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章 初论道(一更贺盟主三中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虞长卿从未听说过,哪家的门派,竟然还能如此报家门——落花时节又逢君?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?她有点懵懂,不过既然是已经涉足仙业了,她也不会不懂装懂,正确地认识本我、非我、无我,追求天地大道的真谛,才是修仙者该执着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很坦然地承认,“抱歉,这个……我还真没听说过,阁下能简单介绍下吗?”

    冯君不以为意地笑笑,“没有人能通晓所有知识,你不知道,也是常事。”

    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话,只能若无其事地耷拉下眼皮——脑洞,你快开脑洞吖。

    虞长卿见他不做回答,也是无可奈何,武者之间相互盘道,未必会实话实说,修仙者之间也是如此,愿意回答是人情,不回答是本分。

    不过她总觉得,对方是小看自己的修为,少不得悻悻地哼声,“不知道友的修为,到了什么样的境界?”

    “这可就不方便说了,”冯君冲着她呲牙乐,“不过……略高于蜕凡七层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好眼力!”虞长卿点点头,情知对方是在拿自己的修为说事,但是这刻,她生不出半点怨怼的心思——人家能看清自己的修为,这就是实力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有点不甘心,索性直接发问,“冯前辈破阵之后,没有拿走破损的阵基,反而拾取了无用的阵旗,不知可有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冯君听得心里沉,果然是行家出手,就知道有没有,而他之前的表现,显然错了。

    要不说,想在自己不熟悉的行业里装逼,那还真的是要小心谨慎,无意的举动,在内行的眼里,都可能暴露了马脚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冯君对此有所准备,他来自于信息爆炸的现代社会,虽然不擅长装逼,但是看别人装得多了,倒也学会了些套路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你说那个青色旗子啊……难道你没有发现,它是完整的?”

    “旗子是……完整的?”虞长卿愕然,她觉得自己的智商似乎有点不够用了,你确定自己的答案,跟我提的问题有关?“那也远不如阵基吧?”

    “修为限制了你的想象力,”冯君摇摇头,轻喟声,看起来很是有点遗憾,“它是完整的,就有助于我推演因果……那阵基已然残破,要他作甚?”

    残破的阵基也很宝贵的,你知道不?虞长卿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,你选那毫无用处的令旗,仅仅是为了推演因果?呃,慢着,是……推演因果?

    下刻,她倒吸口凉气,眼睛睁得老大,“前辈你居然可以推演天机了?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天机,只是小小的因果,”冯君摊双手,淡淡地装逼,“我只是恰好知道些小小的窍门……我很想搞清楚,这阵法是谁搞出来的,是不是有人在针对我。”

    虞长卿却是清楚,天机虽然不能等同于因果,但是因果也是天机的部分。

    推演天机很难,推演因果……同样不轻松。

    她微微颔首,由衷地感叹句,“没错,果然是修为限制了我的……那啥,多谢前辈解惑。”

    冯君笑着摇摇头,“道友不须如此客气,修行无非是财侣法地……既然你我有缘道左相逢,互通有无也是常事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虞长卿懵懵懂懂地点点头,心说前辈果然是前辈,寥寥数语,就道出了修仙的真髓,更难得的是,他竟然不藏私。

    想到开心的地方,她忍不住跃跃欲试,“前辈,你我是否可以坐而论道?”

    “论道?”冯君无奈地翻个白眼,心说对于修仙,我根本不懂啊,正琢磨怎么从你这儿偷师呢,你居然要跟我……论道?

    我就是那个莎士比亚的哥哥——莎士仙亚。

    当然,他是这么想的,却不能这么说,只能面容整,“以我的点浅薄之见,论道还是早了点,若是道友有意升堂布道,在下愿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虞长卿闻言,脸色微微红,忙不迭地摆手,“前辈都觉得自己浅薄,我又怎敢厚颜若斯?布道二字,休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就不对了,”冯君正色发话,“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,师不必贤于弟子,弟子不必不如师……师徒尚且如此,前辈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所谓‘智者千虑,必有失;愚者千虑,尚有得’,虞道友总不会不如愚者吧?”

    虞长卿脸上本是没什么表情的,也被这话逗得笑,“冯前辈真是风趣,不过我能讲的,都是师门传授的,好像……好像不便流传出去。”

    岂止是不便流传?她旦私授门秘法,绝对会生不如死,而听到的人,也绝对会被高手追杀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所以她说的“不便”,只是表明态度,而不仅仅是指不方便——想必前辈也能领会吧?

    冯君斜睥她眼,夸张地皱皱眉瞪瞪眼,副很不高兴的样子,“原来你也知道不方便啊?那你还要我论道,莫非是想我叛出宗门?”

    看着他怒目圆睁的样子,虞长卿的脸,却又是莫名其妙地红,心道此人生气的样子,竟然……竟然看起来很帅气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不担心对方真的生气,只是笑着回答,“我无意打听冯前辈的门辛秘,只是想请教些修行上的常识。”

    “修行上的常识?”冯君听得呲牙,心暗叹,你遇到了个假的前辈吖。

    “譬如说……财侣法地?”虞长卿微微侧着头,好奇地看着他,“这四字何解?”

    冯君本来摸出根烟来,正要点燃,听到这话,手就悬在了半空,诧异地看她眼——不会吧?你们这是修仙位面诶,连这个说法都没有?

    年男人侧着头,手托下巴,睁着圆圆的样子,副好奇宝宝的样子,这画风看起来……足以令人呕血三升。

    但是看到她目光的那份纯真,冯君感觉到了,她是真的不懂。

    抛开修仙者的身份不提,这才是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啊。

    冯君就有点不明白了,地球明明没有仙人的存在,怎么说都是……起码是个魔法时代的位面,怎么就能出现些令仙侠位面都惊艳的理论呢?

    难道,真的是信息爆炸的缘故?

    想了想,最后他还是微微笑,“这四个字,你师门早晚会解释给你的……我就不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,虞长卿虽然行事稳重,但她能从小就被仙人接引走了,资质绝对不差,智商肯定高于普通水准。

    她眼珠转,娇笑声,“冯前辈,既然你认为我师门也知道这四个字,何妨提前告知?我师门也有云……修行事,只争朝夕。”

    娇笑声很甜美,但是出自个面瘫年男人之口的话……

    冯君伸手摩挲下脖颈,低声嘀咕,“鸡皮疙瘩都起来了……好吧,咱们先说财……”

    财侣法地四字的真谛,无须多费笔墨,否则就是注水了。

    等冯君解释完之后,虞长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心说这些说辞,我倒都有所耳闻,但是能如此精辟地总结在起,此人的传承……果然是非同小可啊。

    在信息不畅的社会里,理论的系统性是非常关键的,有主线,有佐证,还能逻辑自洽,这就是整套系统传承。

    但是如何评判这种传承,主要是看它的涵盖范围和诠释能力。

    她眨巴下眼睛,然后又问句,“那前辈架设阵法,所用的阴阳隔绝之说,能否解释二?”

    若是她问别的,冯君还不太拿得准分寸,说这个嘛……他大有深意看妹妹虞二少爷眼,呲牙笑,“不是有人说……我架设的不是阵法吗?”

    妹妹的脸顿时就是黑,但是她已经看出来了,姐姐也确认了,这位的仙道修为,还在姐姐之上,她当然不敢继续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,冲着冯君拱手,恭敬地发话,“前辈,此前多有得罪,珠儿年少不懂事,在这里赔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不是斤斤计较的人,只是开个玩笑罢了,”冯君摆手,大喇喇地发话,“此前你有心襄助我,也算难得……此事就此揭过。”

    虞长卿见状,心说果然不愧是前辈,胸襟宽广,“那敢问这阴阳隔绝……”

    冯君似笑非笑地看她眼,“长卿道友,你太性急了,先聊些别的可好?比如说……无忧台是何门派?”

    阴阳隔绝的理论,他当然能解释,还能往玄学上拐,但是事情不是这么做的,他能解释了“财侣法地”四个字,就已经对得起这场相逢的缘分了。

    若是再解释别的,就有点过于热心了,这不符合他的人设。

    无事献殷勤,非女干即盗……谁知道这女娃娃,有没有个爱吃醋的师兄?

    好吧,这是开玩笑,问题的关键在于,这个位面是讲因果的,他已经施出了适度的善因,过犹不及。

    我收回“胸襟宽广”的评价!虞长卿的嘴角微微抽动下,不过下刻,她的眼睛亮……

    (第更,贺盟主灵狐三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