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0章 郑阳有大师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化鹏!”袁化鲲听到弟弟越说越离谱,直接呵斥声,“你胡说道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胡说啊,”袁化鹏摊双手,他对二姐夫,直就有些意见,“二姐家那口子,做人太势利了,这是看到老爷子不行了,连人都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瞎扯吗?”二姐不答应了,气得脸眉毛都竖了起来,“化鹏,你在guo企,随便走半个月都无所谓,你姐夫能样吗?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”袁化鹏冷笑声,“这事儿要是搁在他老爷子头上,你看他有没有时间?”

    “你根本就是抬杠!”二姐气得叫了起来,“亲爹和岳父……那能样吗?袁家的男人都死完了,轮得到他来?”

    袁化鹏继续冷笑,“七年前老爸摔断腿,他跑得可勤快呢……我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“诸位诸位,”被叫做叶老的医生不住地拱手,苦笑着发话,“这儿是病房啊,拜托您几位小声点成不?”

    “好了,”大姐出来打圆场,“两位老弟,若芳和李婷都到了……还有有为,大家别吵了。”

    袁有为已经放假了,不过报着英语、国学、武术和书法班,没有多少空闲时间。

    就是那句话,快乐教育是忽悠普罗大众的,袁家的下代,各种小班都是报得飞起。

    小有为在爷爷病危的那天,来看过次,今天是第二次来。

    男孩子通常比较没心没肺,袁有为也不例外,但是他也知道,爷爷是最疼自己的,看到躺在病床上毫无知觉的干瘦老人,他忍不住又哭了两鼻子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听到,大伯在跟大姑争辩,父亲在跟二姑吵吵,心里更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竖起耳朵在听,小有为今年后半年就十三岁了,觉得自己是大人了,他希望能从二姑这里找到什么纰漏,好有力地支持老爸。

    纰漏他倒是没有找到,但是他从大伯口,听到个似曾相识的词——脉络。

    他扭头低声问老妈,“妈,脉络是什么,经脉吗?”

    李婷不是学医的,不能精确地回答,不过她还是尽自己的所能,为孩子做出了解释。

    当袁有为听说,爷爷是因为脉络堵了,才导致的脑瘫,继而成为植物人,他眨巴下眼睛,很严肃地发问,“那把脉络打通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“大家也都是这么想的,”李婷摸摸儿子的脑瓜,柔声发话,“有为你说得点都没错,但是想打通脉络……真的很难。”

    袁有为眨巴下眼睛,不解地发问,“为什么我觉得很容易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不懂打通脉络的难度,”他的二姑扭头过来,很认真地发话。

    她无意刁难这个小孩子,都是家人,搁在往日,她见到这个侄儿,还会逗逗他,但是她今天心情也很糟糕,所以就要正告他下,省得孩子对这个世界产生错误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真的很容易,二姑,”袁有为急了,“我是想知道,打通脉络,就能叫醒爷爷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……”他二姑也不耐烦了,“化鹏,让你家小为静静,大家的心情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袁化鹏没好气地瞪她眼,又不耐烦地看眼儿子,“看过爷爷了,会儿回去写作业……大人说话你别乱插嘴,成什么体统!”

    袁有为觉得委屈极了,撇撇小嘴之后,眼珠转,又悄悄拉拉母亲的手。

    李婷看他眼,柔声发话,“小为别闹,你已经是大孩子了,要懂礼貌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闹,”袁有为噘着嘴低声发话,“不就是疏通经脉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婷侧头看他眼,总觉得在哪里,听说过这个词——或者,是在什么电视剧里?“你真的知道?”

    袁有为很夸张地翻个白眼,拍拍自己的肚皮,悄声发问,“老妈你忘了,我的体重是怎么降到百三的?”

    “呃,”李婷顿时愕然。

    “嗯?”袁化鹏正在跟二姐辩论,但是也听到了这句话,忍不住侧头看过来,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袁有为竖起根食指,放在自己嘴唇上。

    “哦,是大师,”袁化鹏反应过来了,然后他就想起,冯大师曾经再三叮嘱,不许对外宣传——想当初,徐若芳的弟弟泄露了消息,都被大师呵斥过。

    然后他看眼李婷,“大师那个,是什么药……可以疏通经脉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……锻体丹?”李婷不确定地回答,事实上,她的记忆力非常普通,也就是那个丸药,关系到儿子的身体,以后还可能还有需求,她才记住了这个药名。

    母爱就是这么伟大,涉及了儿子的事情,她记忆力再差,也记得住。

    不过她真的不知道,这丸药是否能疏通经脉——大师气场很足,基本上没做过什么解释。

    袁有为的大姑听到这话,眼睛顿时就是亮,“咦,小为真的瘦了……是疏通了经脉?”

    “嗯,”袁有为点点头,很骄傲地回答,“大师说了,锻体丹可以强筋健体,疏通经脉,到现在,我连感冒都没有得过。”

    大姐还没来得及开口,二姐就急匆匆接话了,“化鹏,那还等什么?赶紧把人请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,”大姐喝止住了他们,扭头看向叶姓医生,“叶老,您学贯西,听说过这药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叶老很干脆地摇摇头——强筋健体疏通经脉,这不是江湖野把式的路数吗?

    不过他心里这么想的,却没敢这么说,原因很简单,袁家的孩子都吃过这药。

    这药有效没有效,他并不清楚,但是他很清楚,现在的孩子,在家里都是小皇帝——谁敢拿不明不白的东西给皇帝吃?

    所以他很谨慎地回答,“我对医的了解,也只是皮毛,说实话,民间很多经验方子,都是名不见经传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问吧,”袁化鲲主动接茬,“叶老,疏通经脉的丸药……对症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怎么说呢?”叶老苦笑声,“用医的说法,脑梗就是风的种,祛风的、舒筋活血的药物,都会有定疗效。”

    二姐听到这里,也着急发问,“那这个药,我父亲能不能吃?”

    这问题问得叶老直翻白眼,有你这么问的吗?换了你是我,该怎么回答?

    理智上讲,他是不相信有这种丸药的,京城这么多三甲医院,可以说是聚集了全国医疗界的精华,却没听说过有这种药,这种疗法,这正常吗?

    可是从感情上讲,他建议用,反正人已经那样了,多试试,大不了也就是个没用。

    但是做为个专家,他不能建议服用,也不能口否定,他要为自己说的每句话负责。

    想想之后,他试探着发问,“有这个孩子吃的药方吗?我能不能先看看?”

    袁化鹏夫妇对视眼,还是袁化鹏摇摇头,“没有,孩子吃的是成药。”

    叶老沉吟下,再次发问,“那方便跟他要下……辩证原理吗?”

    他原本是想继续要方子的,但是想这都是成药了,无须针对不同的病人和病情做出增减,也就是说,拿到这个方子就可以生产,就能换来钱。

    直接要方子是抢劫,这个不合适,但是问下病理和解决方案,就没那么敏感。

    袁化鹏迟疑下,还是摇摇头,“这个……估计够呛,那人可不好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二姐听急了,直接发话,“电话号码给我,我跟那个大师说。”

    她是心里记挂着老公的事,今年就是他进步的节骨眼,错过了,那就是步迟步步迟,万有所差池,被七上下了,那这辈子也就那样了。

    “别闹,成不?”袁化鹏很无奈地看眼自家二姐,“你这脾气,两句就得跟人家呛了。”

    他可是非常清楚,那个冯大师脾气,有多么的古怪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二姐不服气了,她还要说什么,袁化鲲出声发问了,“化鹏,你感觉这个冯大师,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袁化鹏思忖下,最终还是摇摇头,“这个可是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二姐孜孜不倦地插话,“好说不好说,你也得打个电话问问啊。”

    李婷见她咄咄逼人,忍不住出声发话,“化鹏,要不我问下冯大师?”

    “那你问吧,”袁化鹏无奈地摊手,“那位的脾气,我是不敢轻易打扰。”

    真能治好老爸,他也能硬着头皮打个电话,但是……他心里也不看好。

    李婷很快地打通了电话,难得的是,她发现大师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李婷的请求,冯大师还是非常明确地拒绝了,“病人都十多岁了,这不可能……撇开别的不说,你确定他能承受得住服用丹药时,锻体的痛苦?”

    李婷这时才想起来,自己的宝贝儿子第次服药时,是被冯大师绑在床上的,叫声异常地惨烈,就为这个,高强还跟大师动手了。

    袁老爷子现在可是十多了,万出个三长两短的,她这个做媳妇的,承担不起这责任……

    她道了声谢,挂了电话,把情况说了下。

    小有为不住地点头,为妈妈作证,“这个倒是,真的很疼。”

    二姐却是急不可耐地发问,“疼不疼的先别说,他说能治不能治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