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3章 阴魂不散(二更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冯君是正月二十回到郑阳的,在登州他足足待了二十二天。

    交易已经完成了,他是现场支付了黄金,换来了zha药。

    因为手上黄金不够多,他特意去手机位面待了几天,用五台发电机做抵押,跟田家借了千两黄金,说好是等勇毅公世子的万两黄金到账,再行归还。

    大致是因为,他在登州待的时间太久了,积攒了定的人品,所以整个交易过程没有发生意外,而船家夜醒来,发现船上几百吨货物失踪,也没表现出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冯君做出的解释,跟当面撒谎没有任何区别,他告诉船家:我把货全丢海里了。

    船家肯定不会相信,别的不说,几百吨的货,夜之间都扔进海里,你有那么多体力吗?

    但是……这跟他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正经是船上没货,船家承担的风险会降到最低,凭良心说,他还巴不得这厮将货丢进海里。

    就在这二十二天里,张采歆来了趟登州,登州距离郑阳其实不算远,不到千公里,走高速也就七个小时,不怕查超速的话,六个小时都能到。

    冯君没有见她,因为他心里正麻烦到不得了,而且,那些吃水路的家伙,其实也不是很好惹,红姐在郑阳罩得住,来登州真是不够看,他不想把她扯进麻烦里。

    冯君回到郑阳,基本上就是傍晚了,因为事情终于办妥了,在回去的路上,他就定了疗养院的宾馆,要请大家吃喝顿。

    到了桃花谷之后,他直接把嘎子留在了别墅里——我们出去喝酒了,你看好门。

    这二十多天里,嘎子受到的冲击也很大,虽然他只是鞍前马后地打打下手,但是他确确实实地体会到了,冯君现在富有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不去参加酒宴?无所谓啊,他在登州,天天大吃大喝,身的行头全部换了,手机也换了,就连发型都重新做过了。

    能帮冯君看家,这是发小对他最大的信任,听说房子里不少好东西呢。

    他在别墅里洗个澡,洗去身上的海腥气,精神抖擞地走出来,看着院子里的衣架发呆。

    说实话,陆晓宁不喜欢乌鸦,其实他不喜欢任何的鸟类——水鸟除外。

    因为大部分陆地上飞行的鸟儿,都特别地臭。

    打个比方说,别人都说,家里有燕子筑巢,代表家庭兴旺,但是陆晓宁绝对不会允许燕子在自家筑巢——那玩意儿太臭了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冯君为什么会在院子里搞这么个东西,不过这无所谓,既然是冯老大要这么搞,他支持就是了。

    天光现在已经很长了,六点半了,天色尚未全黑,别墅里的人已经全离开了,只剩下了他个人,呆呆地看着乌鸦巢。

    乌鸦也回巢了,但是没有趴在窝里,而是站在那里,侧着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阵小风吹过,嘎子觉得身上有点凉意,郑阳比朝阳靠北好几百公里,果然是春寒料峭。

    人鸟正在大眼瞪小眼的时候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陆晓宁抬眼眼,发现是个很美丽的女孩儿在按门铃。

    他发誓,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孩儿,二胖的暗恋对象姚晶,就已经很美了,号称是朝阳第美女,别号妖精,目前是县电视台的主播,不过据说马上要去省城的电视台了。

    但是妖精跟这个女孩儿比起来,简直个天上个地下。

    关键是这女孩儿的气质……真的是太高高在上了,冷傲得有若天上的仙子。

    陆晓宁愣了愣,才出声发话,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因为有点仓促,他的话里带了点朝阳口音,听起来似乎是“你找事儿”?

    女孩儿也愣了愣,才出声发问,“冯君……冯大师住在这儿吗?”

    陆晓宁点点头,“啊,是……他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开门,”女孩儿淡淡地发话,却是不容拒绝的语气,“把客人关在门外,这不是待客之道。”

    陆晓宁觉得这话有道理,但是他很干脆地拒绝了,“你算不算客人,我不太清楚,我认为,你最好还是先给冯君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上下打量他眼,冷冷地发问,“你在命令我吗?你以为自己是谁?”

    不过,不等嘎子回答,她又微微笑,“我知道了,你是嘎子……对吧?”

    陆晓宁顿时就大脑宕机了,愣了好阵,才低声嘟囔句,“我已经……那么有名了?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你是冯大师的发小,”女孩儿脸上露出丝微笑,“认识下,我叫周小彤,以后你会熟悉我的存在……把门打开。”

    陆晓宁又怔怔,“我还以为你是张采歆……抱歉,你还是给冯总打个电话的好。”

    在登州的那些日子里,他跟冯君无话不谈,所以他知道,冯君对个叫张采歆的美女很上心,甚至到了耿耿于怀的程度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低,但是周小彤听到了,她顿时愣住了,“你刚才说什么……张什么新?”

    “认错人了,”陆晓宁已经从刚才的惊艳回过了神。

    既然回过神了,他就不会再把这女孩儿看得太重,“身高不对……你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身高不对?周小彤感觉自己要炸了,她对自身的容貌,是无比地自信,深信自己哪怕不靠家世,也能罗到大批的精英做自己的裙下之臣。

    她唯不太满意的,就是自己的身高,米六点五,没办法,现在社会上的风气,就是以高为美,而且这是可以量化的指标,不能她说自己高就行。

    不过她越是生气,脸上就越没有什么表情,反而是下巴微扬,傲然地发话,“你有没有想过,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名字?”

    陆晓宁终于回过神来,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兴趣告诉你,”周小彤很直接地回答,“除非你告诉我,刚才说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抱歉,这个我不能说,”陆晓宁真的很想告诉对方真相,在他二十几年的生命,跟美女攀谈的次数少得可怜,但是他非常明白点,冯君的事才是大事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无奈地发话,“你别难为我了成不?直接联系冯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彤看他眼,思索了下才发问,“冯君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陆晓宁紧紧地抿着嘴唇,很干脆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周小彤实在有点无奈了,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,她原本是想打个冷不防,直接把冯君堵在家里的,现在既然暴露了,再故作神秘也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冯君刚刚点完菜,正在了解郑阳这边的现状,发现个不明的电话打进来,是京城的号码,想了想,还是接了起来,“哪位?”

    “冯大师好,”电话那边传来声轻笑,“听出我是谁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股京油子味儿,隔着百里我都闻得到,”冯君淡淡地回答,“我的电话谁给你的?”

    他对周小彤的声音真没多少印象了,但是这种儿化音很重的口音,辨识度实在太高了。

    “用得着别人给我吗?”周小彤懒洋洋地发话,“移动公司查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“哦”了声,既然不是别人泄露,他就不再纠结这点,“有事?”

    周小彤依旧是懒洋洋地发话,“我来郑阳了,就在你家门口,嘎子不让我进门,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你居然知道嘎子?冯君的眉头微微皱,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是嘎子自己说的吧?

    想不到这小子也这么闷骚!他以为找到了答案,于是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我在外面吃饭呢,很晚才会回去,你先找个地方住下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周小彤却是不答应,“你在什么地方吃饭?我过去找你……握草,又挂姐的电话?”

    冯君放下手机,他才不会惯别人毛病,“刚才说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别人还没说话,他的手机又响了,来电话的还是周小彤。

    他按了“拒绝”之后,直接把号码拉进了黑名单里——毛病!

    这顿饭吃到很晚,接近十点了,四个人才醉醺醺往回走。

    才来到别墅门口,不远处两道雪亮的车灯亮起,有人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冯君!”

    “别烦我,”冯君摆手,大着舌头发话,“今天就到此为止了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也看了眼车灯方向,不满意地发话,“我警告你啊,别拿灯晃人,有点素质!”

    大概秒钟之后,车灯关掉了,周小彤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那么,明天早上点半?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,”冯君满不在乎地回答,他也不是第次跟这女人打交道了,知道没必要给她好脸,“就算你睡车里,都是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还是去找个会所,做下SPA吧,”周小彤懒洋洋地发话,“今天路从登州赶过来,也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要是换个人,听到“登州”二字,少不得要问下具体情况,不过冯君太清楚这女人了,旦招惹上了就是牛皮糖,以袁化鹏这种老字号二代,都要绕着走。

    所以他直接开门进了别墅,不再看那车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命注定的男主啊,”车上传来声轻喟,然后车灯亮起,缓缓离开了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