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5章 改主意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袁家有个“大家庭”微信群,里面十几个人,袁化鲲发条语音,别人都听得到。

    大姐:那还说什么,让老爷子来迈瑞肯吧。

    二姐:他为什么不来京城?问题出在哪个环节?

    二姐夫:我在开会,化鲲你告诉那个大夫,郑阳的臧市长是我党校的同学,关系不错,郑阳有事可以去找他。

    袁化鹏:冯大师是跟窦公子有矛盾,@二姐夫,搞得定窦公子不?

    袁化鲲:我有点怀疑,他不太有底气,所以提出这种条件。

    大姐夫:我不是对医有偏见,而是……偏见很大!根本就是伪科学。

    二姐:@大姐夫,你风以后,西医让你只喝热水,好了吗?最后还不是靠针灸?

    大姐夫:针灸是有定科学性的,这个我并不否认,但那是对神经和肌肉的刺激,用西医的理论,是可以解释得通的。

    徐若芳:@年轻有为,你怎么看?

    年轻有为:医就是好啊就是好,大师法力无边,大姑父你OUT了。

    李婷:小兔崽子,再胡说道,我让你爸揍你!

    袁化鲲:[发怒],我在问什么,你们在扯什么?

    袁化鹏:我赞同不移动老爷子,至于给大师做工作,就交给你了,@二姐。

    二姐:这是大家齐心协力的时候,@袁化鹏,你少阴阳怪气的。

    群里扯了半天,最终大家致推选徐若芳和李婷去趟郑阳,面请大师,不管大师是怎么想的,咱们亲自去请,先体现出诚意来再说。

    李婷是袁有为的母亲,徐若芳是徐雷刚的姐姐,她俩去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二姐却是自告奋勇,也要跟着去。

    她的意思是,冯君若是提出了什么条件,她可以努力协商解决。

    大姐夫撤回了条消息。

    袁有为却是看到了这条消息,在家里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老爸老妈,我大姑父说,‘三个女人去接个男人,这合适吗?’他又撤回了!”

    袁化鹏和李婷对视眼,都是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大姐夫这人也不算坏,可惜是在迈瑞肯待得太久了,有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跳脱。

    不过,李婷还没来得及买票,徐若芳就打过来了电话,“咱们暂时不用去了,老幺打过来了电话,他正在劝说大师……大师要的两百吨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袁化鹏把抢过了电话,“那可是辛苦老幺了,改天咱们好好谢谢他……两百吨肯定没问题,要是能把老爷子治好,他说句话,三五个两百吨也不算个事。”

    至于说用黄金结算之类的条件,袁家根本没放在心上,大不了自家补上其差价就是了,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真的都不叫问题。

    冯君为什么改主意了呢?因为他接到条微信。

    微信是好风景发来的,她下课之后,去医院看了她的老公。

    齐郑庭确实没什么大碍,就是划了几个口子。

    因为是冬天,衣服穿得比较厚,他的划伤基本上都在头部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的脸上,有三道很深的口子,小伤口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根灯杆戳穿了他的裤子,在小腿上擦出条长长的血痕,刮走大条皮肉。

    多亏这灯杆只是层薄铁皮,份量很轻,要是实心的,绝对在小腿上穿个洞了。

    齐郑庭的小腿上,注定要留疤了,这个无所谓,关键还是脸上。

    他本身就是比较帅气的男人,头上脸上猛地多出十几条口子来,会严重地影响形象,哪怕缝合得再好,也不可能点疤痕都不留,而且,起码半年之内没法见人。

    齐郑庭伤成这样,他的老妈相当不高兴,见到好风景来,正好找到了发泄的目标,阴阳怪气地指责她,点都不懂得关心人,老公伤成这样,却现在才来。

    “你再来晚点,庭儿都可以出院了,也不知道你整天背着人,都在忙什么!”

    儿子受伤,她把半责任……甚至多半责任,都推在了儿媳妇身上。

    你说她强词夺理?她还振振有词:你要是能把你男人看好,他至于瞎跑吗?

    庭儿要是不到处乱跑,会受到这无妄之灾吗?

    在华夏的社会结构里,婆媳关系本来就是很容易出问题的,而齐郑庭的老妈,又是非常惜子,到了不讲理的程度,觉得天底下的男人,就数她儿子好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齐郑庭本身就不是什么好鸟,除了不吸du,基本上是五毒俱全,从小被他母亲惯得不成样子,结了婚也没有半点家庭观念。

    好风景对他唯的要求就是:不许把乱七糟的女人带回家里来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现在,也是分居了,各人有各人的房子,还有套是婚房,基本上很少回去住。

    这种种情况,齐郑庭的老妈都知道——她在里面就没起好作用。

    到现在,她还要把责任全归到儿媳妇头上。

    好风景没办法顶她,毕竟是身为小辈,但是她也真的恼了

    她皱着眉头听婆婆发泄完,转身就走到外面给领导打了个电话,把情况说了下,然后说我现在就要休假,别人问起来,您就说单位安排我出差了。

    领导也知道她家的破事,毕竟她的婆婆还去单位折腾过,他知道就算自己不准假,她也不可能来上班——她的婆婆肯定要按着她在医院看护。

    已经年根儿了,按说不能这么任性请假,但是领导觉得,能让那老太太不开心,这事儿也算划得来,又能显出自己对下属的体恤,于是电话里直接准假了——你过了年再来吧。

    她这就算提前十多天放了年假。

    可是这么来,她也不能在郑阳待着了,更不能上课,万被婆婆家发现又是麻烦。

    郑阳说大很大,说小也很小。

    所以她打算去京城走趟,散散心。

    反正般单位到了年底,去京城是很正常的,至于说原因,大家都懂的。

    她发微信给冯君,就是告诉他,自己可能从京城直接去东三省,另外还想请他帮忙预测下,此时去京城好不好——如果不好的话,她可以换个地方。

    她甚至非常愤慨地告诉冯君,在医院里,她看到了那个红衣女子!

    冯君听,也很是为她打抱不平,这家人都是什么玩意儿啊。

    去京城好不好,他不太清楚,就说你现在买得到机票吗?

    别说机票,火车票都没了!好风景查过了,再过几天有票,这两天绝对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她离开的心思很坚决,说大不了我开车走。

    大冬天开车,这真不是个好的选择,尤其是在北方,就算不下雪,路面也可能因为积水而结冰,而好风景还是个女司机。

    冯君挺同情好风景的,于是招来了徐雷刚,能搞到飞京城的票不?

    红姐以送飞机票出名,估计能搞到,但是他不可能去求她。

    徐雷刚说够呛,这事儿我还得找在京城的哥哥姐姐。

    冯君听这么麻烦,就说算了吧,我开车往京城走趟好了。

    徐雷刚听到这话,忍不住请求下,说您既然要去京城了,何不顺便去看下袁老呢?

    咦?冯君猛然间发现,自己怎么稀里糊涂地又绕回来了?

    不过已经是这样了,他也懒得矫情了,就说明天给我弄两张机票,其他事可以再商量。

    要是明天弄不到机票,那我就开车去了,其他的也就别说了。

    袁家那边拍胸脯保证,说这事儿交给他们了。

    但是具体是哪趟航班,暂时定不下来——也就不可能定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周六,冯君做好了出发的准备,时间闲得有点无聊。

    不小心,他发现那只乌鸦开始在衣架上做巢了,于是走出来观看。

    乌鸦见他出来了,放慢了搭巢的速度,边施工,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冯君也没理会,这衣架很低,才两米多高,成年男人伸手就够得着顶,乌鸦能在这样的高度搭巢,本身就是在赌他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乌鸦见到他没反应,逐渐地加快了筑巢的速度。

    冯君虽然生长在小县城,但是如此近距离观看鸟类搭巢,还是第次。

    看了阵之后,他觉得很有意思,这种不错的体验,似乎……可以跟别人分享下?

    于是他拿出相机来,定了延时摄影,拍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然后他将拍下的视频,发在了他的围脖上,“这么冷的天,好勤劳的乌鸦,定是要结婚了,不过,搭建在这里……你确定丈母娘会同意吗?”

    这就是“落花时节有逢君”的第条围脖。

    其实他现在的围脖,粉丝只有七个人,除了李晓滨、王海峰和红姐,其他有三个袁家的人,剩下个是打广告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徐雷刚?他这种年纪的人,没有围脖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李晓滨是第个转发他围脖的,并且加以评论,“老板,你这么玩鸟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第二个转发的是“年轻健康正能量的有为小哥哥”,“大师,这好像是你住的院子吧?”

    他是没心没肺地在转发,却不知道另个关注着冯君的李婷着急了,“咱能快点不?冯大师闲得无聊,都开始玩围脖了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