帮京城人这么叫他,好像是求他办事……你可以去问徐胖子,他比较清楚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听到这话,顿时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才意识到,自己想要埋伏冯君的时候,徐胖子那怪异的表情,已经很说明问题了——人家根本就不看好他,他却不听劝阻,非要上杆子找虐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徐胖子非常明白冯君的实力,所以才会恭敬异常,而他王某人,却是直在拿老眼光看人,以为对方应该像往日样跟自己相处。

    仅仅是相处也还罢了,冯君说了,这点没问题,但是王某人想在学功夫的同时,还跟对方保持朋友关系,真的是不怪人家如此发问:凭啥?

    有京城的人跑到伏牛来,专程找冯大师求助,这还不能说明大师的含金量吗?

    果然是我自己的问题!王海峰终于确认了这点。

    其实此前他就有些犯嘀咕,只不过他心里不愿意接受,现在红姐的话,从侧面证明了这点:冯君是真的不样了,王某人确实没摆正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正思索呢,红姐在那边等得不耐烦了,“小王你干什么呢?喂喂……没信号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嗯,现在又有信号啦,”王海峰赶紧把思路调整了过来,笑嘻嘻地发话,“没啥,我是听说,冯大师要买块地,钱不是特别凑手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红姐的声音还是那么波澜不惊,“那你给我打这个电话,是怎么个意思?”

    王海峰顿时语塞,好在他也是个有急智的,并不将冯君牵扯进来,“我听徐胖子的意思是说,你这儿没准……还能再挤挤?”

    红姐明显地停顿了下,才懒洋洋地发话,“这是我和冯大师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听得就是愣,不过他总算得到个答案,于是笑着发话,“大师的事情,我哪儿敢过问?就是这么随口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红姐波澜不惊地哼了声,“还有别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,”王海峰哪里还敢再说什么?“红姐,我打电话的意思,主要是说,未来周我就算去单位,也做不了剧烈运动……真的是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好自为之,”红姐很干脆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王海峰握着手机,站在那里好阵,才将手机塞回手包,转身又向别墅走去。

    冯君点都没看错他,王教练在本质上,是个相当懂得取舍的人。

    他不是很喜欢他的爱人,但是他父亲的生意遇到麻烦了,需要他岳丈伸手帮忙,他就毫不犹豫地娶了她——凭良心说,这个选择并不委屈他。

    自私点说:找个爱你的人结婚,找个你爱的人做qing人,这不是大多数人的追求吗?

    同样地,为了他大哥的仕途不受影响,他可以不去家族的公司上班,跑到鸿捷会所打工。

    能选择自己喜欢的健身作为工作,确实是不错的,但是,如果可以去公司做呼百应的少东家,谁又愿意放下身段去伺候别人?

    诚然,王教练自身的条件非常优秀,能让他以高人等的眼光,去看待大多数人。

    但他还真的不是愣头青,就是那句话,想让他改变主意不难——请给出个理由。

    当他旦意识到,自己的定位确实是不准,他马上就做出了决定,回去道歉。

    当然,改天再道歉也行,不过王海峰不会连这点分寸都弄不明白,既然要道歉了,当然是越快越好,拖得久了,连朋友都不好做了,还说什么拜师?

    徐雷刚正跟冯君说话呢,听到门铃声响起,打开监控的小电视看,正是王海峰站在门外,还对着摄像头不住地拱手,“大师,我想明白了,真的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徐胖子也不等冯君发话,就打开了院门——这时候他再问冯君开不开门,被王海峰听到的话,就是往两人的友情里掺杂矛盾了。

    徐雷刚很清楚,王海峰才算冯大师的老交情,他是最近刚接触大师,虽然直走得比较近,知道的事情比较多,但终究还缺少份积淀。

    王海峰走进屋里的时候,情绪已经彻底调整过来了,他冲着冯君拱手,正色发话。

    “冯大师,咱俩相交也不是天两天了,我这人你明白,做事比较任性,想得比较少,喜欢开玩笑,你说得点都没错,既然是要拜师,学习真功夫……那必须摆正自己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冯君就那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看了好阵,发现王教练依旧是脸的坦然,并没有变得毛躁,他才又看眼徐雷刚,“我说得没错吧?有些人天生还是有点运气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王海峰心里,多少还是有点不自然,以前都他用这种审视的眼光看别人,现在却是轮到别人来审视他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听到徐雷刚笑着发话,“是啊,人择功法,功法也择人,若是错过了……那也只能说机缘不到。”

    王教练顿时有点傻眼:尼玛,今天的事情,还能这么解释?

    这刻,他是真的有点相信,冯君是掌握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——不是随便什么人,都能厚着脸皮,将自己的行事,称作是他人的机缘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心里仅存的那点悻悻,竟然奇迹般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的,是浓浓的好奇,以及……些许患得患失的忐忑之情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