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章 剧情反转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征用止戈山养马?冯君听到这话,下意识地反驳句,“他征用他的,关我什么事!”

    不过紧接着,他心里也是阵烦躁,“老二,关门!”

    随着大门被重重关上,北园伯先是愣,然后蹦老高,大声嚷嚷着,“阳猊你看,你看……他竟敢如此对我,竟敢如此对我!”

    他可是堂堂的伯爵呀,主动上门拜访,竟然没有被请进去坐坐!

    不但没有坐,还吃了个大大的闭门羹……门是被摔着关住的!

    人家对你这样,算客气的啦,田阳猊心里暗哼,敢跟仙人摆架子,你也算独份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当然不能这么说,“伯爷息怒,这次怎么不见保哥儿来?”

    “他被我禁足了,”北园伯强压着怒气回答,这事儿他原本不想说,但是对方刚才的行为,实在是太刺激人了,他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禁足?”田阳猊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他……他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问我?”北园伯看到对方目瞪口呆的样子,觉得火气又有点按捺不住了,“阳猊,我知道你田家底蕴差点,但是,你总不会连是不是阵法都看不出来吧?”

    “北园伯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”田阳猊听也火了,麻痹的,你居然敢笑话田家底蕴浅?

    其实田家的底蕴还真就是不深,但越是这样的人,越忌讳别人戳伤口。

    尤其是,北园伯家的底蕴也没那么深,若没有救驾事,现在都未必赶得上田家。

    所以田阳猊很犀利地反击,“我田家浅薄,保哥儿可是不浅薄,阵法是他看的,板是他拍的,价钱是他谈的……这关我田家什么事?”

    其实他还想说句,保哥儿用的都是人家自己的钱,关你这个大哥啥事?

    不过这话旦说出来,这门亲戚就没法做了。

    可是北园伯在盛怒之下,哪里顾得上考虑对方的反应?他咬牙切齿地发问,“但是告知保哥儿,院子里有套阵法的……总是你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我,”田阳猊越发地火了,“莫非你以为,我和神医联合算计你家?”

    问到最后个字,他甚至有点想笑了,堂堂仙人,算计你个小小的伯爵?

    我呸!咋就没看出来,北园伯你也是这种自恋的货色呢?

    算计我家……切,你也得有那胆子!北园伯看他眼,面无表情地微微摇头,“田家忠义传家,既然是亲家,应该不至于做出这种事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沉声发话,“可是你应该知道,阵法三要素吧?”

    田阳猊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了,心就是阵冷笑,但是他的脸上,却是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“我田家底蕴浅薄,真不知道这个……难道保哥儿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保哥儿……北园伯的嘴角抽动下,“三要素有各种解读方式,我不便多说,只告诉你点,除了军阵,以及受到山川河流等风水影响的,能用仙晶驱动的,才叫阵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转身就走了,“好了,我要先去跟世子说声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低声交谈,完全没有发现,旁边的株灌木后方,空气有着微微的扭曲。

    等到田阳猊也离开,灌木后空间阵扭动,显出人来,不是别人,正是虞二少爷。

    他看着北园伯离去的方向,嘴角泛起丝冷笑,“又是个不知变通、自以为是的蠢货……我去,好像我在骂我自己?”

    他在这里低声自语,却是没想到,监控室里,个小男孩儿正在惊恐地看着这幕。

    “姐姐!”欢欢嘴里大叫着,扭头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般来说,冯君的院子外虽然有监控,但主要是用于夜间监视,白天的话,大家想起来就看看,想不起来就算了。

    欢欢是个三岁的孩子,活泼好动求知欲旺盛,手脚有的时候比较欠——这个岁数的孩子,也不能要求太多。

    所以刘菲菲严厉禁止他进入监控室,她的岁数也不大,但是很清楚欢欢捣乱的后果。

    欢欢不敢招惹姐姐,刚才是发现院子里在吵架,才悄悄溜进了监控室。

    得益于姐姐的屡屡提醒,他也没敢随便乱动东西,就是张头张脑地看那些屏幕。

    等他注意到,个屏幕,灌木后猛地多出人来,真的是吓了大跳,马上就转身狂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冯君已经进屋了,郎震也在打坐修炼——他的伤势还没有好彻底。

    只有邓家兄弟,在四下巡视,大白天的,还是用眼睛观察比较好点,摄像头不太自如。

    他俩也没在意这个小屁孩。

    刘菲菲听弟弟说完,严厉地问了两句,确定他没有说谎,转身就去找冯君。

    可惜神医已经关上门了,小女孩犹豫半天,终究是没敢上前叩门——原本,欢欢就不该出现在监控室的,她再贸然打扰神医,就更不好了。

    纠结半天,她还是扭头向厨房走去,算了,先做饭吧。

    不过,刘菲菲不敢打扰神医,总还是有人敢打扰神医的,半个多时辰之后,田阳猊叩门,求见神医。

    冯君正好有点饿了,于是将人放进来,让菲菲做饭,“咱们边吃边说。”

    般而言,他吃饭是很快的,这次也不例外,饭菜做好之后,他先大吃了顿,吃到七分饱的时候,才端起杯果酒来轻啜——这酒是米家送的,酒精度不高,味道却是极为清醇。

    见他俩开始喝酒,郎震等人就离开了,田阳猊左右看看,压低了声音发话,“神医,你对北园伯似乎有点不满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点不满,是相当地不满,”冯君冷哼声,“原本以为,他是保哥儿这种人,早知道他家是这样……哼哼。”

    说句实话,他真没想到,第个主顾家里,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变数,他本来还琢磨着,要卖第二套监控给北园伯府的。

    当然,监控卖不卖,这是小事,他也不在乎这点钱,他甚至恼火到想要收回上套。

    田阳猊对他的回答并不意外,反而低声发话,“但是那你也不该激怒勇毅公世子呀。”

    “激怒他又如何?”冯君不以为意地回答,然后侧过头来看他眼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老田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田阳猊犹豫下,终究还是硬着头皮发问,“神医,我所料不差的话,你这般高调行事,不知、不知……是不是想要做什么事?”

    冯君闻言,再次看他眼,然后微微颔首,“也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他硬怼伯爵和公爵世子,点余地都不留,固然是因为对方态度不好,但是同时,他是真的想搞出点事情来,好吸引别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来到这个位面,已经有好几个月,他还是没有任何的修仙线索,甚至都不便多问别人——郎震和田家人,已经将他视为仙人了,他怎么好再问这种问题?

    所以,他在生存环境稳定之后,就逐步开始卖弄各种来自地球界的物品,边收编手下拓展势力,边彰显不凡,以期能得到修仙者的关注。

    硬怼勇毅公世子和北园伯,也有利于他扬名。

    关于这点,他想得非常明白——来自地球界的人,怎么可能不知道“炒作”二字?

    当然,这样的炒作肯定有点风险,不过说句良心话,对方的行为,也确实激怒了他。

    征用止戈山养马?我呸,这种馊点子是谁出的?

    冯君不在乎对方是想养马还是养牛,问题的关键在于:他已经在周围发现了二十来块灵石!

    他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灵石,不过据保哥儿说,就连北园伯府里都没有灵石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东西是弥足珍贵的,止戈山的这些灵石,应该已经很难得了。

    对方旦征用了整个止戈山,带来大量的军士和军马,他还怎么愉快地拿炸药开采灵石?

    世子和北园伯的所作所为,已经严重地影响了他的规划,他是不可能退让的。

    田阳猊见他承认了,眼睛顿时就是亮,“不知可否问句……神医你想做什么事?”

    冯君淡淡地看他眼,微微摇头,“知道得太多,对你不好……嗯,这样吧,你再放出风声去,说我不会理会权贵的无理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交给我了,”田阳猊很痛快地点点头,犹豫下,才又补充句,“虞二少爷跟我说……你若是需要帮手,他可以帮忙提供。”

    咦?冯君古怪地看他眼,“那小丫头片子……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?”

    时间,他真是有点啼笑皆非,当初他以为,第个主顾北园伯府,会成为他的优质客户,哪曾想,主事人保哥儿回去就被软禁了,随后赶来的北园伯,态度极其不友善。

    而开始谈判并不怎么顺利的虞家,现在却是态度大变,竟然主动提出要求,愿意帮助他对付公爵世子和伯爵。

    这种剧情反转,来得实在太快了点,让人根本无法坦然接受。

    哪怕是三流的络写手,也编不出这种弱智桥段吧?

    可是,它就这么真切地发生了……

    (明天争取加更,兄弟姐妹们来点月票鼓励下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