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 强取(一更贺盟主怀念多拉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田阳猊也不清楚,是什么原因,让虞二少爷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过他倒是打听到了不少别的,“北园伯似乎跟顾家取得了联系。”

    冯君看了他好阵,最终冷哼声,“你田家是个什么选择?我希望你给句明白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向着你这边的呀,”田阳猊急得直跺脚,“他也不过是我家姻亲,向不怎么把田家放在眼里的,为了他我得罪你……划得来吗?”

    没错,这才是最标准、最老实的答案——田家也想帮北园伯府,这个毫无疑问,但是对手是冯君的话,就太划不来了。

    神医可能是仙人,这个……也不是关键,反正大头是北园伯在扛,问题的关键在于,田家已经跟神医建立起了良好的私交,这时候改弦更张,那得是多么愚蠢的人才做得出来?

    冯君嘿然不语,跟田阳猊继续喝酒,直喝到夜里十点左右,他才撂下句话,“帮我问下,北园伯府到底是得了谁的授意,要来为难我?”

    这个要求对田阳猊来说,实在有点为难,不过既然已经选边了,那只能门心思走到黑了。

    他离开的时候,已经接近零点了,本来打算打小报告的刘菲菲,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又有人前来小院骚扰,不是别人,正是昨天的两名差役。

    两名差役拿出了公,本正经地表示,勇毅公有意买下止戈山,献给内廷做马场,你这里是有主荒地,我们大致估算了下,费用应该是……

    你不用跟我说费用,冯君很干脆地打断了他俩的话:抱歉了,我没打算卖!

    不卖是不可能的!两名差役当即表态,他们说得很明白:整个止戈山都要献给内廷,不可能独独留下你这块地——惊扰了内廷算谁的?

    冯君有心辩论下,但是就连郎震都冲着他苦笑摇头:没用的,争不过。

    皇家般不会强夺百姓的地产,但是他们真的决定打算做什么,只要理由够充分,仙人都不好随便拦着——毕竟世俗间的事务,还要靠皇家和官府来管理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满了两年再卖,”冯君退而求其次,“地是我今年才买下的。”

    名差役愕然地发话,“你几时买地,跟卖地又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还是去看下,《东华地律》六款十条,”冯君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地块两年内三易其主,视为有弊情!”

    原来这东华国的开国皇帝,原本是破落户出身,老爹把家产败完了,他度几乎饿死。

    所以他对土地兼并的行为,异常痛恨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东华目前都是人少地多的状态,按说土地兼并不该有多么严重,不过话说回来,有熟地可以轻松兼并的话,谁又会去卖力开垦生地?

    所以东华国制定了极为严谨的土地政策,块地两年内换了三个主家,就可以认为里面有猫腻,只凭这条政策,就能将人抓起来审问,甚至能自由心证地判刑。

    冯君这块地,是得自于田家,田家从官府手里买下地,就转赠给了神医,这就是两任主人了,再卖出去的话,就破坏了规矩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他坚持这点,地块完全可以在两年之后再卖——这是正儿经的政策。

    两名差役平时哪里会注意这些?严格来说,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就以止戈县来说,两年内三易其主的地块多了去啦,四易五易的都有。

    不过民不举官不究,只要当事双方谈妥了,就没人觉得这是问题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别说普通老百姓,就连官府衙门里的小吏,都不记得有这么条规定了。

    可是冯君说出来,两个差役脸色就变了——倒不是他们确定有这条规定,而是说,他们认为以《东华地律》的性质,真的可能有这么条。

    《地律》是以保护百姓的地产为主旨的,两年内土地多次易主,存在弊情的可能性太大了,从宏观上讲,也不利于官府的调控。

    因为《地律》有保护百姓的性质,现在是歌舞升平时期,很少有人拿《地律》来说事,但是不管怎么说,只要这律法没有宣布废除,它就是有效的。

    冯君之所以争取这两年,是因为他想在这段时间内,将灵石都开采完,挖完灵石的止戈县,对他没有半分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至于说玉石房子玉石院子……在地球界是个宝,在这里真的不算什么,放弃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连这玉石房子,都是田家帮着造的,他所做的,不过是原谅了对方的冒犯。

    两名差役不知道冯君的想法,但是对他俩来说,对方同意两年之内交易,也就算完成了任务——想要在这么大的止戈山建马场,也得好几年功夫,并不耽误正事。

    所以这两位就离开了,脸的轻松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午的时候,北园伯再次来到了小院门口,跟他在起的,是止戈县的县令——至于说勇毅公世子,人家的牌子太大,在没谈妥的时候,根本就不会出现。

    县太爷来了,冯君就算再不情愿,也得给对方个面子——这可是地方上的父母官。

    不过父母官的面子,也仅仅是能进入院子罢了,连进屋的资格都没有,桌椅也没有。

    冯君就这么站在院子里,陪着对方聊天。

    县令倒是分得清轻重,知道这是神仙打架,他掺乎不起,只是简单地表示下:这块地是官府卖出去的,如果你担心追责,我们可以溢价回收。

    溢价是地球界的说法,他的说法是,我们愿意多加五成价格回收。

    冯君很干脆地表示拒绝——如果这么做的话,还有“朝廷资产流失罪”等着我。

    半年不到的时间,买卖之间,就能获得五成收益,这罪名妥妥地可以成立。

    县令将“朝廷资产流失罪”七个字咀嚼半天,站起身来告辞,同时感触颇深地表示,“看来神医不但擅长治人,也擅长治国呀。”

    冯君也不送他,只是淡淡地笑,“不为良相,便为良医……这不是很正常吗?”

    县令又看他眼,然后隐秘地冲北园伯递个眼神——伯爷,这位真的是肚子里有货啊。

    他离开之后,北园伯使个眼色,他身边的护卫抖了下手,院子里凭空多了张椅子。

    旁的邓家兄弟见状,顿时齐齐倒吸口凉气,眼睛也瞪得老大,“储物袋?”

    北园伯施施然地坐下,也不看他们,只是淡淡地发话,“我已经说过了,你卖给老幺的,不是阵法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巴,然后吩咐声,“老二,去屋里搬个椅子出来。”

    邓家老二有眼色,不但搬了张椅子出来,还搬了个茶几,拿了个玻璃烟灰缸过来。

    冯君摸出根烟来点燃,深深地吸了口,随手又在烟灰缸上磕下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凭空搬运物资,他也做得到,但是他实在不摸对方的来意,所以并不着急卖弄——万这厮是有目的地试探,我可不就着了丫的道儿?

    反正这玻璃烟灰缸和卷烟,也是般人没有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给对方敬烟?那不可能——哪怕是搁在地球界,他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敬烟。

    北园伯看到烟灰缸,眼睛忍不住眯,心说这厮的好东西果然不少。

    水晶之类的物事,伯爵府也有,但是还真没奢侈到可以用来磕烟灰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冯先生果然奇物甚多,”他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的发电机和灯具,勇毅公世子看上了,你开个价吧。”

    这么直接?冯君奇怪地看他眼,“北园伯这话,我实在听不懂,看上了,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北园伯也不看他,只是自说自话,“以后你要卖发电机和灯具,只能卖给世子,价格要降低些……世子也不问你要制作方法。”

    冯君闻言,忍不住冷笑声,“他倒是想要制作方法,不是我笑话他,学得去吗?”

    北园伯侧头看他眼,“这么说,你同意了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真能脑补,”冯君气得笑了起来,“我何时说过同意二字?”

    “不同意也没用,”北园伯面无表情地发话,仿佛在说与己无关的事情般,“夺你的土地和房产,不过是第步,以你的身份,是斗不过我的,更别说勇毅公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听到这里,却是好奇心大起,“世子看不上警戒阵法吗?”

    “那阵法屁用没有,傻子才会买,”北园伯不但在耻笑冯君,对自己的幺弟也很不留情,“伯府别的不多,就是人多,要这阵法作甚?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很明白地表示,“倒是这照明的套,还颇为不俗。”

    人力可以代替器械来警戒,但是再怎么努力,人的身体也不能发光。

    冯君又看他眼,“是何人唆使你来找我?我很认真地提个建议……你最好马上杀掉那厮,因为他是在害你。”

    北园伯迟疑下,还是正色发话,“没有人唆使,就是我看到了你的阵法,觉得你是在欺骗小保……没谁能欺负了我北园府,还不受到惩罚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就算惩罚,我也该把东西卖给保哥儿吧?干勇毅公世子何事?”

    (第更,贺盟主怀念多拉,顺便求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