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1章 醒了(三更求保底月票)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袁化鲲听这话,终于个激灵,这就是最终能救醒父亲的锻体丹吗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已经由不得他不赌了,“大夫,我们是签了字的。”

    值班主任已经尽到了阻止的义务,但是闻言,他还是忍不住出声,“不管怎么说,总得鼻饲吧?病人有吞咽能力吗?”

    话才说完,他愕然地发现,病人的喉咙,隐约似乎……动了下?

    冯君不是故弄玄虚,而是锻体丹入口即化,不但不需要鼻饲,反而是鼻饲容易影响药效。

    至于说袁老的吞咽能力丧失,他用内气操控下就行了。

    将锻体丹送进对方嘴里,冯君又去号脉。

    哪曾想,他才捉住病人的手腕,就听到了声闷哼,病床上的袁老剧烈地颤抖了下。

    “爸,”袁家三姐弟惊喜地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老爷子身体没有反应,已经足足有两个月了,现在身体不但动了,而且还出声了,他们看在眼,真的是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紧接着,袁老的嘴里,发出意义不明的哼声,似乎是在说什么话,不过现场没人听得懂。

    然后他的身体开始颤动,开始是轻微的抖动,逐渐地,幅度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大姐的观察最细,“爸的额头开始冒汗了!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,大家只能将目光转向大师,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冯君扬扬眉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这就是锻体丹发挥作用了。”

    边说,他边松开手,直起腰来,“好了,就到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大姐指指病床上抖得像筛糠般的袁老,“我爸他……就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会儿就会过去的,”冯君看眼病床上的袁老,“袁老,我知道你听得到,这点疼痛,你孙子袁有为都扛住了,你不能让个小孩子笑话你吧?”

    这话出,果然是立竿见影,病床上的袁老,竟然很快就停止了抖动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冯君拿起青色的玉瓶,直接丢给了袁化鲲,“剩下的药,分三次服完,两天次。”

    袁化鲲的手脚还算利索,很干脆地接住了玉瓶,闻言才又是愣,“你不帮忙喂服?你那套按摩,我没有学会呀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不需要那些的,”冯君看眼值班医生,“实在是有人故意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多此举了?”值班医生见到袁老有反应了,知道事态在好转,不过他真的不能接受这样的指控,“你的所作所为,并不符合医学常识,你又不解释,态度还极为恶劣……”

    病人是有好转了,但是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——我可是记得,你刚才还想踢我来的!

    冯君看他眼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你在急救的时候,先解释还是先救人?”

    “这能样吗?”值班主任眼睛瞪,很不满地发话,“我是医生,我有专业知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医生,但我也有专业知识,”冯君冷冷地回答,

    “话不是你这么说的!”值班主任越发地生气了,“专业不专业,不是自封的,我们要经过漫长的学习、实习和考试,还要考取各种证书!”

    “我是患者家属请来的,”冯君还是云淡风轻,“他们认可我的专业知识。”

    边说,他边向外走去,“你的专业性不容别人置疑,我的专业就不是专业了?”

    见他真要走,袁化鲲着急了,直接蹿到他身前,“大师你不能就这么走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”冯君侧过身子,直视着他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剩下的药也给你了,还要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袁化鲲也知道,自己刚才没有帮着阻拦值班主任,是对大师的不信任,让大师不舒服了,但是……他不也是关心则乱吗?“大师,人还没醒呢。”

    冯君冷冷地回答,“这颗药吃完,醒不了你再找我!”

    袁化鲲知道自己恶了大师,但是他真不能就这么让人走了,于是冲二姐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二姐紧走两步,挡住了他的去路,讪笑着发话,“大师,我们还是很信任你的,刚才并没有阻拦你。”

    冯君黑着脸发话,“那你现在也别拦着我,否则我带走我的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药我们是花了……”二姐的话说到半,戛然而止,好像两颗药都没花钱呢。

    冯君身子晃,绕过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二姐看看床上的老爸,又看看门外,时间有点手足无措,“现在……怎么办?”

    大姐出声了,“怎么办?当然是看着老爸,化鲲,能让酒店想办法拖住他们吗?”

    袁化鲲的眉头皱皱,大姐虽然是移民国外了,但是奇怪的是,她的骨子里,反而经常流露出那种特权思想,他苦笑声,“故意拖住他的话,这可真的就成仇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爸还没醒,总不能让他就这样走了吧?”大姐的眉头皱皱。

    这时的袁化鲲已经冷静了下来,他前后仔细想想,最终还是叹口气,“这个人,咱们本来打定主意是要交好的,怎么就把他惹到这步?”

    还不是你刚才优柔寡断?二姐心里也叹口气,她没反思自己刚才也没帮冯君说话,本来嘛,阻拦值班医生的事,不就该是男人的事吗?

    反正她认为,自己直是相信冯大师的,“既然签署了免责条款,就应该无条件信任对方的……酒店那边再动手脚,那才是真惹人了。”

    大姐恼了,“那就任由老爸昏迷着?”

    姐弟三个正吵吵呢,就听到有人呻吟声,含含糊糊地发话,“疼死我了!”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袁老出声了,他有气无力地哼哼,“哎呀,好疼,拿个锯子,锯开我的脑袋……我真是不想活了,好疼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醒了,”二姐尖叫声,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如不醒,”袁老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“哎呀,疼死了……咦,我醒了?”

    “你头疼啊,”大姐摸出了手机,“我打个电话给冯大师,这头疼怎么治。”

    值班医生也赶忙凑了过来,“先做个检查,别慌……看看病灶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这检查哪里又是那么容易的?旁人稍微碰袁老,他就忍不住剧烈挣动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袁子豪才是真的遭罪,锻体丹这药在手机位面,是出名的“扶幼不扶老”。

    年幼的孩子服用它,痛苦程度要轻很多,大家只需要担心,孩子能不成承受得住庞大的药力,不会太计较孩子能不能忍受得了痛苦。

    但是年纪大的人就不样了,骨骼定型之后,会承受巨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袁有为服用锻体丹的时候,冯君虽然将他绑在了床上,但那是担心娇惯出来的孩子,会受不了痛苦,其实他经历的痛苦,远不如冯君、王海峰等人。

    徐雷刚出身于部队大院,也是自命铁汉的,第次服用锻体丹,都被整得叫苦连天。

    现在的袁子豪,就更是这样了,他的骨骼都不止定型,到了他这把岁数,骨骼在萎缩。

    他承受的痛苦,远远胜于冯君等人,跟袁有为压根不是个档次的。

    他不想输给孙子,所以只是咬紧牙关哼哼,但是别人碰他,那痛苦立刻倍增,不挣动不行。

    值班主任试了两次,苦恼地发问,“要不将人固定住?”

    大姐悻悻地挂了电话,“那家伙不接电话……唉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机号码,看就知道是京城的号段,冯君会接才怪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用,”袁老含含糊糊地发话,却是想再多说个字都难。

    “唉,”袁化鲲叹口气,摸出手机打电话,“我问下若芳,她好像说过,药效就是半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李婷打电话,”二姐也摸出了手机,“她应该对小为的治疗过程很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过后,袁老终于不哼哼了,然后又没反应了。

    值班主任抓紧时间检查了下,“嗯,指标都上来了,现在应该是……疼得有些休克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袁老猛地出声了,眼皮也在抖动着,只不过他的声音有点干涩,“水……”

    大姐有准备,早就拿了瓶矿泉水在手,盖子都拧开了,闻言赶紧将水递给护士。

    袁老咕咚咕咚喝了三四口,护士就不让他喝了,停了差不多分钟,又灌几口。

    这么喝了三四次,袁老终于再次出声,声音就清楚些了,只不过舌头还是有点大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他再昏迷几个月,怕是语言能力都会暂时丧失。

    “握草,这什么药?发明这药的人该枪毙……不知道给我打点麻药?”

    姐弟三人都笑了起来,老爷子能骂人了,这就好很多了。

    还是大姐最懂事,“老爸,眼睛能睁开吗?”

    袁子豪的眼皮又抖两下,颓然发话,“不行……眼皮用力,脑袋里面就疼。”

    “歇歇,慢慢来,”值班主任柔声发话,“毕竟昏迷了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门外匆匆走进个人来,正是老专家叶老,“袁老醒了?”

    没用多会儿,整个医院都知道了,昏迷了两个多月的袁老,奇迹般地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(三更到,求四月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