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 作死的匠师(求保底月票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做为大家族的子弟,虞家人非常注意对知识的垄断。

    只有垄断了知识,家族才能更好地巩固自己的地位,才可能比别人有更多的发展机会。

    做这种事情的,不仅仅是虞家人,就拿虞家做例子,他们在知识方面,有很多盲点甚至误区,那则是因为有更强大的势力,对他们封锁了相关知识。

    虞家将工匠们请来,倒是不介意他们学点东西,但是他们只能学习些实用技巧,最基础的、原理性的东西,那是想都不用想。

    这就像地球界五大流mang往非洲卖军huo样——算了,军huo太敏感了,另外举个例子:卖摩托车好了。

    非洲人想买摩托车?好啊好啊,只要你有钱,要多少有多少,没钱的话,有矿山之类的也行,我们还可以帮着联系抵押贷款。

    买了摩托车没修的地方?这不是问题,我们可以在当地开几个售后服务心,还可以帮着培养出帮本地的维修人员。

    什么?你还想摩托车生产本地化?这也没什么问题呀,只要你们肯减税,弄个组装厂也可以考虑,还可以提振当地的经济,提高就业率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就有前提条件了,减税只是其之,组装厂的工人,得接受我们考核,合格之后才能上岗——单纯从劳动关系上讲,这样的要求,对资方有利。

    组装厂已经是这样了,当地若是再提出零部件生产国产化,资方不掐着你脖子使劲儿折腾,那就愧对“资方”二字了。

    对于工业体系不强的国家,零部件的国产化,涉及的基础材料生产和制造工艺,很多不是他们能掌握的,也不是短期内解决的。

    这种问题,资方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回答,基础材料和制造工艺……你也想学?

    呵呵,我不卖!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!

    明白了这个逻辑,就明白了虞家人对工匠们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们将人请来,是帮着为发电机的审核把关,也不介意将来请对方做些简单的维修,但是想弄明白“绝缘”?对不起,这个理论不可能让你接触到!

    虞正清当然会支持自家人的建议,这是家族花了大价钱买来的东西,冯神医愿意教授相关知识,那是种相应的服务,而受益者也是虞家族人。

    同理,那些工匠也是虞家花钱请来的,是得到了报酬的,能多学些知识,已经是意外的收获了,人要懂得知足!

    所以虞正清表示,能说的,就说部分,不能说的,坚决不讲。

    直到子弟们离开,他依旧坐在那里发呆,嘴里轻声喃喃自语,“阴阳之间,通过古怪材料‘绝缘’……可是这阴阳之间存在的缘分,又是何指呢?”

    他在疑惑,三名匠师也在疑惑,而且破天荒地聚在起交流。

    天色已黑,营地距离冯君的小院也比较远,不过因为有两台发电机在轰轰作响,这片的光芒,点都不逊色于小院周边。

    三位匠师都是见多识广、心灵手巧之辈,不过发电机的出现,还是让他们有点蒙圈,那灯具虽然简单,发光的原理,也不是他们能弄明白的。

    整整个下午,他们只是弄明白了插线板和开关的原理,现在他们在讨论的,也是电力的传输问题,重点是冯君提供的线路材料。

    能将铜线拉得那么细不断裂,三位匠师都做得到,但是粗细如此均匀,这就极难了,更令他们疑惑的,是铜丝外面那层均匀的软皮。

    “这软皮包裹铜丝,看起来没什么难度,也没什么了不得的手艺,但是这么长的铜丝包裹下来,费用可是很惊人啊,莫非他们掌握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技术?”

    “技术只是方面,”名匠师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关键是费用大增,我直在想……若是没有软皮,灯就真的亮不起来吗?”

    “也许咱们可以试试,”另名匠师也发话了,“把段软皮弄掉,看看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你俩想死,别拉上我,”另名小个子匠师出声了,他恶狠狠地发话,“你们只看到虞家出手大方信誉卓著,难道就忘了,虞家也是会杀人的?”

    那位有着钻研精神的匠师,很不服气地发话了,“他们藏起了太多的相关知识,搞得咱们的工作……根本没办法开展呀。”

    工匠能做到匠师,就没有傻瓜,或者他们会不通人情世故,因为所谓的工匠精神,就是老老实实地干活,兢兢业业地把活干好,不要有太多其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当然,在工作方面,还是要有自己的想法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绝对不笨,虞家的提防之心,他们怎么可能感受不到?

    还是那小个子出声发话了,“人家是请我们来做事的,是花了钱的,咱们只管老老实实做事就好,至于你想知道的那些,人家告诉你是人情,不告诉你是本分,明白不?”

    另位匠师不做声了,坐在那里阵,然后说肚子有点痛,要去解手。

    他离开半个小时左右的时候,只听得砰的声大响,整个营地猛地暗,那些灯具失去了光芒,原本亮如白昼,现在片漆黑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营地没有完全变成黑暗,还有二十几盏灯亮着。

    那是另台发电机供电,用来测试柴油消耗量的灯具。

    大家之所以会觉得片漆黑,那是习惯了现有的照明,光线骤降的情况下,眼睛有点不适应。

    很快地,虞家子弟就找到了元凶,就是那名钻研精神极强的匠师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厮想做试验,根本就无法瞒过虞家子弟,这么宝贵的发电机,怎么可能没人看着?就连那些试验用的线路材料,都是要登记在册的——以尺来计数。

    材料还回来的时候,差个两寸,没人跟你计较,差上三两尺,那就等着被追责吧。

    这匠师偷偷藏了半多尺的线材,但是想插到插线板上,绝对躲不开虞家子弟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厮也是个胆子大的,直接说我要做个测试,而虞家子弟知道他是匠师,居然没阻拦。

    等到光线暗,虞家子弟蹿了过去,直接就踹翻了他,把人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调查了,在田家熟手的帮助下,大家很快地找到了原因,那台发电机跳闸了。

    跳闸的原理,其实虞家人也懂,只是没有实践操作而已。

    甩开出问题的负荷,合上闸刀之后,整个营地再次大放光明,虞家的人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名武师恶狠狠地踹了那匠师脚,“玛德,还好没有烧了保险,要不然,杀了你全家都不解气!”

    在这个位面,匠师的地位其实不算低,冯君卖给虞家的保险也没多少钱,三块银元。

    百五十克白银,在地球界只是大几百块钱——这利润已经很高了。

    个好的匠师,每月的收入甚至可能达到上百块银元。

    为了区区个的保险,杀掉匠师的全家,这话说得委实有点残忍。

    但是大家都清楚,这不仅仅是三块银元的问题,甚至保险没烧,这个匠师也未必能活下来,不过,这不是下面人能做主决定的,于是有人汇报给虞正清,请示对这厮的处理方式。

    虞家是江湖上讨生活的,不缺审讯手段,但是虞正清闻言,眼睛就是亮,“嗯,咱们去找冯神医,让他给帮着把把关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他已经受到了此地语言习惯的影响,“把把关”这种话,还不是很意外——毕竟这个位面关隘很多,这么说话很容易被理解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,他竟然也跟着别人,管冯君叫神医了。

    神医正在院子里摆宴席,招待赶回来的邓家兄弟。

    经过十多天的长途跋涉和紧张工作,他们已经初步完成了对保哥儿宅院的布线工作,设备也大致调试好了,剩下的就是些摄像头位置的调整,以及对线路的改进了。

    要说这种新鲜东西,在这里根本不存在美化的必要。

    几根电线随便搭在墙上和地下,谁敢说它难看?

    就像百年前的布瑞藤,林立的烟囱、浓密的黑烟,没有多少人能想到污染,大多数人看到的是布瑞藤的强大,想到的是它的富有和繁荣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是来自现代社会,而不是百年前,施工的规矩他是懂的,布线的时候,要远离般人能够得着的地方,搞得横平竖直,尽量不悬空走线,还要努力避开日晒雨淋。

    受到他培训的人,也是严格按照这种要求来布线。

    保哥儿开始有点不以为然,只是感慨神医做事讲究,不枉我花了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后来,他猛然间意识到:既然布设阵法是为了警戒,我不能让别人发现,哪里有摄像头呀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宅子开始改线路,室内要好看,室外在好看之余,要足够隐蔽。

    还好,田家子弟跟过去有五十人,再加上朱家来学习的下人,这些小改动,真的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哪怕是现在,北园伯府依旧留着二十多名田家子弟,帮忙继续整改线路。

    邓家兄弟是完成了主要的工作,不想再待着了,所以跟着北园伯派来买柴油的人起,回到了止戈山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三月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