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3章 事了拂衣去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第三次治疗袁老,其实是相当顺利的。

    上半颗培元丹的药力,并没有完全消化掉,他先是做了阵按摩,把全部的药力化开。

    然后,他喂食了对方锻体丹,看着袁老呲牙咧嘴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这次,袁老的身上,涌出了层污垢——第三次服食锻体丹,才出现些污垢,可见这积年的污垢,有多么顽强。

    除了顽强,就是臭,特别地腥臭,整个病房,就像是个咸鱼铺子。

    但是袁老不能受风,大家也只能这么忍着,位高权重的二姐夫居然还有心开玩笑,“比臭鳜鱼臭点,赶不上王致和。”

    除了顽强和臭,那污垢还特别地粘稠……

    算了,细节有点恶心,就此略过,袁化鲲、袁化鹏和二姐夫三个人,用热毛巾将老爷子身上擦拭了好几遍,然后将毛巾直接扔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经过锻体丹的锤炼,上半颗培元丹的药力,已经彻底被吸收,甚至袁老体内的元气,又有点跟不上了,冯君才再次喂对方服下半颗培元丹。

    这半颗培元丹,足以支撑过下次的锻体丹炼体,甚至还有富余。

    为了更好地吸收培元丹,冯君再次出手,运起内息,连续拍打对方的大穴,歇歇之后,又全身按摩遍。

    按摩完之后,老爷子当场就坐起来了!

    这刻,他简直太激动了,“握草,我感觉我现在完全能下地走路,来……扶我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老爸,”大姐叫了起来,坚决阻拦他,“外面刚下过雪,冷着呢!”

    袁化鲲坚决支持大姐的意见,“老爸,歇半天,歇半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二姐同样附和,“别的不说,老爸你总得先洗个澡吧,这身上的味儿……”

    袁化鹏身为小儿子,最讲策略,也最会哄老爷子开心,“冯大师,我爸这能走吗?”

    冯君思索下,最终摇摇头,“我的建议是,先泡个热水澡……记得提前吃点东西,然后呢,可以适度在室内走动下,如果觉得空气不够好,过滤下就行,五天之后再去室外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建议,是参考了产妇做月子的方式,尽量少见风,不过空气太污浊的话,也不利于恢复,所以他提了变通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五天?”大姐忍不住出声发话,“那不是说……得在最后次服药之后,才能出门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冯君看她眼,淡淡地发话,“前天病人见风了吧?还好我在,否则多少会有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大姐顿时就不说话了,悻悻地看老爷子眼:都是你,让我推你出去看雪!

    老爷子冲她呲牙笑,看起来,居然有点得意让她背黑锅,果然不愧是老小孩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徐若芳出声了,“大师,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老爷子接回去了?这里没法洗澡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身上这味儿,也实在太那啥了,不洗澡的话,大家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冯君点点头,“可以了,拿被子捂住身体,抬回去就行……第四次的锻体丹,是用来巩固身体的,没必要继续待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总之,虽然治疗非常顺利,可还是耗费了相当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见到冯君走出病房门,周小彤就想走过去,问下治疗情况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根本就轮不到她走近,三四个老专家呼啦下就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堵住了这个年轻人,大家当然想探讨下治疗方案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二姐夫也走了出来,大声地发话,“小高,安排下,老爷子要出院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里,最多的还是来看望老爷子的人,此前袁老昏迷期间,可能有些人还未必会来,可现在老爷子清醒了,还在继续好转,不来的话,那不是傻的吗?

    而且很多人认识袁家这位二女婿,可以说是袁家的小辈里,官场上的第人。

    很多人冲上去,七嘴舌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叶老听,也有点傻眼,你说神马?出院?

    就在人群挤来挤去的时候,周小彤猛地发现:冯大师不见了!

    冯君没办法跟那些老专家探讨,他本来就不是学医的,治疗袁老也全凭那个位面的丸药,所以见到这番乱象,身子左闪右晃,就像游鱼般,穿出了包围。

    周小彤到处看看,发现找不到冯大师,可是她再怎么骄横,也不敢在这里胡来,只能吩咐下去,让大家仔细查找。

    冯君也是怕了那些老专家的纠缠,索性闪身进了卫生间,下刻再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另副模样和穿戴了。

    走出医院大楼,他给好风景发个消息,“打算走了,你还是要去东三省吗?”

    好风景:虽然很可能去不了,但是真不想回郑阳,我在京城再待两天,碰碰运气吧。

    其实冯君也能再待两天,看着袁老服用最后次锻体丹,然后相伴着回郑阳。

    不过他真的不想再待了,好风景对他的吸引力很大,但是在京城,两人的关系,不可能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,而且他认为,自己不该在这种事情分心太多。

    哥们儿可是要修仙的人啊。

    所以他给袁化鹏打个电话:今天的治疗效果很好,后天我就不去了,能弄到今天的机票不?

    袁化鹏听这话急了,“大师你别这样呀,我们还没设宴感激您呢。”

    冯君知道他想的什么,所以很直白地表示,“老爷子现在没问题了,我再呆下去也意思不大,关键是郑阳那边,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……年根儿了,谁家事都多。”

    袁化鹏很清楚他的脾气,知道多说无益,于是沉声表示,机票我去帮你问,但是今天的还有没有,那我真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冯君有点怀疑,这家伙会不会不用心,所以若无其事地发话,要是今天没有机票,明天大早他会开车离开京城。

    袁化鹏听,就知道这是在将军,只能去跟老爸打招呼。

    袁老爷子是个很自信的人,他觉得自己也差不多了,就说既然是年根儿了,人家着急走,那就走吧,可惜的是,我还不能受风,要不就亲自送机去了。

    春运期间,京城飞往各地的飞机,肯定是紧张的,要回家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同时,各种关系票也绝对不会少,毕竟这里的权贵也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当天晚些时候,冯君就登上了前往郑阳的飞机,袁化鹏还特意去机场送了他。

    在回市区的路上,袁化鹏接到了周小彤的电话。

    周小彤的语气不是很好,“鹏哥,老爷子还没好彻底呢,你就把冯大师送走了?”

    因为老爷子康复有望,袁化鹏心情不错,也不跟她计较,“小彤你要是信鹏哥呢,就听我句劝,别折腾了,他跟咱们不是路人,惹得他火了,保不齐就出什么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吗?”周小彤不以为然地笑笑,然后话题转,“你家请他出手,答应了他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是不方便说,”袁化鹏哪里肯告诉她实情?“有些事情,你不知道更好些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做出多大的事情?”周小彤不屑地哼声,“大不了开私矿的时候,杀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袁化鹏默然,他知道这女孩儿虽然生活糜烂,脑瓜却绝对好使,所以不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最终,他还是叹口气,“别怪我没警告过你……他杀的人,达到了三位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周小彤听得就是愣,然后她又笑声,“鹏哥你又跟我开玩笑,那些宅男出手,就能杀好几亿人呢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,你觉得合适跟我说吗?袁化鹏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“跟别人耍流氓去,我是你哥……再明确告诉你句,我说的三位数,是他单枪匹马亲手杀掉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鹏哥你又吓唬……”周小彤本来正不屑地笑着,然后脸沉,“操……敢挂我电话?”

    放下手机之后,她眉头皱皱,低声喃喃自语,“亲手杀了几百人?这可是和平年间,就算是计生委的干部,他这年纪也小了点吧?”

    愣了好阵,她又拿起手机打个电话,“婷婷,帮我查个人,叫冯君,身份证号码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能量确实不小,第二天上午,她就查到了冯君很多信息。

    其有条,被她注意到了,“去年飞过趟西南,什么时候回来的,时间不详……这家伙买卖玉石,是去缅甸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可是也不对啊,他主要玩的是和田玉,软玉,缅甸那边都是硬玉来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同时刻,冯君刚刚起床,他在京城待了十天,连续十天晚上没有充电,昨天回来之后,充了整整晚上电,全身上下异常地舒坦,所以难得地睡了个懒觉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之后,他端着早餐来到了二楼的落地窗前。

    郑阳也下雪了,从前天开始下的,直下到昨天下午,桃花谷内银装素裹,就连小院里,都是白皑皑的片。

    衣架上的鸟巢,已经彻底被白雪覆盖,那只乌鸦躲在屋檐下,爪子踏在空调室外机的外壳上,兴致勃勃地看着这银白色的世界。

    没错,这家伙蹦来跳去的,根本看不出房子被水淹了的苦恼,活力四射得很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