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5章 谁脾气大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闻言,却是冷笑声,“你觉得,我像是个缺钱的人吗?”

    世子的嘴角又抽动下,不要钱,这就难办了啊。

    他其实也听说了,对方很在意各种功法和天才地宝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这些东西……他手上有限得很。

    不是勇毅公府没有,而是他没有——只要他有所需求,从库房拿就是了,谁还能不给?

    严格来说,在勇毅公世子的心里,已经把自己视为准国公了。

    他在外面得了什么孝敬,只要是用不着的,他就安排人,直接入了公账。

    反正将来整个国公府都是他的,他现在藏私,也真没啥意思,不如先积攒些贡献度。

    他犹豫下,再度发话,“那我用天才地宝或者功法支付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从我手上,起码打算获得万两黄金,”冯君开始算细账,边说,他边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,以防对方打马虎眼,“这点,你打算否认吗?”

    套照明系统,对方打算赚百两黄金的话,万两黄金,也不过是百套系统的利润。

    这样的系统,冯君的定价是两百两黄金,价格虽然高了点,消费得起的人不多,但是仅仅虞家就买了三套,偌大的东华国,卖个几千套,跟玩似的吧?

    世子不打算否认,事实上,他已经打算好了,在独家经营的同时追求暴利,而且还要细水长流,他的目标是……每年赚起码万两黄金。

    别看他现在拿不出万两黄金,可是要说花,每年他的花销在万两黄金之上,而且还不能算是大手大脚,所以他才会着急开辟新的财源。

    听了冯君的估价,他点点头,“我不否认。”

    冯君也点点头,淡淡地发话,“我知道估的少了,不过这个无所谓,你谋我万两黄金,按谋追五的话……该赔我五万两。”

    这谋追五,就相当于地球界上“假赔十”之类的说法,也就是说你打算用不正当手段谋取块银元,万失手了,该赔五块银元给对方。

    “谋”这个字,说得比较笼统,可以是卖假货,可以是偷,也可以是抢,只要是不正当手段就行,甚至连未遂,都可以算进“谋”里——只要对方已经开始着手实施。

    你已经这么做了,只是没有得手。

    冯君认为,这个理念特别好,用非法手段占据他人财物,不能只看结果,最重要的是过程,只有这么做,才能通过提高违法犯罪的成本,来打击某些人的侥幸心理。

    你还要追五?世子的嘴角又抽动下,上个跟我这么说话的人,是怎么死的来着?

    万两黄金的估值,他也认为不算高,所以很痛快地承认,但是对方要求赔五万两黄金,那就过分了——没谁可以这么欺负勇毅公府!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敢强顶对方,所以只能苦笑声,“万两我都拿不出来,哪里来的五万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事,我不管,”冯君理直气壮地表示,然后眼睛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我第二个想说的是……你坏了我的事,明白吗?”

    世子的脸,在瞬间就变得刷白,他此刻最害怕听到的,就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因为旁边有大量的无关人在围观,所以两人不能明说什么“仙人”之类的话,但是彼此心里都有数,知道因果的重点在哪里。

    世子虽然在暗暗抱怨对方装逼,但那是他不敢往别的方面想——个仙人,躲在荒郊野岭售卖些东西,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装逼吗?

    说良心话,世子宁愿对方是在装逼,然而很显然,这是不可能的,没有哪个仙人会这么无聊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冯神医在这里的诸般行为,肯定有其目的。

    对方到底抱了什么目的,世子没办法问,不过毫无疑问的是,自己这么压榨对方,从而导致对方身份暴露——哪怕是可能暴露,也肯定是坏了对方的事。

    坏了仙人精心筹备的事情……这是赔钱能摆平的吗?

    现在对方挑明了此事,世子也是有点小脾气的,惊讶过后有点无地自容,索性心横,“好吧,都是我的不对,你到底要什么,明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冯君有点恼火,我还没发脾气,你倒开始不耐烦了?

    他冷冷笑,“那我就直说了,要仙晶……百块!”

    世子眼睛瞪,斩钉截铁地吐出两个字来,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我去尼玛的!”冯君眼睛眯,抬手就是刀斩了过去!

    他是真生气了,你算计我半天,现在还呲牙咧嘴起来了?看把你脾气大的。

    冯君的脾气其实不算太好,说得好听点叫眼里不揉沙子,受不得气,说难听点叫任性,如果不是这样的脾气,他也不至于度混得相当落魄。

    反正他旦恼了,就很容易发作,斩了公爵世子又怎么样?大不了我转身跑路就是了。

    东华国这么大,就不信没有我的容身之处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是味的意气用事,此前他没有发作,现在却敢动手了,这里面也是有讲究的,因为就在刚才,他在众目睽睽之下,用暴力破了仙阵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人不知道这结果意味着什么,但是不可能所有人都不明白。

    在破解仙阵之前,冯君若是斩杀了世子,只能亡命天涯,现在他再斩杀此人,心忐忑不安的就未必是他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斩杀世子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四名铁卫齐齐出手,联手挡下了他这刀。

    铁卫未必就是高手,这四人里,只有名高阶武师,其他三人都是初阶或阶武师。

    但是这四人联手,组成了个四象战阵,战斗力有加成,牢牢地护住了世子,半步不退。

    不过两名初阶武师的脸上,也是微微白,显然这刀接得并不轻松。

    冯君这刀被挡下,眼精芒闪,狞笑着发话,“你们也想死吗?”

    斩杀铁卫的性质,并不比斩杀世子轻多少——卫兵神圣,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他都已经指出世子的错误所在了,铁卫还要拦截,那就是不给仙人面子了。

    铁卫般很少说话,但并不代表他们不会思考,事实上,因为常年保护各种大人物,铁卫的眼界,比绝大多数人要强——甚至强过绝大多数官员。

    高阶武师的铁卫开口了,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“抱歉,我们的任务,是无条件保护……”

    脸上没有表情,不代表他心里很平静,事实上,身为铁卫,第要务是保护好相关人,第二要务就是发起反击,争取拿下行刺者,好追查指使人之类的信息。

    他居然毫无反击的意向,反而说出了“抱歉”两字,证明他也不愿意跟对面这位为敌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有人高叫声,声音极其尖厉,正是面白无须的年男人,刚才保护世子的那位。

    他冲着冯君抱拳,恭恭敬敬地发话,“这位……大人,万事好商量,这打场,也解决不了问题不是?”

    冯君抬手,指向面色铁青的世子,“这厮说话的语气……是在商量吗?”

    世子的嘴巴动动,却是没敢再说什么,他的脸色如此难看,不仅仅是因为生气,更重要的是,他被吓住了,他真的没想到,对方真敢刀斩过来。

    世子确实被娇惯得不轻,受不得气,火气旦上头,根本不管许多。

    ——不过就是个仙人,有啥呢?我老爸是国公老妈是公主,我也不是没见过仙人。

    因为此前冯君的态度尚可,哪怕是破阵而出的时候,差点波及到他,但他也认为,那是对方在破阵时无法控制力道,出现了意外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才反应过来,自己再发脾气的话,人家是真的敢下手,当着这么多人都敢!

    年人赔着笑脸,细声细气地发话,“世子年纪尚轻,见识有限,您大人有大量,何必跟个孩子般见识?”

    二十九的孩子?冯君心里冷哼声,却也懒得多费口舌,“百块仙晶,此事就算作罢。”

    “仙晶……还是百块,”年人苦笑着摊手,“这是真的没有啊,我就没听说过,国公府里有仙晶,那是坏规矩,要被追责的。”

    仙凡之间曾经有过约定,凡人不得拥有仙晶,发现仙晶之后必须上报,仙人会以合理的价格收购,如果量大的话,没准会赐下仙缘。

    这个约定有例外,比如说仙人在世俗的亲属,又比如说东华国皇族。

    所以非法拥有仙晶,固然是项罪名,不过这东西……听听就好了,没必要太当回事。

    拿保哥儿来说,他承认北园伯府没有仙晶,但是也敢对冯君说:我收仙晶,有多少要多少,价格好商量。

    世子的老妈,是先帝最疼爱的小女儿,身为皇家的小公主,要是说她手上没有仙晶,估计相信的人不会很多,而勇毅公位高权重,私下收取点仙晶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不过众目睽睽之下,年人必须坚决否认,否则都不用等别的仙人来调查,眼前这位就可以借题发挥,找国公爷的麻烦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