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6章 任意要挟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年人的心里,其实是有点抱怨:这话根本不合适在这里说,若是私下说,咱们还可以商量下,你现在这么搞,我怎么跟你商量?你不能怪我说谎,这是被你逼的。

    不过凭良心说,他认为世子真不值百块仙晶,十块都不值,国公府就算有十块仙晶,估计都不太可能赔付这么多。

    冯君听到他否认,却是冷笑声,“没有仙晶?那你告诉我,阵盘里的仙晶是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年人的嘴巴动下,就想说那是“妙手阁的事,我怎么知道”。

    不过不等他出声,冯君又是摆手,冷冷地发话,“在你否认之前,先考虑下后果,欺骗我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凡人欺瞒仙人,只可能有种后果,杀无赦!

    年人顿时闭嘴,他真的非常明白仙家的无情,对方旦翻脸,世子因为家世的缘故,还有活下来的可能性,但是他这个小小的太监,是断无幸免的道理。

    看到他不做声了,冯君满意地点点头,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我这里正好缺劳力,世子就留下来帮忙吧,什么时候勇毅公送来百块仙晶,我什么时候放人。”

    世子和年人面面相觑,表情有点古怪。

    倒是不远处有官员憋不住了,出声发话,“阁下有意成为良医,可知你这行为,类似于绑架勒赎?我劝阁下莫要自误。”

    冯君扭头,看到说话的人之后乐了,“原来是韩县令……你没死?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止戈县的县令,此前还比较欣赏冯君,对神医的评价不低,今天的对决,韩县令却又是第公证人,“开始”的命令,就是他发出的。

    冯君问他死没死,是因为在他印象,主持对决的那厮,距离阵法也就半里地多,三百米左右,似乎已经被阵法的爆炸波及,死翘翘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县丞受了重伤,”韩县令干咳两声,表情有点怪异,“方才有人发动阵法,本官正好内急,他自告奋勇要主持。”

    他是没敢拦着那三位,说什么不公平,但是他的心里,其实很不耻这样的行为——勇毅公偌大的名头,想不到其子却是个输不起的。

    眼见神医被阵法困住,阵外三人优哉游哉游刃有余,他觉得索然无味,借口内急离开,也落个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县丞却觉得,这是个好的表现机会,哪怕接下来也没什么事了,还是马上接手了这活。

    然后,急于表现的县丞,就被炸飞了,眼下昏迷不醒只剩下口气,估计活不过今天。

    韩县令觉得这事挺滑稽的,心里也暗自庆幸自己有点小原则,只是当着这么多同僚的面,他也不好把话说得太明白——总不能说那厮没有同情心,活该受伤吧?

    不过他也真的是走到远处图清净,这边的事看得不是特别明白。

    冯君对这人的印象不好也不坏,虽然丫算帮凶,但是没办法,这事情就发生在止戈县,搁给任何人当地方官,也躲不开。

    所以他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我并未绑架此人,他若想离开,也是由他,记得欠我百仙晶,个月内还清便是。”

    世子的脸上,涌起片不可置信的表情,“我现在……就可以离开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冯君点点头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记住了,个月内还清。”

    世子根本没把这话放在心上,他想的是,不用个月,自己就能回到家里,到时候自然有别人跟此人打交道,至于说百仙晶?呵呵,你真的想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同时,他还有些说不出的遗憾……没错,就是遗憾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碰到了名仙人,还有了比较直接的接触——虽然这接触不太友好,人家还让自己跟在身边干活,但是这接触的机会,搁给别人也是难得的造化。

    世子不喜欢干活,更不喜欢伺候人,但若是有可能得到仙缘,他倒也可以考虑委屈自己——男子汉大丈夫,只要有了奋斗的目标,卧薪尝胆不算丢人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对方放他离开,他反倒是生出了点纠结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过年太监却没有世子这么傻白甜,他在很小的时候,就跟着宫女来到勇毅公府,虽然没怎么接触社会,但是他身处下层,又久在后宅,世间的丑恶也见了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他觉得,冯君的话也许别有用意,只能再度声明,“百仙晶是绝对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冯君淡淡地看他眼,走到桌边坐下,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想离开,就是百仙晶,这是你们让我开价的……老郎,给倒点茶水!”

    郎震闻言过来倒茶,年太监见他如此做派,忍不住出声问句,“我们离开之后,国公府大概也不会接受这样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这话问得太**了,只差句“到时候你奈我何”?

    冯神医将刀放在桌上,拿出个物事来,随便摆弄两下,然后端起茶水喝茶,喝了阵之后,才轻描淡写地说句,“世子是亥时出生的?这样的时辰……不太合适长子。”

    世子和年太监闻言,脸色齐齐就是变。

    这个位面也讲生辰字,每个时辰各有利弊,没有绝对的好和不好。

    长子不是不能生在亥时,但是大致来说,人们愿意图个好的口彩,长子身负着带领全家发展的重任,而亥时却是天之最后个时辰。

    当然,长子未必是嫡长子,还可能是庶子,这个说法不能囊括所有情况,也仅仅是口彩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怎么说,家的长子出生在天最后个时辰,象征意义总是不太好。

    然而,世子和太监的变脸,却不是因为这个理由,他们比其他人更明白话里的含义——除了极少数几个人,其他人根本不清楚世子的生辰字。

    对勇毅公的亲朋好友来说,世子的生日不是太大的秘密,除了百日、抓周之类的庆贺,每年世子过生日,府里都要搞庆祝宴会——毕竟是下代里的第人。

    哪怕有年世子不在家,府里没有搞宴会,也为下人们加了餐。

    但是知道世子生于什么时辰的,那真的屈指可数,公爵府对外宣称的就是:世子生于辰正时分。

    长子生于辰时,口彩真的不错,朝阳初升,稚嫩却势不可挡,代表着希望,终将泽及众生。

    可是公爵府这么宣称,真的仅仅是因为在意口彩吗?傻瓜才会这么想。

    真正的原因是:世子的生辰字,不能让外界掌握到!这是个有仙人的世界!

    地球界没有仙人,还有所谓的大师,拿着别人的生辰字作法,何况这里?

    所以,世子和年太监的脸色,不可能不变。

    太监黑着脸发问,“大人如此说,敢问是何意?”

    冯君斜睥他眼,略带不满地发问,“你是在跟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冒犯大人了,我们先告退,”太监马上道歉,同时拉世子,使个眼色:其他的话,现在不合适说,回头私下聊吧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这个场合,不合适说的东西太多了,比如说:县丞马上要死了。

    县丞不是吏部直接管理的官员,管辖权归郡里,很多时候郡里推荐人,上面就批了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是县里的第二把手,也算是官府体系的部分,现在马上要咽气了,这该如何跟上面解释?

    除了县丞和被冯君杀死的五人,现场起码还死了十几个人,死亡人数超过了二十,是很严重的事件了——对决死两个无所谓,围观的人死了这么多,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严格来说,两个家族争斗,也可能死这么多人,不算多大点事,压住不上报就是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场这么多官员,分别来自县里、府里和郡里,甚至还有隔壁县的官员,想要压住此事,操作难度很大啊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现场居然出现了仙晶,而且……被人私下得了,朝廷官员竟然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,郡兵也死了个,此人向后栽倒,正好撞到身后的刀尖上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这件事该如何收尾,得有个章法。

    冯君不管这么多,他既然冒充了仙人,就要有点仙人的派头,于是冲着人群的北园伯勾勾手指,“你,过来。”

    北园伯是真不想上前,但是对方都直接指向他了,他也不敢装聋作哑,只能拽身边的人,可怜兮兮地发话,“乐,助我度过这劫,我必有厚报。”

    田乐是真不想管他,但是不管也不行,只能叹口气,“我家的暗示还不明显吗,你怎么就不懂呢?”

    北园伯也觉得委屈呀,“你们只说此人不好招惹,为什么不说得更明白点呢?”

    田乐用看白痴样的眼光看着对方,嘴角扯动下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我们把知道的全告诉你,然后……好让你抢我家的机缘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,着实令人无语,不过也是实情,机缘在前,姻亲算什么?亲兄弟也要当仁不让。

    只不过区别在于,田乐这话,也属于马后炮——在今天之前,他真不确定冯君就是仙人,甚至在有的时候,他会认为,七叔可能是着急晋阶先天,有些魔怔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抬眼四下看看,冲着田阳猊招手,“七叔……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