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6章 随便炸炸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虞二少爷在学习科技知识方面,很有些天赋,很快就搞清楚了如何驾驶农用车。

    她甚至有心亲自尝试下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想法,被姐姐虞长卿无情地镇压了——冯神医愿意教你,已经是你的造化了,你竟然还想开车?这么神奇的东西,弄坏了算谁的?

    对本位面土著而言,农用车除了能自动行走,还有点神奇之处,就是它能发电。

    冯君这次出来,没有携带发电机,可是虞二少爷最近用惯了电灯,对火堆火把之类的光线,十分不适应,每到夜里,她就希望冯君把农用车打着,接上灯泡照明。

    老话果然说得不错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

    看到虞二少爷等人在拉电线,冯君这才有机会看眼韩县令,“韩县尊来了?稀客。”

    韩县令搓搓手,又跺跺脚,笑着发话,“这天气还真不是般的冷,尤其在野外,帐篷根本不管用。”

    冯君知道这位在卖弄辛苦,也懒得计较,“听说你等了半天了,有事?”

    “还未恭贺阁下晋阶先天,”韩县令整整衣帽,非常正式地拱手三次,“本县为官多年,这还是第次治下有人破境先天,本县也深感荣幸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标准的试探,什么“治下”啦,什么“深感荣幸”啦,那都是套路。

    冯君对此并不敏感,他笑着摆手,“不过区区个先天,没啥值得恭贺的,倒是打坏了房间,害得县尊大冷天跑到野地里挨冻,真是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先天不算啥?虞二少爷、郎震、田乐等人,都见惯了他的装逼,对这话已经免疫了。

    韩县令却是本正经地回答,“若是受天冻,就能出个先天,本县宁愿天天挨冻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冯君不以为意地笑笑,“过几日,会有些朋友来凑个热闹,县尊若是有空,不妨也来坐坐,也能彰显贵县教化之功。”

    所谓讲究人就是这样,别人的尊重到了,他肯定也会及时送个梯子过去,这才叫皆大欢喜,非要促狭地等着对方先开口,没准会被人认为是端着架子,实在没啥意思。

    韩县令笑得根本合不拢嘴,觉得这天的辛苦,真的是太值当了,不等自己开口,对方倒已经把路都铺好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心里甚至生出了些不忿,尼玛……谁说神医不好说话来的?明明很好说话。

    然后他果断地借坡下驴,笑眯眯地表示,“神医破境先天,源自本身辛苦修炼,这教化之功,本县实在不敢当,不过呢,阁下选择此地破境,也是番缘分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缓缓发话,“神医既然喜欢止戈山风景,何不落籍此地?本县愿大力配合,也算成就段佳话。”

    冯君盯着他看了三四秒钟,才哈哈笑,“也好,县尊近日设卡阻拦闲杂人等,我也有所耳闻,既然县尊如此厚爱,敢不从命?”

    韩县令越发地开心了,“既然是这样,不知道这庆典何日举办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定不下来,”冯君正色回答,“我还没有完全适应了先天气息,经常控制不好力道,房屋也在修缮……怎么也得七天吧。”

    韩县令的眼珠转,试探着发问,“那这请柬,我何时派人来取?”

    “哪有让县尊派人来取的道理?”冯君哈哈大笑,漂亮话嘛,谁不会说?“待我定下日子,自会送到县衙……不过,我不定能亲自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”韩县令笑着点点头,“神医初入先天,事情肯定不少,派个人来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晚上就这么过去了,第二天大早,韩县令离开了驻地,冯君又选择了处山坳,开着农用车,突突突地行使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又撇开众人,钻进了片丘陵里。

    大家天天跟着神医奔波,可是又不知道他在做什么,只能闲坐着等待,还要提防随时可能到来的爆炸。

    保哥儿在山坳里选个背风的旮旯,又着人挖出个四五平米大小的山洞,点了堆火,边懒洋洋地烤火,边无聊地发话,“独狼,今天有赌盘没有,神医炸几次?”

    “我从不赌博,”郎震很干脆地回答,“上次开赌盘,那不叫赌博,叫挣钱!”

    “赌炸几次?”虞二少爷不屑地撇撇嘴,“这赌法就没啥诚意,不如押单双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单双也不好统计,”保哥儿笑着发话,“神医有时候炸得很小,你搞不清楚他是炸了次还是两次,不如赌下,他共炸几次大的。”

    爆炸算大算小,其实没有个标准计量单位,他们纯粹是闲得无聊,于是就约定,里之外还能感受到威胁的,那就算炸得大的。

    结果整天下来,小炸时不时出现个,大炸根本就没有。

    保哥儿乐得合不拢嘴,“嘿,个都没有,零次可也算双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?”虞二少爷气得直翻白眼,“天还没黑呢,只要他来次,那我就赢了。”

    她倒不在乎输赢的那点赌注,关键是输了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远处走来个人,却是冯君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虞二少爷的嘴角抽动下,也懒得跟对方打招呼了,这么输了,真的很冤枉啊。

    倒是保哥儿打个招呼,“神医,今天没炸大的啊?”

    冯君看他眼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也控制不住气息,是大是小,谁说得准?”

    这话明显是扯淡,但是在场的人,没谁敢去戳穿,就连虞长卿都不做声。

    大家看得很清楚,神医今天似乎兴致不高。

    倒是保哥儿,典型的没心没肺,转身去找虞二少爷要赌注去了。

    冯君今天选择的地方,根本就没有灵石,这是他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他在三天之内,连续两次大张旗鼓地挖灵石,直这么做下去,他觉得很可能会发生意外——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。

    所以他早就有打算,弄俩假的目标,万有人想仔细调查此事,也好混淆视听。

    既然是假目标,他当然不舍得使用太多的zha药,总共百吨zha药,他已经用了两吨多,虽然余量尚多,也要注意节制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就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,真真假假都掺杂进来。

    他今天就装了六个zha药包,装药量到二公斤,时不时引爆个,有个响声就好。

    其实今天他最主要的目标,是剥离块灵石。

    地球界那个杂物间太狭小了,剥离出来的碎石也不好处理,他又将块灵石带回来处理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灵气外泄,他剥离的时候,是小心又小心,层层慢慢地剥。

    这个工作,让他想起了地球上的赌石,那玩意儿也是这么搞的。

    他从早晨,直剥到傍晚,从四个立方,剥到两个立方左右,越到后面越小心。

    然而,天底下的事情,就那么寸,他切片石片的时候,虽然很小心了,可是那石片直接顺着纹路裂开了,带下不小的片来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感觉到了,坏了!有若有若无的灵气,似乎开始往外渗透。

    这灵气非常微弱,若不是石环的反应极为灵敏,他基本上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能指望,别人定也感受不到,尤其是在不远处的大部队,可是有名货真价实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所以他将灵石又送回了地球界的杂物间。

    这次的剥离,不是特别的成功,虽然那块灵石所蕴含的灵气不少,以灵气外泄的速度,估计三五年也泄露不完,但是对于有着轻微强迫症的冯君来说,这个感觉真的不好。

    剩下的那两块,他绝对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了。

    更让他不开心的是,这灵石还有两方大小,就开始泄露灵气了,这石头外壳的屏蔽能力,实在就太差了点。

    他很难想像,自己在修仙之后,单手托块两方大小的石头进入店铺,“喏,我买块灵石的灵谷。”

    他无法忍受这种二次元的修仙风格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看到他面无表情,实在是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冯君也没有跟别人解释自己为何不爽,红姐曾经说过,上位者行事要注意分寸,若是把握不好尺度,容易“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”。

    回到驻地,他第件事情就是吃饭——整天都没吃饭了。

    虞长卿等他狼吞虎咽地吃完,走过来低声发问,“咱们还要在外面待多久?”

    旁人见到虞家的高阶武者走到神医面前,小声地说话,心里忍不住生出种怪怪的感觉:此处这么多武师,都不敢打扰神医,你倒是胆子不小。

    不过也没谁敢小看此人,大家都知道,跟虞二少爷起住在神医院的,就是这位,想那虞家也不缺武师,竟然竞争不过区区的武者,其肯定是有缘故的。

    而且到了现在,很多人都看出来了,此人是化了装的,并没有以本来面目示人。

    神秘点数这么高的人物,上前跟神医搭话,大家虽然觉得有点怪异,却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冯君想想,自己出来已经四天了,先天气息其实也稳固了,似乎……可以回去了?

    就在他沉吟之际,远处驰来匹快马,马上是名田家的武者,他高声大喊,“启禀神医,郡守府有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