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 蝇营狗苟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听得顿时就是愣,人情这个因素,他还确实是没有考虑到。

    张采歆说的话,听起来有点不讲道理:货物充足,就成为可以拖欠的理由了?

    但是仔细想,这歪理居然还成立,玉石是暴利行业,最难操作的地方,在于占据矿场,旦拥有了相关资源,开采又花不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那么,自然也就不存在多少资金占用的问题。

    玉石的高价,并不是体现在原石上,流通领域的各个环节,才是消耗巨额利润的大头。

    别人知道冯君有充足的玉石,又不摸渠道,当然会认为他的利润惊人,这种情况下,人家要求赊欠,不也是很正常的吗?

    所以冯君虽然觉得,这理由委实有点奇葩,但时间竟然不能说她说得不对。

    想想之后,他才正色发话,“我还以为,这是独家买卖,应该很好操作才对,真没有想到,给你们带来了这么大的困惑,真是非常抱歉。”

    张采歆摇摇头,正色发话,“不,我姐的意思是说,这买卖已经很不错了,比她想像得要轻松得多,只不过,不可能点精力都不牵扯……赚钱的事情,哪里会有轻松的?”

    “那我有个提议,”冯君再次出声,“你们就跟我卖玉石样,手钱手货,不答应的就滚蛋……货在咱手里,还怕他们强抢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没跟我姐建议过?”张采歆没好气地看着他,“谁也想痛快做生意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姐说了,她搞不明白你的底气在哪里,她只知道,她自己没有这个底气……是你有挖掘不完的玉石?还是你有信心永远占着那个矿?”

    冯君顿时语塞,是呀,红姐又不像他,有整整个位面的玉石做后盾,所以敢任意妄为。

    她的考虑,才是真正的精打细算,是做生意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了,可是张采歆的话还没说完,“前阵,你想往京城卖玉石来着,对吧?”

    冯君隐约觉得,自己是做错了什么,只能干笑声。

    张采歆也不理会他的尴尬,“别人都说你要开第二个玉石销售点了,可京城那边抵制得厉害,所以……他们也跟我姐压价。”

    冯君听得她左句抱怨右句抱怨,心里也是有点恼了,“这样吧,我表个态,借机打压价格,试图改变付款方式的……统统不卖,惹得火了,我还不做这玉石买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听我说完,”张采歆毫不客气地发话,“我姐没有你这么大的魄力,但对于那些趁火打劫的,也不会惯着他们,所以前段时间,玉石卖得很少,可还要保持账面上的资金……”

    冯君这才算听明白,合着红姐此前直没有付款,不仅仅是因为他没有主动上门要钱,还有点很重要的原因,她是要告诉那些玉石买家:姐不差钱!

    这个姿态做得有必要吗?真的很有必要,红姐买卖玉石的钱,未必会在公司账面上趴着,很可能会放在她的个人账户里,不过以现在银行的能力,想查这些真的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在很久以前,这些大客户的秘密,在金融系统就已经不是秘密了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冯君才出声问句,“你姐现在又卖了多少钱的玉石出去?”

    “三亿多吧,”张采歆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这次来的时候,我姐说了,如果你着急用钱,可以抽调两个亿走,剩下的钱,就当是震慑宵小,也必须留下个亿在账面上。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,真的,”冯君摇摇头,“告诉她,就说是我说的,未来很长段时间,我都不会再抽钱了,玉石我也再发大批过去,我就个要求……不诚心买的,滚蛋!”

    凭良心说,张采歆很喜欢他的建议,身为年轻人,最喜欢这种恩怨分明的事儿了,但是她非常明白,自己的姐姐考虑得很多,“万他们抵制起来,很可能几个月都做不成单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做呗,有什么大不了的?”冯君不以为然地哼声,“你姐这个人呀,有时候想得还是太多了,要我说,你们先歇上三个月,看谁会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建议,我很喜欢,但是这不可能,”张采歆摊双手,很无奈地发话,“马上要过年了,正是销售旺季,你让我们歇三个月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歇你就歇,”冯君大手摆,斩钉截铁地发话,“没事,就算这玉石买卖做不成,我还有其他买卖给你姐,别搞得副没见过钱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张采歆明显地心动了,她侧着头想想,然后拿出了手机,“我给我姐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红姐,正坐在茶楼里跟人喝茶,对方是个戴着眼镜的年男人,身高体胖头顶微秃,衣着还算得体,但是满脸的疙瘩,给人种很不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男人说话,带着浓浓的京腔,“张总,为了这区区的六千多万,我们公司已经来了三拨人,非常有诚意,现在我这个老总都来了,要是您这儿没点礼让,我的面子何在?”

    “你是老总,我可也是老总,”红姐笑吟吟地看着对方,“此前本来都已经谈好的,贵公司非要临时变卦,搞得我也很被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那时以为,你们有心往京城发展,”年男人说话也痛快,区区几千万的事情,不值得藏着掖着,“想着在当地买,能方便点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红姐干笑声,“京城啊,那边有人不欢迎我们去,所以我们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们不去,我们可以来郑阳嘛,”男人笑着发话,“我们冒着得罪人的风险,专程跑过来,张总可不能让我们寒了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张卫红从来不会让朋友寒心,”红姐非常豪气地表示。

    不过下刻,她的面容就是整,“但是你此前变卦过,手钱手货,这个没的商量,而且不能按你的价钱走……仗义是相互的,不能要求别人仗义,到了自己就只有苦衷。”

    这个话,年男人就不爱听了,他此番专程前来郑阳,固然是想跟张卫红打好交道,用较低的价格买到玉石,但就是那句话,现在是普遍性的买方市场,有钱的才是大爷。

    红姐的玉石质量好价格低,但是卖玉石的也不止她家,大家没有必要太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既然是做生意,大家谈生意就好,何必卖弄口舌攻击别人?

    所以他很不高兴地表示,“张总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你的价格是稍微低点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止价格低,”张卫红打断他的话,傲然表示,“我的货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货好不好,实在没必要说,”年男人相当不客气地表示,“你的货是什么品级,咱就按什么品级来买,我并没有调低评级……你说这个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红姐的东西好,并不是要紧事,反正他是按相应级别定价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意思,”红姐笑吟吟地回答,“能像我这样,拿出这么多精品玉石的,整个华夏,你找不出第二家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年男人也不跟她抬杠,“我的意思是说,你的货确实有独到的地方,但是也存在些其他风险,吃下你的货,会付出额外的安全成本……我可是在京城发展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所指的,当然就是来自于窦公子方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红姐不以为然地笑笑,甚至都懒得回答,这个理由,都已经被大家嚼谷烂了——翻来覆去地强调,别人不烦,她都烦了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那么句话:如果没有这些风险,也轮不到你来捡便宜。

    年男子也知道她笑什么,索性心横,“那好,价格我也不压了,账期分四档,按三三三幺支付,能行今天就签合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抱歉,”张卫红微微笑,“手钱手货,全款提货,我们不接受多个档期的付款方式,也不负责送货。”

    “张总你这话,真的是没有诚意,”年男子脸沉,“就我所知道的,你前阵签的合同里,就有接受分期付款的。”

    红姐当然知道,他说的没错,但是她对眼前这位没啥好感:你出尔反尔在先,还指望获得跟其他人样的条件……可能吗?

    所以她只是皮笑肉不笑地表示,“这个恐怕够呛,我们账面上的资金,直很紧张,等到将来宽松了,也许会考虑接受分期付款……但也仅仅是也许。”

    年男子闻言,好悬口血喷出去:别逗了,你账上趴着好几个亿,你告诉我说没钱?

    张卫红留了大量的现金在账面上,这是告诉外人,她拥有良好的经济状况,这种情况下,她还要告诉别人自己没钱,那就说明,问题的关键根本就不在资金上。

    没错,她这么做,几乎等于指着对方的鼻子告诉对方:就算你知道我有钱,那又怎么样?反正我不会照顾你!

    年男子这个气,简直没办法说了,于是轻轻敲桌子,“张总你这么说,那咱们的合作,也只能暂缓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