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章 枪炮齐鸣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枪,当然不会瞄准对方下半个身子。

    此人这么拔高,ba雷特的子弹,正正地击了他的小腹。

    冯某人在枪里压的,可是穿甲弹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此人的身子,竟然没有被打断,而是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冯君在出枪之前,也曾经想过,ba雷特的子弹不能破防该怎么办?

    要知道,他自己身上穿着的蛟绡软甲,就是得自于先天高手罗问道。

    看到枪没有打断对方,他紧跟着就又来了枪,相隔的时间,还不到秒。

    这枪也击了对方,甚至他隐约看到了喷溅状的白雾——大概是迸溅的血液?

    跟先天高手站在起的那位,明显地大吃了惊,不过他没想着逃跑,而是身子猛地趴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明显是标准的躲避子弹的动作,冯君见状,都忍不住惊:莫非地球界还有别人来了?

    这厮有躲避的心思,而他趴在地上之后,冯君也确实没法继续瞄准了,地面障碍物太多。

    于是她站起身来,趴到夜视望远镜那里,看整个战局的情况。

    要说ba雷特也装有夜视镜,但那是瞄准镜,视线太狭窄了,这也是为什么在战场上,狙击手要配备观察手的缘故。

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,对方共就三个人,但是不幸的是,埋伏的那厮,似乎比郎震修为高。

    这两人在追逃,冯君无法清晰地辨认出,到底是谁在追谁在逃,不过他从身形上隐约可以看出,逃跑的那厮,似乎只有条胳膊。

    原来逃跑的,竟然是郎震!

    不过追的那位也没追几步,转身,就直奔躺在地上的先天高手而去。

    冯君从速度上,隐约可以猜测到,这人应该是阶武师,当然,也可能是低敏高阶武师,或者高敏初阶武师。

    这位似乎没有搞清楚,先天武师是如何遇袭的,身子都不带拐弯的,条直线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情况,冯君当然不客气,就在对方飞奔到先天高手身边,低身去看的时候,他枪打过去,正对方。

    这枪打得有点偏,却好死不死地击了对方的大腿,条腿顿时抛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冯君身边的对讲机响了,独狼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我受伤了,对方两人最少都是阶武师,我帮不了太多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保护好自己就行,”冯君拿起对讲机讲遍,然后顺手将颗炮弹塞进了pai击炮里。

    跟狙击枪不同的是,炮击是要校准的,哪怕你瞄得再准也没用,像赵章成那种天赋异禀的主儿,也得操作熟悉的炮,使用同批次的炮弹,才可能首发命。

    ——好吧,那位纯粹就是可以改造炮弹的主儿。

    这些就扯得远了,冯君虽然也操炮试射过,但是他的第炮,距离目标起码两百米开外——感觉弹着点似乎离郎震更近点。

    这种误差,就算他使用的是155口径的大炮,也不会有任何效果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他在极短的时间内,就做出了调整,马上跟着个二连发——就是头枚炮弹尚未落地,第二枚炮弹就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次他的运气不错,正三人所在的区域,尤其是第枚炮弹尚未落地的时候,那名趴在地上的武者猛地跃起,看样子是要救走地上的两人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的跃起,正正遭逢第枚炮弹爆炸,紧接着,第二枚炮弹也落地了。

    冯君轻轻地吐出口气,还好打了,原本他还打算第二次校炮,再来个二连发呢。

    如果第二个二连发也没有奏效的话,他不会有第三次二连发的机会了,对方肯定跑得不见人影了,他最多再尝试用ba雷特攻击下。

    ——所以说,五枚炮弹,本来就够了,再多也没用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又是ba雷特又是pai击炮,乒乒乓乓打得热闹,但是这大半夜的,院子周边是彻底炸锅了,数不清的人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有人高声大叫,“神医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也有人大声地拍打着大门,“快开门,要不我们可是要翻墙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菲菲的声音从喇叭里传了出去,虽然有些轻微的颤抖,但是吐字清晰措辞坚定,“都退后!谁敢擅闯院子,杀无赦!”

    这么个软弱的小女孩,竟然能坚定地喊出“杀无赦”,可见环境对她的影响有多么大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,从喇叭里听起来,有点失真,有人顿时大骂,说你算个什么玩意儿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还是田阳猊出声了,他大声喊道,“都别闹了,这是菲菲的声音,你们都听不出来吗?她既然这么说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又是声枪响,院子外人群的人,被这枪直接打得上半身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院子外的人,顿时就是阵惊呼——此人在人群好端端的,怎么就被打成这样了呢?

    难道说,院子里的神医,在滥杀无辜吗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冯君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,“田阳猊,你派两个人,去西北方三里左右,接应下独狼,他受了些伤……算了,还是你亲自去吧。”

    田阳猊闻言,二话不说就点了两个人,“你俩跟我走,其他人……散了,别离院子太近!”

    其实对很多人来说,冯君的小院,具有相当的神秘感,尤其是神医所住的几间房子,里面神奇的东西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晚上的事情,实在太诡异了,此前那些怪响姑且不论,就在大家的眼皮子的底下,个人居然被看不到的兵器,活生生打成了两段。

    而且听神医的口气,刚才院子里的响动,对付的竟然是三里地外的敌人……

    所以大家有再多的好奇心,也只能忍着,哪怕是最跳脱的虞二少爷,匆忙赶来之后,打听清楚过程,也没敢靠近院子步。

    院子外断成两截的那位,很快被大家围观了,虽然他死得比较凄惨,但是大多数人没有什么太过分的反应——生生死死的,见多了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虞二少爷甚至很奇怪地叫了声,“咦,这厮不是集市上捏糖人的吗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冯君沉声发话,“此人是奸细,田乐,搜下他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田乐本来就蹲在尸体边上看呢,闻言二话不说,就开始翻看此人的身子。

    田阳猊去得快,回来得也快,他带了两名武师前往,拎回来三个人。

    郎震是自己走回来的,不过胸前血渍宛然,只说这出血量,就知道受了不算轻的伤。

    冯君跳下房屋,打开了院门,招呼他们进入院子,田家跟了四个人进来,至于说虞家,他只答应虞正清人进来。

    先说院子外被打成两段的这厮,此人身上没有什么证明身份的东西,但是他的腿上,绑着个圆筒,圆筒顶头三个小孔,正是妙手阁最恶毒的暗器“化血钉”。

    圆筒里能喷出比袖箭还小的三枚钢钉,而且喂有剧毒,者必须在三息之内砍掉受创的肢体,才可能活下来,否则不但自身会化为血水,这血水沾染了别人,同样会把人化掉。

    郎震也有化尸粉,但那化的是尸体,不像这玩意儿,连活人都能化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化血钉只有击不要紧的部位,才可能砍掉,万击胸腹、头部之类的地方,那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这化血钉所需要的毒药,有很强的时效性,制作也不易,所以妙手阁没有大量配备,只有极为重要的行动时,才会发放此物。

    不过此物恶名太甚,般江湖人就算没见过,也听说过。

    搜出此物之后,田乐倒还好说点,虞正清却是颇为惊奇,“此人能有此物,应当是妙手阁暗堂的精英,冯先生如何识别出来的?”

    妙手阁主要是以偷盗为主,分盗堂、千堂和线堂,暗堂则是负责战斗,主司杀人,这个堂口的成员,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,混杂在人群,很难识别出来。

    冯君不以为然地笑笑,也不回答他的问题,只是淡淡地表示,“对那些想要杀我的人,我从来都不会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正清你莫要说了,”田阳猊出声发话,又使了个眼色给对方,“没有谁瞒得过冯先生,主要是看,神医愿意不愿意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虞正清在这些天里,也听说了不少冯君的传说,其就包括此人对奸细的甄别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之前,他总是觉得,此人有些被神化了——田家这点见识,能看出什么来?

    哪怕是虞二少爷被识破身份,虞正清也没觉得有多了不起,识破个小女孩的女扮男装,这不算什么吧,在江湖上讨生活的,有这样眼力的人多了去啦。

    只有亲眼目睹这幕,他才深切地感受到,冯君这人,到底有多么神奇。

    某人被怀疑为奸细,这很正常,拿下拷问就是了,遇到不讲理的,屈打成招也不罕见。

    但是冯君做了什么?直接杀人,在众目睽睽之下,使用相当残暴的手段,杀死了对方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