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5章 曾经的传说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已经接近两年没有回家了,前年春节过后,就没有再回这个县城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次回来,比前年就风光多了,带了两辆车,帕萨特和辉腾。

    同行的,还有同学李晓滨和牟淼,刘小萱也跟着牟淼来了。

    冯君的家乡,位于两省交界处,是个叫做朝阳的小县,隶属于云园市,有二十多万人口,经济较为落后,以农业和林业为主。

    冯君的家在县城里,爷爷那辈就算城镇户口,奶奶共生了五个子女,活下来三个,冯君的父亲冯晖是长子,下面还有个弟弟,有个妹妹。

    他家所在的是城关镇老城区,街道不算太宽,但是以前的供销社、百货大楼、纺织厂、印刷厂都在这里,四十年前是朝阳当之无愧的市心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这里,就显得有些暮气沉沉了,私搭乱建的建筑很多,头顶上各种管线编织得密密麻麻,地上是污水横流,建于五十年前的排污系统,已经不能满足日益发展的城市需求。

    冯君的家就位于路边的个大院子里,本来有三间平房,因为临街的侧拆迁,建成了小二楼,他家的房子也被拆了间,政府给补贴了间二楼的门面房。

    在小县城里,二楼做门面真的是行不通,所以他家的小卖部在里地外,街道对面。

    冯君先把李晓滨送到了她外婆家。

    经过了路的长途跋涉,再加上雨雪天气,他的车已经脏得不成样子了,不过在这样的小县城里,有这么辆车,也算拿得出手了。

    李晓彤的大舅过来帮着搬东西,还盛情邀请冯君进屋坐坐,眼也满是好奇之色,估计是以为外甥女儿终于有了归宿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和李晓彤异口同声地表示,我们只是同学,过年相伴着回来,都是朝阳人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也就没有然后了,在她舅舅的眼里,帕萨特虽然是辆不错的车,但是朝阳人里,开得起帕萨特的人也很有些。

    比她舅舅更不堪的,是冯君的老爸冯晖,不知道老冯怎么想的,居然以为儿子开回来的是辆桑塔纳,“儿子,有点钱也不能乱花呀,这桑塔纳得二十万吧?”

    冯君听到这话,嘴角直抽抽,“老爸,我这车比桑塔纳贵点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老冯听得吓了大跳,“你到底是做什么生意呢,又是发电机,又是小车的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正经生意,”冯君也不仔细解释,“我两个学位呢,赚点钱还不容易?”

    他从小就这样,学习上很少让家里操心,在外面调皮捣蛋,也是人做事人当,吃了亏也不跟家里说,所以父母亲对他相对放心。

    冯晖深深地看他眼,“既然能赚钱,记得回家,别跟去年似的。”

    这纯粹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不过冯君隐约能感觉到,老头子也能猜到自己不容易,只不过孩子大了,当家长的会维护孩子的尊严。

    冯晖知道孩子开了辆“比桑塔纳还贵”的车,就指挥他把车在路边停好,搬了两个水泥墩子放在车旁边,防止别人剐蹭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之后,冯君很自觉地走进自家的小卖部,帮着爹妈卖货。

    县城里的小卖部,卖货特别墨迹,根铅笔也得卖,半块老咸菜也得称,零碎到不得了,很多人买了东西,还要饶上些小物件——买你斤花生,不送块口香糖吗?

    这还不算啥,关键是买东西的人里,大半是熟人,不少人张嘴就是先欠着。

    当然,恶意欠账的人也没几个,欠回两回没事,欠得久了,就不做你生意了呗。

    关键是赊欠的东西,你可以算得少了,绝对不能算得多了——算得多了,万被人发现,名声就坏了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,小卖部偷鸡不成会很郁闷,关键是……你得把账笔笔记清楚,算的时候也得小心,不能算混了。

    这就已经很折磨人了,到最后人家统销账的时候,又会来句,“零头抹了吧”。

    所以说,做这行,赚的真是辛苦钱,没啥技术含量的行业,不辛苦怎么赚钱?

    现在年关将近,小卖部又进了不少鞭炮、对联、香烛、灯笼、气球、瓜果、礼品盒什么的,就更琐碎了。

    冯晖和张君懿却是不嫌麻烦,反而喜不滋滋地盘算,“年也就这会儿赚点钱,年前辛苦点……再卖东西,就得等十五以后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原本还想着,得空去找朋友们玩呢,可是两年不见,父亲头上的白发增加了不少,鬓角几乎全白了,脸上的皱纹,也增加了些。

    所以他老实地待在小卖部,给父母亲打下手。

    老妈张君懿倒是体贴他,“你在这儿添什么乱,去找朋友玩吧,再不走动,人情就生分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不以为然地笑笑,“人情这东西,富在深山有远亲……儿子自己争气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两年都没有回来,对小卖部各种商品的价格窍不通,不过帮着过过秤,搬搬东西,招呼下客人,也算是有点作用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才待了十来分钟,不少人就纷纷过来打招呼,“高材生回来啦?”

    冯君在这条街上,也是小有名气,小时候调皮捣蛋,上了初之后猛地开窍了,考以县第二名的成绩,考上了云园,高考又以远超录取线的成绩,考上了大学。

    上了大学之后,他的传说依旧在继续,小地方的人不太清楚双学位是什么意思,他们的理解就是,冯君用了四年时间,读完了研究生。

    再然后,他没有回县城,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意外,好男儿志在天下,缩在这小小的朝阳,那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可以想像下,以他在家乡的名声,如果混得不好,又怎么好意思回来?

    所以他今天开了辆车回来,老街坊们倒也有些意外,但是没有谁觉得,这是不正常的,他们最多问下,这车是什么牌子,多少钱。

    冯君当着父母的面,也不能说辉腾什么的,只能含含糊糊地表示,“跟桑塔纳个厂的,比桑塔纳贵点。”

    他回来的时候,就下午四点多了,随便忙乎阵,天就擦擦黑了。

    小卖部在年前这段时间,是最忙的,冯君正说要不要去饭店买点吃的,给父母端过来,路边辆捷达车停了下来,个三十多岁的家伙走了下来,“晖哥忙呢?”

    冯君认识这家伙,大名刘家贵,以前是县政府的办公室副主任,现在就不知道了,此人跟老妈,还有点远亲关系。

    他张嘴,酒气就扑面而来,冯晖看他眼,“我说二根,你这是午喝的酒吧,喝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没多少,”刘家贵摆摆手,笑嘻嘻地发话,“这不是年根儿了嘛,……咦,小君回来了?”

    冯君笑着打个招呼,“家贵叔好。”

    刘家贵打量他眼,笑着点点头,“出息了,也长个儿了。”

    他闲聊两句,才扯了冯晖到边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冯晖的脸逐渐拉了下来,然后很干脆地摇头,“不行,二根,我们现在钱也紧张着呢。”

    冯君闻言,侧头看眼老妈,递了个眼神过去——要钱吗?我这儿有。

    张君懿去过郑阳,对儿子的实力,多少了解点,她使个眼色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冯君正好懒得多事,这年头能不借钱,当然还是不借钱的好,他主要是考虑,刘家贵不但是母亲的远亲,还是政府官员,具备偿还能力。

    刘家贵听到这话就急了,“晖哥,这不是年根儿手紧吗?我是卖你东西,又不是借钱。”

    冯晖指临时支起的摊子,“你看我进了多少货?哪儿有钱买你的东西?”

    刘家贵看眼那些烟花爆竹,“那这样,我东西放到你这儿代卖,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顾不过来,”这次是张君懿出声了,她冷冷地发话,“街上那么多小卖部,你随便选家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君懿姐你……”刘家贵眼睛瞪,就要发作,猛地眼光扫到冯君,又笑了起来,“呵呵,算了,小君今天回来,知道你们忙,我也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边说,他又看眼不远处那辆脏兮兮的车子,“呦,郑阳牌子……这帕萨特,是小君开回来的?”

    冯君闭嘴不言,有父母亲在,他没必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小君开回来的,”冯晖闷声闷气地回答,“二根你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,那你们忙,”刘家贵转身上了捷达车,打着火走人了。

    冯君看他离开,才奇怪地看眼老妈,“刘家贵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君懿看他眼,叹口气,“这家伙现在是计生委的主任,级别提了,权力变得小了,做事也不着调了,连亲戚都坑……”

    合着刘家贵离开了政府办之后,各种明里暗里的收入少了,家里收的礼物倒是多了,他自家用不完,就要卖出去换钱回来。

    所以他找冯家的小卖部帮忙,不过令张君懿生气的是,去年他拿了批高档礼品来卖,里面居然有很大部分假货!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