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章 太乙吐纳(求月票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无关人等都退了出去,只留下了郎震、田阳猊、菲菲和虞正清。

    虞家其实也算无关人等,不过虞正清刚才有意大包大揽,冯君也不会没有回报,于是表示,你愿意听的话,那就留下来。

    虞正清修为虽然不高,但是执掌虞家车马行,那些高阶武师见了他,也得毕恭毕敬,是真正有担当的人,他当即表示:你觉得我合适听,我肯定就会旁听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有些事情,不知道比知道要好,但是眼前这阵势……虞家还真的不怕。

    顾家的这位就开始交待,合着多宝阁的人最初来到这里,为的不是冯君。

    前阵浮山郡某地——具体的地方,顾家这位也不是很清楚,只是听阁里说的。

    据说某地有个小家族,很小很小的家族,三五十个人的那种,因为分家不匀,爆出了家底,据说有灵物,请官府来评判。

    这评判就不得了,随着事情越扯越大,大家发现这个小家族……底蕴丰厚啊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各种强取豪夺了,大头就被官府收走了,不过那官也有点过分贪婪,除了打算孝敬上司部分,根本没想着给下面人分润。

    然后下面人抱怨,消息就传到了妙手阁线堂的人耳。

    再然后,就是盗堂的人出手了,他们得手之后,发现价值超乎想象的大,为了防止发生意外,只能让那名官员“意外身亡”了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紧接着盗堂的人也遭遇了意外,阴沟里翻船被群小毛贼算计了,人死了,财货也被抢劫空。

    妙手阁里派系众多,也提防着自家人监守自盗,直关注着这笔财货,监视者发现联系不上人,马上就展开了调查。

    那群小毛贼得到财货之后,也知道自家闯了大祸,于是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又如何能逃脱专业人士的追杀?

    最后财货被追回,不过分得了财货里唯二两套功法的家伙,直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直到前阵,妙手阁发现了此人的隐匿之处,派出人抓捕。

    人是抓住了,但是那位很光棍地表示,自己把功法卖掉了——那套《玄元刀法》名气极大,他卖了个不错的价钱。

    这厮能分到功法,本身就是毛贼的头目,不但凶残也很光棍,他知道妙手阁的人不会放过自己,在交待完之后事情之后,趁对方不注意,竟然果断自杀了。

    妙手阁继续打探功法的下落,后来才得知,可能是被顾家的十三少得到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就派这位顾家人前去商谈,购买回来那两套功法,结果得知,十三少失踪很久了,跟他起失踪的,还有顾家子弟和十三少自己的伴当。

    这种事很好调查的,顾家可以说谎,但是十三少有些伴当,是他自己培养和雇佣的,可以去找那些人家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于是妙手阁确定,这消息属实,最关键的是,他们从顾家口得知,十三少真的弄到了玄元刀法和另本功法,只是还没来得及送回家。

    顾家十三少的行事,直都很高调——其实顾家就没几个低调的,但是像他般,身着各种亮色劲装出行,唯恐别人注意不到的,还就他个。

    他失踪时,穿的是亮蓝色劲装,此前的行踪也很好打听,左右是出不了庆宁府。

    妙手阁于是撒出人马,在附近大肆调查,想要知道是谁对顾家十三少下手的。

    这事调查了很有段时间,都没有什么收获,结果府城息阴城有人出面举报,说是止戈山附近有拨人,身怀神秘宝物。

    妙手阁的威名虽然远不如百花楼,但是他们有个恶习,是百花楼都要自愧不如的,那就是对宝物的追逐——根本听不得“宝物”二字。

    若是拥有宝物的是大势力的人,妙手阁也不敢瞎惦记,但若不是什么厉害人物,他们绝对会想方设法地谋取宝物。

    所以妙手阁就派了人过来,然后在夜入小院的时候,被冯君擒下来并且杀死。

    然而,就算是人被杀了,止戈山的情形也被反应了上去——这里真的有宝物,而且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宝物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妙手阁对自己的人被杀,也有相当的怨念,如果有机会的话,他们不介意复仇。

    但是调查,他们就为难了——这个被称为神医的家伙,很有点神秘莫测啊。

    那么就只能暂时保持监视了,直到阁里有个供奉空闲下来。

    这名供奉前来,也不是定要跟冯君放对的,首先他要了解清楚,神医到底是什么来历,身后还有什么势力,才会决定下步的行动。

    其次就是,如果定要出手,也不会仅仅是这名先天和几名武师,肯定还有支援。

    狮子搏兔亦用全力,何况对的是名有斩杀先天高手战绩的牛人?

    妙手阁之所以派名先天来,是为了保证己方的基本战斗力,不要处于任人宰割的状态。

    冯君听到《玄元刀法》四个字的时候,就有点晕了——居然还跟那段公案有关?

    后面对方的陈述,简直就是备注:果然是那件事情。

    郎震听到这里,都忍不住心旌摇曳,冒险杀了顾家十三少群人,竟然惹出了妙手阁?

    总算还好,他目前是在运气疗伤,而且他做事向沉得住气,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当事人心嘀咕的时候,虞正清提出了异议,“《玄元刀法》虽然罕见,可是肯用心的话,总是搜罗得到的,妙手阁的眼界……应该不至于这么小吧?”

    顾家这位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但是很显然,他必须给出令对方满意的答复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不情不愿地回答,“阁里的说法是,《玄元刀法》的藏本损毁了,不过我个人认为,既然功法共两本,那么,极有可能是另本的价值更高。”

    冯君的眼睛眯,“另本功法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……这个我也不清楚,十三少就没跟家里说,”这位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只知道是本吐纳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难怪了,”虞正清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好的吐纳功法,根本不是钱能买到的,能跟玄元刀法并列的吐纳功法,差得了吗?”

    虞家对基础功法,是相当看重的,严格来说,北园伯也不是不想看重基础功法,只不过,伯爵府想要得到比自家功法更牛的基础功法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冯君却是侧头看他眼,“譬如说……什么功法?”

    “譬如说五行真炁吐纳、混沌气术,”虞正清波澜不惊地回答,“还有传言说,最原始的太乙吐纳之术,可以直指先天之上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冯君的眉头皱,轻声嘟囔着,“太乙……吐纳之术?”

    可惜了,不是太极吐纳之术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跟《玄元刀法》并列,想来太极吐纳,也不会差这个太乙吐纳太多。

    放下这份惦记,他又出声发问,“在息阴城,是谁向妙手阁告知,我们有宝物的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已经得了消息,只不过暂时没时间安排人过来,”这位果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不过紧接着,他的脸上就泛起丝怪异之色,“告知我们的,其实也是你们的熟人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不是外人,向妙手阁举报的,是郡兵的名玄武校尉,名唤赵华景。

    此人也是赵家堡的人,还是三名武师之,家的变故,他已经知道了,只恨身单力薄,无法亲自报仇雪恨,于是就将止戈山的情况,添油加醋地告知了妙手阁。

    冯君侧头看眼田阳猊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玄武校尉……干得掉他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需要时机了……军营里不方便贸然动手,”田阳猊皱着眉头回答,“不过我可以保证,此人必死无疑,除非他永远待在军营里别出来,还有那么丝生机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闭目养伤的郎震出声发话了,“郡兵每年有春秋检校。”

    他对袍泽是有份情谊的,但是今天他自己都差点挂掉,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“春秋检校?”虞正清闻言,眼睛亮,“这件事情上,我虞家可以帮忙想想办法,神医可愿将此事委托于我?”

    “你和老田商量吧,”冯君波澜不惊地回答,“赵家堡的事情,老田跟我拍了胸脯,说绝对没有后患……赵华景这么做,也是不给田家面子。”

    田阳猊闻言,心里忍不住暗暗嘀咕,神医你不想落人情,也不用把自己摘得这么干净吧?

    可是表面上,他还得做出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来,“这样罔顾信义的贼子……当杀!”

    虞正清哈哈笑,“你我两家份属姻亲,你既然有此意,虞家自然会不遗余力地帮忙。”

    田阳猊看他眼,又下意识地看眼不远处的郎震,心隐约生出点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虞正清这厮……不会也猜到了什么吧?

    他在这里琢磨,冯君却是又看向了那厮,“你是顾家人,如何进的妙手阁?还有,妙手阁的情况,也要麻烦你解说二。”

    这位闻言,脸色顿时变得刷白——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三月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