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 北园服软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北园伯最终是拖着田阳猊,跟冯君对话的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田家跟北园伯,基本上已经是决裂了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:姻亲就是姻亲。

    好吧,这话说得有点扯淡,事实的真相是,田家太弱了,不敢把北园伯得罪死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能不理会北园伯的召唤,门心思跟着冯君,已经是能做出的最大的赌注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是场豪赌,所以田家的第二名高阶武师,迟迟没有现身——这是田家最后翻盘的机会,实在没办法全部押上来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田家是赌对了,但是他们不想把北园伯得罪死,这是家族生存的智慧。

    抱上仙人的大腿,就可以无视其他人吗?那真是扯淡。

    万冯君哪天走了呢?仙人对凡人,没有必须的义务,哪怕是那些出了仙人的家族,也不敢抱过分的期待——仙人终究是要斩尘缘的。

    当然,冯君可以扫平了北园伯府之后,再行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北园伯除了是伯爵,还是封爵体系的员,他的悲惨遭遇,其他封爵能无视吗?

    ——我不替别人说话,到最后就没人替我说话了,这是最朴素的因果论。

    所以田家虽然赌赢了,但依旧不能无视北园伯的请求。

    田阳猊仗着跟冯君熟惯,站在远处冲着他招招手,挤眉弄眼地发话,“神医,有点好东西,麻烦你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冯君站起身走了过去,世子看眼身边的太监,低声发问,“咱们此刻,是否可以离开?”

    他是想多接触下仙人,但是又怕出什么变数,也有点头疼干活。

    太监摇摇头,郁郁地低声发话,“都掌握了你的生辰字,离开……能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世子有点不服气,于是低声反驳,“他也未必就能做出什么吧?”

    哪怕到了这个时候,他对自己的身份还是有点自矜,仙人虽然高高在上,但是他见仙人也不是次两次了,不是特别的畏惧。

    而且,只凭姓名、生辰字和方位,就要作法害人性命,这种手段也没有多少仙人做得到。

    太监苦笑着摇摇头,“世子,就算你敢赌,我也不敢赌呀……再说了,人家没有手段的话,何必去推算你的生辰字?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生辰字是石环在进化之后,开发出的新功能。

    世子听他这么说,也是叹口气,你都不敢赌,我还赌个锤子!

    世子若是被人害了,太监肯定也要被公爵府处死,但是对世子而言,你丫死不死无所谓,问题的关键在于,我不想死!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闷闷地叹口气,“看姓朱的跟他们谈得如何吧。”

    田阳猊将冯君招过去,还真是有点小发现,他在现场找到了个小葫芦,葫芦里面装着黑色的粉末,他认出这东西,正是大名鼎鼎的“惑心毒粉”。

    惑心毒粉可以在空气蒸发,化作无色无味的气体,般人闻了之后,脑会出现幻象,同时四肢乏力,对外界的感知能力下降,人也变得呆呆傻傻。

    这东西本质上是种致幻剂,之所以大名鼎鼎,主要是害人于无形,不好防范,连仙人都可能着了道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郎震也走了过来,“神医,在只手臂上,发现只冰蚕丝手套。”

    他打扫战场,是真的细心,先是发现先天高手身上,穿得有蛟绡软甲,然后又发现了冰蚕丝手套,这也是防御力极佳的防器,使用此物,可以空手夺白刃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冰蚕丝手套再强,也挡不住无处不在的冲击波,此人拥有宝物,却还是被炸得四分五裂了。

    “回头清洗下再说吧,”冯君觉得血淋淋的,心里有点排斥,“那蛟绡软甲你穿了吧,我就奇怪了,什么时候,蛟绡软甲成了先天的标配?”

    他自己身上就穿着件蛟绡软甲,那是得自于罗问道,结果今天那位先天高手的身上,也穿着这么件,如若不然,那厮没准也被炸成了几段。

    “这蛟绡软甲,近些年确实比较多,”有人出声发话。

    大家扭头看,却是北园伯赔着笑脸解释,“据说是云梦泽连着出了四五条灵蛟,被连连猎杀……因其轻便坚固,深得先天高手的喜爱,确实几乎人手件。”

    郎震眉头皱,厌恶地发话,“神医问你了吗?多什么的嘴!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里,除了冯君,旁人都不便训斥北园伯,独狼只能接过这项工作了。

    反正他是不怕北园伯的,正经是眼下紧跟神医,当然要有冲锋陷阵的觉悟。

    北园伯被训得愣,怔了怔之后,脸上又挤出副笑容,虽然看起来有点勉强,但也没啥耿耿于怀的意思。

    北园伯的相貌和气势,其实是很威严的,冯君看到他这副讪讪的笑容,刻意做出的讨好的样子,就觉得这位的人设,有点崩坏了——没想到浓眉大眼的OOO,竟然也成了XX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虞二少爷带着名年男人走了过来,他嘴里大声嚷嚷着,“神医你真不仗义,弄出这么大的动静,也不知道提前说声。”

    冯君对这位,是真的印象不太好,不过此前人家直说要帮忙,也是患难之见真情,于是笑着回答,“郎震没有让你们靠后?”

    “我是暗示他们靠后了呀,”郎震觉得自己有点冤枉,“还特地开盘接受赌注,虞二少爷也下注了呀……那还是他后来上前,我也拦不住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上前,也是想着关键时候搭把手,”虞二少爷看着冯君,本正经地发话,“我真的是想帮你来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笑了起来,“你是担心自家发电机坏了,没人负责维修吧?”

    虞二少爷气得眼睛瞪,“你……你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,”冯君微微笑,然后面色整,正色发话,“我们那是在战斗,发生任何事都是可能的,你就不该凑那么近。”

    虞二少爷更生气了,大声嚷嚷起来,“我离你太远的话,万有事,根本救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冯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那还是因为你修为不够呀,如果你是先天,站得远点也行……既然修为不够,站近了就太危险。”

    天公地道,他说这话只是就事论事,对方既然坦诚是打算救人,他就肯定要领情,最关键的是,他知道她也许真的有能力救人——这位可是有隐身符的。

    虞二少爷觉得委屈极了,“我说大神医,你厉害,也不能随便小看别人吧?”

    这话,冯君就没办法接了,只能无奈地看看他身边的年男子。

    不过眼看过去,他就是怔:这是……乔装改扮过的?

    他心里默默地记下了此事,然后才转头看向北园伯,冷冷地发话,“你劝过我,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,所以现在……我给你个解释机会。”

    北园伯左右看看,为难地表示,“能不能……换个地方说话?”

    田阳猊二话不说,当即出声,“田家子弟退后,该干啥就干啥去。”

    他猜得到,北园伯要说些私密话了,而且可能会比较影响形象,当然不便当着姻亲说,尤其还有众多的小辈在场。

    田家子弟闻言纷纷离开,甚至连田乐都走了,只留下了族老本人。

    郎震和虞二少爷却没理会他的话,只是看着冯君:我们需要走吗?

    冯君也知道,这厮要说点辛秘了,不过他真的不介意别人旁听。

    当初你对我趾高气扬的时候,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

    既然没有,我又何必考虑你的感受?尊重是相互的,而不是单方面的。

    北园伯见周围站的这几位没有离开的意思,冯君也没有反应,只能叹口气,沉重地发话,“神医,我也是被人骗了,自不量力地想借此巴结上勇毅公……但是我真没想把你如何。”

    冯君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倒是郎震的眉头皱,不耐烦地发话,“经过,神医要听的是经过,你觉得……现在我们有兴趣听你的态度吗?让整个过程自己说话。”

    北园伯的嘴角抽动下,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独臂的年人,心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这种身有残疾的老兵,在他的前半生,见得实在太多了,小小的初阶武师,谁给你的胆子,敢跟本伯这么说话?

    郎震感受到了来自伯爵的怨恨,但是他毫不在意——这点压力都扛不住,也配做独狼?

    他反而面无表情地做出了提示,“你应该明白,胡说道的后果……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。当然,如果你认为自己胆子够大,可以试下,能不能骗过神医。”

    这个提示,让北园伯彻底地清醒了过来:别看他身为伯爵,旦惹恼了仙人,很有可能被直接抹杀,而朝廷不会做出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没错,对仙人来说,伯爵和平民,没有多大的区别——倒是勇毅公,身份可以算尊贵些。

    于是他调整下心情,冲着独狼拱手,和颜悦色地发话,“多谢阁下提醒,我已经错过次了,当然不会再错第二次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