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2章 惊险(一更贺盟主破车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所谓决斗,其实是可以各出奇招的。

    但是大多数时候,决斗者都要讲脸面的——不要脸的话,暗算人就行了,何必决斗?

    所以在决斗使用毒药,就已经是很过分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可以用“我是药师”之类的话来解释,勉强解释得通。

    如果说“我是阵法师”,用阵法取胜,那也得用随身携带的阵盘,而不是提前布好阵势。

    没有公平可言,还提什么决斗?

    若是那样,说声“我是大掌柜”,岂不是可以召唤群小弟来帮忙了?

    所以现在的情况,勇毅公和北园伯这方,在大家看来是很无耻的。

    不过很显然,地位限制了大家的想象力,上位者真的不要脸起来,那真的是从此节操是路人。

    大阵起,远处围观的人群猛地蹿出三人来,两名高阶武师,还有人虚虚地站在空,竟然又是名先天高手——奇怪,为什么要说“又”呢?

    旁边有几名维持秩序的郡兵,见状迎了上去,“三位且慢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先天高手抬手,就将两名郡兵打了两个跟头。

    名高阶武师大喊,“妙手阁复仇,闲杂人等散开,不要自误!”

    围观人群闻言大哗,这种偷鸡摸狗的组织,竟然也敢冠冕堂皇地出现在人前?

    妙手阁的名声,确实有些狼藉,于是众人又将目光看向那两位贵人。

    北园伯和世子却是端着茶杯,看也不看那里,侧着身子轻声谈笑着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妙手阁出现在人前,也不止三五次了,这次打着“复仇”的旗号,很明显是要为死去的夺魂刺讨回公道了。

    这种私人恩怨,他俩不予理会,倒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两个贵人的表现,就像是晴雨表,他俩都没啥反应,其他官员更不愿意多事。

    就连主持决斗的县令,也面无表情地袖手旁观——这三位,应该是贵人安排的后手吧?

    不管是与不是,他是打定主意不出声。

    里半之外,田阳猊侧头看眼郎震,询问的意思很明显:咱们要出手吗?

    独狼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单手在腿上轻敲着,看起来很放松。

    对神医最有信心的就是他了,他见证了太多次冯君的爆发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跟罗问道对决的那次,跟此刻的情形,是不是很相像?

    见他不着急,田阳猊也将颗心放在了肚子里,同时用眼神安慰着自家的子弟: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田家稳定了下来,不过虞二少爷有点沉不住气,轻声发问,“姐……要出手吗?”

    “莫慌,”做姐姐的轻声回答,“这点不算什么,咱俩靠近了看看,让别人不要跟着。”

    其余场外众生相略过,只说那三人冲进决斗场,在白雾的外围停下,两名高阶武师身形晃动几下,各自拉开了两百多米。

    如此来,他们三人就组成了个等边三角形。

    而心处的大片白雾,则是成为了三角形的内切圆。

    名高阶武师拿出面青色小旗,开始挥动,很显然,这就是可以操控阵法的令旗。

    冯君见到白色的迷雾,心里就是微微地沉:坏了,遇到阵法了。

    他对阵法了解得不多,不过有这种异常现象,又有灵石在驱动,不是阵法还能是什么?

    在世俗界,仙阵的传说不算少,虽然大多数人都是以讹传讹,但是冯君可以确定点:阵法绝对别有乾坤。

    谁要是想着,仙阵直径只有百多米,选个方向就能直走出去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而且仙阵伏杀的手段实在太多了,盲目往外冲,那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,猛地发现,眼前的白雾开始翻滚蒸腾了,仿佛在朵白云,在近距离肆意地变幻形状,种真实的云卷云舒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很显然,现在并不是欣赏风景的时候,他反而微微地吃了惊,“有人在操控阵势?”

    操控阵势的高阶武师,动作非常娴熟,脸上也非常轻松,副游刃有余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最担心的,是震慑不住现场的千余人,要知道,两名贵人的随员及陪同官员,再算上郡兵,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三百人,剩下的七百人里,有太多的闲杂人。

    两名贵人没有反应,田家和虞家也没插手,剩下的数百围观者,没有了公认的主心骨,也就只能陷入盘散沙。

    这让三个人感觉,这次的行动,格外地轻松。

    阵外没有烦心事,阵内更不可能有,这仙阵名为“氤氲困阵”,虽然据说是不怎么高级的仙阵,可也能困住仙人,至于的区区武师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而且,布阵者能通过操控阵法,能将人逼到块极为狭小的空间,接下来,哪怕什么事都不用做,耗他十天半个月,阵的人就得跪。

    别说高阶武师了,就算是先天高手,这么长时间不吃东西不喝水,扛得住吗?

    这阵法本身就是用来困人的,对灵石的消耗极小,持续三五个月,跟玩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是仙阵都整出来了,太容易惊动凡人了,所以这三位的打算是,尽量快地擒住冯君,结束这场闹剧。

    没错,他们想的是生擒对方,想从对方口,得知很多东西,获得丰厚的回报,若是将人逼死了,这灵石就白消耗了,实在划不来。

    若是真想门心思杀死冯君,使用仙阵未必是最好的选择,高手这么多,还有先天高手,没准设伏会更有效些。

    因为想尽快地擒人,所以他们不但驱动仙阵,还打算在半天之后,施放惑心毒粉——到了那时候,虞家的解毒丸,时效差不多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对于惑心之毒,虞家的解毒丸效果般,大家这么做,只不过为了更保险点。

    至于阵其他二人,那就顾不得考虑了——能活下来算你们命大,死了就认倒霉吧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二位被派出去的时候,原本就被看做可以随时放弃的筹码。

    这俩身为筹码,竟然没有拼死拿下对手,惹得贵人不得不使出变通手段,本身就是大错特错了,那么,旦被误伤,也就不要再怨天尤人了……

    高阶武师手里的青色小旗,不住地上下飞舞着,阵困人的空间,也在不住地缩小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变化,在阵外是看不到的,阵的人虽然不能见物,但是通过身体的感应,能切实感受到四面方涌来的压力。

    冯君的面色有点发黑,因为他猛然间发现,自己居然进不去手机了!、

    通过进出手机空间,躲过危险场面,这基本上是他最根本的保命手段了,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底牌,他才敢明知道有猫腻,却还前来应战。

    手机拿在手上,附近的人却是进不去。

    他连点两下,发现确实不是幻觉,心里先是凉,又去点朋友圈列表,发现还是没动静。

    愣了愣之后,他才长叹声,“唉,果然还是托大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从来都不是自暴自弃的性子,接下来他运气护身,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知道思索了多久,仿佛有个世纪那么久远,他才终于感受到了来自身体的丝异样——体外的压力,好像不样了?

    注意到这点,他又细细体会下,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:果然是如此!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么开心?因为他不愿意相信,奇遇就此离他而去——就算没了奇遇,你也应该把我这个位面盲流,遣返回原籍的吧?

    从哪儿来,就回哪儿去,这难道不是通用规则吗?

    然而,虽然他不愿意相信奇遇离开,可是相关的担心,总是有的,直到他感受到了来自空间的压力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空间的压力?没错,就是空间的压力,阵外有人还在没命地挥舞青色小旗。

    可是冯君已经找到了手机失灵的关键原因:空间叠加导致的!

    空间叠加是非常可怕的,冯君不是理科生,不过他也大致清楚类似的理论。

    空间叠加会因为情况不同,导致多种后果,最严重的是空间湮灭……应该能湮灭吧?

    好吧,那个说的严重了点,说个最轻微的吧——可能出现空间扰动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扰动,变幻的空间会相互干扰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这点,他平心静气,细细地感受起了周边的压力……

    外面操控阵势的高阶武师,心情比较放松,身后有先天高手坐镇,可能敌对的人也不敢上前,而远处围观的人群里,敢怒不敢言的目光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眼睛能瞪死人吗?他很不屑地想着,有本事上前来打我呀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敢上前!他心里非常有数,不过……哪怕上前来战,他也不怕,对阵内空间的挤压,不是必须直坚持的,偶尔停停也不打紧。

    没错,停停真的不要紧,就算出现些反弹,也是极为缓慢的,随时可以镇压回去。

    正经是这样的反弹,可能引起阵内武者的注意,生出不该有的侥幸心理,从而……大量消耗其体力和精气神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就忍不住放缓了挥动令旗的手臂,来呀,快活呀,反正有大把时光……

    错了,是……来呀,还击呀,反正你那么张狂……

    (更,贺盟主破自行车,因为章节题目有字数限制,只能简称为“破车”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大家要相信我,对了,月票也要投给我哦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