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 第一单(二更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保哥儿听神医的问话,也有点傻眼,“我没觉得你身体差呀,但是男女之事,要讲个养生……你是神医,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吧?”

    冯君闻言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原来是又又修功法,我只当是阴阳采补之术,那等损人利己的法子,我是不屑用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自己找台阶下,不过保哥儿听到这话,却是有点尴尬了,“这个翔龙御凤……不能完全算采补之术,但是此秘术得自于皇室,行的也是王道,不是霸道。”

    严格来说,这是皇室的采补之术,跟那些邪道之术不同的是,皇室的配偶,也是后妃之流,若是被折腾成病痨鬼,何以母仪天下?

    虽然皇室身边,也有宫女等小人物,可是小人物也有可能因此珠胎暗结,只知味索取的话,龙胎可能不保。

    所以这皇室的采补之术,只能说是弱化版的又又修功法,毕竟双方身份不对等,不能像神仙伴侣般,彼此公平地你来我往共同受益。

    事实上,又又修的功法,在世俗界非常少,仙人之倒是多些。

    翔龙御凤和合真解,在世俗界也是相当了不得——其实皇室秘法四个字,足以说明珍贵。

    老北园伯的父亲,曾经救驾有功,自家下体受了重创,才得皇室赏赐此秘法。

    而且保哥儿强调,此术般人得到,也是施展不了的,真解的施展,需要有气运加持,皇室使用起来,受到的局限比较小,那是因为皇族人本身就具备龙气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说了,没有气运可供消耗,有仙气也可以——总之应该难不住神医才对。

    冯君却是脸正气地摇摇头,“我的医术,不会用在这个上面的,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确实是我冒犯了,”保哥儿笑着发话,“神医想必有更好的又又修之法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做正面回答,只是轻咳声,“不过这等皇家秘术,能拿来参研下,也是不无裨益,保哥儿有心了……进来看吧。”

    保哥儿看眼身边的田阳猊,无奈地撇撇嘴,心说这神医还真能装。

    但是下刻,他的注意力就被监控器组成的电视墙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他出身北园伯府,还是家幼子,见识过的场面不算少了,甚至见过真正的仙人。

    不过那种场合,他也只有站在角落里,远远看眼的份儿,对于仙人的了解不算多。

    阵法他倒是听说过些,但主要是军阵,也有杀阵,记得去某个亲王府的时候,听老父亲说过,王府里有警戒阵,不过他们那天是以宾客身份去的,没有见识过警戒阵的发动。

    至于说北园伯府,对外号称也有阵法,但只不过是些预警用的陷坑、铃铛,以及捕捉刺客用的罗机关,伯爵府大部分时间的警戒,靠的还是人力。

    等到他亲眼目睹了电视墙上各个角度的视频,他震惊得目瞪口呆——有了这样的阵法,真的可以运筹帷幄之,决胜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他又观察了阵,辨识出了大部分的场景,甚至能看得到那些搭设帐篷的人在说话,通过那些人的口型和动作,几乎能猜到其的些话。

    让他彻底沉沦的,是部分监控器上,有控制云台,通过对云台的操控,摄像头可以转换角度,也可以变焦调整视距焦点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他脑子里只有个念头,“恐怕皇宫的警戒阵,不外也就是这个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至于说仙人的阵法,他压根儿就没去想,他对仙人的了解不多,实在无法想像那些不能想像的东西。

    保哥儿看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才回过神来,“此物果然精妙,不知道价值几何?”

    他已经做出决定了,这种好东西,只要价格不是太离谱,他就拍板买下来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虽然是小字辈,等闲不开口做主,但是做为老北园伯的幼子,他旦拍板,只有现任北园伯,才能无所顾忌地推翻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就连现任的伯爵夫人,虽然是主管内宅大小事物,但也要给他留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他这话问得很干脆,田乐听得却又是翻白眼—果然是纨绔子弟呀。

    你就算看好了,也别表现得这么急色好不好?这不是把刀子递给对方,任人宰割吗?

    不得不说,小家族就是小家族,眼光上有先天的不足。

    冯君却是笑了起来,他喜欢跟痛快人打交道,“你先说说,打算布多大的阵,不过我得先提醒你,光布阵不行,你还得买雷霆机械……我管它叫发电机。”

    “发电机?这个可以有,”保哥儿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“说实话,习惯了你这里夜间的照明,想想回去要面对满是灯笼的长廊,我想死的心都有!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细说下了,”冯君端起盆来,呼噜呼噜几口,就将里面的面条扫而空,然后端起面汤来细品,“这个布置范围,是要先确定下,范围大小,价格肯定是不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样吧,”保哥儿沉吟下,然后才发话,“你先跟我说,用什么东西结算,银元还是黄金?”

    “天才地宝,功法……都行,”冯君笑着回答,“若是有仙晶,那是最好不过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仙晶……”保哥儿的嘴角抽动下,然后苦笑声,“神医你要的东西,实在有点高端。”

    冯君又喝口面汤,打个饱嗝,才笑着回答,“堂堂的北园伯府,应该不会被这点小事难住吧?你只看到我要的高端,这阵法难道就很低端?”

    对于可能的客户,他还是愿意尽量友善的。

    “仙晶我还想要呢,”保哥儿轻声嘀咕句,“神医你若是有,我高价收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还是说说你要达到的目的吧,”冯君又打个饱嗝,“没吃饭呢吧,起吃点?”

    保哥儿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“啊,你还吃得下?”

    事实证明,修者的肚皮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东西,冯君在半个小时里,就让自己的肚皮恢复了正常——这段不是空等,而是在等待菲菲做菜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么短的时间,也做不出来什么好菜,不过冰箱已经用上了,里面有些冷冻的炖肉,直接做个烩菜,再切个香肠,凉拌俩素菜,弄盘炒蛋,再弄碟花生米,也是很丰盛了。

    田家两位也没有吃饭,说不得跟着蹭顿,大家边喝酒,边就将保哥儿的需求理顺了。

    商量阵之后,冯君发现,北园伯府实在太大了,占地起码有五百亩,还有个上千亩的别院,里面不但有人工湖,还有花圃和农田。

    冯君认为,这个面积太大了,不知道要安装多少摄像头,事实上,二百二十伏交流电在电缆上的损耗,都会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保哥儿表示,自己能理解神医的说法,其实在看过监控画面之后,他对摄像头的监控效果,也已经有了直观的认识,不需要冯君再重点强调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要求就是,希望冯君能提供两套阵法,套当然是安装在保哥儿的园子附近,他的园子的面积,大概有三十亩左右,是他的私有产业。

    另套阵法,他希望能安装在伯爵府的第二进院子里,那院子是北园伯办公、待客、看书和小憩的地方,有百多亩大小。

    至于北园伯的后宅,保哥儿认为,那里女眷太多,不合适布置这个东西,哪怕伯爵府的大部分财货,都是在后宅里,他也觉得没必要架设阵法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保哥儿考虑问题的眼光,也是相当独特的,他甚至很敏锐地意识到,这阵法好是好,但是有可能成为别人偷窥的工具。

    田乐按照惯例提出了异议:可以把阵法的监控设备,也放在后宅里呀,还怕个什么?

    保哥儿黑着脸反问句:你见过谁家的后宅是团和气的?外人的偷窥固然可怕,内宅里相互的偷窥……后果可能会更严重。

    田乐顿时无语了,田家也是大家族,以往是大家子人共住在起,现在基本上都是按户独自居住,能省很多的是非。

    只不过田家这么做,已经很久了,他都已经习以为常了,现在听到保哥儿如此说,他才意识到,自己还真的是提了个很糟糕的建议。

    没了他的掺乎,冯君很快就跟保哥儿达成了意向:先给他的小院安装套,二十个监控头的,外加台发电机,照明灯具若干,以及其他应的“布阵材料”。

    这套林林总总下来,冯君开出了两千两黄金的价格。

    按照两黄金五十克算的话,两千两黄金等于十万克,搁在地球界差不多值人民币三千万,而冯君采买这些设备加上安装,成本不会超过三十万,相当于百倍的利润。

    就算他买的全部都是名牌,都是有云台控制器、可变焦的摄像头——再加上声音传感器,再加上红外夜视摄像头,成本也不会超过百万元。

    就是这些东西,他居然敢要两千两黄金,可见独家垄断的利润,有多么的惊人了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