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1章 不绝(二更贺盟主筱语)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张弘飞定定心神,沉声发话,“请问冯总,我傻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你爹,有回答你的义务吗?”冯君呲牙笑,然后脸沉,“送告知书的那天,‘请问’两个字,你跟我的门卫说过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算什么东西,”张弘飞的话,根本没有经过大脑,他只气愤冯君对他的侮辱。

    出口之后,他后悔了,但也追悔莫及了,所以他直奔主题,“昨天的事,你干的吧?”

    这么开门见山的谈话,就是他的手段,不定要做到先声夺人,但是有助于打击对方的嚣张气焰,同时能更好地观察对手,揣摩其心态。

    “是我干的,”冯君点点头,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留了你条狗命,你很遗憾?”

    张弘飞闻言,顿时倒吸口凉气,他知道对方很猖狂,但是真没想到,竟然能猖狂若斯。

    这超出了他的算计,好半天之后,他才出声发话,“冯总你有点肆无忌惮啊,真不怕我身上有窃听装置?还是说……你有反窃听装置?我提醒你句,那玩意儿不可靠!”

    反窃听装置,这几年很是火爆,但是他说得没错,其大多数……质量堪忧。

    冯君看都不看他,只是很不屑地笑,“反窃听装置……对付你吗?你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弘飞心里甚至连愤怒都少了些,这刻他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撇开愤怒、仇恨、耻辱之类的感觉,他感受到最多的,竟然是无力感——是啊,人家这么公然说,他偏偏没有能里去制约对方。

    有钱真的很大吗,竟然不把国家机器放在眼里?现在的社会,果然是权贵的乐园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会想到,就在前天晚上,他还在盘算,如何利用官身,从对方身上刮取油水。

    他定定神,才又出声发话,“你确定我身上没有窃听装置,那我现在能离开吗?”

    “滚蛋!”冯君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记住了,你是警察,不是强取豪夺的混混。”

    他倒不是自大到不把窃听器放在眼里,而是他非常确定,对方身上根本就没有。

    既然你丫上杆子求虐,我不骂你两句,简直对不起这送上门的机会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毫不犹豫地让自己离开,张弘飞觉得有点受伤,这时候,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打算相机而动的初衷,只是点点头站起身,“好,冯老板你狠,咱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“切,”冯君不屑地笑,“看在你没带窃听器的份儿上,我今天放你马。”

    张弘飞又看他眼,转身下楼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别墅房间,他还是有点心神不定,总觉得今天前来,哪里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他也不着急离开,点了根烟,站在院子里默默地思索:是因为失算了,没带录音笔吗?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个胖子从旁边走了过来,上下打量他眼,冷笑声,“就你这种货色,也敢打大师的主意?真是找死!”

    胖子带了点郑阳口音,但不是特别纯正,张弘飞面无表情地看他眼,也懒得理会——只要能搞定姓冯的,这种小马仔,他随便勾勾指头,就能虐得对方生死两难。

    不过胖子似乎也很看不起他,说了句话之后,根本没有接着损他的意思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张弘飞这就有点不高兴了,你个当马仔的,也敢这么张扬?

    根烟抽完,他也没有想出到底哪里不妥,于是丢掉烟头,用脚碾熄之后,就打算骑摩托离开。

    才走了两步,他感觉到身后有异,于是猛地回头,却看到了惊人的幕。

    只乌鸦落到了地上,它嘴里衔着个烟头,将烟头放在了他刚才碾熄的烟头边,把两个烟头并列,然后又起叼了起来。

    它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,居然还侧过头来,很不屑地看了他眼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不屑的眼光,虽然对方是只乌鸦,但是张弘飞明显地感受到了其味道。

    张所长干警察这么多年,对自己的观察力还是很自信的。

    但越是自信,他就越诧异,尼玛,有没有搞错,你只是只乌鸦啊!

    乌鸦也是不理他,扑扇翅膀,飞到垃圾桶上,嘴巴张,将两个烟头丢了进去。

    瓦特?张弘飞觉得自己的脑子片空白:懂得打扫垃圾的乌鸦?

    张所长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了别墅的,等他回过神来,门岗已经在望了。

    他停下摩托单脚点地,然后摸出手机打个电话,“老张,你不是跟盛唐建筑的关系不错吗?能不能帮着打听下,冯君身边有个胖子,是什么来路?”

    “那胖子我知道,姓徐,好像是个司令的儿子,”老张在电话那边回答,“冯老板以前在桃花谷,就住在他家的别墅里,现在才搬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谢谢,”张弘飞不动声色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低声嘟囔句,“尼玛……”

    能让司令的儿子称为“大师”,会捡垃圾的乌鸦,车前盖上莫名其妙的洞……

    张弘飞终于知道,自己感觉到的不妥来自哪里了:冯君怎么能那么确定,我没带窃听器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已经不想再想下去了,而且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按说军队、警察之类的国家暴力机器,不该有多少人讲迷信,国徽所在之处,鬼神辟易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上,真不是那么回事,因为见得生生死死多了,自身也经常处在危险,这些人里,讲迷信的反而要多些——就算内心不怎么相信,烧柱香求个心安也正常。

    张弘飞越想,心里就越发凉,他恨不得狠狠抽自己耳光:我这是鬼迷心窍了吧?

    他本人就是比较相信民间志怪传闻的,虽然他不能确定,冯君能不能沟通鬼神,但是这种事情,是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啊。

    再说了,乌鸦这种不吉利的鸟儿,般人敢养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要不是刚才跟冯君谈得太僵,他现在都想返回头去,冲冯君道歉了。

    张弘飞骑着摩托,慢慢来到了门岗,然后停下来,递给门岗人根烟,“两位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俩门岗对视眼,毫不犹豫地接过来点上,然后其个发话,“谢谢领导,不过你下回来,还是得先给冯总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张弘飞本来就是想起冯君的话,才对门岗释放下善意,希望能传到对方耳,听到这拒绝的话,反而是勉力笑笑,“没事,以后我都不来了,所里警察那么多,谁爱来谁来。”

    天公地道,他这话绝对是发自内心的,而且他希望冯君能听到。

    张弘飞回了单位之后,小协警还打问呢:事儿办得怎么样?

    张所长犹豫下,然后表示,“我见到冯总了,很和气的个人,要不说,误会源自于不了解……多沟通就会发现,他是个很好说话的人。”

    瓦特?小协警的眼睛眨巴下,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以张所长从不吃亏的蛮横劲儿,居然说出这种话,不会……是被夺舍了吧?

    张弘飞哪儿顾得上跟他扯这些?接下来,他直接向所里请了个假,说最近工作太累,自己的胆囊炎又犯了,想去医院检查下。

    所长也没想太多,说那你好好休养几天。

    张弘飞也没撤了那个报警,有些事情适可而止就好,做得太明显了,反而是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反正他在笔录上,没有提及冯君——虽然私底下,所有人都知道他大骂了冯君,但是没有书面材料,就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他有朋友,还在劝说他对冯君动手,不过张所长表示,我都跟你们说了,不着急,先看别人折腾……你们谁要沉不住气,别怪我不拿你们当兄弟。

    他才不会告诉别人,冯君有多么不好惹——我辛辛苦苦得到的教训,凭什么便宜别人?

    旁人只当他忌惮其他的大人物,也没有把他的反应当回事,毕竟那么大块肥肉,惦记的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张所长这儿熄了火,不过其他人没有丝毫的感觉。

    次日,王海峰又接到了电话,“跟我们合作的事,王总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哪儿凉快去哪儿呆着去!”王海峰毫不客气地压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的这种态度,引起了某个公子的强烈不满。

    就在当天下午,镇党政办的主任来了,他没见到冯君,是李晓彤接待的他。

    主任态度冷漠地表示,你们这个承包合同的转让有问题,此前这里是退耕还林的区域,补偿款转移了,有些历史遗留问题没有解决,要是原主人在,可以协商解决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承包人转手了,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主任不加掩饰地表示:现在这个承包人,不是本地人,很多东西搞起来不方便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这个承包合同是有问题的,镇上打算止。

    李晓滨真的不擅长这种事,不过最近看着冯君行事强势,她也有了定的底气,“手续我们已经办妥了,如果非要废除承包合同,我们不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党政办主任毫不客气地表示,“镇里的意思,我已经上门传达了,我奉劝你们句,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    (第二更,贺盟主“筱语仔的情哥哥”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