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9章 想多了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米家不愧是行商起家,最看重的就是家族产业,而且这目光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这个位面没有“无农不稳,无商不富,无工不强”的说法,但是很明显,只靠着土里刨食看天吃饭,生存都可能成问题,就别说成就千年基业了。

    家族想要强大,定要有武力遇后盾,但是武力从何而来?必须有足够的财力支撑。

    顾家是阳山数数二的大地主,积累财富的速度很可观,但是族修炼者很多,消耗财富的速度也是惊人的。

    所以顾家除了土地,还有很多的产业,阳山半个县城是顾家的,息阴府城里,也有顾家不少产业,其他地方甚至京城里,也有顾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冯君接纳了这个意见,于是找到田阳猊,“放出话去,三天之内顾茂远不来的话,我就要当众斩杀他家的小辈了。”

    他留下顾家武师,本来就是要勾这个先天来,但是对方死活没有反应,似乎不拿这里当回事——当然,也可能在憋什么大招。

    那么他也就不想再等了,反正他还答应了那位,给丫个痛快的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顾家有所忌惮,他在当天下午又约见虞正清,说三台发电机和相关灯具和材料已经准备好了,你们的货快点调过来,至于说安装,你们可以找田家的人帮忙。

    等交易之后,你们就可以离开了,我这里很可能马上要成为战场。

    虞正清看着他,愣了阵才出声发问,“田家人呢,走不走?”

    “田家跟你们不样,”冯君很明白地回答,“那是我的合作伙伴,他们想走就走,想要留下承担风险,我也不拒绝。”

    要不说感情都是处出来的,他和田家开始闹得很不愉快,甚至还杀了对方的人,但是在田阳猊的执意巴结之下,两家的关系竟然越走越近,他居然会教田家人敷设和安装线路。

    当然,要说真的特别近,那也不尽然,他直也在头疼,附近的田家人太多了,秩序固然是好了,但是他想发掘灵石,也相当不方便。

    至于虞家,双方接触得不是很多,有过口角和纷争,但是对方又是他的客户。

    那么,就尽量少把对方扯进此事里,也算是为客户着想。

    但是虞正清迟疑下之后表态,“我们想留些子弟在这里,为神医你摇旗呐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冯君思索下,还是点点头,“那你们要小心保护好自己,而且注意听从号令,不能影响了战斗,否则我可能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虞正清正色点头,“这些我们都晓得,只是有点关心神医的安危罢了。”

    两天之后,虞家的人果然按时到了,这次来了有四十多人,还有七辆马车。

    来人带了套功法,还有柄准灵器级别的长刀,对巅峰高阶武师来说,也算相当难得。

    虞家人还带了大量的丸药来,其以培元丹和通脉丸居多,还有些伤药,以及行走江湖用的各种功能性丸药,比如说防瘴疠的、破幻术的、解毒的……

    郎震当年在镖行,求颗通脉丸而不得,最后不得不黯然离开。

    虞家此次行事的手笔,颇令独狼感到震惊——通脉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?

    事实上这也是他想得左了,对虞家而言,通脉丸也是极为珍贵的,只不过跟天才地宝相比,这东西相对容易获得些。

    而且在虞正清的眼,通脉丸还不算什么,他最引以为傲的,是虞家秘制的解毒丸。

    这丸药的解毒功能极佳,提前吞服,还能拥有相当强的防毒能力,在东华国的高层里名头极响,很多京城的贵人,都专程派人到虞家购买解毒丸。

    虞家的解毒丸倒是不贵,颗也就是二十银元——相对于挽救条命,这点钱算什么?

    但是这东西……经常性地缺货,有钱都买不到——事实上,这种解毒丸,从来没有在什么药店销售过,所有产量都不够自家消费的,还对外销售什么?

    对般市井小民来说,虞家的解毒丸属于传说的神丹妙药,没有谁真正见识过。

    虞正清是有远见的主儿,他不靠玩解毒丸赚钱,他是通过名额限制的方式,大捞人情。

    你着急解毒?抱歉,必须得排队预约,我们制造丸药的原料常年不足,其最关键的两样材料,整个东华都不是很多,所以产出也不是很高。

    当然,“排队预约”之类的话,挡不住真正的权贵,可是这丸药的预定,已经排到了两个月之后,想要插队,就得付出适当代价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虞正清是个非常有生意头脑的人,低价销售解毒丸看起来很傻,但是在他的计划里,这丸药能带来的边际效应,以及种种机会,根本不是靠着卖药能得到的。

    比如说,虞家车马行原本很难进入山南郡,当地的些同行勾结官府,对虞家的车马进行严查,鸡蛋里挑骨头,还经常开出大额罚单。

    后来,山南郡唯的公爵家里有人毒,诸般治疗都不顶用,十万火急地求到了虞家。

    虞正清很痛快地拿出了十颗解毒丸,并且没有收费,只是感慨句:可惜我虞家的车马行,死活进不了山南。

    对公爵府而言,这算多大点事?十天之后,山南郡来人,哭着喊着请虞家车马行进驻。

    类似的例子,实在不胜枚举,简而言之,虞家的解毒丸已经连续炼制十多年了,但是外界知之甚少——内部的受益者,谁愿意将消息传得到处都是?

    冯君对这种解毒丸很感兴趣,特意还问了句,“才生产了十来年?也就是说,这是虞家新近研发出的药丸?”

    虞正清笑着摊双手,“神医你莫要问了,我虞家得到此丸药的方子,也是机缘巧合,内里的些君臣佐使的逻辑,我也远远没有你专业呀。”

    从他回答的表情就能看出来,类似的话,他已经不知道跟多少人说过了。

    冯君觉得有点好笑,你当我是想套你什么经验,背着你尝试吗?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向对方指出——你想歪了,所以微微笑,“我只是有点好奇,你虞家这丸药的方子,京城里没有贵人,要跟你们索取吗?”

    这么好的东西,般人是保不住的,虞家虽然势力不算小,想要保住秘方,怕是也力有未逮,还是得找个大靠山依靠,对此,冯君有相当深的感触。

    虞正清又看他眼,似乎在揣摩他的用意,停了停才又笑着发话,“这种情况也是有的,不过虞家自有解决之道。”

    得,冯君听这话,就知道自己交浅言深了,本来嘛,每个家族的生存之道,哪里又是能轻易告知外人的?

    所以他不以为意地笑笑,“纯属好奇而已,我这里的物品,已经够我忙的了。”

    虞正清见他说得明白,于是点点头,“今天我让他们测试下发电机和灯具,若是没有问题,明天就可以起运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也点头,“还是快些离开的好,马上我就要处置妙手阁那厮了。”

    虞家这次前来的,不仅仅是家族人,除了护卫之外,还有十余名匠人,其有高薪请来的三名匠师,详细了解发电机和灯具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这也有偷师的嫌疑,不过怎么说呢?这种机械设备,不详细地教会对方使用,早晚还是自己的麻烦,冯君吩咐郎震,合理的问题,咱尽可能地详细回答。

    就在当天,在田家人的帮助下,虞家的人就测试了三台发电机,还测试了各种灯具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测试继续进行,使用了两台发电机,来是看灯具的亮度,究竟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,二来就是在稳定输出功率的情况下,柴油能达到什么样的消耗水平。

    对于此番买卖,大部分虞家人还算满意,虽然也有人嫌东西太贵了,可这是虞正清拍板决定的,他在虞家言九鼎,就算有人如此抱怨,都不敢声音太大。

    与虞家人不同的是,那些工匠简直被发电机迷住了,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,经过虞家人居沟通,郎震对大部分的情况,做出了说明。

    独狼属于那种典型的体育特招生,化课渣得塌糊涂,他甚至连字儿都不认识多少,这还是冯君最近要求他学习识字,他才央人教授。

    不过四肢发达并不意味着头脑定简单,郎震对发电机的了解,起码是过了初学者那条线,给工匠讲述大致的原理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讲述的东西,虞家子弟未必愿意教授给工匠,就拿简单的两条电线而言,他解释说,电是分阴阳的,外面这层包裹着的“塑胶”,是用来绝缘,阻隔阴阳的。

    虞家子弟听,顿时就懵了:雷霆之力也分阴阳吗?

    这实在太挑衅他们的认知了。

    不过再想想,这个说法,倒也不是不能完全接受,万物都有阴阳的,不是吗?

    可是那“绝缘”二字,就太吓人了,至于说“阻隔阴阳”,那就超乎了大家的想象力。

    于是虞家子弟马上去找虞正清汇报,他们认为:这样的知识,绝对不能教给工匠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