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8章 哪个更贵(预定四月保底月票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这就完了?二姐的眉头微微皱下——你只说治好人如何如何,治不好怎么办?

    当然,她也知道,自己真这么问的话,此前所做的工作,就彻底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换种问法,“冯大师,这只是我父亲能醒来的报酬,你或许可以做得更好……”

    能做得更好,就可能做得更糟。

    冯君看她眼,笑着点点头,“这是当然的,不过超出部分,我会跟袁老爷子张口,我那培养元气的丸药,可是比锻体丹贵重很多。”

    跟袁老爷子张嘴……在座的人顿时就无语了,这冯大师还真不是般的自信。

    就连二姐都张口结舌,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谈了。

    倒是直以局外人自居的徐铁军,见状笑着发话,“以前只知道冯总豪气干云,却不知道您还擅长岐黄之术,我想请教下,敢问您的师承是?”

    冯君奇怪地看他眼,徐雷刚没跟你们说吗?这事儿不能乱问的!

    然后他才反应过来,徐胖子估计是真的没说——丫已经被扭送进安定医院两次了,事不过三啊。

    所以他微微笑,“我擅长的不是治病,而是健体养生,学艺不精,不敢胡乱打师门旗号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有人不太相信,有人半信半疑,可袁有为是冯大师的脑残粉,他大声发话,“大师是武林高手,非常非常高。”

    二姐这才得了个空子发问,“大师……您的丸药药理,可方便见告二?”

    冯君摇摇头,非常干脆地回答,“抱歉,不方便……我从师门拿的就是成药。”

    后半句话真的是画蛇添足,或者说,有了后半句话,就没必要说前半句。

    不过正是因为如此,反倒是表现出他维护药方的决心。

    二姐见他油盐不进,眼珠转,看向了好风景,想起二弟说的……此女似乎是体制人?

    她举起了酒杯,“来,小梅,初次见面,刚才直忙着说话……我敬你杯。”

    梅瑾跟冯君在起的时候,基本上是言谈无忌,甚至连服装,都穿得比较杀马特,并没有体现出体制人的面。

    但是对上袁家人,她多少就拘束了些,没办法,这是体制里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了。

    二姐的示好,她明显地感受到了,只能端起酒杯干杯——这位的老公,可是正儿经的正ting局级干部。

    纵然是这样,她这种行为,搁在二姐的眼里,都算是不卑不亢了。

    二姐不计较对方的不卑不亢——跟大师在起,有点底气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她也不排斥跟这样的人交朋友,唯唯诺诺的人见得多了,偶尔交几个够资格平等往来的人,也算不错。

    没错,二姐想的是走夫人外交,对于这种操作,她根本不需要别人教——从小到大,她在生活见过太多的例子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梅瑾是不是冯大师的夫人,她根本懒得去考虑,这男女能相伴出来旅游,已经足够了——要不是此人,冯大师现在都不会来京城呢。

    这顿接风宴,吃了差不多两个小时,要不是袁有为开始打哈欠,还得再喝个小时。

    二姐在离开的时候,跟梅瑾已经姐妹相称了,女人的友谊,有时候来得就是这么快。

    冯君已经答应,明天开始为袁老治疗,袁家兄弟俩还特意把他送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当然,进房之后,他们就不能继续待着了,否则就是坏大师的好事了。

    冯君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,进房间洗了个澡,然后就想着怎么去骚扰好风景。

    不成想他才从浴室出来,就看到手机在闪闪,显然是有信息。

    划开手机看,却是好风景发来的信息,“我好像认识了个了不得的人?”

    冯君侧头想想,回了条,“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,对了,我房间的淋浴坏了。”

    好风景:淋浴坏了,去找酒店的前台呀。

    落花时节:等他们修好,都不知道啥时候了,美女……商量个事?[害羞]

    好风景:楼下有浴室的,五层健身房旁边,还可以蒸桑拿。

    落花时节:你还真是消息灵通[流汗],不过,就是洗个澡而已,没必要专门下去趟吧?

    边回复,他边就擦干了身子,换上酒店提供的浴袍,取了房卡出门。

    好风景:今天坐了天的飞机和汽车,累惨了,又喝了那么多酒,别闹了成不?[流汗]

    落花时节:我保证只洗个澡,啥也不干,成不?[呲牙]

    发出去这条消息的时候,他就走到了好风景的门前,抬手去按门铃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说:身为男人,有时候就得霸道点,味让着女人也不好。

    好风景:按门铃的是你吗?

    落花时节:身上真的很黏,不舒服吖。

    好风景发了段语音过来,看来是真的急了。

    “冯君我拜托你了,别任性好不好?咱们住的地方,可是他们安排的,你确定,你现在的行动,不会被监控拍下来吗?”

    冯君愣了愣,才回了段语音,“拍下来又怎么样?我还真不怕他们拿这个要挟我。”

    好风景快速回话,“你不怕,但是我怕啊……你先把袁老治好,成不?”

    冯君愣在了那里,袁家人今天是很尊重他,但是人家会不会留手,这谁能打包票?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怕,本身就不是体制内的人,而且他穿着睡袍来,就算警方想抓卖yin女票女昌,在他身上都找不到现金。

    但是好风景就不样了,本身她是体制人,还是有夫之妇,万弄出点事情来,不光事业会被毁掉,人可能都会被毁了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,他的兴致就被打消了多半、

    而且,这种事情讲个你情我愿,如果对方异常紧张的话,还有什么乐趣可言?

    所以他叹口气,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,“唉,真是扎心……”

    确实很闹心,但是他还不能埋怨任何人,哪怕是可能正在了解他动态的袁家人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好风景的疑虑点都不多余,第二天大早,袁化鹏就收到了消息,1236的客人,穿着睡袍去1207敲门了,不过那个房间的人没开门。

    袁化鹏安排人注意冯君,当然不是存了故意要整人的心思,但是他若不安排人,那才是真正不合理的,袁家能走到目前这步,不可能没有丝毫防范意识。

    冯君昨晚若是进了1207房间,也肯定不会有jing察来查房,不过他若是在治疗袁老时有不合理的行为,导致不好的事情发生的话,袁家也不会没有任何反制手段。

    ——你是不体制人,不怕曝光,但是那个梅瑾……就未必了吧?

    说到底,这是种保护自己的手段,就像手机位面或者华夏古代的世家,大多不会把鸡蛋放在同个篮子样,这只是种自我保护意识,是生存手段。

    而且,冯君自始至终也没有说明,他若把袁老治坏了,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。

    那么,1207没有给冯君开门,袁家的安排就失败了吗?并不是。

    袁化鹏只是若有所思地嘀咕了句,“原来这小子还没有得手?”

    人前大师,人后小子,这就是袁家人矛盾心理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,冯君来到了病房。

    这次,大姐二姐袁化鲲袁化鹏四人都在,他们要亲眼见证冯君的治疗。

    冯君从手包里拿出个玉瓶,打开之后,倒出颗龙眼大小,通体碧绿的药丸。

    药丸离开玉瓶,空气就弥漫起股难以言表的香味,不是特别地香,更像是雨后山林那种清新、脱俗的味道,轻轻嗅,就能让人精神为之振。

    四人的眼睛齐齐盯着绿色的丸药,时间竟然无人说话。

    冯君又摸出把小巧的银刀,从绿色丸药上切下小片,体积大概……就是二十分之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将切下的部分,放进了个小小的烧杯,“这个……化水吞服,在半小时内完成。”

    培元丹其实没有严格的时间限定,不过冯君认为,给个时间还是比较好点,来能防止对方可能的拖延,二来也能增强己方的神秘感。

    李婷转身去找大夫去了,这种事情当然要经过医院来操作。

    二姐却是咽口唾沫,好奇地发问,“这就是大师你说的培养元气的药?才这么点点?”

    冯君点点头,轻声回答,“虚不受补,第次,不能喂他服用太多。”

    袁化鲲也出声发问,“这丸药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冯君将剩下的丸药倒回玉瓶,拧好盖子,“培元丹。”

    大姐却是看着玉瓶发呆,“这瓶子是……羊脂白玉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冯君点点头,这几个瓶子,还是他托手机位面的武者加工的,就是为了装逼用的,“羊脂白玉虽然好,但是远不如丸药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这话没说错,在手机位面,颗培元丹的价格,比羊脂白玉瓶起码贵百十倍。

    大姐听得眨巴两下眼睛,才叹口气,“真贵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早早就移民了,但是挣钱还是在国内挣,恰好知道羊脂白玉的价格。

    (更新到,月底了,凌晨惯例有加更,预定四月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