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7章 登州东北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和好风景到了医院的时候,负责值守的是袁家二姐。

    二姐喜欢拿鼻孔看人,不过对冯君,她显得还是很热情。

    这热情里,带着些微的狐疑,原因无他,冯君实在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知道,冯大师是个很年轻的人,但是直到看到真人,她才深切地体会到,何谓“年轻”——这根本还是个孩子啊。

    冯君看了看病床上的老人,表示自己要把把脉,值班的小护士却不许他进ICU病房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二姐就表现出了另外面,她淡淡地表示,“我们跟叶老说好了,让开!”

    小护士期期艾艾地说,你们得让叶老打个电话,还得值班主任来趟。

    二姐下巴扬,傲然发话,“你自己打电话去,现在……你给我让开!”

    她这态度,明显是很不尊重医护,但是话又说回来,如果没有几分把握,哪个患者家属,敢随便开罪医护人员?

    ——当然,那些脑残的患者家属,不算在其。

    反正既然袁化鹏说,得哄着冯大师,二姐就要通过强硬的态度,表现出强烈的信任来。

    小护士心里委屈,却还不敢不听对方的话,只能放冯君进病房。

    进了病房,冯君给老人号了号脉,他不是单纯做样子,虽然他不是医生,但是修炼这么久了,人体的经脉这些,对他来说也不算神秘、

    他号了差不多五分钟脉,还试着输进去股内气,循着对方体内游走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扒开患者的眼睛看看,舌苔什么的倒是没有看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他心里就有了数,然后走出病房,沉声发话,“耽误得太久了,元气损伤很厉害,幸亏你们每天给他按摩,不过前两天元气又大损了下……”

    天公地道,他说的很多细节,都是他自己号脉号出来的,而不是别人告知他的。

    就比如说这个按摩,人体的肌肉和经脉,是需要活动和疏通的,但是这活动和疏通,来自于自身和来自于外力,有细微的差别。

    见他的表情和声音都很沉重,二姐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,“能治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冯君沉吟了起来,他总不能说,半小时内死不了吧?

    不过凭良心说,这个病是真的棘手,主要还是拖得太久了,他能感觉出来,老爷子以前身体不错,有那个底子,如果刚开始就请他来,要好办得多。

    二姐也顾不了许多了,“有什么需求,大师您只管提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提不提的问题,”冯君苦恼地皱皱眉,“而是我没有百分之百治好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二姐还想说什么,袁化鹏拿胳膊肘暗暗顶了她下。

    听懂了没有?人家说是没把握“百分之百”治好,这已经是很不错的说辞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流感都可能死人呢!

    二姐却是没体会到其的深意,在她的印象里,治病就得治好,尤其是老爷子,必须得治好才行。

    她本来正要跟冯君探讨这个问题,被弟弟顶了肘子,然后她就更会错意了:人家还没谈出手的条件,现在空口白牙地说这些,是对大师的冒犯。

    没错,人家再年轻也是大师,咱得供着。

    二姐平日里喜欢端着架子,但绝对不是那种不会弯腰的主儿,于是笑着发话,“不管怎么说,是麻烦大师了,这时间也不早了,等会儿大姐会来换班,我得空了,会去敬酒的。”

    冯君却是越发地无奈了,这袁家的态度,热情得可怕,都没办法不出手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关系你们老爸的生死呀,我这么年轻的小伙子,而且没有行医资质,你们居然连半点质疑都没有?

    要说没有怀疑,那怎么可能?就算见过冯君出手的袁化鹏,开始心里都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不过他看到冯君只号了号脉,就说出了老爷子的情况,甚至知道有人在坚持给老爷子做按摩,他心里也是相当地佩服——真的是行家伸手,就知道有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带着冯君离开之前,不无试探地问句,“大师你要不要看下病历?”

    既然可以治,你多了解点情况,总不是坏事吧?

    结果他二姐又悄悄给了他肘子:报酬都没谈好,你急个什么?

    袁化鹏狐疑地看眼二姐:我这话有说错吗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冯君面无表情地摆摆手,“病历就不用看了,我不是医生,也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老实话,他之所以答应出手,不是因为懂医术,而是他认为,自己是在帮患者疏通脉络,他也不想冒充懂医术——不懂不丢人,不懂装懂才丢人。

    但是他推辞得如此干脆,袁家姐弟忍不住对视眼——他为什么(果然)生气。

    后来姐弟俩还是通过微信群发送消息,商定先跟神医把报酬敲定。

    大姐夫看到消息,有点不解,“还没治疗就谈报酬,这个合适吗?而且……他不懂医呀。”

    这次是袁化鲲出面回答,“因为我们别无选择……总不能选择‘等待奇迹发生’。”

    大姐夫被噎得没话,只能通过私聊,悄悄地向夫人抱怨,“我觉得指望医……还是个不看病历的医,还不如指望‘等待奇迹发生’。”

    这次就连大姐,都有点恼他了,“那是我父亲,也是你岳父,你能说点吉利的话不?”

    冯君并没有想到,他还没有开口提条件,脑洞大开的袁家姐弟,已经决定先谈此事了。

    接风宴是在宾馆的饭店举办的,出席的有袁化鲲两口子,还有袁化鹏家三口,加上好风景,共七个人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开席,二姐也赶了过来,吃喝阵之后,又来了对年夫妇。

    这两位是徐雷刚的二哥徐铁军夫妇。

    徐铁军早就想见见这个冯大师了,虽然帮他筹钱的是幼弟,冯君对的也是徐雷刚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位是真正出钱的人。

    徐老二的公司,已经撑过了最艰难的时期,恢复元气只是时间问题,他心里对冯君的感激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所以在酒桌上,他很干脆地连干三杯,并且表示,其实他下午就能过来,只不过考虑到袁老爷子的病情,所以才没有冒昧地打扰,毕竟那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现在既然袁家搞接风宴,他就可以来凑个热闹了,而且他热情地表示,你们在京城的住,是袁家包了,不过接下来的吃喝和游玩,我徐铁军负责了。

    专人专车专业导游,这些都没有问题,很多不对普通游客开放的景点,我帮你搞定。

    好风景对旅游是最感兴趣的,她在酒桌上默不作声了好阵,听到这话,忍不住出声发问,京城里有哪些地方,是普通游客不能去,而“咱们”可以去的。

    她这话问,桌子人都笑了起来,最后还是徐若芳表示,这种地方真的太多了,事实上有些地方,我们也是只有耳闻,没有亲自看过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大家吃喝得差不多了,袁化鲲做为袁家长子,出声发话,“冯大师,我想请教下,如果您出手治疗我父亲,最少得需要多长时间,才能起到明显效果?”

    冯君沉吟下回答,“这个真不好讲,不过按照我的分析,大约得七到十天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短时间?”袁化鲲喜出望外,“那咱们先小人后君子,先谈谈报酬如何?”

    如何?很好呀,冯君微微笑,“我还以为,你们会等我治好病人之后再说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有着明显的怨气,在场的人都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袁化鲲也只能苦笑声,“这个……大师海涵,实在是我们身为子女,不敢不操心。”

    冯君笑笑不做声,这表示“我勉为其难地接受了你的解释”。

    见他这副模样,袁化鲲暗暗叹口气,开门见山地发话,“若是老爷子能醒来,你要的货,我可以答应你三百个。”

    冯君的要求是起码两百吨,他开口就是三百吨,确实相当有诚意。

    冯君比较赞赏这样的豪气,他点点头,“数量满足条件了,其他两个条件呢?”

    “以货易货没有问题,哪怕是先交付货物,也没有问题,”袁化鲲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黄金啥的,意思表述到位就够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伸出大拇指,往身后指,“你可以去那边取货,登州东北方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方向就是东方。

    “登州东北?”冯君的眉头先是皱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海上吗?”

    他定制锅驼机的时候,打的就是北新罗的幌子,没想到居然语成谶。

    “是的,”袁化鲲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所以,你不用担心无法以货易货……那边什么都缺。”

    北新罗当然什么都缺,黄金这种硬通货更缺。

    他们唯不怎么缺的,大约就是jun火了,如果供货方真是新罗人,别说三百吨zha药,就算是三千吨,估计也不算多大的事。

    “好吧,这个条件我很满意,”冯君点点头,他其实并不是得寸进尺的人,对方痛快,他只会更痛快,“就这么说定了,我明天就着手救治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