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8章 军事用品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书听得又是愣,你说什么?先钱后货?

    这里不讨论先钱后货和先货后钱的区别,也不谈论两者的优劣。

    只说在小农经济时代,以耕种为主的经济体系里,背井离乡讨生活的人并不多,大多数人都会守着片土地终老,周边也都是惯熟的人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先货后钱不但是种交易方式,也涉及了个人信用的问题,只要你在十里乡没有坏名声,没有谁会认为,你可能欠债之后跑路。

    郡守倒不是浮山本地人,但他是官员,是要注重官声的,而且还是浮山郡的把手。

    所以冯君要求的先钱后货,在书看来,是对郡守极大的不敬。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对方可能是了不得的存在,但是这刻,他也不得不沉着脸发话,“冯先生,你这是信不过太守大人?”

    最烦你们这种上纲上线的说法了!冯君的眉头微微皱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考虑到了,这可能是不同化背景导致的认知冲突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来自信息时代的人,而这里现在不过是小农经济的社会背景。

    这种化认知冲突,不是句两句能说清楚的,甚至会引起激烈的辩论。

    所以他没有回答对方的置疑,而是选择了快刀斩乱麻,“这是我做生意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书兀自愤愤不平,“冯先生,这里是浮山郡,太守本来就代表了朝廷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这话……也没啥大毛病,不过冯君不想跟他费嘴皮子,更干脆地回答,“既然规矩谈不拢,无法获得统认知,那就暂时不要交易了。”

    书听到这种“爱买不买”的话,再次愣住了。

    自打他代表郡守府出来谈事,经历过的人和事以百论,从未见过如此张狂之人。

    可是再想,对方根本就不是人,而是仙人,他也只能按下心的不满,人家不卖,他也不能选择翻脸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过后,他再次出声发话,“据说套发电机和灯具,价值两百两黄金?”

    冯君这时候都不想卖了——卖给郡守府,真可能还不够麻烦的。

    不过对方既然是求购的姿态,他也不好恶声恶气,只能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那是最低配置,具体还要看你要照明的院落有多大,需要多少灯具,要得多的话,翻几倍也是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书再次语塞……他本来还想搞搞价,给郡守展示下自家的本事。

    到最后,他只能硬着头皮发话,“此事事关重大,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,还要上报太守,再行定夺,不过冯先生的话,我定转述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冯君点点头,毕竟是潜在的顾客,暂时谈不拢也没啥,他不会嫌弃对方是个做不了主的人,“好了,你首先要谈的事,暂时就到这里……其次呢?”

    书正在考虑该如何开口,听到他主动提及,倒也省去了不少事情。

    他知道对方不喜欢拐弯抹角,索性直接出声发问,“听说冯先生还有种器械,可以隔着七里地,隔空对话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冯君听得就是皱眉,思索下点点头,“这个我有,距离不止七里,而是能达到十七里甚至更远,我管这个叫对讲机。”

    你承认就好!书心大喜,“太守对这对讲机,极为感兴趣,着我前来询问……此物可否用在军?”

    他此行的真正目的,是对讲机,发电机这照明系统,郡守也很感兴趣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只是日用品,有它固然好,没它也没啥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而且对郡守而言,区区两百两黄金,真的不算什么,哪怕是两千两黄金,只要他能拉下面皮开口,几个大户随便凑凑,也凑出这么多钱了。

    照明系统的价格,以及交易方式,根本就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郡守最感兴趣的,是对讲机,他虽然是臣,却是崛起于军旅之,非常明白这种能远距离通话的器械,对军队而言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冯君听到这番解释,心忍不住暗暗吐槽,果然啊,战争才是推动科技进步的源动力。

    自己为了调度方便,随便拿出了些对讲机,结果被某些人看在眼里,第反应就是:能否用于军事上?

    我可能释放出了种了不得的东西!冯君开始正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他既然承认有,就肯定不会出尔反尔,所以他笑着点点头,“军事的事情我不懂,不过这对讲机,可以让阁下见识番……老郎!”

    他喊来郎震,就把事情交代了下去,要独狼带着郡守府的人,去体验对讲机。

    不过他多了个心眼,让老郎只带两部对讲机去,掩饰对讲机群呼的功能。

    当然,这群呼功能,早晚是藏不住的,但是既然能拖延段时间,为什么不拖延呢?

    郎震带着人走了,冯君接着处理别的事情,比如说北园伯传来消息,在群英堂毁灭之际,赵家堡那名校尉见势不妙,逃出了军营。

    还好北园伯早有安排,现在已经将对方堵在了个山洞里,拿下此人是早晚的问题,唯可虑的是:不敢保证是活口。

    冯君对此的态度是:死活不论,注意减少不必要的伤亡。

    又比如说,刘菲菲的两个娘舅赶来了,他们希望能把这可怜的姐弟俩接走收养,不过刘菲菲非常果断地拒绝了——我们姐弟俩最苦的时候,你们在哪里?

    两个娘舅痛哭流涕,说我们家里也不宽裕呀,这也是听说神医赏赐了你不少地,你缺人耕种,想着你与其雇佣外人耕种,不如便宜了自家人。

    刘菲菲听说之后,就有点犹豫,她虽然深恨舅舅们的无情,但是同时,她也知道穷人的苦恼,本来就揭不开锅的家里,再多张嘴,那实在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不能答应舅舅们的要求,她是打定了主意要跟着神医的,至于说神医赐下的地,那也不是舅舅们可以沾手的。

    两个舅舅并不气馁,说要不这样,你跟神医这么惯,在神医面前帮着美言几句,赏赐我们个差事如何?

    这种题,刘菲菲就不会做了,于是去找冯君请教。

    冯君随便问了几句,就知道那俩纯粹是来占便宜的,于是召来郑大头,要他撵那二人走,“……明明家里田土不少,非要胡说道,告诉他俩,再不离开,咱们就要知会韩县令了。”

    那二位闻言,只能仓促地离开……破家的县令,这话真不是白说的。

    反正冯君回来之后,就是各种忙碌了,等他稍微空闲点了,虞二少爷又跑过来,跟他要农用车钥匙,想要出去试着驾驶下农用车。

    冯君见她兴致高昂,也就没有拒绝,对现在的他来说,辆小小的农用车,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好像柴油不多了?

    虞二少爷拿上钥匙之后,得意洋洋地跑掉了,虞长卿闻言赶过来,替自己的小妹道歉,说家里把她惯坏了。

    冯君当然会表示不要紧,两人正说得热闹,郎震带着书回来了。

    书脸的兴奋,这个叫对讲机的东西,实在太神奇了,刚才他不止和郎震对话了,还和两个保镖对话了,十里地左右通话,声音听得清二楚。

    至于说再远,还没有来得及试,不过根据现有通话质量,再远点也不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他按捺不住心的喜悦,“神医,这对讲机多少钱对?”

    军远距离通信,经常使用传音螺,使用距离也能到十七里,但是那玩意儿只能传递个声音,是通过控制声音的长短,按照约定的信号,传递相应的简单消息。

    而且传音螺分公母,公的出声,母的接收,想要两方沟通,起码得有两对传音螺。

    这对讲机可就简单多了,对对讲机就能解决问题,而且能详细讨论各种方案。

    冯君看他眼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价钱好说,”书这次是动真格的了,“先钱后货也没有问题,你给个价钱。”

    冯君哪里是在考虑价钱?他考虑的是,对于这个位面的科技水平来说,这玩意儿就是军事上的大杀器,自己旦买卖这东西,会有什么样的结果?

    不论在哪个位面,跟军事沾边的东西,最好都不要去碰,那是个国家的终极暴力机器。

    军火贩子不是那么好当的,更别说是这种闻所未闻的军事利器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,仙人身份恐怕也未必顶用——真当东华国背后没有仙人支持?

    沉思良久,他看眼郎震,“老郎,拿对对讲机……算是我送给郡守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郎震的眉头轻蹙下,最后还是点点头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谢谢神医了,”书喜眉笑眼地发话,本来打算高价买的,对方愿意先送对,这下,我可是立了大功了。

    咦?慢着,我怎么感觉……似乎哪里有什么不对?

    然后他就反应过来了,人家可是没说“先”送对,这只是他自己想的。

    于是他又面色整,含笑发问,“此物……不知多少钱对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