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2章 无法兼顾(第二更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跟人去对决,家里当然要留人看守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只说那套发电机和监控系统,就不少钱呢。

    郎震跟着冯君走了,菲菲和欢欢也被田家人带走——这姐弟俩留在家里,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邓家兄弟就被留下看门,原本田阳猊还想留下两个自家子弟,协助防守下,不过家族子弟都想见识下神医真正的实力,没人愿意留下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只要是修炼者,就不愿意错过这种顶尖高手的战斗——三名高阶武师的对决,先天之下有谁能比?

    甚至还有子弟找理由说,没准神医身边,更需要有人摇旗呐喊呢。

    冯君听说之后,表示不用田家子弟协助防卫,原因也很简单,真要有人来偷袭小院的话,实力绝对不会差,田家的子弟,有你们不多,没你们不少。

    这话直白了点,不过却是实情,田阳猊只能哭笑不得地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冯君也没在意小院这点东西,要紧的物事,他都临时搬回桃花谷的别墅了,就算有人强行闯入,除了明面上摆着的那些东西,不会有其他的收获。

    甚至他还特意告诉邓家兄弟,如果是小毛贼来犯,你俩可以动手,若是实力强横之辈,你俩只须口头警告,不要动手拦截,能记住对方的相貌,就是最大的功劳了。

    结果他离开半个多小时之后,二十余人冲了过来,其最少有五名武师,他们跳过院墙打开大门,然后拥而上,扑向各个房间。

    邓家兄弟大声警告了几次,也没上前阻拦,就算这样,也引起了对方的不满,名阶武师抬手打伤了他俩,“麻痹,两个小崽子,信不信弄死你俩?”

    群人在房屋里搜索了半天,没有任何的收获,恼羞成怒之下,直接就擒住了这弟兄俩,逼问屋子里的东西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这个逼问的过程,肯定不会很友好,邓家兄弟被打得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但是这哥俩虽然修为不行,却是像极他父亲邓镖头,身的血性,两人咬牙切齿地发话,有种的你们先说清楚来路。

    这时的冯君已经被困在了阵里,来袭者以为大局已定,得意洋洋地表示:我们能是谁的人?当然是世子的人。

    冯君的仇人不止家,但是图谋他的产业的,就只有勇毅公世子,北园伯心想着巴结勇毅公,至于说妙手阁……世子的人禁止这帮手脚不干净的家伙入内。

    他们表露了身份,就在还要继续施加酷刑的时候,远处传来声巨响,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然后就有负责望风的武者惊慌地跑来——完了,事情大条了,世子撞正大板了……

    带队的人闻言,顿时抓瞎了,情急之下,他甚至有心想杀这俩兄弟灭口。

    然而,无情的现实提醒了他:灭口好说,躲得过仙人的报复吗?

    他们可以不管不顾地逃走,但是对方只要盯住世子,不愁得不到他们的资料。

    但是不灭口的话,依旧那个问题……躲得过仙人的报复吗?

    在场的人面面相觑,真的是无比后悔,自己怎么跳进这么个大坑里——真的太坑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,大喊声,“跑啊……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,来犯的人就跑了个干干净净,都没人去为邓家兄弟松绑。

    又过了阵,两个阶武师问讯赶来,两人也不否认,刚才来的是世子的人——这时候否认,没有任何意义,反而有挑衅仙人智商的嫌疑,是最糟糕的选择。

    不过他俩也强调,这是下面人胡乱揣测世子的想法,他们是在擅自行动。

    边解释,他俩就边上前为邓家兄弟松绑。

    邓老大比较古板,就任由对方松绑了,邓老二却不是个安分的,四处乱跳,就是不让对方碰到自己,同时不忘发出警告:识相点儿啊,本来没你啥事的!

    阶武师被他气得鼻子直冒烟,但是还真的不敢惹祸上身,谁让人家是仙人的跟班呢?

    结果来二去的,就拖到了冯君行人回来。

    冯君听完事情经过,心极度的不爽,不过他也没有为难这俩,而是摆手,“你俩……去把世子给我叫过来,马上!”

    这俩屁滚尿流地跑了,邓老二则是得意洋洋地述说着自己的壮举,时不时还扭动下身子,展示下自己被绑的双手。

    冯君进屋子里转了圈,发现对方似乎有意控制搜查的力度,并没有大肆破坏,但是毫无疑问,屋子还是被弄乱了,也遗失了些东西。

    世子没有马上过来,而是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,才带着十余人匆匆赶到。

    来的人里,有三个人被绑着,名武师两名武者,刚才的殴打,是以这三人为主。

    世子先是道歉,他并没有否认此事是自己安排的,但是同时也强调——我没有让他们打人。

    对搜查房屋事,他认为这是很正常的,还是那套成王败寇的理论。

    他甚至振振有词地反问,我不派人来,岂不是便宜了妙手阁或者阳山顾家?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神医你身边没啥得力的人呀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自己的人动手打人,他很坚决地表示,这是他们自作主张,我不可能下这种愚蠢的命令——这俩人就是跟班,都不反抗了,打他俩做什么?

    其实世子还想说:就算想逼供,也是打你冯神医才对。但是这话他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世子把三个自作主张的家伙绑了过来,交给冯君发落。

    冯君直接将三人交给了邓家老大,“你俩看着处理吧,想打就打想杀就杀。”

    邓老二却是不甘心地嚷嚷声,“最可恨的那家伙没来,还说他妹妹是未来的公爵夫人。”

    世子的脸下黑了下来,心里也有点腻歪,没被抓来的那厮,是他半路宠幸的个民女的哥哥,他原本想着顺手回护二,不成想个小小的高阶武者,也敢跳出来叫板。

    仙人身边的条狗,都比人强啊,他忍不住暗暗感慨。

    但是没办法,他还得吩咐下去,让人把那厮也抓来。

    冯君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,不动声色地问句,“看起来你有点不情愿?”

    世子的额头,顿时冒出了冷汗,心说自己这是怎么了,当着仙人还敢使性子?

    反正他是骄纵惯了的,知道仙人可怕,不是自己能应对的,但事到临头,有时候还是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脾气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不惯他毛病,冷冷地发话,“我丢了把弩,两个电筒,天黑之前……给我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世子的汗冒得更厉害了:麻痹,居然还有人敢藏私?

    接着,他安排人去追查,冯君却是再次对上了他,“都说打狗还要看主人,我的房子被你的人折腾成这样,你刚才说……强者为尊?”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,我愿奉上七色锦带草株,”世子也光棍得很,“还望神医饶我这遭。”

    说句良心话,他并不明白买下自己止戈山,对冯君的意义有多大,他倒是知道,对方比较看重此地,而自己来操作这件事,也相应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其实就连他自己都很奇怪,对方为什么轻而易举地放过了他。

    世子认为,只论动机的话,自己的责任要比北园伯小很多,毕竟挑起这个头的是北园伯,他只不过是被人撺掇了。

    但是出手对付冯君的主力,却是他的人,在这点上,他甩开北园伯太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直心怀忐忑,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路数,等到他听说,自己的人在小院捅出这么大的篓子,跳脚之余,也松了口气:得了,也不用舍不得了,老老实实送出株七色锦带草吧。

    加上这个筹码,他付出的比北园伯还多,对方应该是可以满意了。

    冯君脸上的表情,却是有点古怪,“你们这里的七色锦带草,还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旁人听得都是齐齐翻白眼:你这叫什么话,能助人晋阶先天的宝物,怎么可能多?

    连世子都被噎了下:嫌多?你可以不要呀。

    他不敢这么说,只能苦笑着解释,“天家赏赐,以此物居多,大家也最熟悉它。”

    冯君还在犹豫,郎震出声了,“神医,此物叠加使用,破境的可能性更大。”

    七色锦带草只是能助人晋阶先天,不是打包票进先天,次服用两株,肯定比服用株要强。

    冯君沉吟下点点头,“好吧,这东西我收下了,但是……不够!你在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之后,为什么不派人来阻止你的人作恶?”

    世子愁眉苦脸地回答,“我自顾还不暇,哪里会想到那么多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没想到,”冯君点点头,脸上挂着意丝冷笑,“这个理由,你可以亲自解释给我,我也能理解,但是……那么多人传来传去,我可能跟他们解释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眼睛眯了起来,阴森森地发话,“你这是打算让我吃个哑巴亏?”

    世子再次无语,因为他感觉……对方说得没错呀。

    按说,仙人是不会在意凡人的评价的,可是人家要计较,也不是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