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1章 有强迫症的乌鸦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袁家二女儿的表现,有点急功近利,不过大家都能理解。

    再说了,老爷子什么样的苦没吃过?若是能治好,疼点算多大事?

    大家商量下之后,袁化鹏硬着头皮又给冯君打个电话——没办法,李婷说了,这个电话她不能打,她姓李不姓袁,没有随机应变的权力。

    冯君的态度确实不错,不过他给出的答案,却是袁家不想听到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效果肯定有些,但是能不能治好他,这个很难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行,我没法试,你想啊,他都十多了,昏迷了两个多月,身体里肯定没啥元气了,这个药是非常消耗元气的,虎狼之药,他肯定撑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是打定主意不出手,所以根本就没谈什么治疗费用这些。

    袁化鹏道谢之后挂了电话,也不管别人的眼光,而是直接看向叶老,“是虎狼之药,据说非常消耗元气,以我父亲的身体状况,能不能扛下来?”

    叶老迟疑下才发话,“我学的是西医结合,但是对医不是特别精通,我只知道,虎狼之药也是分强弱的,脏器的负担也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话,听起来有点抱怨的意思——那个大师太吊了吧?什么都不说,就是区区“虎狼之药”四个字,这不是攥着拳头让大家猜吗?

    然后他话锋转,“但是,从西医的角度上说,到了袁老这个岁数,身体的各个机能都不行了,血管肯定也钙化了,脆弱得很,这时候使用虎狼之药,有很大的出血的几率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我也不说元气啥的,就问你们,脑出血怎么办?

    袁家四姐弟闻言,齐齐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良久,还是大姐发话了,“感觉还是送到迈瑞肯比较合适点……”

    袁化鲲是真的不想折腾自己的老爸,于是侧头看自己的夫人眼,“若芳,要不你让雷刚跟大师打听下,还有什么变通的法子没有?”

    徐若芳拨通了徐雷刚的电话,结果那边关机。

    “那就争取尽快联系到吧,”袁化鲲点点头,然后侧头,才发现两个姐姐齐齐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翻个白眼,“你俩看我做什么?我是听说那边可能治得了,才让若芳联系的……反正化鹏家也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徐雷刚此刻在做什么?当然是在修炼,以前他在修炼时,是将手机定成静音,但是现在为了尽快修炼第三幅图,赶上王海峰的进度,他也是够玩命的。

    冯君为什么心情不错?因为那只乌鸦又给了他新的惊喜。

    张采歆发现别墅的秘密之后,真是有点舍不得离开,但是就这么留宿在这里,也不合适——毕竟她是个大姑娘。

    她心里矛盾,就在小院里散散心,结果没过多久,就发现只黑黢黢的鸟儿,总是在院子附近飞来飞去,时不时还落在院内。

    她觉得好奇,就走近去看,结果那只鸟儿居然不怕她,直到她走得很近,才振翅飞走,嘴里发出“嘎嘎”的叫声。

    张采歆是女孩子,对大部分的鸟儿,都叫不出名字,听到这叫声,才有点恍然大悟,于是大喊,“冯君,冯老板……你院子里好像有只乌鸦哎。”

    冯君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,“这很稀罕吗?大部分的乌鸦是留鸟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这个,”张采歆跺跺脚,“你快出来呀。”

    等冯君出来,她才指廊檐上挂着的两只老鼠,“乌鸦不是想吃这个吧?”

    冯君摇摇头,笑着发话,“它不会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未必,”张采歆看着他摇摇头,“乌鸦是杂食动物,鲜肉和腐肉,它都爱吃。”

    “这只乌鸦例外,”冯君笑着回答,却也不多做解释。

    然后他猫腰,将手里的烟头在地上碾灭,看到不远处还有个烟头,于是走过去捡起,将两只烟头丢到了门口的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“它为什么不吃呢?”张采歆看着杨树上的乌鸦,好奇地发问。

    她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接触的野生动物并不多,也没觉得乌鸦有多不吉利。

    冯君没办法告诉她答案——她尚未作出选择。

    不过没多久,张采歆也不需要他的答案了。

    乌鸦见到冯君回到房檐下,嘎地叫了声,就飞进了院子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接下来,它的动作才令人吃惊,它居然从地上叼起了个烟头!

    张采歆的嘴巴,顿时张得老大,发出了种奇怪的声音,“咿呀?”

    乌鸦并没有看她,而是叼着烟头左右看下,迈动着短短的腿,连蹦带跳,到了两米多之外——这里也有个烟头。

    它把嘴里的烟头放下,晃动着脑袋,用它的喙将两个烟头并排摆在起,然后张嘴,将两个烟头并叼了起来,扑扇着翅膀,飞到了别墅院门口不锈钢垃圾桶上。

    站在垃圾桶的边缘上,它的嘴巴张,两个烟头就掉进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吧?”张采歆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。

    她看看乌鸦,又侧头看看冯君,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这是……你养的乌鸦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冯君摇摇头,很平静地回答,“野生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不喜欢养宠物,但是真要养,也不至于口味这么奇葩吧?

    “不是你养的?”张采歆很夸张地哀嚎声,“不是说了……建guo以后不许成精吗?”

    “大惊小怪,”冯君看她眼,“乌鸦其实是种很聪明的动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人曾经做过实验,把饼干撒在地上,乌鸦会把饼干小心地摞在起,然后次性叼走,保证自己的食物不被其他乌鸦抢走……就像你现在看到的这样。”

    张采歆大大的眼睛眨巴半天,才半信半疑地发问,“不可能吧?这么小的只鸟,脑袋才多大。”

    “大多数老鼠的脑袋比乌鸦还小,它们不聪明吗?”冯君反问句,并且有恃无恐地表示,“不信的话,你可以去上搜索,看我说的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非常肯定,因为……他刚刚搜索过不久,所以才知道乌鸦摞饼干的例子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例子,他也要怀疑这只乌鸦,是不是被老爷爷什么的夺舍了。

    张采歆并没有拿出手机搜索,而是选择了相信他。

    不过她依旧有点不解,“你扔了两个烟头,它就也扔两个,你扔三个呢?”

    冯君对这样的话题,兴趣不是很大,他对乌鸦的表现很满意,但是在张采歆做出决定前,他不希望它表现得更杰出——差不多就行了,非要引起别人的怀疑才肯罢休吗?

    所以他很干脆地岔开了话题,“我的院子里很少有烟头,桃花谷景区是禁烟的,咱们都是有素质的,不乱扔烟头。”

    “嘿,”张采歆又笑了,“光是地上捡起来的……就三个烟头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翻白眼,很无奈地发话,“拜托,这两天晚上风都不小,从栅栏外吹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乌鸦又飞到了地上,叼起了个烟头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第二个烟头很不好找,它找了小半个院子,才又找到个烟头,然后就像刚才样,将两只烟头并在起,扔进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张采歆在惊讶之余,忍不住瞪冯君眼,“还说不是你训练的……你告诉我,为什么它不个个地扔烟头,定要攒上两个才扔?”

    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啊,冯君摸摸下巴,皱着眉头发话,“莫非……这是只有强迫症的乌鸦?”

    “扑哧,”张采歆被他这句话逗乐了,时间也懒得理会他了,“这么聪明的乌鸦,又勤劳能干,得奖励它下……你家里有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果然,每个女性的心,都有个投喂的梦想。

    “不要喂它,”冯君正色发话,“这是野生动物,人类的投喂,会导致动物逐渐丧失在野外生存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张采歆奇怪地看他眼,“这种西方的理念,在华夏很少人知道……你从哪儿学到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西方理念,”冯君不屑地笑,“都是咱老祖宗玩剩下的。”

    张采歆知道他是科僧,也不跟他争辩这个,而是眼珠转,“它帮你捡烟头,也算是劳动吧?你应该给它报酬才对。”

    冯君心里暗哼声,心说这厮得到的,可比你想象的多得多,而且现在看起来,丫居然不满足于待在树上了,竟然想进入小院。

    虽然冯君有点怀疑,乌鸦是否能聪明到这种程度,但是毫无疑问,它学着他捡烟头,很明显是想讨好小院的主人。

    倒也不能怪它这么做,不管怎么说,院子内的灵气,肯定要比院子外多那么丝丝。

    唯遗憾的是,连乌鸦都知道珍惜这样的机缘,可是某个万灵之长,居然意识不到她可能错过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傻人有傻福,张采歆虽然还在犹豫,该怎样跟冯君相处,但是这只充满灵性的乌鸦,引起了她浓厚的兴趣,接下来的时间里,她都在想方设法地逗弄这只乌鸦。

    她甚至从房间里找出个苹果核,振振有词地表示,这是人类的垃圾,随便丢在哪儿都可以,所以……不算投喂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