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 无心插柳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摆宴席,主要是庆祝,自己在这个位面的第个大单圆满完成。

    参加宴席的除了邓家兄弟,还有田阳猊、田乐两个合作伙伴,以及田家两个施工代表。

    甚至连刘菲菲都上桌了。

    冯君对仆人没有偏见,但是在这里,仆人是不能上桌,跟主人起吃饭的。

    不过,田家人当然不会说什么,只能暗暗嘀咕:神医看起来不好打交道,但是对自己人,那还不是般的纵容啊。

    十个人能坐在起吃饭,主要的原因还是,大家吃的是火锅,不需要有人上菜,提前把肉和菜准备好,自己涮就是了。

    火锅这东西,其实是非常原始和古老的吃法,古代造的那些大鼎,主要功用之,就是来烹煮食物,什么“不能五鼎食,就当五鼎烹”,说的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至于说用来增加味道的蘸料,也是早就有了。

    不过对邓家兄弟、田家人来说,这火锅依旧是个新奇的玩意儿,首先他们没有吃过这么薄的肉片,煮下就能吃了,其次就是那蘸料的味道,真的太香了。

    这个位面没有辣椒,虽然有茱萸之类的替代品,但是远没有辣椒辣得那么正宗。

    最关键当然还是麻酱了,这个位面根本就没有芝麻,倒是有跟花生差不多的植物,可那些作物也金贵得很,谁想得到拿来做蘸料呢?

    火锅很香,酒是烈酒,大家边吃喝,边听邓家兄弟说北园伯府的趣事。

    谈兴正浓之际,有人按动门铃,却是虞正清带着帮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会做人的,先道歉,说是打扰大家吃喝的雅兴了。

    冯君见是第二单的主顾,就邀请他们坐下块吃点,于是虞正清、虞二少爷和另名高阶武师也欣然落座。

    对于火锅,虞家人也颇为赞赏,要知道眼下已经是天寒地冻了,坐在院子里吃喝,就需要这种热腾腾的吃法,更别说他们初次吃到的麻酱和辣椒了。

    不过最令虞二少爷惊讶的,还是冯君的白酒,看不出来,她还是个小酒鬼。

    这个位面也有五十多度的白酒,但是白酒里的添加剂极少,不得不承认,有了添加剂的白酒,它就是好喝。

    至于说进来的其他人,冯君也没有放弃不管,而是让菲菲炖了大锅烩菜,还热了两屉米饭——厨房里,这些东西都是现成的,某人现在就是个十足的大肚汉,随时可能加餐。

    反正这些饭菜非常简单,筹备起来,总共也用不了几分钟。

    虞正清在酒桌上不说正事,而是随口陪着他们闲聊,直到酒足饭饱,他才开口发话,说是我那里刚才出了点事,现在想请神医帮忙鉴定下奸细。

    冯君似笑非笑地看他眼,“老虞,咱们初次合作,这次我就帮你了,不过我必须强调点,频繁使用此术,对我的影响很大……跟你虞家的解毒丸样,不是钱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心里有数,”虞正清笑着点点头,他当然知道,窥探天机会付出相当的代价,“要是太麻烦的话,那就只鉴定这俩?”

    合着他把那三名匠师全带来了,没错,犯事的只是那人,但是谁能保证,另外两人就是无辜的呢?毕竟在出事之前,三人聚在起嘀咕了好阵。

    除了三名匠师,虞家还带来了三名匠师的助手——这里的助手,就是匠师最信任的徒弟。

    虞正清见神医有点不开心,就打算降低难度,只鉴定犯事的匠师及其徒弟。

    冯君看他眼,懒洋洋地发话,“把他们的资料全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资料早就准备好了,除了六人的名字、籍贯之类的,还有头像和生辰字——推演天机,怎么可能少得了这些?

    冯君翻了翻资料,然后走回卧室,不到分钟就推门而出,抬手指,“此人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不是别人,正是那个劝阻做试验的小个子匠师。

    那位闻言,顿时大吃惊,“先生搞错了吧?我劝他了,他假装解手离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虞正清的眉头也是微微皱,这名薛匠师行事向稳重,人虽然不乏精明,但大多时候是将心思用在了琢磨技巧上,属于踏实肯干却又会巧干的主儿。

    虞家现在不少物件,都是委托薛匠师来完成,还有招揽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虞正清是亲眼见识过冯君的能力的,虽然心疑惑,却也不着急发问。

    冯君却是不多解释,而是看向他,“这个人,才是真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,我都已经帮你们找到人了,还不赶紧离开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喝得醉醺醺的虞二少爷大喊了起来,“那个姓畅的呢?他差点弄坏了发电机!”

    冯君淡淡地看他眼,“那你们看着处理就行了,我已经把发电机卖给你家了……我的发电机,不是那么容易破坏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有点不实在,发电机真的太容易破坏了,不过对用户而言,只要不是有意损坏,些无心的误操作,是弄不坏发电机的——各种保护还是比较多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冯君的眼里,这个匠师的行为,是有点作死了,但是这份钻研的精神,还是值得肯定的,没有这样的求证心态,人类怎么发展和进步?

    当然,这厮是拿别人的东西求证,极有可能破坏他人的财产,乍看起来,就是个大号的熊孩子,不把别人的东西当回事,这种行为绝对不值得提倡。

    不过要怎么处理他,那跟冯君真的无关,他只负责鉴定。

    虞二少爷没想到他说话这么直接,愣了愣之后,又大声发话,“那么薛匠师又有什么问题?我家的很多东西,都是他亲手打造的,家里还打算聘他为客卿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!”虞正清狠狠地瞪他眼,“咱们小门小户,哪里来的客卿?就是打算聘用。”

    东华国的客卿,其实相当于高级保镖或者门客,般人家就没有资格聘用客卿,那属于僭越,真要追究起来,也是个罪名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起来,虞家是没有资格聘用客卿的,但是在内部,他们还真是这么称呼的,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实力到了这步。

    不过在外面,这话还是少说的好。

    冯君可是不管这些勾当,他非常直接地表示,“此人是湖东郡人,姓路不姓薛!”

    听到“湖东郡”三个字,虞正清就是怔,待听到“姓路不姓薛”五个字,脸色顿时就是变。

    不过不等他发话,两个虞家子弟顿时就将那个薛匠师扑倒在地,另名子弟则是拳将此人的助手打翻在地,“混蛋!”

    那小个子匠师挣扎了下,很快就放弃了,他只是高阶武者,年纪也不小了,跟两个年轻虞家子弟相比,战力差得实在太多。

    虞正清则是走到他面前,黑着脸发问,“你果真是湖东路家之人?”

    小个子嘿然不语,半天才长叹声,“半生心血,毁于旦……我好不甘心啊。”

    他非常清楚虞家的审问手段,知道狡辩也是徒劳的,虞家和路家的仇太深了,对方就算将他刑讯逼供致死,也不可能轻易地放过他。

    虞正清却是冷冷地吐口唾沫,“呸,没想到路家还有漏之鱼,竟然还有胆子隐姓埋名,打算继续祸害我虞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打算祸害你虞家了?”小个子匠师冷笑声。

    自打被对方发现身份,他就知道很难脱身了,反而是放下了所有包袱,“我自家开个作坊,你虞家定要照顾我家生意,给钱也不利索……真当我稀罕你虞家不成?”

    冯君对这样的狗血剧情,实在提不起来兴趣,虽然听起来,路家是被虞家灭门了,仿佛是受害者,但是这里面的恩恩怨怨,又岂是句两句能说清楚的?

    倒是虞二少爷跳老高,像是被踩住了尾巴样,尖叫了起来,“你无心?无心为何跑到湖西开作坊?还姓薛……哼哼,雨雪不两立,是吧?”

    姓虞和姓薛,还能这么解读?冯君听得也是大开眼界——这位的脑洞不小哇。

    小个子匠师也不回答,只是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虞正清却是觉得,自家喝下去的酒,全部化为了冷汗,“这姓路的所图不小,怪不得打个屏风,底座还是明黄色……传话回去,将他打造的东西,统统仔细检查遍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冲着冯君拱手,“神医的大恩大德,我虞家感激不尽,日后定当有所报答!”

    此刻他也顾不得计较某个好奇心极强的匠师了,反而是深深地侥幸,幸亏我心血来潮,找神医鉴定了番,挖出了个极大的隐患。

    冯君却是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,邓家兄弟回来,他的人手就不是那么捉襟见肘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兄弟俩在路过息阴城的时候,还找了名郎震的好友,那位也答应了,把家里安顿下,就来止戈山相投。

    所以第二天休息天之后,第三天大早,他就将那顾家的武师拎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既然顾家没什么反应,那他就要杀人了。

    不知田家做了什么手脚,这名武师已经是白痴状态了,跪在地上,流着口水傻笑。

    行刑者是邓家老二,当他手快刀高高举起的时候,远处猛地传来声大喊,“刀下留人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