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9章 死活不论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邓老二穿过前后进间的月亮门,刚进入后进,就听到有人冷冷地发话。

    “今天卖,是百四十三,明天我再来,就是百四十二了……老太太你要不在乎邓夫的生死,就只管拖着。”

    邓夫人气得睚眦欲裂,猛然间看到月亮门处有人进来,忍不住揉揉眼睛,她觉得自己可能眼花了,“老二……是你吗?”

    邓老二腔的怒火,但是见到母亲,也忍不住心软,“是我,妈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后进的院子里,除了看门的水叔。还有邓家的七个亲戚,其有四名青壮。

    他们的对面,只有三个人,名瘦高的年人,以及两名精壮的汉子。

    但是仅仅三个人,就将邓家的气势压得死死的,原因无他,他们有名初阶武师。

    邓家后进的院子里,有石凳石桌,瘦高年人只脚踩在石凳的边缘,副洋洋得意的样子,真的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。

    他还想继续卖弄,猛地见到外面冲进来这么多武者,顿时就是惊。

    待他听说,来的人是邓家的二儿子,眼就掠过了丝不屑,不过他也不会继续张扬下去,否则的话,眼前亏是要吃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从石桌上放下脚来,看眼邓夫人,“老太太,话我已经说明白了,何去何从,你自己考虑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带着两名汉子就要往外走,而邓夫人见到儿子,也没心思去理会这些人。

    但是邓老二怎么可能把这三人放走?他脸沉,“给我站住了!”

    年人停下脚步,侧头看他眼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这是二公子吧?邓镖头还在府衙大牢里,你该忙点正经事。”

    他这边只有个初阶武师,对方有两名武师,但是他的口气,竟然是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邓老二死死地盯着他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刚才踩的地方,是我父亲经常吃饭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年人满不在乎地发话,“我是群英堂的黑心,你父亲现在大牢吃饭!”

    邓老二不理他,而是看向自己的母亲,“妈,这三人是你请来的?”

    邓夫人虽然年纪大了,但她的夫君是邓镖头,她自身也有高阶武者的修为,见识得风风雨雨多了,胆子比般人大了不是点半点,见状直接摇头,“不是,他们不请自来。”

    “涛哥,把人拿下了,”邓老二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敢抵抗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年人脸色变,“小子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已经有两人冲着他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涛哥是名阶武师,他冲着对方的初阶武师呲牙笑,“还没请教阁下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半,他身子动,腰间的短剑,已经刺向了对方的胸口。

    勇毅公的护卫,从来都不是迂腐之辈,用最小的代价,最快地拿下对手,这才是他们的宗旨。

    初阶武师也不是软柿子,右手摆,腰间短刀瞬间出鞘迎了上去、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他的左手又往腰间抹,然后就是愣:尼玛,我的石灰包呢?

    他打滥仗的经验,比国公府护卫强多了,没办法,市井里混的,就是这点拿手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坑的是,他今天是来邓家欺负老弱妇孺来了,堂里吩咐过了,邓夫在江湖上也算号人物,尽量不要使用歪门邪道的手段,这种时候,堂堂正正地碾压就行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来之前,他将几种比较下作的战斗手段,都留在了家里,以免自己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他面对的,是杀气极重的对手,还比他高个小境界,他深知是大敌,于是使出全身路数反击,精神也高度紧张,时间却是忘了:有些灰色的装备没有带来。

    高手过招,容不得丝毫的分心,何况他的修为,本来还不如对方?

    涛哥打滥仗的水平不行,但是抓破绽的能力是等的,短剑跟短刀轻轻碰,顺势划了小半个圆弧,直奔对方面门而去。

    待见到短刀回援,他身子转,左手肘横向击,短剑已经扎了对方的右肩肩窝。

    击得手,他又刺向对方的左肩肩窝,想到这厮曾经极其诡异地在腰间抹,他手上的短剑也顺势抹,直接将对方的左臂斩断,只留了点皮肉相连。

    这切说起来慢,打起来就是四五秒钟的事,眨眼之间,三名不速之客全部被擒,修为最高的武师还断了臂。

    那年人却是个不服输的,被压在地上,嘴里还大喊,“叶家小子,敢对我黑心动手,云爷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黑心在群英堂,也算大名鼎鼎的人物,虽然只是初阶武者,但是他擅长用脑,被人称作“二军师”,深得堂主的信赖,可以轻易地指挥堂的武师。

    邓老二本来懒得理他,听到这话,走上前脚踏下,只听得“咔”的声轻响,黑心的左腿顿时被踩断,白生生的骨头茬子刺出了皮肉。

    “竟然还敢踢人,”邓老二冷哼声,然后抬起头,冲着母亲笑,“妈,我回来了,万事有我和老大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邓夫人身边的几名青壮,有两名是她娘家的侄儿,还有两人是受过邓镖头恩惠的,修为都不怎么样,今天来也是帮着壮胆。

    见到群英堂的人被打倒,他们有点想上前打落水狗,可是邓老二带来的人,看就是带着杀气的悍勇之辈,大家还有点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有名可以算作表哥的人开口了,惊喜带着点不满,“老二你咋才回来?”

    邓老二冲他笑笑,然后看向老娘,“妈,你怎么不往止戈送个信儿?”

    邓夫人看他眼,悻悻地回答,“他们都说勇毅公去找你主家的麻烦,府衙都派人去了,我想的是你俩能侥幸逃生就行了,还敢让你俩回来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邓老二笑笑,转头看眼,“涛哥,你身上有五百银元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涛哥摇摇头,心说谁有那么傻,身上带那么沉的东西?“倒是有金子。”

    平日里他也没这么多钱,起码身上不可能带这么多,这趟跟着世子出来,有人给世子送程仪,他们下面的小兵,也能跟着沾光。

    “算我借你的,”邓老二很干脆地发话,“事不烦二主,麻烦涛哥往府衙走趟,把我老爸接出来……能行吗?”

    他直跟着冯君,知道神医出手大方,就算神医不管不问,他和老大个月薪水也有十六块,几年就还清了——事实上,神医赐下的很多东西,随随便便就能卖出不少钱。

    涛哥想的却是,此人是跟着仙人混的,这个面子必须卖啊,实在卖不了,也能找世子报账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咱哥俩还说那些?好了,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邓夫人看不懂了,心说堂堂的阶武师,有必要对个高阶武者这么好?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要出声呵斥,“老二你懂事不懂?那是你爹,你亲自去接回来!”

    “接回来?便宜死他们呢,”邓老二冷笑声,“我就不出面,倒要看看,他们收了五百银元,能吐出多少来!”

    邓夫人越发地不懂了,“你这话啥意思?对了……老大怎么不回来?”

    “老大还在止戈呢,我回来办点事,”邓老二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对了,我还没介绍,这是涛哥,勇毅公世子身边的得力护卫。”

    涛哥走上前,抬手拱,“见过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勇毅公世子?”邓夫人的眼睛,顿时瞪得老大,“你们不是去……哦,是传言有误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涛哥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心说传言岂止有误,差了十万千里还多……

    紧接着,他就又带了名武者,骑了马直奔府衙而去,其他的人则是上房的上房,布阵的布阵,瞬间就将邓家的宅院保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就是个小时左右,涛哥带着邓夫回来了。

    邓镖头在大牢里,也没有受什么治,毕竟他也算个交游满天下的人物,在本地黑白两道小有名气,牢头虽然狠,却不敢太过折腾他。

    当然,些许的憔悴是免不了,身上也是臭烘烘的,让人隔着老远就想捂鼻子。

    他能如此快速地出来,还是多亏了涛哥身上的勇毅公府护卫的腰牌,负责刑名的那厮见了五片金叶子,都不想痛快放人,支支吾吾的,明显想收点什么额外的好处。

    涛哥二话不说,将腰牌往桌上拍,“说吧,你想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那位也知道勇毅公的世子最近在庆宁府,迟疑下,才悻悻地画了押。

    不过,涛哥还是对那厮的反应,有点哭笑不得,“五片金叶子……他还真敢收啊。”

    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”邓镖头笑着发话。

    他在回来的路上,已经大致了解到了止戈的情况,虽然仙人什么的他不知情,但是毫无疑问,自家两个小子跟着的神医,是个了不得的人物,勇毅公世子都得服软。

    也不愧自己昔年照顾郎震场。

    他身上脏得要命,但是却不着急去洗漱,而是拿了几张大饼,卷了肉狼吞虎咽地吃着。

    边吃,他还边含含糊糊地发话,“大家都准备下,我这次出事,就是郡兵勾结群英堂做的事情……姓云那小子,没准要打过来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