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 不外如此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别看张卫红人称“红姐”,事实上,她在社会上的口碑,还真不算差。

    男人们都知道她不好惹,但是女人们都认准了点,你别去挑衅她,她还是很好打交道的。

    红姐他们上山之后,在水潭边找块背风的场地,打开了小液化气炉烧水喝。

    已经开始数九的天气了,不过最近几天没风,郑阳的气温出奇地暖和,哪怕是在山上,冬日的阳光照在身上,暖洋洋的,让人生出了几许睡意。

    沈姐找了过来,跟红姐轻声嘀咕几句,大意是想分销玉石。

    “分销不可能,”红姐很干脆地表示,“我家老大说了,明年业务要收缩,你要是想买玉石,我可以卖给你些,这也是前半年,后半年你就算想买,我都不定有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收缩呢?”沈姐眨巴下眼睛,“你这买卖这么好,正经是该扩大经营呀。”

    “冯老板的意思,我哪儿敢问那么多?”红姐苦笑着摇摇头,“反正老板有钱任性,他说不做了,我还能强迫他不成?”

    沈姐眼珠转转,“那他肯定找到了更好的项目,对吧?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,反正他现在还没说,”红姐意兴索然地发话,“要不你就再等等看,要是新项目你觉得合适,咱们也可以考虑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别介啊,”沈姐只是拉拉家常,套套近乎,见她不想再说了,少不得又将话题扯回来,“我觉得玉石这个项目,咱们就能合作。”

    红姐最近遇到这种事也多了,回答得很干脆,“合作可以,但只能是手钱手货的方式……价格肯定给得你合适,这点你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卫红,咱们可不是两天的交情了,”沈姐笑着发话,“手钱手货,占资金有点大,都是熟人,通融下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调的钱多了,这个你就别跟我哭穷了吧?”红姐似笑非笑地看她眼,然后面容整,“对了,你拿了玉石,打算往哪里出?”

    沈姐听得就是愣,“不是吧?我买了你的东西,往哪儿出……就不劳你费心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不劳我费心呢?”红姐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我这买卖虽然不大,可是也要划片区,既然肯买我的玉石,那就是好朋友,如果大家都不管不顾地串货,我怎么对得起朋友?”

    沈姐并不着急说话,而是眼珠滴溜溜地转动着。

    红姐看,就猜得到她心里在打什么主意,于是淡淡地表示,“我觉得,咱们之间没啥不能说的,我张卫红只有个人,吃不下全国这么大的市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问明白情况,主要还是想帮你们协调,如果你定不说,也不是不行,不过将来跟别人的市场重叠了,我肯定优先关照那些跟我报备过的朋友,到时候你也别怪我不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张卫红的话仁至义尽,没有任何问题,沈姐犹豫下,也只能苦笑着回答,“我有个合作伙伴,在东三省和幽州省很有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东三省倒是好说,”红姐点点头,“不过幽州省……你们是在打京城的主意?”

    这话问得非常直率,沈姐也无法回避,只能含糊地说,“京城……可能会捎带些吧,不过你放心,我们不会主动去京城推销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消息倒是灵通,”红姐似笑非笑地看她眼,“如果你只做东三省的话,我现在就能答应你,不过你想做幽州,那我就得跟冯老板说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做东三省的话,也没啥做头,”沈姐叹口气,“那里的经济不景气,幽州倒是真值得做……想完全绕过京城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张卫红不置可否地发话,“尽量争取绕过去吧,冯总对京城的印象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冯君知道了沈姐的想法之后,特意将她召了过来,“你没有听说,我是不给京城供货的吗?现在你居然想做幽州的市场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进京推销的,”沈姐发现,自己面对冯总的时候,还是有点压力,只能硬着头皮摆事实讲道理,“但是我的合伙人在幽州经营多年,这样的优势不能利用起来,也挺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哪里肯信这种鬼话?他笑笑,“到底是幽州还是京城,我也懒得过问,你想在幽州做,我有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沈姐点点头,“你说,只要我能做到的,就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冯君斜睥她眼,摸着下巴发话,“你应该知道,我跟聚宝斋的关系非常糟糕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清楚,”沈姐点点头,然后眼珠转,笑着发话,“要我帮你收拾它吗?”

    冯君笑了起来,“我听说沈姐是个奇女子,不过幽州的市场,那真不是随便能划给什么人的,别人如果不服,我也得给出理由来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知道了,”沈姐点点头,傲然发话,“收拾别人不敢说,聚宝斋嘛……我还真有点把握,你静待我的好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冯君听到这话,忍不住眉头扬,“不会吧,你居然这么自信?”

    沈姐笑笑,信心满满地回答,“做珠宝的,怎么可能绕得过银行去?王铁臣贷款的样子,我是亲眼见过的,只不过……他现在家大业大,怕是不认识老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这才想起来,这个沈姐的家里,似乎不止个人在银行做领导。

    反正,有人出面帮他对付聚宝斋了,他就省了不少的事儿,“我要对付聚宝斋的风声,已经放出去了,你努力吧,争取不要落在别人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找税务查他,”沈姐淡淡地表示,“不整得他哭爹喊娘,算我没本事!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里,聚宝斋果然遇到了种种刁难,工商税务接连上门不说,银行也开始催还贷款——年底了嘛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些都还属于可以接受的范畴,那么有些刁难,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,比如说有人举报说,聚宝斋夜里的灯太亮了,影响了自己的休息,这叫“光污染”!

    还有人举报,聚宝斋的霓虹灯运行不稳,造成了电磁污染——我家热带鱼生出的小鱼,都是畸形,这尼玛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聚宝斋接连关掉了射灯和霓虹灯,就又有人举报了……路面有积水,夜里看不清楚,容易摔伤人,还有人趁夜撒不和谐的传单。

    总之就是各种无事生非,搞得聚宝斋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王铁臣当然知道,自己是被某人针对了,直以来,他都不是很把冯君放在心上,总觉得对自己影响不会很大——其实,就算影响大又怎么样?姓冯的要断王家的根儿,他只能接招。

    不过对方层出不穷的花招,还是令他感到压力倍增,尤其是现在,那厮竟然抛出了玉石代理权做幌子,鼓动别人对聚宝斋出手。

    要说以聚宝斋的体量,区区的玉石代理,并不足以撼动它,若是随便什么人丢出点诱惑来,都能整垮个大企业的话,大企业也就太不值钱了。

    但是话说回来,企业大了,社会影响力固然会变大,可也会跟其他企业产生比较深的交集,这交集有的是正面的,也有负面的——竞争对手是无处不在的。

    而且可以想像得到,肥肉旁边,永远不会缺乏觊觎的目光,当聚宝斋足够强大的时候,他们有实力维护自己的利益,但是……当有人开始针对他们的时候呢?

    只要有人能在它身上撕开足够大的口子,自然会有食腐动物跟着凑过来,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必须指出的是,冯君对聚宝斋的敌意,不止个人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很多人为了交好他,获得足够的玉石,也不介意顺便落井下石——想要直接坑害聚宝斋,风险比较大,但是跟着打打落水狗,那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就连李大福,都开始减少跟聚宝斋的合作,此前两家的些合作,银钱往来都是走档期的,现在开始要现结了。

    李大福并不说,我们是因为冯君要难为你,所以才人为设置障碍,我们就是单纯地认为,聚宝斋现在的财务状况有恶化的可能,为了规避风险,所以现金交易。

    现金结算也是相互的,不光是你们买我们的东西现结,我们跟你采购,也是现结。

    然而,话虽然是这么说,可是李大福家大业大,各种供货渠道都不缺。

    身为伏牛的行业老大,又是国企,他们的资源太丰富了,很多小型的珠宝行,都是借着李大福的资金和货源,才发展壮大起来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李永锐在伏牛的珠宝行业,也不会拥有武林盟主般的地位。

    所以李大福对聚宝斋的采购,还真是可有可无,聚宝斋真敢收现金的话,李大福下次绝对不会再来他们这里买货了。

    墙倒众人推,现在就是这么个趋势。

    是不是有种很熟悉的既视感?没错,徐雷刚的二哥在京城的企业,在被人针对的时候,也是这样的场景,这个社会真的是太现实了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沈姐找银行帮忙,还是动用自己的关系,到了后来,银行知道有人在针对聚宝斋,二话不说就主动收紧了银根。

    银行就是这么个晴天送伞、雨天收伞的机构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