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9章 蝙蝠也有凌云志(三更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对于这份告知书,门岗是不想收的,这根本不在业务范畴内——又不是帮冯老板收快递。

    但是pai出所副所长说话了,“收不收是你的事,我可以作证,告知书已经送达。”

    他来走趟,当然不仅仅是为了做证,他这身警服,本身对农民工也是种压力。

    李晓滨真的想多了,她办营业手续要跑十几趟找人,政府想找你,不需要那么麻烦。

    对于这份告知书,冯君也是哭笑不得,住建局也就算了,旅游局这是唱的哪出?

    要知道,他承包的是荒山哎,郑阳旁边的荒山,又不是丹霞地貌啥的,有什么可旅游的?

    不过冯君已经反应过来了,这是某些人在给他上眼药呢,就是想逼迫他屈服。

    王海峰回来之后,都气得大骂,“这尼玛什么吃相,我已经很照顾他们了……这世道,还没老实人的活路了?”

    冯君没跟着他起骂,只是沉声发问,“海峰,镇上你确实了解过了?”

    “开始就问过了,”王海峰回答,“我哥也说了,修墙肯定没问题,只是看有没有人找碴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修墙没问题,”冯君不以为意地发话,他的智商还没有那么低,“如果有问题的话,至于有人打着住建局的旗号来大包吗?我是想问,镇子上的人怎么表态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段副镇长……我可是跟他喝酒了,还送了他部肾机,”王海峰皱着眉头回答,“他说只管修就是了,不行,我现在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结果都不用他去找,打电话过去,那边都不接。

    王海峰孜孜不倦地打电话,到了晚上九点,段镇长终于接起了电话,他不耐烦地发话,“王总,你别光给我打电话,这事儿找我没用!”

    不等王海峰说话,那边直接就压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这尼玛都是什么玩意儿,”王教练气得破口大骂,“劳资的肾机算是喂了狗!”

    冯君看他眼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王海峰觉得脸上下不来,“我明天去他办公室堵他,喝酒的时候,说的比唱的还好听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,第二天王总去白杏镇的时候,区林业局又来人了。

    林业局来的人,倒是没有找冯君,就是扯着盛唐工程队的人,了解了下道路的修建情况,又问了问围墙建设的规划,表示希望他们转告主家,要注意保护生态环境。

    王海峰去了趟白杏镇,没有任何收获,他倒是堵到了段镇长,但是段镇长很光棍地表示,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,已经不是他能做主的了。

    当然,副镇长没有提及关于肾机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总回来之后,还是愤愤不平,听到林业局都有人来,他就更火了,“奇怪了,生态环境……下步,环保局是不是也能管咱们了?”

    冯君正好也在前院,听到这话,看他眼,“你别小看林业局,他们虽然来的比较低调,但是不代表人家不能高调,要记住,咬人的狗不叫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眨巴下眼睛,想想之后,回过味儿来了,他狐疑地发问,“这算是……提前给咱们打预防针?不过他们真有想法的话,能这么沉得住气?”

    “不信你去问你哥,”冯君的神情,看起来有点古怪,“其他人只想啃咱们口,林业局真要出手,能把这块地全端了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还真是有点不相信,于是给他哥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之后,他无奈地叹口气,“我哥说了,最糟糕的情况是,林业局起了不该起的心思,现在先等别人试探,不过更糟糕的是……这个可能性很大。”

    冯君摸摸下巴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其实我这人,还是想与人为善的,不过现在看起来,光知道忍让,别人不领情啊。”

    王海峰点点头,深有同感地表示,“秦失其鹿,天下共逐之……人善被人欺啊。”

    冯君哭笑不得地看他眼,“这句话,是你这么用的吗?”

    “反正咱不能任人宰割,”王海峰兴致勃勃地看着冯君,“大师,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”冯君看他眼,淡淡地发话,“你抓紧催设计图,开始着手准备施工事宜……其他的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“我办事,你放心好了,”王海峰信心满满地回答,“我弄了个智囊团,就是你这边的事……官面上需要我找找人吗?”

    冯君看他眼,摇摇头,“两可之间的争议,现管说了算……现在找人,意思不大。”

    他对这种现象,看得很明白,朝阳县冯家的老宅,之所以纠缠了那么多年,就是典型的例子。

    先前他的忍让,是必要的,但是当忍让可能被人误会成软弱的时候,就必须做点什么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张弘飞从家酒店里出来,打着酒嗝开着车往家里走。

    今天他跟几个兄弟在起,倒是没喝多少,大家直在讨论,怎么从那个外地佬的工程里,获得些好处。

    个多亿的工程啊,随便漏出点来,也够大家发家致富了,有人建议去贩运土石方,也有人建议去承接运输的活儿,还有人建议承包了工地的安保。

    太大的活儿,大家不敢惦记,他们也知道,自己只是小人物,而太专业的活儿又干不了。

    当然,大家现在敢这么惦记,就是身边有张弘飞,这是白杏派出所副所长。

    张弘飞觉得这帮人,眼力价还是有点不够,那虽然是外地佬,但终究是亿万富翁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就很稳重,“这个事儿呀,急不得,现在定个鬼的目标,那家伙是开矿的出身,保不定手黑着呢。”

    大家觉得他说得有理,但也有人表示,“他在矿上可能厉害,来了咱白杏亩三分地儿,可是由不得他……就算他真敢下手,舍得下这么大的基业吗?”

    亡命徒是很可怕,但是既然洗脚上岸,有了家业有了牵挂,考虑的就多了。

    张弘飞心里也认可这个说法,但他还是很稳重,“反正区里打算用我当这把刀,好好地试试他的成色,要是骨头真硬,咱就适可而止,别想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有人沉默,有人却是开心了,“哈哈,那他骨头要是不够硬,咱们……是不是能多搞点?”

    张弘飞看那人眼,笑着啐他口,“眼大肚子小,会撑死人的,惦记他的人多了去啦……反正看情况吧,别着急定目标。”

    开着车的时候,他心里还在想,通过送告知书就可以看出,那个人不好打交道。

    所以吧,这件事情也不能太贪,赚钱得定个上限……五百万,不能再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不是终点,围墙建起来之后,那厮还要跟地方上打交道的不是?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别人就抢不了警方的生意了,细水长流就好……

    他正想着呢,车前猛地出现道黑影,于是他脚刹车站住了。

    没错,张所长今天虽然酒驾了,甚至是醉驾了,但是他真没喝多,平日里能喝六七两,今天只喝了半斤,反应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脚刹车下去,他的脑袋就探出了车窗,破口大骂,“握草尼玛……你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黑影个闪身,就来到了车前,身子高高地跃起,狠狠地踹向了挡风玻璃。

    就那么脚,挡风玻璃上就出现密密麻麻的蛛,车窗碎了。

    张弘飞是真的楞了下神,他知道有歹徒是比较穷凶极恶的,但是……他真的以为,自己仅仅是差点撞住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之后,他就面临个选择,是打开车门冲出去,还是踩下油门?

    踩油门的话,车前脸全花了,看不太清路,而且可能制造车祸。

    打开车门冲出去的话,看对方这踹玻璃的劲儿,估计比较难斗,自己喝了酒,身子又比较软,只能掏枪对付了。

    他正没个计较,对方手扬,车子震了下,然后黑影两脚踢碎了车大灯,迅疾地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尼玛,”张所长掏出枪来,打开车门冲了下去,“孙子,有种别跑。”

    在他开门的时候,黑影已经消失在路边了。

    他拔脚追了几步,想想又停下了——身子真的太软了,没劲儿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如果他真的追上去,会更加后悔。

    来到车前,他看看车窗,正心疼挡风玻璃,猛地发现,前车盖上,有个鸡蛋大小的洞,“尼玛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想看得更清楚点,奈何路灯太暗,再走到前面,看看两个被踹碎的车灯,他心疼之余,也忍不住咬牙,“卧槽,这是穿了铁鞋?”

    光线不好,不过他的车上有警用强光手电,拿出来照车前脸那个洞,顿时呆住了。

    对方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,直接戳穿了车前盖不说,还戳穿了整个车的前部,包括车底的发动机防护钢板。

    从上到下条线,就是鸡蛋大小的洞。

    搞明白这些情况的时候,张所长已经打电话找来了人,大家看着这个洞,也是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握草,这是什么玩意儿弄的?子弹也打不成这样吧?”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