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7章 我只笑笑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的五个小学同学,都是从小玩到大的,关系非常好,没啥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酒桌上,二胖就抱怨了起来,说你太给刘家贵面子了,要是搁给我,我都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二胖叫窦家辉,上小学的时候,是班里第二胖的——大胖姓冯名君。

    窦家在朝阳名气很大,但是家族不大,总共也就五六十个人。

    二胖的太爷爷孤身来到朝阳,生了六个儿子,因为有种种争端,有四个儿子是跟人打架而死。

    那四个儿子,留下了四个孙子,而活下来的两个儿子,又留下了十个孙子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窦家辉共有十四个叔叔,跟人打架……又死了四个。

    剩下的十个叔叔,为了报仇,先后又死了四个,其有个是屠杀了两家人——两家都是警察。

    他目前活着的叔叔,只有六个。

    而窦家辉的堂兄弟,连他共九个——这是因为计划生育了,要不真不知道会有多少兄弟。

    他的堂兄弟,又有个是因为打架的时候把人杀了,政府不得不判他死刑。

    他这个兄弟出殡的时候,副县长都来披麻戴孝,警察局从上到下都出了份子钱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家人太特么恐怖了,死了个兄弟,其他兄弟接着上。

    政府也不傻,二胖的老爸,属于是受了招安的,目前在城关派出所当副所长,官儿不大,办事也迷迷糊糊的,但是他瞪眼,所有的混混都得跪。

    近些年,窦家兄弟没啥可圈可点的业绩,但是谁又敢小看?

    二胖的脾气还算不错,不过他就算当着刘家贵的面这么说,刘家贵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满。

    对于窦家辉的鄙夷,冯君只是笑笑,也不做表态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小学同学喝酒,嘎子主要在旁边倒酒——他比大家都小岁,他不倒酒谁倒酒?

    酒足饭饱,嘎子才吞吞吐吐地发问,君哥你现在生意做得大了,还要人不?

    在宾馆当保安,真的没前途,养活自己的话,问题不大,成家立业那是妄想。

    既然君哥在郑阳打下了片天地,他肯定想投奔过去,对于这种投奔,他心理上没有丝毫的不适应——小时候就是跟冯君混的。

    唯可虑的是,他是有癫痫病史的,因为这个病史,很多岗位他都不能去应聘。

    比如说,他曾经有机会贷款买车跑运输,又比如说,他还有机会去工厂上班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机会,都被他的癫痫病史耽误了,别人根本不敢用——万你半路发作,咋办?

    冯君跟嘎子是很亲近的,陆晓宁为啥被叫做嘎子?从小做事就心眼直。

    那不是傻,而是不喜欢蒙哄人,看不惯的事就要说。

    冯君在外面闯荡,结识了不少人,只论远近的话,王海峰肯定比不上牟淼,但是牟淼都赶不上嘎子可靠。

    癫痫……我也许能帮他根除了!冯君心里盘算着,然后点点头,“那行,回头跟我起走吧,前两年没啥眉目,现在我看能不能帮你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二胖呲牙,“大胖,帮我也安排了吧,这儿待着实在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去了别的地儿,谁知道朝阳窦家?”冯君看他眼,“你跟我二叔联系,帮着留心下,附近有啥荒山承包的没有,有的话,我可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朝阳窦家算个毛线,就是个虚名,挣不上钱,啥也是白扯,”二胖悻悻地发话,“为什么说穷横穷横呢?因为你太穷了,穷得就只剩下横了……妖精说的。”

    他直暗恋着初同学姚晶,姚晶现在是县电视台的主播,虽然窦家在县里无人敢惹,但是姚晶现在交往的男友,是省国资委某处长的公子,她正在张罗调往省城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想个赚钱的买卖,”冯君端起酒杯来饮而尽,“缺钱的话……跟我说声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少喝点吧,”小学同学铁墩出声了,他是在南方打工的,人情方面不差,“明天大早,大胖还要早起呢。”

    冯君会早起?想也别想,他对刘家贵的印象非常不好,要不是有些别的打算,他根本都不会答应借车——两百块的红包,真当我稀罕?

    刘家贵是很重视这次接亲的,他当这个计生委主任,真的是受够了,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宁愿在县政府办里待着,好过现在被边缘化。

    计生委从来就不是个轻省地方,以前拉人打胎,被人戳脊梁骨骂,这几年略松点了,才说能靠着配额吃点孝敬,又出了二胎政策……这官真的没法当了。

    自从赏识他的县长走了以后,他直在走下坡路,很想攀个高枝,眼下就是机会。

    早上五点半的时候,刘家贵就来到了县城边的大转盘,看着大家调度车辆。

    转盘是通往云园市市区的必经之路,最合适集车辆。

    刘家贵今天不是主事的,也就调了三辆车,三辆车档次都不算低,起码他的捷达不够资格。

    不过最高也就是辆奥迪A6,再高也没有了,大家知道消息的时候,都比较晚了。

    六点钟整的时候,车队就到得差不多了,共十辆车,加上头车十九辆,意味着长长久久。

    可是到现在为止,只来了十辆车,总管着急了,“谁的车还没到?”

    刘家贵气得直跳脚,“我的车,我的车差辆……他在赶来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快点,”总管不满意地发话,他认识这个计生委主任,平日里说起话来也比较客气,但现在是什么时候?慈不掌兵啊。

    所以他冷冷地发话,“告诉他,只给他五分钟,跟不上了就顺着大路追吧。”

    刘家贵也顾不得计较此人态度不好,又打电话催遍冯君,挂了电话之后,还悻悻地骂句,“尼玛,狗肉丸子,上不了桌面。”

    冯君几乎是卡着五分钟的点儿来的。

    刘家贵看来的车,顿时就炸了,“握草……你不知道洗下车?”

    这辆车可是路从郑阳跋涉回来的,那边还有积雪,虽然道路上的积雪被清理了,不过车辆有多脏,那是可想而知,车子的后窗户根本就是层泥浆,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冯君放下车窗看他眼,“我昨天回来的,喝酒喝到十二点,去哪儿洗车?”

    他在说谎,昨天晚上喝到九点半,大家就散伙了。

    总管见到这车的惨样,也忍不住狠狠瞪刘家贵眼,“看你办的这点事!”

    刘家贵觉得特别无辜,我都跟丫说了,是晁颖嫁女儿,尼玛,他就敢连车都不洗!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再说啥也晚了,他冲着冯君招下手,“下车,赶紧去旁边修车店打桶水,随便擦擦,总比不擦强。”

    冯君坐在车里,动也不动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还长本事了?”刘家贵越发地火了,本来他想痛骂对方顿的,可是想想,人家是有成就的名牌大学生,只能咽下这口气,苦笑声,“小君,你这不是给晁总上眼药吗?”

    冯君只是看着他笑,什么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刘家贵还待叽歪,副总管过来了,递给冯君两个红气球,快速地发话,“来,绑到车的后视镜上,车这么脏,去了市区之后,抽个空再去洗吧。”

    反正接亲就是各种忙乱了,冯君的车虽然脏,主家还是派了两盒硬华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问题来了,接亲的人里,没人想上这辆脏兮兮的帕萨特,到最后是两个毛孩子上了车,都是十四五岁,是主家的远房亲戚,山里来的。

    俩毛孩子上了车,倒是挺安静的,他们看不出车的内饰有多么豪华,反正就算是普通的小轿车,离他们也相当遥远。

    十九辆车凑齐了,但是人没来齐,拖拖拉拉直到六点半,天都开始放亮了,车队才上路。

    这时候上路,人也不算多,副总管操办这种事多了,现在终于放松了,“没事,留着余量呢,时间肯定够,正好天快亮了,通知摄像,路上拍下……卧槽,那辆帕萨特别拍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车里,有三辆帕萨特,不过他都不用指明,大家就知道他说的是哪辆。

    朝阳县到市区,也就三十来公里,旦飙起速度来,是很快的,进了市区要慢点,来到小两口家,差不多用了五十分钟。

    也就是七点半的模样,车队到了,有两辆车半路上掉队,也很快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云园市这里,新媳妇回门的礼仪是很隆重的,冯君见过多次了,也不下车,只是放下车窗,坐在驾驶室里抽烟。

    个毛孩子有点好奇,出声问他,“总管不是给了你华烟了吗?你为什么不沾沾喜气,要抽自己的烟?”

    冯君看他眼,笑着回答,“我不太喜欢抽硬盒华,感觉这种烟更好抽点。”

    毛孩子看眼他手上短短的烟,下意识地发话,“这种烟短短的,好好玩,叔叔能给我根吗?我给我爸抽。”

    冯君抽的烟可不便宜,鹳雀楼1619,条千块,根就得五块钱,听到这孩子是为他父亲要,他想也不想,直接给了整盒,“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孩子孝敬家长,当然值得鼓励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