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9章 前景(求月票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张卫红虽然是玉石界的新丁,但是事实上,她的口碑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有担当、痛快、大气,而且……善解人意,并不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哪怕她拒绝对方,也会用种比较不伤和气的手段——她不是不会强硬手段,但是她从未在跟人谈判的时候,使出这些手段,就算合作不成,也要做到买卖不成仁义在。

    当然,“红姐的飞机票”这种事,也不是没人知道,不过那又怎么样呢?须知玉石虽然号称君子之德,但是这个行业,从来都不是君子能够沾染的,里面掺杂了太多的血腥。

    所以这年男人如此说话,就算给张卫红下了最后通牒:你若不答应,就谈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以他的经验,对方多少肯定要退让下,大家都得点面子,谈判才好继续。

    张卫红确实也是打算这么做的,她不想丢弃任何个客户,哪怕她看对方并不顺眼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她的手机响了,她看眼来电号码,就接了起来,“采歆,是我,谈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听着听着,她的嘴角就泛起了丝笑容,那笑容非常淡,但却是发自内心的开心。

    只要是个过来人,就看得出来,这是少女怀春的笑容。

    年男人的眼睛,都有点发直了,他从未想到,精明强干、冷艳高傲的张总身上,还能看到这种小女人般的甜美笑容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,甚至生出了丝淡淡的妒意:那个让她笑得如此甜美的男人,到底是谁?

    张卫红接电话接了差不多五分钟,基本上都是处在听的状态,偶尔说两句,也是几个字,声音也极低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她从对方歉意地笑笑,“苏总,实在有点不好意思……我可能很快要去开个会,待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年男子愕然地看着她,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决定暂缓合作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张卫红侧着头看着他,想想之后发话,“那就暂缓好了,对此我非常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开玩笑吧?”苏总越发地生气了,你怎么就敢答应下来呢?“我现在着急补货,可是旦过了春节档,再补货最少也要等到夏天了。”

    张卫红心不在焉地回答,“那就夏天再说好了,反正时半会儿也谈不出什么眉目。”

    你怎么能这样呢?苏总更加接受不了啦,他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这种大事,你不跟你的合伙人商量下?”

    其实来买玉石的都知道,张卫红并不是玉石的真正主人,她只是那个姓冯的家伙推出来站台的,帮忙处理下日常事务,也可以说是高级管理人员。

    至于说她是“合伙人”,那是比较美化的说法,大家更愿意把她看做是个打工仔。

    张卫红也没计较他的说辞,只是淡淡地笑,“这是我跟他的事,就不劳苏总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苏总的脸黑,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会考虑把这件事告知冯总,看他会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张卫红闻言,怪怪地看他眼,“你认识冯总?”

    “我有朋友认识他,”苏总含含糊糊地发话,“此前我是懒得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可以去找他了,”张卫红指指自己的手机,淡淡地发话,“他今天才回郑阳,你最好抓紧时间,过两天没准他又去什么别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去跟他开会?”年男人闻言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然后又换了副面容,笑嘻嘻地发话,“既然这样,那张总你先去忙,玉石的事,咱们回头商量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托人去找冯总商量吧,”张卫红可不想再跟他墨迹了,“冯总最近,有停下玉石生意的打算,起码要收缩……他觉得做行,实在太累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太累?你没搞错吧?”苏总好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瞪大眼睛看着对方,“玉石行业里,还有比你俩赚钱更轻松的吗?”

    张卫红也不跟他解释,探手抓起了手包,“我如果是你,就赶紧去囤点货,冯总说了,不管玉石生意是不是要做下去,以后都不会卖给京城人!”

    “卧槽,”年男人闻言,顿时就愣在了那里,良久才呲牙,“这哥们儿牛掰大了,不卖京城人……你要是真能做到,我跟你姓!”

    冯君的心里,还真是有这么个想法,既然京城不欢迎我去,那我也不卖玉石给京城人,已经是相看两厌了,索性就拍两散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冯君在疗养院设宴招待红姐,祝贺两人初步完成了今年的合作。

    来的人除了张卫红姐妹俩、王海峰、徐雷刚,还有王教练的两个损友,张伟和李强,又过了阵,恒隆的副总梁海清和李大福的董事长李永锐也来了。

    梁总能来,这没啥了不起的,他只是恒隆的常务副总,而且因为叶少的事情,跟冯君搞得不太愉快,正积极地弥补双方关系。

    可李永锐能来,那味道就不样,他是伏牛省的行业老大,是国企的把手,可以代表整个伏牛的珠宝行业说话,能直接把话递到省里。

    梁总这种人,有点身家的人,就可能接触得到,但是想接触李总这种人,没点社会地位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酒菜还没上桌,大家很自然地谈起了伏牛玉石行业的现状,不过冯君的谈兴不大,大多时候,他都是笑吟吟地看着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李永锐就说起了珠宝业巨头们的威胁,副忧心忡忡的样子。

    伏牛的珠宝商家在国内,只能算得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

    十余年前,外地珠宝商家大举进入郑阳,杀得血流成河,虽然伏牛的商家最后保住了半壁江山,但是高端市场也被抢走了不少,外地的珠宝业算是勉强站住了脚。

    这几年,又有批珠宝商家成长了起来,若是说上次对郑阳的进攻,是以外资品牌为主的话,这次打算再次攻略伏牛的,却是以新兴的国内商家为主力。

    品牌旦做大,必然会追求布局全国、连锁经营,这都是很正常的,只有经营规模上去了,渠道完善了,企业才可能大踏步地前进和发展。

    李永锐必须承认,人家这么做是没有错的,但是他身为本省珠宝行业的老大,不可能坐视外地商家在本地攻城略地,他是必须反抗的。

    规模化经营没有错,本地商家求生存也没有错,就是个屁股的问题。

    在李永锐看来,本地的珠宝商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,他认为大家有必要联合起来共御外敌,如果还是团散沙的话,很可能被强大的对手各个击破。

    他有忧患意识,梁海清当然也有,不过梁总认为,现在是市场经济,人家那些外来的品牌为什么做得好?因为人家遵从了市场规律,咱们可以跟对方竞争,但是没必要搞得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李永锐对他的话嗤之以鼻,“公平竞争?人家的规模、渠道和销售额远远超过你,议价能力也会远远超过你……强者恒强,赢家通吃,你居然觉得能跟对方公平竞争?”

    梁海清皱着眉头表示,“有必要全方位的竞争吗?比大而全,咱就比不过人家,你说咱们是设计能力强,还是有更全面的海外进货渠道?差异化竞争,才是咱们的出路!”

    凭良心说,郑阳珠宝行业的设计能力,那是真心不行,别说跟欧美、跟港台比了,就连魔都和羊城的设计师,也甩出郑阳条街去了。

    进货能力更是这样,如果不是出了个冯君,郑阳人想要进便宜的玉石,都没有太直接的门路——倒是可以去赌石,但是这显然不能成为稳定的供货渠道。

    至于说从海外进货,伏牛人也有从事这行的,但多半都是小打小闹,哪里像某些商家,直接控制了货源?

    梁海清说的也不算错,但是李永锐报之以冷笑,“差异化吗?我怎么听说,你恒隆已经有了别的打算,好像要调整业务重心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,”梁海清断然否认这个说辞,但是紧接着,他又不以为然地表示。

    “不过如果有必要的话,调整业务重心也正常,我们是把恒隆当作百年老年来经营,可是百年老店也是可以搞副业的,只要有利于公司的发展,我觉得没什么不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百年老店?”李永锐不屑地笑笑,“我对私企没什么偏见,伏牛最早的批百年老店,也全是民营发展起来的,但是我不得不说:以现在的社会环境,国企发展成为百年老店,或者还有那么点点可能,私企嘛……压根儿不可能!”

    顿了顿之后,他又说句,“要我看啊,你恒隆把珠宝业务拆分卖掉,可能性是很大的,你家老板的心思,根本就不在珠宝业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我自家的事情,”梁海清并不生气,而是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商业行为,谁说得准呢?倒是李大福这种国企……想卖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李大福别的本事没有,自保还是不成问题的,”李永锐傲然回答,“我只是希望把大家组织起来,组团出海,而不是让有些优秀的匠人,将来只靠着非遗补助混日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非遗补助”四个字,张伟扑哧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(初五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