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1章 面子不小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没有戳穿鼻涕虫的谎话——你连我的车都不认识,就敢说年买两辆?

    发小嘛,就应该是这样,想吹牛就吹牛,想扯淡就扯淡,只要没有存心害人,就都可以原谅。

    不过嘎子跟鼻涕虫叫板了,说你让大胖去南边,万发展得不好,郑阳的基业也丢了,这损失算谁的?

    鼻涕虫当然不敢打包票,以前他在街坊里,也算个受气包,只不过现在发展得尚可,就迫不及待地卖弄下——其实他手上那块表都是A货。

    所以他表示,我是好心邀请你们去发财,你们不想去就算了,还说个啥?

    简而言之,冯君回了家乡之后,想带几个信得过的兄弟出来,真的是易如反掌,而他在社会上结识到的那些朋友,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那种无条件信任的感觉。

    大年初二的时候,冯君家回姥爷家,终于撞到了刘家贵。

    刘家贵见到冯君之后,表情很奇怪,有点愤怒,有点疑惑,又有点畏惧。

    捡个没人的时候,他终于出声发话,“小君,你好像对我有成见?”

    冯君根本都懒得正眼看他,淡淡地发话,“我这个人,只是对假货有成见……做事不像亲戚的,那就是假亲戚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事不像亲戚,你做得就像了?”刘家贵冷笑声,他的前途,已经被这个年轻人毁掉了,所以就豁出去了,“开辆二百万的车很牛逼?骗别人说,跟桑塔纳差点?”

    “我骗人了吗?”冯君淡淡地看他眼,然后皱皱眉,“二百万和二十万,不就是差点吗?嗯……差个小数点。”

    刘家贵气得好悬吐血,“二百万的车你开得起,十块钱的洗车钱你出不起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得好奇怪,”冯君的声音提高了点,“我自己赚的钱,该怎么花是我的事儿,我爹妈都不管,轮得到你替我做主?”

    刘家贵狠狠地瞪他眼,转身离开了……说不过,不走等什么?

    但是冯君可不想就这么放他走了。

    这种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家伙,有的时候做事没下限,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于是他的声音再高点,“家贵叔,我把话撂这儿了,你要再不知道进退,别怪我不拿长辈当长辈!”

    刘家贵的身子停了下,然后走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轻松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,眨眼之间就初四了,朝阳的初同学已经约定,初五晚上同学们起搞个聚会,聚会的发起人,正是以前的班长李晓滨。

    高班的聚会,就不太容易组织起来,毕竟那是市,是省重点学,同学们多是天各方,目前又正是奋斗的阶段。

    只想想冯君就知道,如果他没有遭遇打击,也没有激发奇遇的话,目前应该正在南方辛苦奋斗,连家都顾不上回,哪里有心情聚会?

    不过牟淼倒是约了几个同学,打算小范围地搞个聚会——他用的居然是冯君的名义,因为他在高同学里的人缘,比冯君差不少。

    牟淼的意思,也是定在初五晚上,听说冯君初五有安排了,才定在了初六晚上。

    然而,计划终究赶不上变化,在初五早晨的时候,冯君打电话给李晓滨,告诉她自己不能参加聚会了,有事情早走……你回郑阳的话,让牟淼捎你吧。

    李晓滨非常不高兴,就说你这不是玩人吗?什么要紧的事儿,让你这点时间都抽不出来?

    事实上,她组织这个聚会,还有些别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想让大家知道,自己现在跟冯君走得很近,只要同学们认可了这个事实,那么接下来,她或许可以跟他……改进下关系。

    想必冯君不愿意在同学,留下个“始乱终弃”的名声吧?

    这也是同学关系的宝贵之处,这种封闭的小圈子里,大家都很注意自己的口碑。

    李晓滨没有信心定操作成功,大致还是想争取些主动,没准将来就会有机会。

    尝试了,不定能成功,但是连尝试都没有的话,肯定不会成功。

    冯君也没法跟她解释太多,只能含含糊糊地表示,我是真的有事,还要带着发小嘎子走。

    他有什么事呢?是京城来了电话,说北新罗那边,已经协商妥当了,近期船就能出海,你也赶紧去登州吧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当然是赶早不赶晚,虽然冯君也想见见多年没见的同学,但是毫无疑问,正经事要紧。

    听说他要走,嘎子直接给单位里递交了辞职书,反正年前刚发了工资,多上的这十来天班,他就当是义务劳动了。

    宾馆的大堂经理听说此事,还特意把他叫过去,希望他能上完这个月——要不你这十天的班,纯粹是白上了啊。

    其实是过年期间,保安的人手太紧缺了,而宾馆在这段时间,虽然没有多少入住率,但是餐厅的买卖很好,而且……很多人会包了宾馆的房间赌博。

    年节期间玩钱的,不定是滥赌鬼,但是既然是赌博,就有发生纠纷的可能,宾馆随时有几个保安待命,也是有备无患。

    嘎子对宾馆,是心存感激的,因为他自身的糟糕情况,找份相对稳定的工作,也不是很容易,宾馆保安虽然挣钱少了点,但人家真的是收留了他,人要学会感恩。

    所以他跟大堂解释,说我个发小在郑阳发展得不错,说要带我走,这个人,你可能也听说过,就是县出去的冯君。

    什么,你没听说过?那么好吧,他的二叔就是宾馆工程部的冯成,这个你总知道吧?

    冯工我当然知道!大堂经理不无遗憾地表示:你要去赚大钱,我也不能拦着你,不过这十天的工资,是真给不了你,冯工的面子也不好使。

    不是对你有意见,实在是没这先例,不能开这口子。

    嘎子对此表示理解,他既然被人称作嘎子,做事很少考虑太多,认准了的事儿,就要条路走到黑。

    他在年前听冯君有照顾自己的意思的时候,就已经做好了准备,甚至还特意买了个很便宜的二十寸行李箱,随时都能走人。

    嘎子的父母也很支持他,大家这么多年的邻居,冯君这孩子怎么样,他俩太清楚了,不但有本事,做事也实在,以前人家是不带嘎子玩,现在开口了,他俩哪儿有不答应的道理?

    嘎子的老妈,甚至准备了两千块钱让他带着,对于这个贫穷的家庭,这笔钱不算少了。

    冯君直接拒绝了,说嘎子跟我走,分钱都不用带,以前我是没能力,帮不上他,现在嘛……我敢带他走,钱就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两人在初五早上,离开了朝阳,驱车直奔郑阳。

    车才进了伏牛,林业宾馆的电话,就打到了嘎子的手机上,打电话的是大堂经理。

    他在那边很客气地表示,说你这十天的工资呢,我帮争取了下,领导的意思是,你现在写个字性的东西,证明你生活拮据,需要这些钱,回头想办法走下账,挤出这点钱来。

    嘎子很感激地表示,多谢王经理了,不过我现在已经进了伏牛,等我再回去的时候,把这个字资料递到宾馆,可以吧?

    挂掉电话的时候,他还忍不住跟冯君感慨下,“以前也没觉出来,王经理这么热心……这世道还是好人多啊。”

    冯君看他眼,想要说点什么来着,最终只是嘴巴动了下,算了,这个世界,多些感激之心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两人抵达郑阳的时候,是下午五点多,冯君直接把车开到了桃花谷。

    令冯君感到意外的是,虽然是正月初五,王海峰和徐雷刚居然都在。

    王教练不无自豪地表示,初二的时候,老婆的表弟置疑健身教练这个职业,说那是花架子,结果他不小心用的力大了点……

    为了避免听老婆唠叨,他从初三就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冯君为两人介绍了自己的老乡,这俩既然是以徒弟自居,当然会客客气气地招呼,哪怕在他们眼里,这个叫陆晓宁的家伙,实在有点土里土气。

    有意思的是,嘎子居然认得徐雷刚,“去年给晖叔家里装发电机的,就是你吧?你这体型太好认了,不过……是不是有点瘦了?”

    桃花谷的别墅,也是令嘎子大开眼界,他虽然常年呆在小县城,可这年头的年轻人,谁不会上?“这房子得千多万吧?”

    得,他还是估得低了。

    原谅他吧,这种房子放在朝阳,如果有地皮的话,连上装修和家具,也就七十万,他已经是充分地考虑了郑阳市的寸土寸金。

    冯君既然回来了,所有的事情就都摆上了议事日程——春节长假马上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冯大师在第二天大早,驱车直奔登州,随行的还有嘎子。

    听说他要去登州,王海峰和徐雷刚就猜出是什么事儿了,两人都自告奋勇要随行。

    凭良心说,只要是个男人,都有“男儿当横行”的情结,别说是徐雷刚这种部队里长大的,王海峰也不例外,这是雄性动物的天性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很干脆地拒绝了他俩,原因很简单:看好家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