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3章 刻意巴结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没有入住日租房,而是直接上了袁化鹏的车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有再回酒店,在距离医院公里多的地方,他选了个四星级酒店住下。

    袁化鹏心里有鬼,也没敢问你为什么住到这里,就看着他办手续。

    冯君看眼好风景,吩咐前台声,“开两个套间。”

    套间很快就开好了,根本没有袁化鹏说的什么房间紧俏的现象。

    不过房间的押金,还是二姐抢着交了,“小梅,如果你还认我这个老姐,就让我来!”

    她不对冯君了,直接对上了好风景,也算是用心良苦了。

    两间套间在同楼层,离得并不远,大家进去看下房间,冯君转身就走,“你们在这里待着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下了楼,四周看看,快速地向东方走去,走了三四百米,拐进个树木茂盛的大院,看下周围摄像头的位置,走到丛僻静的灌木后,确定没人注意,放出了三个旅行箱。

    袁化鹏在房间里待着,心里也是有点忐忑:这家伙不会又溜了吧?

    不多时,冯君走了过来,手里拖着三个拉杆箱,袁化鹏见状,眼睛眨巴下。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居然有接应的人?

    冯君将好风景的拉杆箱送过去,然后看眼袁化鹏,“再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他也挺好奇的,怎么会眼睛睁不开呢?

    来到医院,袁化鲲和大姐都在,见了他自然又是番客套。

    袁老折腾了很久,刚刚入睡,冯君轻手轻脚走上前,又号了号脉。

    号脉之后,他有些庆幸,亏得自己来了,老爷子的元气降得厉害,就算能撑过下次服用锻体丹,下下次可就未必了,有可能出现晕厥的情况。

    不过袁老为什么睁不开眼,他还是搞不明白,只是能感受到,病灶的部位好转了许多,但距离通畅还有好远。

    收手的时候,他忍不住轻哼声,“得,还得颗培元丹。”

    大姐清楚地听到了这话,忍不住微微惊,“还得要那绿色丸药?”

    冯君点点头,脸色难看得很,他也没有想到,人老体衰之后,培元丹的效力竟然流逝得如此之快,果然是任你天大的好汉,也逃不脱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则。

    体会到这点,他觉得这次没白来,不过要用掉两颗培元丹,这还真是……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袁化鲲和大姐很想问下,为什么还需要颗培元丹,毕竟为了前面两颗药,他们付出的是三百吨zha药的购买额度,再加颗丸药,额度又得增加了吧?

    但是两人看到冯君神色不好看,就理智地没有出声——人家把责任推到医院身上,到最后不是还得咱们认账?

    对方不提,他们就不问,反正老爷子是逐渐恢复正常了,到时候自然有人做主。

    冯君和袁化鹏刚离开,大姐的手机震动下,她划开看眼,轻咦了声。

    袁化鲲看她眼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大姐犹豫下,表情怪异地发话,“老二说……你可以找小赛联系模特了。”

    消息是二姐发来的,她看到小梅拿了包卫生巾,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袁化鲲有点腻歪,这是化鹏和二姐的分歧,二姐要走夫人路线,化鹏却是觉得冯君年轻花心,没准更喜欢新鲜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都这么大把年纪了,差不多能生出冯君来,居然为他拉皮条……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的,他摸出手机,给袁化鹏发了条消息,“二姐说,小梅跟冯君,只是处得不错的朋友,可能不是咱们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这消息不会通过群里发,毕竟群里还有各家的孩子呢。

    所以二姐并不知道,她发给大姐的消息,居然被传得走样了。

    袁化鹏看到这条消息,怔了怔,才回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当天正好是周末,当天晚上吃完饭之后,二姐邀请好风景和冯君去听音乐会。

    好风景本身就是搞音乐的,自己还开着琴行,听说能在京城听音乐会,欣喜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要不说人就禁不住琢磨,徐铁军倒是派车派人,请冯君和好风景在京城玩了好几天,热情到不得了,但是二姐在旁敲侧击了解了很久之后,发出的邀请,令好风景无法抵抗。

    她虽然还是看了眼冯君,可是眼跃跃欲试的神情,完全无法掩饰。

    冯君挠下下巴,笑着点点头,“那就……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话说得有点勉强,因为他是真的对这不感兴趣,冯某人是科僧,上学的时候,也随大流地学过些乐器——口琴、萧和吉他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吉他弹得还不错,自弹自唱也还将就,比大多数人强点。

    但那真的仅仅是随大流,唱唱流行歌曲啥的没问题,美声就抓瞎了。

    要是让他听演唱会,全是美声歌曲的话,他有可能睡着——事实上,他有过这种经历。

    至于说音乐会,他已经可以预见到后果了,惨烈程度估计不会次于车祸现场。

    但是有什么办法呢?都已经陪好风景逛过商场了,也不差再多这点了。

    袁化鹏很敏锐地发现了他的不情愿,于是笑着发话,“听音乐会,你们女士去就好了,我还是陪着大师,欣赏下京城的夜色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夜色有什么欣赏的?”二姐不屑地哼声,然后看眼好风景,“要不……咱俩去?”

    得,堂堂的大师,竟然没有人去问他的选择。

    好风景有点无奈地看着冯君,不过她的目光,也没有什么期盼。

    两人断断续续撩过不短时间了,冯君知道她是音乐专业的,表示过自己是门外汉。

    冯君迟疑下,最终还是决定不去出丑了,“嗯,你去吧,我们就在附近随便转转。”

    可是袁化鹏又怎么可能让他“随便转转”?目送那两位女士离开之后,他抬手拍拍他的肩头,“走,找个地方再喝点……正好你在,李婷也不会多问我。”

    冯君闻言,讶异地侧头看他眼,“不是吧,你也是气管炎?”

    在他的感觉里,袁化鹏是不苟言笑的那类人,而且形象特别好,年帅气男人,而李婷相貌只能说上,家里似乎也有些办法,这俩人的生活……难道不该是互相留有定空间吗?

    袁化鹏笑笑,“也谈不上气管炎吧,只不过京城里漂亮女孩儿太多,有心计的也多……不吹牛,我这形象还算不错吧?”

    冯君被他最后句话逗乐了,他真没想到,古板的袁化鹏还有这样面。

    对方不装,他也不会装,“确实不错,可以养几个私生子,把好基因传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不行,”袁化鹏笑着摇摇头,“这事儿不能在国内做。”

    冯君侧头看他眼,讶异地发问,“听你这意思,在国外做过了?”

    袁化鹏并不否认,只是淡淡地发话,“那是个意外,那女人把套子用针扎了,大着肚子来找我……条件是我离婚或者她出国。”

    冯君的嘴角抽动下,“这还真是……有心计的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克制了,”袁化鹏无奈地叹口气,“感觉她心思大,专门做了保护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冯君深有同感地点点头,“没有谁喜欢穿着雨衣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果然是性情人,”袁化鹏竖起个大拇指来,笑着发话。

    这种话题能很快地拉近男人之间的距离,四十分钟后,两人在个酒吧门口停下,已经是可以针对这个话题做深入交流了。

    冯君看看酒吧所处的位置,非常怀疑郑阳那个演艺吧,是不是照搬了这里的环境。

    同样是大院,近距离没什么建筑,甚至连小卖部都看不到个。

    两名小弟走过来,殷勤地拉开车门,其个小弟看到袁化鹏,竟然很恭敬地打个招呼,“鹏哥很久没来了呀。”

    袁化鹏微微颔首,很随意地问句,“小赛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赛哥来了,”两名小弟齐声回答,看来这个小赛,还是经常出入这里。

    进了酒吧之后,冯君发现,跟郑阳那个演艺吧还真的很像。

    区别只在于这里的演歌台不算大,座位分了楼上楼下,装修走的是田园风格,轻快的同时,带点沧桑和古朴,就连座位也是藤椅。

    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这些装修虽然不怎么起眼,价格绝对不菲。

    楼上楼下的藤椅和沙发,大约可以容纳两百人,门口的吧台处,还有几溜高凳——冯君对这种气氛,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场子里现在已经有四五十个客人,客人的素质都还不错,静悄悄地没有什么声音,演歌台上,个长得有点像黄渤的年潦倒男人,怀抱把吉他,正在自弹自唱着《帝都帝都》

    音响的声音不高,恰到好处,男人留着马尾辫,唱的也是有气无力,没有唱出孤独、彷徨和迷惘,反而像在陈述着别人的故事,有点悲哀莫过于心死的味道。

    服务生将袁化鹏和冯君引到了二楼,来到个卡座里。

    卡座里的人已经站了起来,男三女,男人年近三十,等个头等身材,恭恭敬敬地冲袁化鹏打个招呼,“鹏哥您好,这位哥……您好。”

    袁化鹏的眉头皱了下,淡淡发问,“小赛呢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保底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