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章 另类功法(一更贺盟主二欢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最终,还是田乐告知了保哥儿,“神医也没说想要什么,不过据我们分析,他比较喜欢收集修炼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功法?”保哥儿闻言就是怔,“他都高阶武师了,还要功法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还以为是金银之类的东西呢,或者是天才地宝什么的。

    金银财宝什么的,他是点都不缺。

    天才地宝是比较紧张的,但是见面礼的话,不需要多贵重吧?那花钱买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这谁知道呢?”田乐摊双手,“没准是为了破境吧?”

    到了高阶武师,再破境就是先天高手了,什么巅峰武师之类的,那只是小境界。

    武师登临先天境,那难度不是般的大,破境的方式和侧重点,也有太多的选择。

    不过总体而言,破万卷书、走万里路和万战争胜,是最主流的破境方式。

    破万卷书,那就是博览天下各种功法。

    “他离破境还远吧,”保哥儿轻声嘀咕句,不过下刻,他就笑了起来,“我还当要金银呢,原来是功法啊……这玩意儿我可不缺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吹牛,是真的不缺功法,堂堂的北园伯府上,少啥也少不了功法。

    哪怕是再寒酸的爵爷,银钱上可能紧张,功法绝对不会缺。

    不知道有多少人,主动献上功法,希图幸进。

    虞二少爷闻言,脸色却是黑,银钱的话,他还勉强敢说自己有点,天才地宝更是不缺。

    但是功法……开车马行的,凭的是武力,靠的是交情,要那么多功法做什么?

    而且就算有,他也不可能带在身上不是?吃刀口饭的,带那些玩意儿做什么,培养盗贼?

    他冷哼声,“要伤药的话,我这里倒是有些。”

    保哥儿也不看他,而是喜眉笑眼地看着田阳猊,“七哥……你细说说那阵法?”

    他为人虽然纨绔了点,但是做事之前,肯定也要先打听下细节。

    田乐其实已经将阵法说过遍了,不过对方既然想知道,添油加醋再说遍也是无妨。

    他说完之后,保哥儿还没说话,虞二少爷就再次出声了,“照你们这么说,其实那未必是阵法,只不过是可以用来监测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地球人都知道,他这话没错,但是田乐不答应了,他直着嗓子嚷嚷了起来,“二少爷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神医的阵法还能困人呢,只不过此处过于偏僻,人家觉得不划算。”

    虞二少爷开始真觉得,田家的这帮亲戚眼力价不够,未必能懂得什么是真正的阵法,所以才是刚才那种态度,可是听说阵法还能困人,他就知道自己想错了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表态,保哥儿拍大腿站了起来,“那我就去找功法了,虞老二,要不要我帮你也找套?”

    虞二少爷斜睥他眼,“你真有多余的功法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哪里知道?”保哥儿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我得回去问问伴当,才知道有多少功法,保不准我自家的都找不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话,有点调戏人的意思,不过北园伯和虞家,本来就只是间接的亲戚,虞老二平日里行事比较吊,不把般人放在眼里,保哥儿看得有点不顺眼,就顺便调戏下。

    当然,虞老二若是央他找功法,他也不会拒绝,白给虞家都行,起码能收获份人情。

    可是虞二少爷也是要面子的,闻言冷冷地发话,“既然你都不多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保哥儿起身离开了,虞二少爷也站起身,正色发话,“既然七叔如此说,那我现在就离开,亲自去跟家长辈解释。”

    见他也离开,田乐才悻悻地哼声,“这些家伙,给他们人情,都不知道领情,番好心差点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家族不够强大,便是如此了,”田阳猊对此看得比较透彻,倒是不怎么生气。

    他反而趁机教育侄儿,“若我田家有先天,何至于此?所以说啊乐……振兴田家的重任,就交付在你们这代人身上了,七叔能做的,就是尽力为田家守好门户。”

    田乐哪里敢生受了这话,只能笑着回答,“七叔您正当壮年,这话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“还壮年呢,”田阳猊苦笑声,不无遗憾地叹口气,“这个岁数,先天无望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您才需要机缘,”田乐冲着他呲牙笑,笑得很神秘,“或许神医就是契机。”

    田阳猊看他眼,只笑不说话……

    保哥儿果然是不缺功法的,他去了不多时,就弄了两本功法回来,“七哥你看这功法如何?哪本更合适?”

    田阳猊知道避嫌,不过还是看了下功法,然后呲牙,“我说保哥儿,你怎么也是北园伯府出来的,怎么会弄出这种乱七糟的玩意儿?”

    “这哪儿乱七糟了?明明都是难得的技法,”保哥儿正色发话,“像这千面术,是百花楼余孽处得到的,我北园府都没有收藏,是我伴当的个人珍藏。”

    千面术这技法,只听名字就知道是什么东西,百花楼是个臭名昭著的杀手组织,曾经横行时,连国王都刺杀过两个,公爵伯爵之类的,死在他们手上的,足有两位数之多。

    现在声名昭著的妙手阁,给百花楼提鞋都不配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,百花楼得罪了狠人,夜之间就被人灭掉了。

    狠人灭掉的只是首脑人物,可是百花楼的仇家太多了,余孽也被人纷纷干掉。

    江湖上有个传言,说百花楼是得罪了仙人在世俗的亲友,不过也有人说,百花楼本就是仙人下属的势力,他们的主家跟其他的仙人结仇,身死道消之后,仇家顺手抹杀了百花楼。

    这些话就扯得有点远了,反正保哥儿认为,自己拿出来的技法并不丢人。

    田阳猊无奈地抹下额头,“好吧,你要这么认为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还有本吗?”保哥儿又亮亮另外本,“七哥你帮忙分析下,我给他哪本比较好点?”

    田阳猊越发地无语了,千面术虽然不是什么正经技法,可是能帮助易容变形,实用性还比较强,你这本……算怎么回事呀?“我说保哥儿,不能换本吗?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换吧?”保哥儿眼睛瞪,“我拿的两本,都是珍品,常见的货色怎么拿得出手?你也说了,神医收藏的功法较多,万重复了,那我多没有面子?”

    田阳猊这次是真的明白了,合着保哥儿拿了这两本古怪功法来,主要是担心重复。

    于是他摊双手,“既然你有这样的担心,那两本功法都给他好了,起码这样显得比较有诚意……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两本都给……”保哥儿迟疑了起来,他虽然手脚比较大,可是这么大的手笔,还是让他有所犹豫,最后才心横,“好吧,希望那个阵法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未必见得到阵法,”田乐盆凉水泼了过来,他真是见不得别人置疑田家,“神医是要跟你家能做主的人谈的,两本功法能见到阵法,你也可以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保哥儿却是个怪脾气,听他这么说,不怒反笑,“你早这么说,我就平衡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再次来到小院的时候,天已经快黑了,院子内外的灯光已经亮起,距离院门里地左右,有群人正在搭帐篷。

    这些人就是将来要借给独狼的田家人,现在先搭些帐篷,过段时间,会修建几排简易房屋,否则冬天来了,住帐篷还真的受不了。

    三人进入小院的时候,冯君正端着个大盆在吃饭,而且就是坐在监控室里。

    听说保哥儿送来两本功法,想要看看监控画面,冯君愣了愣,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将监控看得有多么重要,之所以表现得那么牛气,不过是想告诉对方——这是我的东西,该怎么处理,那是要看我的心情。

    保哥儿虽然没有喊来家里人,但是投其所好地送来了两本功法,冯君就觉得,这么有眼色的主儿,照顾下也是无妨。

    当然,在此之前,他还是要看看功法的内容——万对方随便拿个什么东西糊弄自己,那就准备承受来自神医的怒火吧。

    看到第本《千面术》,他的眼睛顿时就是亮,夹着面条的筷子,都在空微微地顿——咦,居然是变形技法?这个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第二本功法入目,他的眼睛瞪,嘴里咀嚼的面条顿时喷了出去,根面条甚至是从鼻孔里钻出去的,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,咳了好阵,独狼端来了面汤,他大大地喝了几口,顺顺气儿,才狠狠地瞪眼保哥儿,“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功法?”

    第二本功法的内容,也是看名字就懂的——翔龙御凤和合真解。

    “嗯,”保哥儿点点头,得意洋洋地发问,“皇室秘传,神医你肯定没有吧?”

    冯君的脸黑了下来,“你觉得以我的身体,需要这个吗?”

    这个真解,他是真的很好奇,但是谁要怀疑他那方面的能力不行,他是绝对不能答应的。

    (第更,贺盟主二欢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