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2章 追来了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相关的规划不是能蹴而就的。

    冯君决定先跟吴利民借十个人,帮忙看好进来的路,以及两个库房。

    三个库房是有道路相连的,个库房只管进不管出,个库房只管出不管进。

    还有个没人看管的库房,就是那个钢架库房,除了通向两个库房,还直接通向别墅,有什么货,从别墅进出都可以。而另外两个库房不会知情。

    冯君之所以跟吴利民借人,不是他多么相信吴少,而是他借鉴了王海峰的说法,我不用管这些人,有什么事直接找吴少就好。

    反正他出手不小气,十个人天三百,就是三千块。

    吴少会不会把这点钱看在眼里,冯君也不是很清楚,他只清楚点:我给你的钱不少,不够的话,你还可以说,但是事情办得不漂亮的话,后果自己考虑。

    反正吴利民是知道他的厉害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远亲等干人,也留下了不少,其还有那个电工,合用不合用,走着看就是。

    他们都被安置到了工房里,没事不得进入别墅。

    这些事就忙乎了天半,到了第三天上午,徐雷刚也来了。

    冯君已经把那块“凝练的灵石”取了出来,放在了后院的假山上,这假山上方有个小亭子,他就把灵石放在亭子边,四周还堵了些石头,尽量防止灵气外泄。

    灵石泄露的灵气,比在桃花谷的时候还要少些,但是大部分都指向了亭子,在这里修炼的效果会更好。

    然后他召集徐雷刚三人,也不解释原因,只是强调:以后修炼就在这里,不要去别处。

    徐雷刚三人的感知能力差点,但是脑瓜都不笨,在亭子里修炼下,然后又坐在假山的其他地方修炼下,对比几次,马上就感觉出不同了。

    徐雷刚的心里开始着急:这样下去不行啊,回家之后不能修炼了——关键是就算想偷偷修炼,也没啥效果呀。

    可是他还不敢跟冯君说,这是他自己安排不好自己的事,怎么跟别人说?

    他们开始修炼的当天下午,冯君惊喜地发现:乌鸦也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里跟桃花谷的直线距离,也差不多有三十公里,开车有三十五公里,

    冯君在假山的不远处,也竖了个类似的衣架,但是在搬家的时候,他没想着带乌鸦走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,多少是讲“以人为本”的,这只乌鸦固然灵异,但是冯某人搬家连张采歆都不通知,拜师的时候也要让王海峰放弃朋友情谊,又怎么可能为只乌鸦开后门?

    他在这里栽个衣架,只是顺其自然:机缘我会给你,能不能发现并抓住,那是你的事。

    这个乌鸦隔着三十多公里,居然能找过来,除了本性灵异之外,也是真有这个缘分。

    冯君不赞成投喂动物,见到这厮居然落到了衣架上,也拿出了两根火腿肠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乌鸦常年在风景区厮混,对这包装很熟悉,它的翅膀扑扇了两下,像是想要飞走,但是最终,还是张开了嘴巴——这时候冯君距离它起码还有五米。

    来吧,投喂吧,我认了。

    冯君看它眼,直接走到假山上,把根火腿肠挂在亭子上,然后把另只火腿肠剥开截,放在块石头上。

    挂起来的你不能吃,让你吃的你才能吃。

    这乌鸦简直太有灵性了,叼起那根剥了半的火腿肠,放在块平坦的石头上,爪子踩住头,长长的喙死命捋,火腿肠就被它挤了出来,然后三口两口就吃完了。

    冯君没感到意外,他的手在假山周围划拉圈,然后指对方:这片的小动物就交给你了,明白不?

    乌鸦嘎嘎地叫了两声,扑扇着翅膀飞走了。

    没有用了五分钟,它就叼了条尺把长的小蛇回来,直接在石头上摔个半死,然后撕开蛇皮,开始茹毛饮血。

    它眼珠里那份得意,是个人就看得出来:这种货色,我处理起来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冯君对此……怎么说呢?这只乌鸦的灵异,没有超出他的上限估计,不过也是相当惊喜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已经是这六千多亩地的主人,而且这里除了他们,也没有什么外人,真有什么动物跑到灵石附近,也引不起太大的轰动。

    而且这里是野外,不比城市里,各种动物很多,别说蛇了,出现黄鼠狼、果子狸之类的也不意外,乌鸦驱逐小动物、保护领地的本能,对冯君来说,意义没有在城市里那么大。

    但是有总比没有强,能省不少事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它能找过来,不但代表灵性,也代表缘分,所以他很罕见地投喂了次。

    他只是罕见地投喂,亭子里正在修炼的三人,直接看得傻眼了,好半天之后,嘎子才喊了声,“君哥……是桃花谷那只乌鸦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啊,”王海峰下意识地回答,他的目光有点呆滞,“尼玛,这是成精了吧?”

    徐雷刚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可能是我上午开车来,它跟着来的?”

    其实对他来说,乌鸦是不是跟着来,都是次要的,他已经意识到,冯大师能对环境进行改造,带来大家所不了解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对,也许有个人能了解!胖子开始琢磨……张采歆那天表现出来的古怪,是不是有这方面的原因?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晓滨从别墅里走了出来,绕到了后院,手里还拿着个对讲机,“冯总,周小彤到了山门,还是想进来。”

    山门是大家对这六千亩地的大门的称呼,这六千亩不是全部封闭的,很多地方不合适人走,更不合适车走,最合适车出入的,就是进出两条路

    冯君让吴利民派人看守的,也就是这两条路的端口,简称山门。

    冯君搬家的时候,周小彤就在现场,她想跟着去看新地方,不过冯君很正式地告诫她:那新房是片山坡,你想跟着去,我拦不住,但是我不会让你进山门的。

    周小彤很无所谓地跟了过去,结果还真是被拦在了山门口——正在进行道路施工的,就是盛唐建筑的人,冯君随便招呼声,对方的施工车辆往马路上横,她的车怎么都开不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她没来,今天再来,山门的伸缩门都有人看守了,她就更进不来了。

    然后周大小姐发现,看门的居然也是建筑公司的人,直接就暴走了,知道我是从哪儿来的吗?你跟你老板说声,问他的建筑公司想不想开下去了?

    结果看门的人也比较二——或者是吴利民有意挑了两个死脑筋,他俩直接回答,我管你是哪儿的?想进门联系冯总,而且只能联系他,其他人都不好使。

    其个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居然还来了句:帝都口音就怎么了?就算你在帝都有天大的办法,但这里是郑阳!

    周小彤气得够呛,可是为了这点事,就辗转托人收拾这家建筑公司,也有点划不来,于是她做出了个决定:下车,咱们走进去!

    她这也是发了狠了,这段山路弯弯曲曲,看起来不远,但是也有三公里多,起码得走半个小时,而且肯定比走平地消耗体力。

    可是看门的这俩实在太负责了,见对方想绕过大门,直接上前阻拦:你们能从野地里走进去,不被我们发现,那我们认了,想从大门口绕过去,真当我们是死人吗?

    这俩很尽责,但是周小彤不是个人来的,她身边随时都跟着四五个人,其两个男人走上前,跟对方推搡:牛逼大了啊,敢对我们动手动脚?

    盛唐建筑在这里的不止两个人,还有修路和盖房子的人呢,见这边情形紧张,呼啦啦就跑过来四五个人,还有更多的人抬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周小彤不想看着自己的人吃亏,于是再次强调:我们是京城来的,找冯君也是有事,你这小公司要是再不知道好歹,我可真要生气了!

    这次跑过来的人里,就公司的小头目了,于是赶忙劝住自家人,说你们拦住人就行,不要随便动手……就算要动手,我也先得跟上面说声。

    于是上面的相关人就呼叫李晓滨,把事情简单说下……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,我们该怎么办?

    冯君本来是不想让周小彤进来的,他已经决定了,未来几年要好好地经营此地,那么,就要尽量减少别人对这里的关注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听说,周小彤居然打算走着进来,也是有点愕然:没必要这么惦记我吧?

    以他对她的了解,知道这女人不但傲慢,而且是真下得了辛苦,只要是她想做的,就不会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她为了让自己领情,居然提前去了趟朝阳,而且在自己并不知情的情况下,就果断地发动关系,帮家里解决了桩陈年的因果。

    这种人旦叫起真来,那真不是般的难缠。

    冯君无奈,只能开了辆农用车,路来到了山门口。

    他到达的时候,周小彤那边五个人,还在跟盛唐公司的十几个人对峙。

    看到他从农用车上下来,周小彤这边的名男子冷哼声,“看,冯总还不是亲自来了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