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章 元广米家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来的人有十五六个,其名武师,两名高阶、两名阶、四名初阶,剩下的都是武者。

    非常明显,这行人,高端战力偏高,武师武者对半不说,高阶武师都有两人之多。

    田家阻住了来人,不过同时也认出了对方的身份——元广府的米家。

    米家是靠行商起家,直系亲族的人数跟田家相差,但是他们做行商的,附庸的小家族小势力极多,实力和人脉都强出田家不少。

    来人倒是很客气,先问了这人头是不是夺魂刺的,然后就表示求见主事人。

    冯君接见了对方,非常明确地表示,我的时间比较紧张,有正事就直接说。

    米家的人也痛快,名高阶武师表示,希望能收走夺魂刺的头颅和尸身,冯大人你开个价。

    冯君听就不乐意了,脸沉,“直到现在,我还没搞清楚夺魂刺姓什么……莫非姓米?”

    米武师听这话不对,只能含糊地表示,“米家跟夺魂刺有仇,您身边若是有消息灵通人士,可以了解下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态度,米家和夺魂刺之间,应该是有些不便说出口的私密恩怨。

    但是冯君不惯对方这毛病,他很明确地表态,“我没有那么多空闲时间,去了解些跟我无关的事情,你想说就说,不想说的话……老郎!”

    郎震前天受了伤,虽然不是正要害,但精气神也不是很足,“神医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去取百块银元,”冯君淡淡地吩咐,“算是给这些朋友的路费。”

    程仪这种事,在华夏古代度很流行,不独官场如此,江湖人物也是这样,有路过的好汉囊羞涩了,就可以去找当地的坐地户“江湖救急”。

    坐地户想要撑起场面,还真的得支援对方二,名气大的多给点,名气小的少给点。

    这个位面也有类似的风气,出门在外,谁也难免有不急不就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过跟地球界不同的是,这里的江湖救急,是分外看重实力,没啥名气的想要打秋风,那就是主动报名去黑矿山打工了。

    所以冯君送这钱,也算有个名堂,但是严格来说的话,这还真不算江湖救急,他只是借此表示拒绝——既然我让你们白来了趟,喏,给你们来回的路费。

    百块银元,这手笔也不算小了,哪怕对方有名武师,但是从元广府来回趟,能花几个钱?

    郎震没有丝毫的犹豫,转身就拿了银元出来,二十块封,共五封,放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米家的高阶武师看着桌上的五封银元,叹口气摇摇头,又无奈地苦笑声,“冯先生你误会了,我米家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……很丢人的事情,我说不出口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让你说的意思,”冯君正色发话,“我也没有兴趣听这些……我的意思是,拿起这些银元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米家武师却是非常明白内逻辑——人家说了,是你们自己找上门来的,你们不主动说明白,难道要我去打听?

    不愧是能斩杀夺魂刺的主儿,真的是强势无比。

    这个态度肯定不能算是友好,但是送出来银元,表明对方也无意结仇。

    米家武师拱手,“冯先生,听说虞家二爷在此,我可以央他作证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自己考虑的事,”冯君端起茶杯来,慢吞吞地喝茶,“离开我的院子之后,你想去哪里都行……记得把银元带走。”

    米家人本来是不想接受这银元的,不是嫌少,而是这个性质有点侮辱人——你做事讲究,可我米家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,像是这么眼小的吗?

    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冯君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他还真是不敢贸然出言拒绝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拱手,“看来冯先生对我米家,还是有点误解……我可以去找虞二爷?”

    冯君端着茶杯的手悬在空,侧头冷冷地看他眼,“你找不找虞正清,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米家武师见状,二话不说收起了银元,站起身拱手告辞,心里忍不住暗暗感慨,这次来的还是仓促了,没有仔细调查这冯先生。

    直到走出小院门,被冷风吹,他这才发现,自己的背心竟然已经汗湿了……

    冯君把人送出去不久,虞正清求见。

    虞家是开车马行的,米家是行商,两家之间有竞争也有配合,反正是熟人。

    米家跟夺魂刺的恩怨,虞正清是知情的,不过现在的他在忙着找人盖房子——在距离小院里半的地方,避开了冯君的警戒区域。

    没错,虞家也打算派人在这里常住了,至于说原因……需要吗?

    非要找个理由,那也是张嘴就来——开车马行的,有几个落脚点,很奇怪吗?

    虞正清是懒得为米家出头,直到米家人上门相求,他才去找冯君。

    米家和夺魂刺的事,还真是有点……那啥。

    事情的起因,是米家老太爷的小妾偷人,米家有人去抓奸,哪曾想被奸夫所伤。

    奸夫伤人之后,还趾高气扬地表示,爷是妙手阁的,不服气的来妙手阁找我。

    米家人当天就将那小妾沉塘了,而且大肆寻找奸夫……通女干不说,还敢打人?

    奸夫听说妹纸被沉塘,恼怒之下,约了几个伴当,连杀米家数人,不成想最终还是落入米家的陷阱,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反正仇恨旦蔓延开来,是极快的,米家人还要去找那奸夫的家族报仇——我家这么些子弟,不能白死呀,而且老太爷也被气死了。

    结果就惹出了夺魂刺,连杀米家三名武师,还放下话来,“堂堂妙手阁的人,玩你家个小妾算啥?再有下次,就玩你米家的大闺女!”

    事实上,米家做行商,人脉很杂,他们就去打听,妙手阁这是啥意思?你的人奸骗别人家的女眷,这都有理啦?

    打听消息的结果证明,那纯粹是夺魂刺个人的行为——妙手阁不少人都知道,他最是见不得老夫少妻搭配,这可能跟他曾经的经历有关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不认识那奸夫,就为其出面杀人。

    这件事,对米家是个极大的侮辱——死了四个子弟,伤了十来人,连老太爷都气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又惹不起夺魂刺,就算想倾家荡产邀人干掉此人,但是夺魂刺孤身人行踪飘忽,难度也相当大,而且,妙手阁会怎么看?

    所以米家人也只能先捏着鼻子认了,等待机会。

    这次他们听说,夺魂刺被人杀了,就连夜赶过来,想买下他的头颅,带回家祭奠老太爷和死去的子弟们。

    至于说妙手阁的怒火,他们并不在意,人又不是米家杀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此前的事,你妙手阁还欠我米家个说法呢——勾引他人家眷者,不该杀吗?

    冯君听完整件事情,也是有点哭笑不得,倒是理解为啥米家是那副模样了——这种事说出来,真的很丢人呀,而且……因为封锁了消息,还不太容易取信他人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不通情理的,既然对方确实事出有因,于是就表示,“那这样吧,你转告他们,这个头颅我打算挂十天,十天之后,他们可以将尸身和头颅全部带走。”

    反正已经等了那么多年,多等十天不算啥吧?

    米家人听到这话,又派了人前来道谢,并且表示愿意支付黄金百两。

    百两黄金买具尸身,有点太贵了,哪怕是先天高手的尸身。

    不过米家也没办法,他们倒是想少花点钱,可是人家冯君光是随手的程仪,就送了百块银元出来,对方大气,他们也丢不起那人不是?

    但是冯君拒绝了这百两黄金,说我没下作到挣死人钱的份儿上,反正这人惹了我,你们就算不给钱,我也是要杀他的。

    天公地道,米家也不想占这便宜,就说既然这样,冯先生您看,我们能帮着干点儿啥呢?

    冯君听到这个问题,仔细想想,才猛地意识到,自己在这个位面,似乎除了修仙的功法……也不缺什么了?

    当然,各种功法、天才地宝,他手上也不算多,可是短期内也足够使用了,灵石也缺,不过是暂时不方便挖掘,等风平浪静了,悄悄出手就是了。

    思索半天,他才淡淡地发问,“能不能帮我提供下顾茂远的动向?”

    米家人这就为难了,他们也听说了,冯先生打算对阳山顾家下手,甚至不惜爆出消息:已经捉了名妙手阁的人,正是顾家子弟。

    可是阳山顾家,又哪里是那么好招惹的?因为这个家族常年有先天坐镇,跟很多大势力都保持着相对友好的关系。

    个家族偶尔出名先天,这不算什么,怕就怕这种千百年来,不住有先天出现的家族——其他大势力就算不看眼下,也要考虑下未来。

    到得最后,还是米家的高阶武师发话,“打探消息,这不算什么,不过那是顾家的顶梁柱,时半会儿未必能得到线索,还请冯先生理解……您还有别的吩咐吗?”

    “打听不到也是无妨,”冯君真没指望他们能做到什么,个人情而已,对方认不认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可是米家也不是愿意欠人的主儿,他们商议下,又找到了冯君,“您想要对付顾家,完全可以先从顾家的产业下手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三月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