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4章 心急的韩县令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当天晚些时候,止戈县里出现则传言:止戈山的神医破境先天,有意入籍止戈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令大多数止戈人忍不住“喜大普奔”——止戈终于要有先天了。

    先天高手是非常宝贵的资源,止戈县已经有五十多年没有出现过本土先天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别说止戈县,整个庆宁府,也只有息阴城和阳山县有先天坐镇——罗问道可不能算是东目县的先天,他只是途经那里,顺便去田家打打秋风,不成想就断送了性命。

    而对于大多数阳山人而言,县里那个先天是顾家的,跟阳山人关系不大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妨碍阳山人跟外县人夸口,说我们阳山可是有先天的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上,顾茂远是隐居先天,不是夺魂刺这种活跃型先天,没有人触及到顾家的根本,他都不会冒头,是做为战略型核武器存在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先天,存在感极差,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,大部分家族里的先天高手,都是这样的,他们不能随便出手。

    而止戈山的神医,最近是县里个很热门的话题,此人接连出手,灭杀了三名先天,是绝绝对对的活跃型高手。

    现在,活跃型高手破境先天了,成为活跃型先天,还表态说想要入籍止戈,这怎么能不让广大止戈群众兴奋异常?

    不过,有个别人表示,你们可能听说了个假的消息,止戈山那惊天动地战,谁不知晓?你们居然说……神医在此战之前,还不是先天?

    也有人表示,你们真的想多了,神医想要入籍的话,入哪里不行——别的不说,只要神医愿意去息阴城,估计知府都要带了厚礼,亲自来止戈山相请。

    咱止戈要啥没啥,人家神医凭啥入籍这里——就凭止戈山上那点滑石吗?

    这些争论,很快就传到了韩县令的耳。

    县尊大人刚参加完县丞的丧事,对止戈山那帮人,他也很头疼,那简直是个麻烦篓子。

    勇毅公世子要买止戈山,北园伯要在县城周边买大片地,安置赵家堡的村民。

    而赵家堡原来的地块,要交接给北园伯。

    勇毅公世子还开出高价悬赏,悬赏两个内贼,据说是偷了把什么弩,和两个什么电筒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韩县令为了境内的太平,接受了北园伯的建议,已经在各个路口设立了关卡,严格检查来往行人。

    别说,就这么招,这几天已经查到了不少可疑的家伙,足有两百多人。

    韩县令想到这才是开始,以后的日子里,人会越来越多,他就更加地头疼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听说了冯君有意入籍的消息,忍不住眉头皱,“搞笑的吧,破境先天?”

    不过,韩县令虽然忙得焦头烂额,也没忘了派人盯着止戈山——开玩笑,怎么可能不盯?

    他派去盯梢的,从老家带来的忠叔,忠叔年纪大了,腿脚不是特别灵活,但越是这样的人,越不容易引起别人注意。

    更别说,忠叔那双老眼,能看到太多年轻人看不出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正想派人传信忠叔,问问止戈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县尉已经派人来报,说有眼线报知,止戈山神医今日午时破境先天,动静奇大,简直是山崩地裂。

    晚些时候,忠叔骑着匹劣马,竟然亲自回来,做出了同样汇报,而且他还说,据田家人说,神医有意在先天庆典上,请官府的人做见证。

    韩县令听,总算弄明白传言的“入籍”,指的是什么了,官府人见证先天庆典,那确实是可以将那个先天落籍在本地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他就阵开心,县丞之死带来的阴霾,也冲淡了不少,原因无他,县里有修者破境先天,又愿意落籍,他个教化之功,铁铁地跑不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高手路过止戈的时候破境先天,然后人家离开了,这跟韩县令没啥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这高手愿意落籍,哪怕不是东华人,而是外国人,也是韩县令把人留住了,留在了官府体系里,是绝对的教化之功——真是外国人的话,他甚至还有感化之功。

    只要是个官员,就不可能对政绩不感兴趣,没政绩怎么往上爬,怎么当更大的官?

    于是韩县令耐心地坐等,等待止戈山送来庆典的请柬。

    等了两天,请柬直没来,他心里忍不住嘀咕了起来:就算爬,也该爬来了吧?

    尼玛,到底发生啥事了,不会是东目县那个生瓜蛋子截胡了吧?

    等到第三天,韩县令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再等了,于是大早骑了匹快马,又带了几个差役,直奔止戈山而去。

    距离止戈山还有二十多里的时候,他遇到了勇毅公府的队人,其人曾经跟他聊得不错,于是他打个招呼,顺便打探下——听说神医破境先天,要举办大典?

    听说吗?那位毫不留情地耻笑他,这么大的消息你都不能确认,还做什么止戈县令?

    县令讪讪地表示,其实我是听说,他想给县衙送请柬,但是……直也没见到请柬。

    那位听这话,联系下传言,心里就明白了,于是压低声音发问:你是想让他落籍吗?

    嗯嗯,韩县令不住地点头,我当然希望他落籍了。

    那位用看白痴样的眼光看着他:你既然知道人家可能落籍,居然坐在县衙干等……真当人家离了你止戈县,就玩不下去了?

    韩县令觉得特别委屈:旁人都说,他有意落籍,我这不就是在恭候大驾?

    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!那位不再说话,转身带着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韩县令愣了好阵,才反应过来这个逻辑:是啊,此前自己等人上门送请柬,太托大了。

    他直觉得,对方若是邀请自己参加先天庆典,就得送来请柬——这是必要的礼节。

    他就没考虑,人家已经表示,对止戈有好感,可能落籍这里,只说这个表态,就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是该他这个县令积极去争取的,而不是人家上杆子跑到县衙来——喏,这是先天庆典的请柬,还有……神医想入籍止戈,你心里有点数。

    神医那是什么人?是仙人,不带这么糟蹋仙人的。

    以仙人的傲慢,都不会明白地通知县衙,能让民间传言将意思传递过来,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所以刚才那位说得点都没错,他真的有点托大了。

    韩县令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冤枉:我只是陷入了惯性思维里,没有任何托大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,这时候再想这些也是毫无意义,于是他策马继续向小院方向疾驰。

    等他快到小院的时候,有人上前拦住了他,是田家负责巡查的子弟。

    几名子弟倒是认识本地父母官,问他前来做什么,听说是来找神医的,冲着个方向指,“去那边吧……神医不在院子里。”

    韩县令好奇地看眼远处的院子,发现里面叮叮当当响成片,就好奇地发问,“院子那边,是怎么回事?好热闹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田家子弟很干脆地回答,“神医破境,把房间炸了,正在修理,起码还得两天。”

    韩县令不再多问,拨转马头就走,走了十二三里,前方又有人拦路。

    这次出面拦路的是田阳猊,说神医就在前方不远,不过我不希望你过去,刚晋阶先天的人,气息不稳,随时可能爆炸波,你若有事,就在这里等着吧。

    韩县令听得眉头皱,不解地发问,“爆炸?破境之后再不稳,也不可能爆炸吧?”

    “神医的神奇,不是你能揣度的,”田阳猊正色发话,“你若执意上前,先签生死书,我就不拦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那就等等呗,韩县令对此也是无所谓,不过他得强调下,“我是朝廷官员,签了这东西也是无效……倒不是不敢签。”

    田阳猊似笑非笑地看他眼,“我可以请官府的人来作证,你不用担心无效。”

    “无此必要,”韩县令口拒绝了,“我又不赶时间,何必打扰神医……他真的很容易爆炸吗?没听说过这种不稳呀。”

    田阳猊大有深意地看他眼,“神医爆炸……你确实没见过,只不过死了个县丞。”

    韩县令顿时恍然大悟,想想刚才自己见到有人在小院忙乎,忍不住打个寒战,“这两次爆炸……倒是都挺瘆人的,不过,总该有些原因才会炸的吧?”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跟先天高手深入交流过,但是以常理度之,晋阶先天之后,气息不会太不稳,至于此前那次破开仙阵的爆炸,分明是有意为之,做不得数的。

    “这谁知道呢?”田阳猊摊双手,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反正我是不敢赌……”

    神医在破仙阵之前,就擅长玩爆炸,据他的了解,神医杀掉的三名先天,或多或少都跟爆炸有关,谁还敢小看神医的警告?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只听得不远处传来阵闷响,有若串闷雷滚过,紧接着,地面颤了两颤,待抬头看去,不远处已经是乱石横飞烟尘弥漫,着实地惊人。

    有人尖声叫了起来,说不清是惊喜还是惊骇,“炸了,神医又炸了,又双叒叕炸了……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