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聚宝斋之殇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凭良心说,珠宝虽然是暴利行业,但是短期内想积累起足够的底蕴,必须要求助于银行。

    聚宝斋对银行的依赖并不小,这还是他们现在做出名堂了,贷款比例降低了不少。

    般来说,银行也愿意把款贷给这种盈利能力特别强的企业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有人针对聚宝斋下手,大家规避下风险,也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王铁臣对于现状,是极为恼怒,不过他也没有太好的处理办法,只能咬牙硬扛。

    至于说跟冯君和解,他是想都没有想,双方的仇太大了,不存在和解的可能。

    关键是,他就给不出能打动对方的条件——人家也不缺钱,差点被他儿子弄残废了,这仇怎么可能不报?

    王铁臣最近甚至在约束自己的儿子,老实地在老家藏身,不要随便出门。

    因为他听说了,道上大名鼎鼎的洪哥,因为跟冯君发生了冲突,结果在买了张飞机票之后失踪了,生不见人死不见尸。

    他已经意识到了,冯君绝对不是自己压制得住的,而更让他后悔的是,上次他竟然跑到了桃花谷,趾高气扬地想跟对方和解。

    如果当时他的态度好点,眼下也不可能这么被动,可惜的是,当时的他为了防止对方狮子大张嘴,摆出了极为傲慢的姿态,结果人家根本不吃这套。

    说到底,当初还是有点舍不得,而这世界上,终归是没有后悔药卖的。

    不过王铁臣也没有束手就缚,他觉得自己还有拼之力,只要能扛住这波,聚宝斋很有可能浴火重生。

    他这么想也没错,前阵,徐雷刚的二哥可不也是这么想的?最终等到了伏牛的资金。

    而且王铁臣手上也不是没有牌的,前阵他赞助了省里的个宣传片,目前还在争取个化活动的冠名权,省里宣教部的有关领导对他非常满意,多个场合里称赞了他。

    现在马上就要元旦了,聚宝斋决定,搞个从圣诞到元旦的快乐购物周。

    这个活动,是聚宝斋早就决定要搞的,现在的小年轻,过洋节的很多,既然平安夜都已经是湿身夜了,热身之前,还不得买点珠宝之类的东西,哄女生开心下?

    聚宝斋原本是想搞个百万大酬宾的活动,现在既然陷入困境了,索性直接提升了活动档次,搞成了千万大酬宾。

    千万大酬宾,肯定是有水分的,但既然这么宣传,档次绝对不会差很多,他们邀请来了知名影星、歌星以及主持人等,还请来了几个大的珠宝品牌驻场宣传。

    活动是从12月24号开始的,当天就卖出了千六百多万的营业额,返券两百多万——当然,这是宣传的数字,具体情况只有聚宝斋内部才知情。

    这对聚宝斋糟糕的财务状况来说,不啻是剂强心针,大家估算下,这周的活动搞下来,大概能收入现金六千万到七千万。

    有了这么笔钱,聚宝斋的现金流就能彻底盘活——要知道,这六千万到七千万,都是企业的库存,并不需要多少额外的采购费用。

    公司积累了大量的金银珠宝,往日存着舍不得用,是想作为公司的底蕴攒起来,好打造个百年老店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顾不了那么多,先将库存变成部分现金再说,要不然这关都不好过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有人捣乱,聚宝斋不但请了大量的安保人员,还请了省里宣教部的相关人等,毕竟这也算化活动不是?同时还有电视台的录像以及电台直播。

    别说,他们这番准备,还真没有白下功夫,二十五号当天,有郑阳市政局和化局的人前来,说他们这个活动涉嫌非法占道,必须马上收起来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宣教部的人打了个招呼,说这只是活动临时借用下,省里领导也很关注此事,你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忙吧。

    这边看对方来头,发现惹不起,只能转身乖乖离去。

    聚宝斋的人就像打了场胜仗般,冲着离开的那帮人做鬼脸——这些天大家都被压制得惨了,心里早就积攒了太多的怒气。

    此刻沈姐就在不远处看着,市政局和化局的人不是她招呼来的,现在想巴结冯君的人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并不关心对方如何下台,对她来说,现在的问题是,她今天原本是要税务过来查账的,宣教部这么力挺聚宝斋,她恐怕得安排换个日子了。

    她正在给税务的朋友打电话,猛然间眼睛亮,发现个熟悉的身影也在人群。

    说不得她挤过去,抬手拍对方的肩头,“哈,冯总今天这么有空?”

    冯君也没想到,自己离着聚宝斋还有段距离呢,就被人认了出来,侧头看是她,就笑了起来,“沈姐也在?这聚宝斋的买卖,很是热闹呀。”

    沈姐被这句话弄得有点尴尬,她信誓旦旦地说要收拾聚宝斋,结果人家搞这么大的活动,她却只能远远地看着。

    所以她悻悻地哼声,“切,今天是宣教部的人在给它撑腰,要不我就停了它的活动,你放心,它蹦跶不了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笑笑,“我有什么不放心的?呀……前面有个熟人,我去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熟人是真有,不过他并没有追上去的意思,只是想借机摆脱沈姐。

    他今天来聚宝斋的现场,就是来捣乱的,虽然他已经放出风声,希望有人能出面为难聚宝斋,但是聚宝斋的顽强抵抗,也在他的意料之。

    指望别人,终究是比较飘渺的事情,关键时刻还是得靠自己。

    没错,包括沈姐在内的那些人,只是他刁难聚宝斋的手段,如果有亲自出手的机会,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。

    而好死不死的是,在这种情况下,聚宝斋还举办这么大型的活动,他又怎么可能错过这种大好机会?

    所以他来现场,都是偷偷摸摸的,不成想在这人山人海,还是被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他甩掉沈姐,在场地周边走了两圈,然后来到个角落,手扬。

    只听得砰的声大响,现场的个大音箱直接冒出了白烟,紧接着,摆放奖品的领奖台旁边,传来了刺鼻的糊味。

    “短路了~”有人高声叫了起来,还有人大声喊着要拉闸。

    这种大型活动,最怕的就是引发骚乱,聚宝斋的准备算是相当充分的,安保的人员也多,但是连续两起电线短路,现场还有大量的顾客,场面瞬间就变得混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片慌乱,还有人大声地喊着,“让领导先走,让领导先走!”

    电线短路引发火灾,是相当可怕的事情,有经验的人都会在第时间选择掐断电源。

    活动现场的电源有好几趟线,保证不受停电的影响,但是线路出故障了,那所有的线都要掐掉,这个时候,并没有人意识到——摄像头的电源也都停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算摄像头停止工作,现场还有大量的工作人员,按说是不会产生太大骚乱的。

    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现场的人实在太多了,有几个柜台被拥挤的人流冲开了。

    然后灾难就发生了,很多柜台被人抢劫空,有几块放在保护罩内用来展示的宝石,都消失得无影无踪——连保护罩和厚重的底座起消失的。

    谁干的?现场真的太混乱了,没有人知道是谁出手。

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,在安保人员的拳打脚踢之下,现场没有发生太严重的踩踏事件,虽然也有四五个人被送进了医院,但是没有出人命,已经是不幸的万幸了。

    冯君在离开的时候,路边已经有人在拦着检查了,不过他是空着两手,连手包都没拿,所以拦着的人只是打量了他眼就放行了。

    在他离开之后的半小时内,检查的尺度陡然严厉了起来,因为聚宝斋那里的损失,粗粗估计已经超过了两千万,最终可能会达到四五千万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活动,是有保险公司承保的,不过很显然,不是所有损失,保险公司都会赔付的,而且人家赔付的部分,定损之类的也要段时间,不可能二话不说就赔钱。

    冯君离开之后不久,就接到了沈姐的电话,她在那边幸灾乐祸地笑,“这次,聚宝斋真的是在劫难逃了……人要是倒霉,真的是喝凉水都塞牙。”

    冯君也不会告诉她,说这就是我干的,他只是笑着表示,“那你就需要加油了,早天搞定聚宝斋,你就早天挣钱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他猛然间发现,前面停下辆大轿子车,有四五十个身着警服的小伙子从车上走了下来,看起来像是警校的学生。

    冯君向斜刺里快步走去,几个小伙子见状,侧过头来看着他,脸的警惕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的注视下,冯君走到名女子的身后,抬手轻轻拍她的肩头,笑着打个招呼,“嘿,好久不见,最近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那女人身高腿长,大冬天里,穿着开了若干口子的蓝色紧身牛仔裤,外面罩着件银灰色的大衣,实在是说不出的另类,偏偏背影曼妙无比。

    女人闻言扭过头来,张宜喜宜嗔的脸,竟然是出人意料的美艳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