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新的惊喜(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其实冯君心里很清楚,王海峰说的是对的,下午收盘前的半个小时,股市不但交易比较频繁,而且能体现出些预兆。

    有人说打新股需要选择时机,能提高签的几率,冯君认为那是无稽之谈,但是收市前半小时买卖股票,那确实有极大的概率减少失误。

    当然,选择这样的时机,也仅仅是有助于股民判断形势,如果真能保证只赚不亏的话,大家岂不是都要选择这个时间段来交易了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王海峰的话是有定道理的,而冯君生之第次实际操盘,竟然没有选择个最稳妥的时机,这让他的第次交易显得不是那么完美。

    所以他对王教练的提示,有点不开森,心说我已经做出了判断,你又何必多此举,放这马后炮呢?

    然而,马后炮并不是最糟糕的,比它更糟糕的是……马后炮还灵验了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半之后,股市进入了最后半个小时,而冯君所买的那支股票,忽上忽下地波动着,不过整体而言,还是个下降的趋势。

    冯君买入它的时候,股价是九块九毛,他计算过了,只要在十块左右拉扯几个回合,他九块多买,十块多卖,很快就能把建仓成本降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是好的,但是非常不幸的是,自打他买入股票之后,这支股票的价位,就再没上过十块,最高也就是九块九毛九,距离十块只有分钱。

    但是这分钱就有若天堑般,牢牢地挡在他的前面。

    接近两点半的时候,股票开始在九块左右晃悠,而且渐渐地,连九块都上不去了。

    股毛多的差价,冯君真的不在乎,五万股也不过七千块。但是看着刚买的股票就被套,谁的心里也不会好受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股价还在晃晃悠悠地往下跌,眼看着九块七都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因为冯君买入时机的不对,到现在为止,他的账面浮亏已经超过了万元。

    万元不算多,可是他心里腻歪的是:这第枪就没打好,原本由红转绿,我下手已经算谨慎的了,哪曾想今天这支股票就跌了三个点儿呢?

    他想想,实在有点不甘心,于是走到边,黑着脸又用左手点下,“走你~”

    冯君想趁着还有十来分钟收市,再仔细琢磨下,这支股票里,是不是还有什么我没有注意到的消息?

    然而这次进入交易系统,他的脸猛地就是黑,“卧槽,居然不样了?”

    这次他在大屏幕上出现的提示小框,里面可就不仅仅是简单的句话了,里面竟然还有十多条的提示。

    其条提示是:新产品检验涉险过关,因为流水线生产的质量把控,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,上游供货厂家存在较大提价压力,新产品是否按时投产,存在较大争议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董事会上都在争执的问题,因为没有得出结论,公告里也没有披露,不过这个争议是切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还有条提示,是该公司去年全资收购的家海外公司,原本是想完善整个产业链,但是目前成本控制得不好,还遭遇了来自工会的压力,亏损局面迟迟得不到扭转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按道理来说,在国内是可能查得到的,不过海外并购这种事,雾里看花的情况很多,有时候甚至无法断定到底是并购,还是资产转移。

    冯君所选的这支股票,相对来说是比较正规的,领导层团队,尤其是掌门人的能力和口碑极佳,按说出现幺蛾子的可能性很小。

    不过适当地隐瞒某些消息,或许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变数。

    还有条提示,也是喜忧参半,该行业在欧美的市场,目前有提高行业准入门槛的说法,这支股票似乎会因此而受益,但是事实上,它所面临的风险,也超出了般人的预测。

    总之,这突如其来的十来条消息,令冯君很是震惊——为啥刚才我就没有发现这些呢?

    再想想,他反应过来了:上次他进入股票交易系统APP,似乎正值股市午休息的时候。

    从十点半到下午十三点,股市是午间休息,而这些相关消息就没有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呢?冯君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他想来想去,只得出了个猜测,那就是这些提示,都是会在短期内影响股票的价格,所以在涉及交易的时候,才会显示出来。

    这十几条消息里,有多半具有极强的时效性,就举出来的那三条例子,如果放在年前或者两年后,根本就不值得出现在提示里。

    既然是能在短期内影响股票价格,那当然会是在相应的时间内,才显示出来,如果股市处在休市的状态,无法交易,这消息不显示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点,冯君悻悻地咂巴下嘴巴:要不是王海峰和李晓滨凑热闹,定要跟着他买股票,没准他在下午交易之前,还会进入APP看眼,如此来,就可能避免些损失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点损失不算什么,主要是他觉得,第次交易就是这样的结果,真是有些没面子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又不小心扫了眼显示屏上的K线,然后他就意外地发现:股市已经收盘了吗?

    股票的收盘价是九块七毛,也就是说,他买的股票,今天就跌了两毛钱,若是加上佣金和将来要出的印花税,今天五万股的股票,他已经确定浮亏万出头。

    他点开日K线看看,这才发现,还有十来分钟的K线,是比较虚的,再点开成交量看看,发现最后几屏的交易额,也是虚影,隐约能看到,却不甚分明。

    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!冯君心念转,就退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来到现实社会,他看时间,发现才两点四十六分,距离收盘还有十四分钟。

    冯君的颗心,忍不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:我居然能看到股票未来的走势?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他觉得,这刻,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感受!

    他跃而起,点了根烟之后,在客厅里来回地走来走去,他是如此地激动,很想大喊大叫,但是偏偏还无法发作。

    徐雷刚已经溜到外面去修炼了,王海峰是在客厅里修炼,颗心却是镇定不下来,时不时地悄悄看冯君两眼。

    所以他第时间发现了大师的异常,可是大师不说话,他也不敢随便出声,只能心里暗暗地纳闷:大师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李晓滨在屋子里归置她的个人物品,房门是开着的,也能看到冯君的异常,不过既然王海峰不说话,她也不说话,就是时不时用好奇的目光扫眼。

    冯君是真的很想卖弄下啊,非常地想,想得要命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忍住了,要看着最后十四分钟,股票到底是不是按照交易系统的预测走的。

    十四分钟说快很快,说慢起来,也是慢得要命,他几乎是秒秒地挨着数,终于眼睁睁地数到三点钟股市收盘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今天交易的这支股票,最后是收于九块七毛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沮丧的心情,早就被满满的惊喜所代替:我能精准预测股票的走向了!

    相较而言,那万块钱的浮亏,算个毛线呀。

    他兴奋得简直有点忘乎所以了,所以他不得不走上三楼的阳台,站在冷风,努力让自己冷静下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他是个较为能控制情绪的主儿,在最初的惊喜过后,他开始考虑个问题:我好像最多只能预测当天的股票走向?

    如果在做出预测之后,我投入资金到其,会不会对股票后续的走向,产生影响?

    事实上,他相信自己旦介入其,产生相应的影响,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如果投入的资金足够大的话,彻底改变股票的走向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股市上面的事情,有时候真的很微妙,别说成百上千万的资金了,有时候在某个关键的节点,区区几手股票的报价和交易,都可能引发巨大的联动效应。

    这不是开玩笑,冯君在上大学的时候,就听过类似的案例。

    在多空双方都异常紧张,剑拔弩张的情况下,有人丢了几手股票入场,多方气势如虹地发起了进攻,空方象征性地抵挡了下,就仓促离场了。

    就像某个电影里的情节样,两拨黑帮人马在谈判,个小弟不小心吹爆了口香糖,然后就引发了场突如其来的枪战……

    冯君很快就陷入了类似的思考,至于今天所收获的惊喜,此刻已经完全被他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对于个思维缜密的人来说,发现机会固然可喜,但那只是成功的第步,如何充分认识这个机会,利用好这个机会,才是重之重。

    所以当天晚上,王海峰和李晓滨都尝试从冯君嘴里探知些股市的消息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冯大师直心不在焉地嗯嗯啊啊,副魂游天外的神态,不知道在考虑什么……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